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主義的世界

雖然資本主義好像是淺顯易懂的現象,生活中也處處可見,但是在世界上不同的國家,其實運作的資本主義模式並不完全相同,並非所有國家在任一時期自由的讓社會盛行資本主義,國家就會富強。相對於封建時期的大地主和城主,工業革命以後,人類社會出現越來越多的「資本家」,越來越多的資本家引導社會向前邁進,提高生產力,這是資本主義的原則。

資本主義(Capitalism)是人類世界現行的生活秩序,也就是人類以尋求利潤為目標,經由僱傭或勞動的手段來生產和創造利潤,商品和服務等商業行為藉由貨幣系統在自由市場裡流通,成為推升人類生產力大躍進的最大推手。

1776年,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在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所提出的「看不見的手(An Invisible Hand)」概念,以市場供給與需求規則,解釋人類經濟活動的動機與運作方式。屠夫、釀酒商人、麵包師提供我們食品,是為了從我們這一端得到回報,謀求個人利益,使自己的需要獲得滿足,每個人在經濟生活中,通常不會考慮他對社會利益有多少經濟效益,人們盤算的是自己能得到的好處,在上述情況下,每個人追求個人利益的結果,會被一隻「看不見的手」牽引,而實現超出他原先預期的目的,最後大眾促進社會共同利益。這是工業革命後兩百多年來,最能符合邏輯、解釋人類經濟現象的主軸理論。

在市場經濟中,人們自然交易將會創造出更高效率的資源配置模式,並有利於促進市場經濟,創造更高水準的收入。全球最盛行資本主義的國家,人們通常聯想到的是美國,高度的資本主義社會,很可能會壓榨勞工,讓社會走向高度貧富差距,資本主義很邪惡,刻板投影在美國身上,美國也很邪惡,以美國的例子來說,貧富差距確實相當大,不過標榜社會主義的中國,貧富差距似乎也不比美國小。

圖1:2014年全球Gini係數統計圖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

有些人認為,資本主義讓美國變得很強大,事實上,資本主義不只在美國盛行,在很多國家都是主流,有些國家會用社會福利和政策補貼的方式,來平衡社會中資本主義所產生的副作用,但具體來說,資本主義幾乎存在地球上的大部分國家和每個地區,甚至連脫離俗世的宗教,也離不開資本主義的世界。

資本主義並不邪惡,因為它的本質就是「資本家們做事和思考的方式」,人類不只可以用勞力去提高生產力,也可以用資本提高生產力,用錢滾錢。如果製造業生產的某個階段,用錢滾錢的生產效率較高,那資本主義就會朝著降低勞工成本,提高企業營運利潤的方向前進,而大幅壓低勞工就業機會,這涉及社會公眾事務和政治,資本家會希望用錢來降低政治對私人企業造成的營運成本,所以資本主義會衍生出政商勾結,因為政治也是市場機制的一部分,它也可以價格化,離不開資本主義的影響。

美國式的資本主義,充滿了高度自由,資本家追求資本自由化,最低成本和最高利潤,美國政府則是確保社會底層的人們可以活著消費,對於資本家來說,他們要的是一個低風險、高效率的投資環境與標的,美國政府花費天價軍費養著龐大軍隊,維持全球的貿易穩定性,主要目的就是希望更多國家加入全球化的貿易體系,讓加入這個貿易體系的成員,大家都能互利共生發大財,把地球變成一個更容易賺錢的市場,從藝術、教育、服務、醫療、原物料、智慧、商品、政治、外交到氣候,全部都可以價格量化,然後在全球貿易體系中進行交易,甚至連「希望」這種高度抽象的「東西」,也能在資本主義世界存在,美國希望全世界的市場都自由流通開放。

中國式的資本主義,相對來說,是單邊的自由市場,也就是中國希望外國市場對它自由開放,但是中國市場並沒有自由的對外國開放,對中國來說,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只有自己賺錢,凡是對中國企業競爭力不利的領域,中國傾向拒絕競爭對手進入這個不太自由的「自由市場」,中國政府做莊,政府本身就是市場的大尾「資本家」。

常聽到的還有,韓國的「財閥式資本主義」、臺灣的「家族式資本主義」、香港的「叢林式資本主義」,不同的資本主義版本,產生最強生產力的環境也會不同,例如韓國的財閥式資本主義,仰賴非常濃厚的官僚、政治、企業三方互利共生,當國際市場的商業風口相對明朗的時候,商業搭配政府政策的推波助瀾,南韓經濟很高機率就能產生生產力高度提升,但是出現像川普(Donald Trump)時代的政治變數時,美國跟中國有利益衝突,面對這兩個與韓國貿易關係最密切的國家,南韓的官僚和政治失去判斷能力,民間企業高度仰賴的政商關係優勢不管用,勇於突破的中小企業早已被壓得喘不過去,這時南韓的財閥式資本主義就不容易施展開了。

而台灣的「家族式資本主義」,競爭力反而相對穩定,不管政局的變化如何,商業生產力的成長都相對穩定,國際政治和商業風口相對明朗的時候,台灣的資本主義模式不會特別突出,但是國際政治和商業風口相對模糊的時候,台灣的資本主義模式反而相對抗跌,大量的中小企業靈活應對國際社會變遷,反而可以度過危機,也就是大家都好的時候,台灣表現不會特別傑出,但是大家都很差的時候,台灣表現反而相對好,非常穩定的模式。

面對商業市場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的驟變,地球上沒有國家可以用一成不變的資本主義模式去應對,時代在變,環境在變,一成不變反而走不長遠,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1980年代的日本,那種終生僱用制的資本主義模式,搭配人類社會消費需求高度成長的時空背景,日本經濟大躍進,但是20年內,終生僱用制的資本主義模式,面對龐大的人事成本,加上阻斷了年輕後進的晉升之路,日本的資本主義模式一蹶不振,一成不變的招式,無法面對時代的變遷。

資本主義是人類社會進步的最大推力,它可以很多元,也可以很單一,封建時期的人類社會,數百年才出現新的商業主流,工業革命時代的人類社會,50年就出現商業風口轉向,二戰以後的人類社會,大概每十多年就出現主流產業驟變,任何國家都難以用所謂的「最好」或「最強」的產業發展模式,去度過每個時代變遷,反而是社會累積越多元,歧異度越大的資本家,才能夠在不同的環境下提供不同的人才。人們無法預測未來,但我們可以針對未來的各種可能性提前做好準備,社會的思維越多元,才能夠在時代的浪潮中,撐得越久。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91009_1501.htm

About joe 1955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