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中國零售銷售和汽車銷售

象徵中國內需消費的重要經濟項目,零售銷售在2018年第四季持續下降,更重要的汽車銷售數據,2018年下半年也是非常慘淡,中國內需經濟降溫的情況非常明顯,如果中美貿易戰沒有緩和下來,出口在提前拉貨潮過後,後續經濟降溫恐怕會加速,中國央行應該擴大貨幣供給,繼續給市場增加流動性,中國人民銀行在公開市場投放的資金量至少要超過2.0兆人民幣,甚至更高才行,要讓企業有更彈性的資本操作流動性,目前M2持續大於M1年增率,股市是很難有好表現了

 

中美貿易戰第一局,誰先出現疲態?

從許多經濟數據來分析,經歷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後,美國的經濟狀況並沒有走下坡,甚至FED還認為美國景氣好到可以繼續升息,反觀中國雖然盡可能封鎖各種景氣負面訊息,但是稅收、貨幣供給、就業等資料,還是反映了中國內部的經濟負面壓力相當大。

面對2018年的貿易戰攻防,主角之一的美國,截至2018年第三季,仍然維持相對理想的經濟成長。2018年前三季度GDP是3年來平均最高值,截至貿易戰影響最大的第三季,GDP揚升到3.4%,這是近三年來第二高的成長,換成和去年同期相比的GDP年度成長率來看,美國GDP成長在基期墊高的前提下,GDP成長揚升更快,每個月的非農業就業人口,絲毫也沒有轉弱的跡象,在消費和商業相關的經濟數據,到了2018年底,統計數據也沒有明顯轉差。在中美貿易戰裡,美國算是撐住了第一局。

圖1:美國GDP成長折合年率(%)

圖2:美國GDP年度成長率(%)

圖3:美國非農業就業人口(千人)

美國的經濟與就業都在持續擴張,中國正好相反

接下來看到另一個主角。中國的經濟成長,和前一季相比的GDP仍然維持溫和成長,但去年同期相比的GDP,雖然成長幅度下降,但官方公布的統計數據仍然維持6.5%以上的成長,以中國經濟規模這麼大的經濟體來說,這樣的GDP成長仍然算是不錯。

但就業人口方面的數據,恐怕就不樂觀了,因為中國官方只公布年度數據,所以無法取得明確的中國就業人口,但是以2016年就業人口7億7603萬,2017年就業人口7億7640萬,如此小的增幅來推估,而且中國勞動總人口已經在減少,中國農業部的報告指出,12月初中國已經有約740萬名農民工從城市回鄉,中國農民工數目比2017年多出1.7%,增加了約286.52萬人,這意味著中國總就業人口很難比2017年成長,因為城鎮地區的工作收入還是比農村好上許多,除非城鎮的經濟成長受到嚴重負面衝擊,否則農民工不會大規模的從城市返鄉,所以我估計2018年的中國就業人口,很難超過7億7500萬人。不管是不是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中國2018年第四季的就業市場,很難樂觀看待。

圖4:中國GDP成長折合年率(%)

圖5:中國GDP年度成長率(%)

圖6:中國就業人口(萬人)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因為能夠及時反映中國經濟狀況,而且中國官方願意公布的數據有限,所以稅收、用電量、貨幣供給的資料,某種程度能及時反映中國2018年底的經濟狀況。根據中國官方資料,1到11月主要稅收如下:國內增值稅56,672億人民幣、國內消費稅10,377億人民幣、企業所得稅34,906億人民幣、個人所得稅12,987億人民幣。而1到10月主要稅收如下:國內增值稅52,682億人民幣、國內消費稅10,207億人民幣、企業所得稅34,434億人民幣、個人所得稅12,287億人民幣(表1)。

表1:2018年中國主要稅收狀況(單位:億元人民幣)

  1-10 1-11

11月(自行推算)

國內增值稅 52,682 56,672

3,990

國內消費稅 10,207 10,377

170

企業所得稅 34,434 34,906

472

個人所得稅 12,287 12,987

700

資料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

相減以後,中國11月的消費稅增加170億人民幣、企業所得稅472億人民幣、個人所得稅700億人民幣。以消費稅來說,1到10月平均每月可以徵收到1000億人民幣,但是11月竟然只剩下170億人民幣,而且這還是經過11月份的雙11網路購物節加持後的稅收。企業所得稅部分,1到10月平均每個月可以徵收到3440億人民幣,但11月竟然只剩下472億人民幣,這些數據完全反映了,中國2018年底,民間消費降溫非常快速,連帶也影響到企業的營收狀況。中美貿易戰的環境下,雖然中國出口還沒有減少的跡象,但這可能是美國企業擔心關稅成本,提前拉貨,墊高中國出口數據所致。出口是中國重要的經濟成長引擎,以11月的企業營收和政府稅收數據來看,中國企業整體製造業的企業管理階層,後續對景氣看淡的機率會非常高。

