自由思考和競爭維持美國的長遠競爭力

美國跟中國在21世紀的霸權對抗,最終的結果很可能是美國取得最終的全面利益,而美國在地球上則會更為強大,在人類史上的不同時代和地區,強權的形成需要適合該時代的制度(憲政、社會潮流、金融)和資源(人力、技術、天然資源)能完全整合,還要在對的時空背景,才能讓強權崛起,而強權要一直維持下去,需要事先預判下一個人類社會的高強度競爭條件,持續維持具備所有條件,才不會被後輩超越,這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那為何21世紀美國戰勝中國,繼續維持世界第一的機率非常高呢?

因為美國在各領域持續保有國際等級的高強度競爭,競爭是物種進步的重要動力,強權的更迭原理也是如此,當英國和歐洲地區邁入文藝復興、地理大發現、工業革命時代,歐洲地區的帝國管理制度、科學技術、工業發展,搭配金融與法律兩領域的不斷創新,資本主義成為帶動歐洲全面大躍進的最強武器,資本主義推動歐洲成為全球競爭力最強的地區,歐洲諸國都想要戰勝對方,擴大殖民地的經營和掠奪,賺大錢發大財,高度競爭的結果,航海科學化、船艦科學武裝、增強對每個大陸的動植物與人文知識,大幅提升殖民地農業和貿易的效率,維持強大的國防武力,保護各航線可以收保護費,金融技術擴大資本市場的金流供給,大幅壓低融資借貸成本,改革法令,解放新技術和引入新觀念,全世界當時最強的人才和技術,許多領域的菁英聚集在歐洲,歐洲自然強權一個個的誕生。

要讓整個社會達到高度競爭力的狀態,當時歐洲諸國在傳承知識、文化、經驗、技術的過程,可以說是人類文明進步最快的歷程,透過不斷的失敗、思想批判、學院制度、研發和研究獎勵、美學培養,新人前仆後繼的踩在前人的經驗上,讓整個社會的價值觀與思考方式不斷翻新,在歐洲發表論文和學說,科學家和思想家可以發大財,成為研究院德高望重的教授,而且科學、思想、哲學、文學、金融、法律、數學等各領域都有機會讓人才晉升上流社會和取得財富,歐洲對知識和技術的批判、保護和傳承,建立了很完善的系統,還有條約與著作權可以保障技術人才的知識財產。

而這些優勢在大中華地區,完全不存在,不要說人文和美學,就算是可以最直接挹注國力提升的科學,在大中華地區也不易傳承,大中華地區可以有少數人發現新知識或設計出新發明,像是勾股弦定理、圓周率、指南車、火藥、印刷術、都江堰等,但這些都是偶然出現的工程或發明,而不是科學,科舉制度讓文人加官晉爵,但那對於化學、物理、數學的發展非常有限,而且那些新發明,也僅流於個人成就,沒有智慧財產權保障和促使專人繼續研發下去,後繼無人,但是在歐洲,透過不斷的公開質疑和批判,從科學、憲政、藝術、金融到人文領域,樹枝狀的蓬勃發展,大量的資本和社會榮耀支持人們不斷創新,直到美國取代歐洲,成為更適合技術和創新的社會,美國和歐洲強權的勢力也更迭了。

即使到了21世紀,中國社會仍然無法產生一個利於社會大眾質疑與批判的自由思想環境,中國社會沒有政治、法律去保護質疑者和創作者,甚至連批判和質疑都可能損失人身自由,中國可以執行很多艱難或罕見的工程,但是這些都是建立在,日本和西方國家早已研發的或建立的理論基礎與技術,中國只能模仿或加以改良,中國社會無法建立歐美那種數百年的知識和學術傳承架構,因為關於知識的思辨、批判、集體進步、推翻、挑戰,中國社會無法「自由」的達成。

美國的整體國力在20世紀超越了歐洲,因素很多,但是關於讓技術、發明者、設計者在努力且成功後能有更優渥的報酬,美國比19世紀的歐洲做得更好,美國的商業和行銷整合能力,加上美國的金融工具與股權制度,讓美國社會和全球更願意以資本和商業合作來間接和直接提供創作者更好的利潤,美國在科技、軍事、運動、電影、商業、管理、金融、法律、外交、工業、航空等各種領域,在全球都是數一數二的頂尖位置,美國社會早已把強者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概念結合成高度資本主義的強者社會意識,只要你肯拚,有能力,不管你是畫家、歷史學家、科學家、交易員、賽車手、音樂家、建築師、技術人員、運動員、船長、廚師等,只要你是每一個領域的強者,美國社會都會引導你能拿到高薪,用商業廣告與高資本化的方式,讓財富湧向各個產業的頂尖人員。

美國真正強大的不是科技,而是價值觀和思考方式不斷變革的文化,那對於對個體成長幫助有限,但是對集體進步就非常有幫助,民主國家的優勢在於,國家決策的權力是分散的,例如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國家發展長遠的決策,不能只靠領導人來獨自決斷,因為再怎麼強的人,也無法處理那麼龐大的資訊和其連動關係,而且那還涉及非常多領域的專業技術或知識,絕不是少數人所能達成,美國的政府決策,必須納入廣大的民間團體、專業顧問、各部門的評估和配合,前述所提到的各領域頂尖人員是直接或間接參與決策和貢獻自己的意見,這讓美國的執政黨和國會,可以用更宏觀的外交和戰略思維去歸納國家發展方向,而不是只靠總統來寡斷。

但是中國社會無法建立美國那樣的群眾決策平台,大中華地區,明朝實施海禁,清朝箝制思想,中國壓制異議,其實本質是相同的,帝國統治者始終希望根除威脅統治的起源,中國統治者只希望中國社會可以太平發展,鞏固政權,社會思想的批判、議論、共決、進步,那根本不重要,甚至那些在未來某一天可能發展成為不可控制的異議群體,例如法輪功和基督教團體,中國政府會希望完全根除,而且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人,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的社會團體或領頭羊,全部都予以封殺,因為這都是危害統治者的潛在風險。

當世界上某個地區,可以匯聚大量優秀人才和技術,而且社會和法律制度可以保障各種意見與觀點,甚至讓人們認知,獻出良策和技術,就有機會獲得實質的回報,如同資本主義推動社會每個人努力工作那樣,社會各領域的人才,為了自己,同時也為自己的國家奮鬥,這個國家自然會長期維持高度競爭力,羅馬帝國、秦朝、蘇維埃俄國、元帝國、清朝、西班牙王朝、大英帝國,這些歷史上的強權,以既有的優勢,面對社會結構的時代變動,終究還是遭到淘汰,但是近百年來的美國社會則是不同的,美國社會的多元思想不斷的演化和蛻變,美國的社會和商業制度,甚至會把挑戰美國的外國潛能者內化為自己的陣營,透過不斷的競爭和挑戰,美國保持全球最高度的整體國力競爭力,雖然GDP差距可能一時會縮小,但時間越長,美國和世界其他經濟的整體國力差距較高機率只會擴大。

About joe 1935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