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兒防老」的傳統價值應該調整

華人的農曆過年,兒女們要回家鄉團圓過節,總免不了要面對親戚與家人的寒暄問暖,單身男女們經常會被何時要交男女朋友或結婚,已婚者則是被問何時生子添孫,「結婚生子」和「成家立業」一直是華人社會根深蒂固的傳統,然而,在低生育率的時代,這些傳統觀念逐漸被動搖了。

「結婚生子」在華人社會像是人生階段性的任務,如同青少年時期是努力念書,三十而立之年則是結婚生子,除了幫家族「傳宗接代」,還要「養兒防老」。在華人社會裡,很多人一輩子就為別人而活,小時候為了父母的期望而活,出社會有兒女以後為子女而活,壯年時期掛心父母和兒女,年紀大一點掛心兒女和孫子,生活的重心大多不在自己身上,經年累月下來,自己的興趣和生活目標遠遠不如關心兒孫晚輩來得重要。

華人社會講究老年退休可以和晚輩等家人共享天倫之樂,但實際上,很多老年人如果沒有晚輩的陪伴生活,生活反而失去目標,不管子女是否想要有自己的生活空間,即使不同世代的生活習慣有落差,長輩們仍然希望子女能與自己同住,過著有親人陪伴的生活,相較歐美社會的老人們傾向去住安養院養老,華人社會的長輩們,更傾向把子女「綁」在身邊,因為花了大半輩子心力「栽培」子女長大成人,如果自己年紀老邁後,子女不在身邊幫忙照顧,老人家反而頓失生活重心。

在歐美社會,老一輩的父母不會想把孩子和孫子「綁」在身邊,他們在小孩成年後便能意識到,不同世代的生活習慣和許多價值觀是有落差的,自己有自己的生活,孩子們有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勉強居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不會互相干涉到彼此的生活,尊重彼此的生活空間。歐美的人民在成年前後,往往就會離開「父母的家庭」,外出去建立「自己的家庭」。在華人社會則大不同,社會輿論會用「孝順」來約束子女對父母的「關愛」,父母對於子女的養育,是一種「恩惠」,子女長大成人以後應該「依順」或「扶養」父母當作報恩的過程,父母對生兒育女的目的之一是「養兒防老」,所以成家立業和傳宗接代是重要的傳統。

沒有立業,不易成家,沒有成家,難以有兒女,這項一代傳一代的傳統就會中斷,長輩老年也就沒有和子女生活或含飴弄孫的生活情境,歐美父母扶養小孩則不是期待小孩長大成年後,可以報答父母的恩情,他們喜歡小孩且享受扶養孩子的過程,重視家庭生活,所以生兒育女,不是為了「養兒防老」,所以歐美社會不會強調「孝順」這種詭異的文化,他們認為,孩子愛父母是天生自然的,只要父母對孩子們好,孩子自然而然會產生愛父母的感情,這是天性,不需要刻意強調。歐美社會存在「孝」,而不是「順」,「順」是用在長幼、尊卑、上下、主僕等階級關係之間,家庭成員之間不該用「順」來維持生活氣氛。

相對於傳統社會,養兒育女是「人生階段任務」,有兒女的人生才圓滿,少子化時代的價值觀逐漸轉變為,因為喜歡小孩或者享受育兒的家庭生活,才生小孩,下一代自己會有自己的人生,不該把小孩當作未來養老的工具。事實上,現在的社會因為人口結構的驟變,老年人口比重越來越高,年輕世代人口比重越來越低,養兒防老在經濟層面越來越難執行,因為年輕世代可能連自己都養不活了,更遑論扶養老年人,而且現代社會更強調的是個人主義和為自己而活,當你發自內心想做某件事或工作,自己就會主動去追求。

這種思維也出現在現代家庭,和傳統儒家文化架構底下的家庭價值觀有很大的落差。傳統模式是考量整個家族的利弊得失,尊重家族中掌握最高決策權的一家之主或家族大家長,自己做決定時會顧慮避免傷害家族的名聲或避免讓家族蒙羞,遵循「孝道」就是維護家族名聲和群體利益的方式之一,但是新世代不論是在職場就業、進修求學、尋找配偶、生兒育女、做人處事,都不會完全被這些傳統思維所束縛,多多少少都會從自己的角度來做決策,而不是完全只為了維護家族的群體利益,為自己而活顯得更重要。

新世代的年輕人,比起以往的傳統世代,有更多的自由思考能力、自主獨立思維、批判思考、個人主觀意識,越來越多的「傳統」正在面臨新的挑戰,例如新時代女性已不再像傳統家庭主婦終生在家服務,希望追求更多自我的表現和順從內心的目標,間接造成少子化的出現;年輕人追求自己的事業和追求自己真正嚮往的生活方式,成家立業不在是人生必經之路;年輕世代對於華人社會「百善孝為先」的傳統,近年來也出現越來越多的批判,尤其是「養兒防老」這樣的「愚孝」觀念。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0208_1502.ht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