圖7:2006年至今中國總負債狀況

圖8:中國人均財務狀況

未來歐美消費力減弱,中國債務問題將完全暴露

2018年,中國政府推行國進民退政策,加上長年維持寬鬆貨幣政策、國企補貼、外交國防維穩支出,年年舉債,截至2017年的官方資料,中國企業和家庭負債已經高達209%的GDP成長,中國每年的負債成長甚至比GDP成長還要強勁。這樣的國家財務狀況,在中美貿易戰之下,2020年將會變得更為棘手,因為根據美國FED的貨幣政策預期,如果美國經濟榮景到2020年之後從巔峰開始走下坡,一旦美國消費力減弱,歐洲很難不受影響,歐美民間消費和進口能力減弱,那麼整個東亞出口國家勢必都會受到負面影響。沒有樂觀的經濟成長當作掩護,中國的債務問題,屆時會顯得壓力更大。

圖9:中國M1和M2貨幣供給年增率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另外,從中國的整體貨幣供給系統,也可以觀察到中國民間對於經濟前景預期的狀況。2008年金融海嘯時,中國民間的M1貨幣供給年增率,長時間低於M2貨幣供給年增率,相對於M1代表資金隨時準備投資的好景氣,M2代表民間資本傾向定存意願,對景氣保守看待,2012到2015年,M1年增率低於M2的年增率再度出現,這時反映景氣的中國股市又持續低迷了數年。

2018年,這樣的貨幣結構又出現了,而且趨勢看起來是正在進行式,M1甚至可能會進入負成長的趨勢。這種狀況如果真的出現,將是十多年來,中國政府維持寬鬆貨幣政策的前提下,貨幣供給竟然還出現極負面的資本流動性萎縮,民間融資成本勢必會壓不下來,中國的債務壓力屆時會相當高。

中美貿易戰即將進入2019年,美國對中國課徵的進口關稅,未來絕對會對中國經濟問題雪上加霜,中國經濟前景,很難樂觀。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90109_1501.htm

關於Trump蓋圍牆

Trump想跟國會要57億美金的「築牆經費」,以強化美國-墨西哥國界的「邊境長城」,但民主黨黨團抵制他,很多人的思考大概都是以為,Trump要蓋「萬里長城」喔,那不是拚觀光,是要防止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不要搞笑了?

不過真的仔細把帳算一算,就可以明白要57億美元蓋圍牆,到底划不划算?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的估算,2012年初,美國境內非法移民數量可能超過1140萬人,Obama在任內已經遣返超過250萬的非法移民,2016年,有統計的,沒有合法身分的移民人數為1070萬人,主要分布在加州和德州,Trump上任以後,遣返非法移民中有犯罪紀錄者,美國政府當時估算是190萬人,不過這數據僅是大略的估算,主要統計已被判刑或面臨遣返的越境移民數量。

墨西哥移民近年陸續返國,與家人團聚,有的遭到遞解回國,無證移民人數明顯下降,但同一時期,來自中美洲的無證移民,由150萬人增加至190萬人,Trump政府大力掃蕩非法移民,並增強西南邊界的安全部署,美國沒有合法身分的移民人數下降到十幾年來最低紀錄。

2011年美國政府評估,遣返每位非法移民的平均成本約12500美元,250萬人就是312.5億美元,如果加上美國社會承受的額外成本,美國移民政策研究院(MPI)分析,每位非法移民給美國社會帶來的附加成本,平均一年耗費美國納稅人近7萬美元。

換句話說,Trump宣稱要蓋的美墨邊境城牆假設要再花57億美元,用7萬美元去除,這圍牆只要擋下8.2萬個非法移民,大幅降低美國的行政和社會成本就能超過57億美元,這圍牆其實相對划算。

當然不是蓋了圍牆,美國南邊就不會出現非法移民,但蓋這圍牆卻可以大幅增加非法移民的翻牆成本(這可不是用翻牆軟體就能搞定的),如同購買國防軍火一樣,國防武器不是為了逢戰必勝,而是讓侵略者的侵略成本提高,高到他不想冒險,或者選擇侵略其他目標,非法移民如果認為非法入境的成本增加了,那就有嚇阻力,只要能減少8.2萬非法移民,蓋牆就划算的生意,怎麼能不做了?

