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nake 7月17日參院證詞的摘要


我很高興向國會提交美聯儲的半年度貨幣政策報告。我將從當前經濟狀況和前景談起,然後是貨幣政策。

美國經濟在持續改善,但進入今年上半年經濟的活躍度已開始略有下降。2011年下半年經濟的年增長率為2.5%,但2012年一季度為2%,可獲知的資料表明二季度經濟增速可能更低,2011年下半年和今年初勞動力市場明顯改善,失業率在這一期間下降約1%。

但是,去年四季度和一季度非農就業月均增長近20萬之後,而今年二季度的增量降至7.5萬,家庭開支仍在增長,但近來資料表明二季度的增長率有所下降。雖然能源價格下降為消費者購買力提供一定支撐,但家庭依然擔心他們的就業狀況和收入前景,家庭的整體信心依然處在相對較低水準,我們已看到房地產市場出現適度改善跡象,這部分得益於處在歷史低位的抵押貸款利率,去年夏天以來新屋和二手房的銷售趨勢逐步上漲,一些資料表明近幾個月來房價已開始轉漲,去年下半年和2012年第一季的強勁增長期後,近幾個月來製造業產出放緩。與此同時,針對設備和軟體的實際商業開支的增速已經從2011年下半年的10%以上,至今年上半年降至很溫和的水準。前景指標顯示,未來的投資需求可能進一步疲軟。

在今年6月會議上,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我的同事和我預計,在貨幣政策適當的假定條件下,經濟在未來幾個季度可能維持小幅增長然後才會逐步加速。我們對今年實際GDP的中間增長預期是1.9%至2.4%,2013年為2.2%至2.8%,都低於我們今年1月的預期。除歐洲危機外,美國經濟的復甦將繼續面臨一系列阻力,其中包括某些企業和家庭的借貸狀況依然緊張,財政政策的壓制和財政不確定性等。鑒於經濟增長的速度不足以消化新產生的勞動力,未來失業率的降低可能會慢得令人沮喪,6月會議上本委員會對通脹預期做出了小幅調整。2012年前三個月,個人消費開支(PCE)價格指數年增長率為3.5%,但今年前五個月降至至1.5%,明顯低於2011全年的2.5%。本委員會對今年通脹率的中間預期是1.2%至1.7%,將低於本委員會2013和2014年法定使命所相容的水準。

我將重點強調兩個風險來源:歐元區財政和銀行業危機,美國的財政狀況。

今年初,歐元區財政壓力有所下降,這得益於歐洲當局採取的一系列具有建設性的措施。但是,近來歐元區財政市場的壓力再度加劇,這與希臘的政治不確定性、西班牙銀行業的虧損等因素有關。歐元區當局已公佈了一系列措施加以應對。但是,歐洲金融市場和經濟仍蒙受巨大壓力,可能對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其他地區產生溢出效應。歐洲局勢進一步惡化的可能性是經濟前景的一個顯著風險,美聯儲與歐洲同僚保持著密切溝通。雖然政治是非常複雜的,但我們相信歐洲當局既有強烈意願,也有充足資源來化解危機,我們經濟復甦的第二個重大風險,是國內的財政狀況。我們知道。美國財政政策處在不可持續道路上,探尋控制赤字的中期計畫是當務之急之一,財政決定應考慮復甦的脆弱性如果不採取立法行動明年初加稅和開支削減的同時啟動可能導致復甦陷入危險境地

國會支援經濟復甦的最有效方式是如下方式解決國家所面臨的財政挑戰,既要考慮長期可持續性的需要,也要顧及復甦的脆弱,這樣做越早越有利於降低不確定性,越能提升家庭和企業的信心,鑒於對經濟前景的預期下調、通脹預期溫和和估計經濟增長面臨顯著下行風險,FOMC在6月會議上決定將國債到期延期專案(MEP)延續到今年底。這將降低公眾可獲得的較長期國債證券供應量,推動其價格上漲,壓低其收益率,同時不會影響聯儲資產負債表的整體規模。此外,這將促使私人投資者購買其他較長期資產,諸如企業債券和抵押貸款支援證券等,這也將推升這些證券的價格,壓低其收益率,進而使更為更大範圍內的金融狀況變得更寬鬆。

經濟增長還得到了0-0.25%的超低聯邦基金利率,以及本委員會對該利率預期期限的支撐。正如我2月證詞提及的,在今年1月會議上,我們將超低利率政策的期限延長為至少持續到2014年末。在此後幾次會議上,本委員會維持了這樣的預期,我們擔心失業率的下降可能非常緩慢,以及經濟前景存在下行風險,在6月會議上本委員會已做好準備採取進一步適當行動來推動經濟更快速復甦和勞動力市場狀況持續改善,同時維持物價的穩定。

資料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usstock/c/20120717/231812591536.shtml

About joe 1949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3 Comments

  1. 哈, Bernake直接點名明年初要加稅跟開支消減~
    這是仙人指路嗎~
    版主回覆:(07/20/2012 04:44:05 AM)
    已經先預告選後要保守了

  2. 柏南奇他想加稅,可能會間接導致奧巴馬下臺後回家裡睡。
    或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想把美國經濟爛攤子交給下一位。
    這麼一來,他就能名正言順遠離想不出救經濟新招的夢魘。
    只是他提及:「未來失業率的降低可能會慢得令人沮喪。」
    推測他的招式可能是「神秘的低利率」加「消失的M2」。
    看來期待「QE3」出現的人已經準備好要「OT2」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