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06NASDAQ 4hours

NASDAQ又開始出現回檔修正了,先前NASDAQ真的很HOT,我在紅線減碼了不少,因為我擔心FED利率會議以前,美股太強勢,這其實會讓FED貨幣政策偏鷹派,如今NASDAQ有緩和下來了,這樣FED就會相對保守一點的機率較高,那麼我就會在往藍線靠攏時,逐漸的把減碼的部位補回來,當然,還是分批操作,允許自己有短線看錯的機會

Warren Buffett:其實今天早上我才又買了一些股票

Joe:「Buffett還在繼續買股票,不過說真的,看到債券殖利率的現況,近幾年來經常看到有人推薦股債組合的操作,我都會會心一笑。」

本文摘譯自CNBC於巴菲特生日當天的訪問影片。

Becky Quick:你認為現在不斷創新高的美股,是不是很貴?
Warren Buffett:如果你跟持有30年公債相比,那麼持有一籃子的美國股票30年一定是更好的選擇。這不是說明天或是明年股票不會下跌,而是30年後你回頭看,將會發現股票能每年多給你3%的報酬。

Becky Quick:我會這樣問是因為當我在播新聞的時候,總是持續的告訴投資人美股再度創新高,而那些坐在家裡的散戶大概只會覺得,天啊!我又錯失機會了。上次我們聊天的時候,你說你還在買股票,現在你還是在買嗎?
Warren Buffett:其實今天早上我才又買了一些股票。當然,我希望買得更便宜一點,但是從我 1942 開始買股票之後,不管哪一黨執政、誰當總統,我都會買股票,我一直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是買股票最好的時機。

Becky Quick:你的確自己都很喜歡股票,最近蘋果創新高,也變成了波克夏的最大持股,你還在持續買蘋果的股票嗎?
Warren Buffett:我也想買便宜一點,所以一開始買之後我就以最快的速度持有越來越多的蘋果股票。我不怎麼擔心下跌的風險,因為只要一跌,蘋果就會買回股票,假設買個10%,我這個股東的權益就會提高10%,這是相當有利的。

Becky Quick:有不少人覺得蘋果的趨勢呈現了一場新的泡沫,你怎麼看呢?
Warren Buffett:這我不清楚,我對蘋果下一季或是明年營收會成長多少其實不在乎,我只知道有很多人依賴著蘋果的產品過日子,而這樣的生意就值得創造一大筆財富,也許賣出更多的新手機是很棒的事情,只要有人走進我們的賣場,想買一隻 iPhone 卻買不到,也不想買其他替代品,那就對了。iPhone 對個人來說,其實已經像是水、電那樣的公用設施了。

Becky Quick:之前你說你和蒙格決定不再根據 120% 的淨值來決定要不要買回波克夏的股票,再說完這些話之後,還有買回股票嗎?
Warren Buffett:我們的確買了一些,我和蒙格都覺得如果有價值的話,不需要被一個框架綁住。

Becky Quick:你剛剛有說到從你的生意裡面看到許多成本都在增加,而川普則推文說聯準會不應該再升息,你認為呢?
Warren Buffett:我相信聯準會主席會做最正確的事情,他對總經比我更懂,也許人會犯錯,我也會犯錯,但是就我的觀察來看,聯準會大多都是在做正確的事情。

Becky Quick:川普推文說每一季都要財報太麻煩了,他認為每半年公布一次就好了,你怎麼看?
Warren Buffett:我挺喜歡看財報的,每一季公布不錯。

Becky Quick:你知道你有個推特的假帳號嗎?而且已經 20 萬人追蹤了,你為什麼不常常推文呢?你覺得像是 Elon Musk 那樣常常推文是一件好事嗎?
Warren Buffett: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常常推文,而且如果我每天在推文上談論波克夏的生意,我想會是很危險的事情。

Becky Quick:除了常用 iPad 以外,你還會用哪些電子產品?你會聽 Podcast 嗎?
Warren Buffett:會,但是不常聽,因為我閱讀很快。我很推薦 Tom Murphy 的 Podcast,他就像蒙格一樣,甚至是比蒙格更好的典範。

Becky Quick:今天是你88歲的生日,我們特別幫你訂了一個可口可樂的蛋糕,生日快樂!

文章來源
https://etfs.tw/warren-buffett-birthday-intervie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kke_CGNpFE

關於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美國總統Trump去年決定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美國一堆媒體譴責他

但是根據2017年的碳排放數據,那些全力支持加入和簽署巴黎協定的國家,像是歐盟、中國、西班牙、加拿大,實質上繼續增加碳排放量,結果退出協定的美國,實際上的減少碳排放量卻做得最確實

簽署巴黎協定,美國石化產業不僅遭到打壓,每年還要補貼數百萬美元給其他國家來實施減碳,排碳量最大的中國,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不僅不需要實質上減碳,還可以享有美名兼拿補助,中國不支持巴黎氣候協定,實在對不起自己