至於Trump說墨西哥會付蓋牆的錢,這邏輯其實很簡單,方法也很多,既然老墨不能開bill pay check給你,那就讓老墨用其他項目來付就好啦,Trump的說法是,墨西哥將透過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支付築牆費用,這就很明確拉,只要美國國會通過NAFTA,貿易越熱絡,美國一定能把那57億要回來,這不等於墨西哥付錢嗎?

「Trump表示,他們(墨西哥)不會寫一張支票,但他們會透過這美好的貿易協定間接付錢。」

你跟銀行買過外幣嗎?不用手續費喔,但買賣有價差,用戶終究要付擔這些成本的,只是什麼名目的差別而已,呵

而且蓋這圍牆,老墨一定賺錢,圍牆能減少軍火和毒品交易,阻斷這些非法交易,墨西哥政府省下的行政和管理成本,加上還能改善國內治安,絕對遠超過57億美元,只是老墨政府不能明說,自己要花錢在境內蓋牆,不然墨西哥在野黨又可以砲轟執政黨了

201811歐元區商業數據

除了美國以外,近期全球許多國家經濟走緩,歐元區的商業成長趨緩也相當明顯

商業信心和消費信心持續在減弱,商業訂單成長趨緩,製造業和服務業的PMI同步都在走緩,雖然還維持擴張,但相對接近50的位置,以目前歐元區的整體經濟狀況來說,我認為歐元區製造業還是受到中國經濟走軟的影響,尤其是汽車產業,副作用明顯,2018年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踩很緊,中美貿易戰持續在進行,歐元區難保不會受到相關衝擊,我認為2019年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會轉鴿派,至少2019年都維持現在的利率,給歐洲經濟打底一段時間,這樣實體經濟走下坡的風險較低

上半年美國通貨膨脹會緩慢下來了

美國的通貨膨脹短期內很高機率會降溫了,因為國際油價下跌,CPI基期也墊高了,房價漲勢和交易量同步也降溫,扣除能源相關的服務業通貨膨脹接下來也面臨高基期的狀況,從通貨緊縮回到通貨膨脹的非能源和食品相關商品,比重只佔整體通貨膨脹的23%,除非美股上半年就創歷史新高,否則美國FED在2019年上半年,很高機率暫時不用升息了

中美貿易戰,對美國利大於弊

整體評估美國的經濟結構,美國的經濟成長最主要來自於自身的投資和消費,所以川普主攻貿易戰的同時,美國的經濟成長不會消失,在選舉方面。經濟成長通常不容易造成民意重挫選票大幅流失的情況,而打擊中國,和帶動美國經濟成長,又回頭讓共和黨與民主黨在參眾議院產生共識,繼續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

2018年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到了2018年底,中美的國際戰爭已經不只在貿易項目,外交和商業的攻防也越來越強烈,從東亞、東南亞、中南美洲、歐洲到中南海,處處可見中美互相角力的攻防,不過即使面對貿易戰,美國很高機率還是可以在2018年繳出優於市場預期的經濟成長表現。

圖1:美國GDP組成成分與家戶負債和凈資產狀況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因為美國經濟成長高達68.1%來自於民間消費,17.9%來自於民間投資,也就是光靠美國民間的投資和消費,就能推動86%的經濟成長。美國本身是入超國,進口額大於出口額,如果能減少向外國進口,改為從美國本土就地取材,對於美國本土就業市場來說,反而是好事,所以美國本身的經濟結構,其實是撐得住中美貿易攻防的消耗戰,因為美國在貿易方面受到的負面衝擊其實相對小許多,加上美國從2009年經濟谷底向上穩定成長近10年,家庭負債佔個人可支配所得的比重明顯壓低,家庭總資產不斷的創歷史新高,美國的消費經濟完全可以掩護貿易戰所帶來的負面傷害。

圖2:美國GDP成長率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2018年的第二季和第三季,美國GDP成長率甚至是近4年來最高的數據,除了2017年底的減稅法案帶來民間消費的成長挹注之外,美國本身的消費動能和企業投資非常旺盛也是主因,但是對中國來說就不同了,出口占中國GDP約19%,雖然美國出口額佔中國GDP不到4%,但是這4%如果受到關稅增加而大幅縮減,那中國受到的負面衝擊,勢必會比美國高出許多,更不用說美國掌握許多製造業和科技業的相關技術和元件,那可不是單純以金額來計算的影響力,缺少某些關鍵技術和元件,中國的製造業和科技業長遠發展很可能就會受阻礙,美國手上擁有的談判籌碼,遠比中國來的多。

