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世代間的不正義仍然持續惡化

2016年4月,台灣財政部長和經濟部常務次長公開回答,兩人親自操作的網路購物經驗加起來只有一次,而這樣的部長和次長,要為台灣的電子商務網路 產業做法令規範。2016年6月,台灣的金管會主委對外回應,他不使用手機,因為手機會分心,把手機交給助理管理。台灣的第三方支付、P2P借貸發展政 策,就掌握在這位不用手機的官員手上。

在智慧型手機和電子商務盛行的時代,對年輕世代來說,沒使用過網路購物或不熟悉智慧型3C產品,通常是老一輩人才有的現 象,然而這竟然出現在制定國家政策的官員身上。對於1950年代出生的行政官僚而言,沒有手機和網路,對生活其實影響不大,甚至不會使用電腦也無所謂,但 是對於年輕世代來說,生活幾乎離不開網路科技,如果不會使用電腦,很可能連工作都找不到。從whatsapp、Line、Facebook,年輕世代的生 活各層面基本上離不開網路世界,21世紀接下來的時間可以預期是物聯網時代和電子商務的時代,圍繞在智慧型手機的商業消費更是構成全球最重要的虛擬商場之 一,然而台灣的高階政府官員竟然認為因為手機會分心,所以要把手機交給助理管理。

1950年代出生的人,其成長背景所塑造的思維,跟1980年代出生的人,落差非常地大。曾經是亞洲首富的李嘉誠曾說: 「在政治上,要85歲的人,為17歲的人定義一切,是很危險的事。」其實,不用85歲替17歲的人做主,要60歲的人為30歲的人定義一切,已經很危險 了。2016年台灣新任政府的內閣閣員平均年紀62歲,官員年紀最小是47歲,即使是台灣元首蔡英文,也是1956年出生近60歲的銀髮族世代,雖然媒體 經常稱她是「小英」,但她的年紀實在不小了,甚至從蔡英文的官僚平均年紀和近期釋放出的社會政策來看,台灣的新政府依然沒有站在年輕世代的立場,替他們想想 所背負的世代成本有多大;如果國家依然是仰賴這群「長輩」來治理國家,其實是非常危險的事。

圖1:2016年台灣人口結構推估

資料來源:http://www.ndc.gov.tw

根據行政院國發會的推估,2016年,台灣15歲以下的幼年人口是333.7萬人,16〜25歲的人口是310.2萬 人,26〜35歲的人口是348.9萬人,36〜45歲的人口是380.4萬人,46〜55歲的人口是369.7萬人,56〜65歲的人口是323.6萬 人,66歲以上的人口是282.6萬人。2016年,台灣政府經過政黨輪替,關鍵就在於年輕世代的全力支持,他們期許新的執政者可以重新分配國家資源,避 免讓國家資源過度傾向老年世代。更重要的是,最好能把資源集中挪移到幼兒世代,因為台灣已經面臨嚴重少子化,如果不趁早提高幼兒世代的人口比重,「未來」 台灣的人口結構會呈現更明顯的倒金字塔。

事實上,這個「未來」就近在眼前,30年內的光景,倒金字塔結構將更為明顯,但是台灣政府仍然沒有積極地移轉國家資源,甚 至還推出針對銀髮族的「長期照顧十年計畫」。包含台灣總統在內,掌控國家機器和資源的高階官僚,他們正邁入銀髮族的年紀,對他們來說健康醫療和老年安養絕 對是最重要的課題,未來台灣會有越來越多的老年人口,選舉制度上老年人口是擁有選票的,因此政治人物不敢賭上自己的政治生涯。然而,等同於國家未來的幼兒 世代,因為沒有選票,政治人物和國家官僚並沒有把太多目光擺在他們身上。

圖2:2046年台灣人口結構推估

資料來源:http://www.ndc.gov.tw

基本上,已開發國家都有法定的退休年齡,例如65歲或70歲,多數人屆齡時亦不得不退休。但如今人類退休後的生命越來越 長,90歲、甚至百歲人瑞在21世紀並非特例。假設人民在20歲時出社會工作,工作45年後,在65歲退休,並且活到85歲,從退休到死亡,人民還有20 年的生活,此時政府要如何處理人民的老年生活?要是人民活到一百歲,這段時間將長達35年,負擔也會更重。

