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mberg:「那些允諾你免費午餐的人,最後一定會把你當早餐吃掉」

Joe:「當某個民粹候選人承諾要讓人民免費上大學、享受免費健保,要什麼給什麼,請記住,那些允諾你免費午餐的人,最後一定會把你當早餐吃掉 (Those who promise you a free lunch, will eat you for breakfast),Bloomberg的演說是今年以來我看過最有智慧的一場演講,可惜他沒有出來選,如果讓Trump當上美國總統,全球很可能會面 臨一場大災難。」

美國大選進入倒數六個月,兩黨提名人選明朗化,全世界都等著看希拉蕊和川普如何對決,這場大選也讓人看到,美國政治的驚人變化:人民對兩黨主流派充滿憤怒 不滿,左右派非主流「圈外人」崛起,民粹成為選舉主調,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直批,「兩黨都有人在煽動群眾,誇張的程度,是我有生以來從未看過的」。

今年一月,彭博有意投入總統大選的消息,一度震撼各界。但兩個月後,他打消了念頭,原因是不想讓川普從中得利。,他指出「川普的競選活動,是我所見過,最能製造分裂和最具煽動性的,它利用的是人們的偏見和恐懼。」

卸下長達12年的紐約市長職務後,彭博重新執掌他的媒體帝國,不過,他依舊關心政治。四月底,在密西根大學的畢業典禮上,74歲的彭博除了傳授職場成功的祕訣,更呼籲年輕世代參與投票,守護脆弱的民主。以下是演說的重點摘要:

全球經濟時代、民主社會裡,開放的心胸(an open mind)是你最有價值的資產。今天,我想用多年來的親身領悟,告訴各位這個觀念有多重要。

先從全球經濟談起,這個時代是史上第一次,工業國家的大部份人民必須仰賴腦力而非體力來謀生,三千年來,人類靠的是農業經濟,翻土、播種和收成的工作很辛 苦,但很容易學會,三百年前,進入工業經濟,你要鑄造零件,操作機器,組裝產品,同樣很辛苦,但也不難學,如今是資訊經濟,你必須獲取知識,加以分析,還 要發揮創造力,既不好做,也不容易學,而且就算學會了,還要時時重新再學,所以,建議你挑選工作時,不要挑付你最多錢的工作,而是選擇能夠教你最多東西的 工作。

成功的祕訣一點也不高深,就是全力投入,並且願意比別人多做一點。不論你在哪一行,盡量主動爭取機會,學習新技能,建立有用的人脈。學習是無止境的──我 認識的諾貝爾獎得主,沒有人會在獲獎後就不再做研究。尤其在資訊經濟時代,人人都必須不斷充實知識,跟上科技變化,我的人生,就是最好的例子。大學畢業 後,我跑去念商學院,希望日後能進入工廠,當個中階主管。哪曉得遇上了關廠潮,進不了工廠,於是改去華爾街上班,我很喜歡當時的工作,以為自己會在公司待 一輩子,結果,我竟然被炒魷魚,那年我38歲,被人家開除,真的很難受,但這卻也是我職業生涯裡最棒的一件事,因為它讓我決定創業,成立一家用電腦提供即 時金融資訊的公司。

所以奉勸各位,不論你有多喜歡現在的工作,別讓自己太戀棧其中,因為再過一段時間,這個工作可能會消失,可能會變得不一樣,或者你可能會找到更喜歡的工作,對新事物、新想法保持開放,不僅對職場上的成功很重要,更是民主社會持續進步的關鍵。

擔任紐約市長的12年裡,我看到美國政治發生了令人憂心的變化:極端的黨派偏見(partisanship)、無法包容他人意見等現象,愈來愈嚴重,我雖 是無黨派的政治獨立人士,過去也曾經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員,我可以告訴大家,這兩個黨各自都有些很好的理念,但現在,雙方卻用偏頗不實的方式,爭相把彼此妖 魔化,而且已經到了危險的程度。

1796年,華盛頓在卸任總統的告別演說中,就一再警告美國人,政黨是民主政府「最可怕的敵人」。美國能夠安然歷經兩百多年的政黨政治,是因為開國元勳們 設計了權力制衡,來減低黨派之私造成的傷害,過去兩個世紀裡,因為許多民權人士的奮鬥與犧牲,平等的承諾開始在所得、宗教、種族、性別上實現,但我們還有 很長的路要走,千萬別低估華盛頓的警告,或以為民主的進步不會逆轉。為了確保民主和民權,永遠要提防政治人物煽動黨派偏見,蠱惑人心,危害公眾自由。