圖3:全球貿易量變化與出口對各國GDP貢獻度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從就業市場的狀況來看,美國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就業人口持續創歷史新高,失業人口已經下降到約600萬人,而此時美國的企業職缺數量超過700萬,失業率從2010年的10%下降到3.7%,考量美國的總人口比十年前多2000萬人,這樣的經濟數據反映美國景氣其實非常理想,只要就業市場維持穩定成長,人民就業有穩定收入,消費動力就沒問題,消費動力尚在,企業的營運就能維持熱度。

圖4:2008年至今美國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5:2008年至今美國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6:2008年至今美國企業職缺數量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從美國整體零售銷售,還有企業新訂單的總額與年增率,不難發現美國企業的生意仍然相當熱絡,而且短期內還沒有衰退的徵兆,企業的產品去庫存速度相對快,各方面數據都顯示,美國民間消費的動力相當充足,這也意味著,美國企業持續擴大資本投資,徵招人才,在消費市場搶生意的力道不會減慢,民間消費可望持續帶動民間投資的成長,這是一個正向循環的成果,所以整體評估美國國內的經濟狀況,不難發現,美國面對貿易戰不會產生無法承受的負面傷害。

圖7:2008年至今美國企業新訂單總額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8:2015年美國零售銷售年增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9:2014年至今美國耐久財新訂單和未完成訂單年增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圖10:2014年至今美國企業存貨對銷售比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川普政府堅持對中國進行貿易戰,這是正確的對策,要讓美國的民間就業再創巔峰,較理想的做法就是,讓美國企業減少進口,改為在本土採購,但是美國是民主國家,沒有國家安全的理由,不能直接禁止企業向外國進口,透過商業的作法,那就是增加關稅,讓美國企業去衡量,在美國採購比向外國進口更便宜,那美國企業自然就會轉為在美國進口,進口商和本土製造商自然就會增加就業機會,繼續帶動美國人的收入成長,回頭挹注民間消費的熱度,這其實是美國政府和國會透過長期協商所展現的應對方式,而不是川普個人所為。

美國朝野的立場相當一致,透過貿易和商業運作,盡可能讓美國民間消費有更好的效益留在美國境內,藉此也能抑制中國勢力在全球擴張的速度,中國在全球商業和經濟的影響力越大,未來對美國的威脅也就越大,最諷刺的是,中國經濟成長的一部分養分來源,竟然還是美國所提供的。

貿易戰越強勢,美國境內能恢復的製造業就業機會有機會更多,同時可以降低中國在國際上對美國的威脅,長遠來看,貿易戰對美國來說,是利大於弊。

中美貿易戰下的台灣經濟表現其實不差

2018年美國和中國進入大規模貿易戰和外交戰以後,全球越來越多國家都會受到牽連,因為相對弱勢的中國,經濟體規模畢竟也超過10兆美元,中美貿易戰至少是數年以上的長期抗戰,處於中美第一戰線位置的台灣,絕對無法閃避這個貿易戰。

在貿易方面,2016年以來,台灣出口從谷底反彈,2018年在中美貿易戰的局勢下,來自美國的出口訂單擴大成長,截至2018年10月,台灣的月出口已經維持正成長一段長時間,但是2019年要維持全年正成長,那台灣的出口真的要很強才行,因為2018年的基期實在非常高。

從出口貿易的項目來看,台灣的表現其實是很不錯的,如果2019年台灣能夠拿下歐美廠商從中國撤出的轉單,那對台灣的經濟幫助會非常大。雖然台灣出口貿易是受到美國的拉抬,成長力才能持續這麼久,但是另一個角度來說,如果近年來台灣政府的態度是親中大於親美,甚至和香港一樣,在貿易戰中成為與美國抗衡的中國陣營,那麼美國企業的轉單效應就未必能這麼明顯了。外交影響貿易,這是台灣政府非常關鍵的決策。

圖1:2014年至今台灣月出口金額(百萬美元)

台灣民間消費,難有突破性成長

台灣2017年的GDP結構,民間消費高達52.4%,出口占64.8%,進口是52.7%,民間投資是21.4%,政府支出是14.1%,能明顯拉抬台灣經濟成長的兩部引擎,一部是內需消費,另一部是出口貿易,2017年GDP約17.6兆,台灣房地產總值約100兆,農業生產總值約5280億,石化業產值超過1.8兆,科學園區產值近2.5兆,是生產力非常高效率的產業,台灣要拚短期的經濟成長,擴大出口是非常有效的方式,不過這些經濟產值主要都在佔全台就業人口35.9%的工業項目,至於佔就業人口59.2%的服務業,能提昇的產值相對有限,因為這部分主要是靠台灣本身的民間消費,雖然台灣近年來的民間消費大部分時間仍然穩定維持在2%以上,相對於台灣總人口停滯成長,單位人均消費其實有提升,但是民間消費要有突破性的成長,要克服的困難相當多,短期內不容易達成,而且可能對社會造成的衝擊較大,像是2016年外國旅客1069萬,2017年1073.9萬,外國遊客創歷史新高了,但是觀光業產也只有2900億,對服務業的整體幫助相當有限。