台灣的退休制度遲早會崩潰

人民壯年時努力工作,繳交退休金給政府,政府分配部分退休金給當時的退休族群,當作老年人的退休金;等到人民年老時,當下 的青年族群努力工作,繳交退休金給政府,政府一樣分配部分退休金給人民,這樣的退休金制度是一個正常循環;但台灣的少子化造成青年人越來越少,卻扶養越來 越多老年人。當壽命越來越長,老年人的比例相對提高,年輕世代的扶養負擔亦更沉重,台灣這樣的高齡化國家,遲早必須面對退休制度崩潰的局勢。

對於中壯年世代和青年世代來說,未來負擔的國家責任包袱將越來越大,老年人口擔心的是退休生活時,領到的退休金可能減少, 但正在繳納退休金的中壯年世代,卻在苦惱著,現在繳的錢以後根本就不可能領得到。2016年台灣新政府一上台,軍公教退休潮全面來襲,2015年的退休人 數是近十年來最高峰,即使會加大軍公教退撫基金的財務黑洞,老人家人也要趕著退休,深怕自己的權益受損,至於還在努力繳納退休金的年輕世代,他們根本沒機 會提前退休,這是台灣不同世代面臨的不公平現象之一。

台灣年輕世代近年來在就業市場上,就業薪資低成長,工時又 長,相對於嬰兒潮世代,年輕世代面臨更高的「物價對薪資比」,還有那難以高攀的高房價。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台灣產業結構轉型停滯,表現最好的產業竟 然是房地產業,年輕世代悶了8年之久,透過網路社群的傳播,一舉淘汰舊政府,結果新政府一上台,最先提出的確立政策是長照計畫,仍然是把國家資源用來照顧 老年世代,而補充國家資源的生產者仍然是年輕世代,新政府依然不願意分攤年輕世代背負的社會壓力。年輕世代努力工作,負擔稅務、勞保、健保、退撫基金,用 來照顧不必工作的退休銀髮族,年輕世代低薪和繳納高額房貸與房租,卻變相用來提供給沒有實質經濟生產力的房東和擁有房地產的投資客,在台灣持有大量房地產 的房東或投資客,較高比重是在台灣經濟高速發達時累積大量資產的老年世代。現在,全球正進入網路科技時代,然而台灣的國家政策決策仍然掌握在不熟悉網路科 技的銀髮族世代手上,台灣的產業轉型,仍然堪慮。

台灣目前最急需的,其實是將國家資源轉移到幼兒世代,讓適齡的年輕世代,可以減輕生活和扶養幼兒的負擔,提高願意生育的意 願,降低年輕世代的工時,提高年輕世代的育兒補助,讓年輕家庭擁有更多資源照顧幼兒,這也有助於解決台灣許多社會問題。長遠來看,如果人口結構不改變,即 使把國家資源用來照顧老年人口,讓他們有完善的晚年生活,但不管經過多少年,台灣的老年世代人口仍然會多於年輕世代人口,為了爭取有限的資源,老年世代都 只能變相繼續壓榨年輕世代,唯有讓台灣的出生率能提高到至少2.03以上,並且維持長期穩定,才能從根本解決台灣的許多社會問題。新政府在台灣面臨重大改 革之際,不該再以「老人本位」為政策優先,如果新政府仍然不重視和照顧年輕世代,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年輕世代長期累積的怨念,將會轉移到新政府上,小英的執政之路會更難走。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60615_1501.htm

About joe 1916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8 Comments

  1. 問joe,文章第三段後面是不是少了一個「沒」字?

    如下:
    甚至從蔡英文的官僚平均年紀和近期釋放出的社會政策來看,台灣的新政府依然(沒)有站在年輕世代的立場,替他們想想 所背負的世代成本有多大……

    • 新政府不會因為看到這篇文章就有所改變,這與政黨無關,而與選票制度有關;政黨會服務擁有最多票的年齡層,也就是現在邁入退休的這票人。

      要改變現況,就是修法讓有子女家庭的雙親可以代未成年子女投票,也就是育兒家庭擁有較多的票數,才能夠取得政治人物的服務與關注,制定對年輕人友善的政策。這會比下修投票年齡來的更有效(0~19歲通吃)。

  2. Joe你講的跟我的想法有類似(分析的很棒),我們年輕這輩要領到退休金很難,能拿回自己已繳的部份就不錯了…(台灣應該沒有本錢一直印鈔票)看到國外完善托育政策很羨慕(依照家庭收入決定學費然後提供完善的托育)讓爸媽專心工作或享受一下兩人空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