圖片來源
http://www.aei.org/wp-content/uploads/2018/07/bpco2.png

券商搓合交易的潛在操作空間

近期海外券商(Firstrade;FT)宣布所有股票、ETF、期權、共同基金全部零佣金,這是Robinhood之後的第二家免佣金券商,不過美國市場已經有過很多家,零佣金券商了,2000年Freetrade.com第一個嘗試零佣金模式,Zecco在2007年也推出零佣金,只是後來撐不下去,又改回收佣金的模式,基本上,不收佣金,然後又要克服營運成本產生獲利,還是做得到,只是要怎麼做,對客戶的感受負面影響降到最低,又能讓交易量和交易額大幅增加,確保長期利潤穩定性。

其實交易佣金早就是中小型券商最不想收的費用,因為這是把客戶擋在門外的最明顯關卡,如果不想收這筆費用,通常就是把營運成本轉移到其他項目裡,尤其是交易環境,這是很大的操作空間,例如閒置資金的利息,怎麼計算,利率高低,融資的利息拉高一點,或者把股票部位借給放空者,收取借券利息,這是利息的部份。

美國上市有價證券通常在混合市場(Hybrid Market)的平台上交易,透過美國全國最佳買賣報價(National Best Bid or Offer;NBBO)系統,提高委託報價的透明度與執行效率,也提供投資人有更好的委託執行選擇與管理。

雖然美國SEC有規定,受監管的券商要確保用戶可以在NBBO成交,或者是更好的交易搓合機制,不過那些券商可未必會這麼做,股數太少,或者單筆交易額很低,可能連交易所都不會送進去,很多時候,市場報價瞬息萬變,其實也很難去抓券商有沒有真的給客戶理想的波動價位。

例如我在Interactive broker交易,我設定40.80限價單,買進1000張TSM,某個時間點,TSM的價格從40.820瞬間跌到40.799,如果你是交易平台,客戶設定40.800就願意買進,現在市場瞬間出現40.799,你會給客戶在40.800成交,還是40.799成交,差0.001美元而已,但如果是1萬股,那就差10美元了,一個交易日累積下來,你可以預估,如果券商的客戶夠多,交易量夠大,那不斷滑價的過程中,累積的利潤其實也不少。

就算是NBBO系統,Bid和Aak spread之間的訂單怎麼去搓合,券商搓合訂單的機制,優先讓客戶獲得最好的成交價格,還是有成交就好,剩下的利潤保留給券商自己,這其實都會影響交易品質,尤其是市價單成交,券商乾脆給你最差的報價,那就蠻吃虧的,就算券商在波動幅度很大時,暫時不遵守SEC在NBBO的規範條件,其實客戶也很難舉證,甚至99.99%的用戶根本不會發現,連大幅滑價可能都沒有警覺,以為那就是當下的市場劇烈波動而已,被占便宜也不知不覺。

以我自己的經驗,我在Interactive broker交易,即使市場波動劇烈,我長期觀察下來,滑價的情況還算是可以接受的,很多時候,我買進的成交價格,都比我預設的低,賣出的成交價格,都比我預設的高,交易股數夠多,長期下來,那些潛在利潤甚至都超過佣金成本了

就算是零佣金,利潤也未必比較少,有交易成本,你可能做一筆就不做了,但沒有交易成本,你可能一直做,零佣金可以把大量的當沖客和高頻交易者吸引過去,如果有大戶願意加入,整個交易量和交易額都擴大了,其實搓合過程產生的利潤,也是不容忽視的

我不是說Firstrade一定是把交易成本轉嫁到其他項目,但用戶可以自己多注意,例如滑價的情況有無變嚴重,或者Spread有無明顯拉大,報價延遲的情況是否出現等,其他券商,是否省了那些成本,然後轉移到其他項目,投資人自己登入平台,交易時間可以自行留意一下

新興市場的經濟隱憂

2016年以來,俄羅斯、委內瑞拉、中國、土耳其都經歷過和美國發生外交爭執,可以發現,這些國家後來都出現股匯雙跌的狀況,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具備相對較強的抵抗力,但俄羅斯、委內瑞拉、土耳其的經濟體質,就很難擋得住美國的貿易反制政策或者經濟制裁。

2016年初,國際油價大跌,全球通貨膨脹大幅走低,但是兩年過後,當時的低油價反而形成低基期,2017年和2018年的國際油價大反彈,逐漸的帶動全球通貨膨脹,物價成長越來越明顯,這也導致全球許多新興市場,阿根廷、土耳其、委內瑞拉、南非等國家的物價全面揚升,全球開始擔心新興市場的經濟體質,是否能撐得住經濟的動盪。

圖1:近兩年布蘭特原油價格變化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民間消費國,內需消費是美國的經濟成長主要動能,2017年以前,美國的整體通貨膨脹率(Overall CPI)低於扣除食物和能源的核心通貨膨脹率(Core CPI),因為低油價拉低了整體的通貨膨脹。但是等到2017年以後,局勢就逆轉了,因為國際油價的年增率大增,美國的整體通貨膨脹就拉高了,通貨膨脹一拉高,美國聯準會(FED)勢必得進行升息。