從麥卡錫到華萊士,每個時代都會有煽動者(demagogue)出現,每個世代都必須挺身對抗,阻止這些人問鼎白宮。現在,輪到你們站出來了,今年的總統 大選,我們看到兩黨都有人在煽動群眾,誇張的程度,是我有生以來從未看過的。我們的國家正面臨嚴重的挑戰,但這兩個黨的參選人沒有提出實用的解決方法,反 而把問題怪罪在某些容易引發忿恨的對象上:共和黨歸咎於墨西哥非法移民和穆斯林,民主黨則揚言要向富人和華爾街開刀。

真相是,一味怪罪別人,解決不了問題。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必須一起面對。美國能成為全球的領頭羊,不是因為我們築起高牆,而是因為我們把門戶開放;不是 因為我們摧毀成功,而是因為我們打造機會,選舉,是阻止煽動者得逞的唯一途徑。但是,如果不想讓這些人有任何機會出頭,最好的方法,就是選出有勇氣面對現 實、做出困難決定、主動而不消極的領導人。

分享我的親身經驗,2002年,我們決定在紐約市的餐廳和酒吧全面禁菸,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彈。當時,連我走在街上,都有很多人衝著我比中指,但後來證明, 這項禁令反而增加了餐廳和酒吧的業績,意外吧。同時,紐約市的吸菸率下降了近三成,紐約居民的壽命也比全國平均提高了兩歲。正因為這項政策獲得成功,帶動 了世界各地的城市跟進實施。

今天,許多民選官員在推動有爭議的政策時,不但會接到憤怒民眾的來函、電話,還會收到上百萬則憤怒、謾罵的Twitter和臉書發文,讓官員不敢做該做的 事,人民以行動表達意見,這是民主的實踐,只不過,有時也會造成官員的「不作為」,選民因此更加憤怒,有些人就找到了操弄煽動的機會。想要遏阻煽動者冒出 頭,我們必須重新開始重視治理(governing),但這並不容易。因為,不只是社群網站正在改變公民對話,許多新聞媒體也在影響民眾的立場,我自己是 媒體公司負責人,非常清楚市場的轉變。今天,民眾往往只選擇那些符合他們政治理念(而非報導各種觀點)的電視頻道和網站收看,結果,我們在政治上變得愈來 愈封閉,愈來愈不能包容與自己有不同看法的人。

1960年代,兩黨的黨員中,只有不到5%的人,反對家人跟另一黨的人結婚;到了2010年,竟有高達五成的共和黨員、三分之一的民主黨員都反對。當美國 在文化包容度(種族通婚、同性婚姻)大步前進時,政治上的包容度卻在退步。這種現象正在蔓延:競選造勢活動出現暴力;社群媒體的用語也愈來愈刻薄尖 酸……。

民主是脆弱的,煽動者永遠都在觀望,伺機而動。1787年,美國制憲會議結束時,富蘭克林正要離開,有個婦女上前問他,「我們得到了什麼,共和制還是君主制?」富蘭克林回答,「共和制,如果你們守護得住的話。」

各位畢業生,守護這個體制,就是你們的責任。該怎麼做?保持開放的心胸、參與投票、要求政治人物提出具體實用的解決方法,而不是歸咎別人或提出無法兌現的 空頭承諾,今天,當某個民粹候選人承諾要讓人民免費上大學、享受免費健保,要什麼給什麼,而另一個候選人承諾要讓其他國家出錢替美國買單時,請記住,那些 允諾你免費午餐的人,最後一定會把你當早餐吃掉。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6213

About joe 2007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9 Comments

  1. JOE. 這似乎像是傳染病一般. 染遍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美國. 菲律賓.台灣……這些人利用的正所謂 對未來的恐懼. 時局不滿.不公不義的憤恨…….即便是偏激. 可笑的言論都能輕易擄獲人心. 甘於被操弄. 到頭來受害最深的就是一般的大眾.

  2. Joe 關於製造業回美國這件事,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您的看法。目前很多工業產品的“製造技術”並不在美國本土,而在代工國家,比方台灣的精密機械業因為代工而技術精進,有無可能轉成技術或專利輸出的角色。或是說美國會發展不同於過往傳統的思維的製造業,但它所需要的能力要求和美國藍領想要的是否會有落差。希望您能解惑。
    謝謝。

    • 按照過去的經驗來看,如果製造業有持續回流美國,美國企業會逐漸發展出屬於美國的一套運作模式,如果是開發中國的的技術,我想美國的需求會沒那麼旺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