圖2:2012年至今台灣每季名目民間消費支出年增幅(%)

台灣經濟前景最有爆發力的應該是半導體產業,2018年初全球半導體產業預估產值可達4700億美元(約14.1兆台幣),而台灣就佔了2.61兆台幣,台灣在IC製造全球第一、封測排名全球第一、IC 設計排名全球第二,2018年台灣半導體業產值超過新台幣2.6兆,在全球排名第三,僅次於美國與南韓,而台灣在晶圓消耗量上仍居全球第一,這也是為何出口貿易對台灣的經濟影響非常大,而且進出口貿易對台灣經濟的影響,並不是出口減進口的12.1%而已。台灣本身很多進口商品和原料都是為了出口,如果出口不振,那進口自然就會受影響,所以對GDP的影響是64.8%加上52.7%,這還不包含金融、運輸、能源、倉儲、港口的相關影響。出口貿易是台灣最重要的經濟命脈,短期內很難改變這個趨勢,因為產業轉型需要漫長的時間,而且未必努力就能成功,台灣追求本身產業升級的過程同時間也要注重出口貿易。

圖3:2008年至今台灣月失業人口(千人)

圖4:2008年至今台灣勞工平均每月薪資(萬元)

圖5:2013年至今台灣通貨膨脹率(%)

圖6:2001年至今台灣整體房價指數

2016年以來,台灣的房地產已經是十多年來漲勢最溫和的時期,這次台灣沒有靠房地產帶動民間投資,而是靠著連三年優異的出口表現,加上穩定成長的內需消費,GDP進入相對高的成長,平均薪資成長率近年最好,平均薪資溫和上升,失業人口明顯維持在低檔,工時也有所減少,房價還能調控相對平緩的成長斜率,通貨膨脹維持在0~2%之間波動,核心通貨膨脹率仍然壓在2%以下,如果按照FED(美國聯準會)、BOJ(日本銀行)或ECB(歐洲央行)的標準,這絕對是很難達成的經濟環境。

從很多統計數據來看,2016年以來的全球景氣復甦,台灣是沒有缺席的,整體的經濟環境調控也相當不錯,但是貧富差距和經濟成長的分配不均,還是無法有效改善。

寬鬆貨幣政策助長貧富差距擴大

圖7:2010年至今台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五等分)

以台灣家庭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為例,只要台灣景氣成長增溫,通常高所得的家庭,受惠於股市、地產、有價證券、實業等多角化投資,收入成長會非常快速,但是社會中低層的家庭,主要收入還是依賴勞力所得,家庭收入成長速度遠比不上投資的效率,不過目前全球主要國家,其實也都面臨這樣的問題,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歐美中英日等大型央行輪流印鈔票,大幅壓低了資金的使用成本,等到景氣全面復甦以後,資產變得更為高漲,多角化經營收入來源的人們,資產膨脹速度非常快速,貧富差距全面擴大,在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環境下的台灣,自然也無法避免這樣的大趨勢。

圖8:全球各國貧富差距概況

資料來源:zh.wikipedia.org

2019年美國的經濟成長很可能會進入尾聲,因為FED已經釋出美元基礎利率進入中性時期的訊號,未來升息速度會緩和下來,當美國經濟成長放緩,整個東亞各國的經濟很難不受影響。隨著2018年進入尾聲,接下來台灣經濟要能更上一層樓,難度是相當高的,畢竟中美貿易戰在2019年3月就會在回到戰場上,而且兩國在國際上的互相攻防也會繼續上演。

如果台灣的出口貿易面對2018年的高基期要有好的表現,那勢必得靠美國方面釋出更多的轉單,因為歐盟、日本和東協都不容易出現爆發力的經濟成長,中國被美國打壓,全球進口規模龐大,且經濟成長動能穩定的就是美國,台灣必須在中美之前找到一條貿易優勢的策略,再來則是繼續溫和提高民間薪資,如同2017和2018年的調整步伐,讓薪資溫和提升,但是房價還是得持續維持穩定盤整,這樣才能避免讓通貨膨脹增加太快。做好這些經濟調控,台灣經濟在2019年還是很有機會拚出好成績的。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1213_15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