圖2:2014年至今美國通貨膨脹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newyorkfed.org

美國經濟好轉,帶動其他國家出口成長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台以後,美國景氣表現非常理想,房價和股市持續上漲,就業人口持續創高,領失業救濟金的人口不斷的下降,景氣好轉,FED升息是非常合理的,實際是美國也真的一直升息,利率從0.25%調升到2.0%,美國的經濟好得可以撐得住升息,然後強大的民間消費成長,持續帶動美國進口,美國從全球各地擴大進口,等於又帶動了許多國家的出口成長,例如東亞的日本、中國、南韓、台灣都是受惠國。

圖3:近五年美元基礎利率(%)

但是持續攀升的通貨膨脹,對某些國家來說,未必是好事,例如歐亞交界處的土耳其,就面臨龐大的經濟危機,2018年的通貨膨脹率逼近16%,遠超越已開發國家的2%溫和通貨膨脹水準。物價年增率16%的國家,會吃掉這個國家的所有經濟成長,GDP成長表現很普通的土耳其,面對逼近16%的通貨膨脹率,如果讀者是土耳其的央行,你會怎麼做?

圖4:進五年土耳其通貨膨脹率(%)

圖5:進5年土耳其每季GDP成長率(%)

毫無疑問的一定會進行升息!土耳其確實要升息,但利率應該提升到多高呢?土耳其央行把利率大幅拉抬到逼近18%,比通貨膨脹還高,目的就是為了抑制惡性通貨膨脹,但是超高的利率,未來數個月內,一定會對土耳其企業造成龐大的融資和貸款負擔,失業率和失業人口一定會明顯揚升,因為這利率超出土耳其整體經濟的負擔了。

土耳其同時面對惡性通貨膨脹和高失業率,央行的貨幣政策一定會進退不得,對於金融市場來說,投資人就會預期風險而事先避開土耳其的股市,土耳其的國際帳、經常帳赤字和高負債,本身就沒啥談判籌碼了,土耳其政府面對美國這全球最大的經濟強權,在貿易和外交的談判產生高度敵對性,市場自然會更加擔心。

圖6:近五年土耳其利率(%)

圖7:2008年至今土耳其失業人口變化(單位:千人)

體質不佳的新興經濟體,風險越來越高

事實上,就算沒有和美國起衝突,國際帳務赤字或負債太高的經濟體,早晚也會出現金融危機,因為美元不斷的升息,如果貨幣政策的轉變速度跟不上,負債比重一揚升,熱錢自然會流出該國,股市重挫,匯率貶值,資本撤離所產生的副作用,基本上都會出現。

除了已經出現問題的國家,印度、阿根廷和南非,這三國的風險也相當大,因為經常帳逆差實在頗大,美國景氣持續好下去,FED持續升息,這些國家的匯率後續勢必會出現巨幅貶值,萬一美國景氣從巔峰轉為走下坡,民間消費和進口成長驟減,全球景氣轉為衰退,這些國家還是會受影響。也就是說,這些經濟體質較差的新興市場,逃不開景氣循環末期的宿命。

按照以往的經驗,全球景氣成長告一段落,即將進入盤整期時,這些新興市場往往是率先發難的目標,這也給全球政府一個示警,當這些新興市場逐漸撐不住美元連續升息時,政府們也要意識到,景氣榮景不會一直擴張下去,繁榮和蕭條是相輔而生的,2018年美國FED釋出的訊息顯示,美元還會至少升息兩次,但是等到2019年,如果FED沒有再明確提出美國適合升息的訊息時,那麼各國政府就要小心一點了。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822_1501.htm

201808美國物價指數

最近三年多來,美國的生產者物價指數和消費物價指數,持續性的攀升,生產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已經揚升到3%以上,所以幾乎可以預期,消費物價指數年增率也會逐漸攀升到3%以上,而且短期內應該不容易壓下來

不過FED的利率目前為止才2%,就算2018年升息4次,利率也不過2.5%

此時在回顧一下美債殖利率,30年期的長債殖利率,只有3.0%左右,但美國GDP成長率在2018年是超過3.0%的,這樣的金融環境,其實很適合美國長債走跌,投資人應該多觀察長短債殖利率差收斂的情況,如果長債和短債殖利率一起往上跑,那麼債券殖利率倒掛的時間點,很可能會有所延後,空頭修正時間點也可能會延後

我只是提出這個可能性,我想等12月底再來進一步判斷,到時的資料會更有準確度

20180817中國上證指數日線圖

中國上證指數目前的線圖結構,如果能夠止跌的話,其實線圖算是漂亮的,往上拉打一個W底,a-b-c回檔三浪的結構也是足夠的,兩年多來的漲勢差不多歸零了,這個暴跌的修正,我認為深度也已經足夠了,我認為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實體經濟傷害,其實還是有限的,除非美國做出更劇烈的打擊,否則以中國的經濟規模,只要房地產不出問題,那麼2018年是沒啥大問題的,剩下的就看市場信心了,這裡如果跌破2016年第一季的低點,那就蠻悲劇的,希望短線能撐住這波底部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