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work hard」轉變為「work smart」

這個時代很殘酷,因為許多人不管再怎麼努力,最基本的生活水準都難以改善,更不用說成家立業或是生兒育女。但這個時代也充滿機會,因為只要你敢走別人少走的路,持續精進自己的能力與見識,付出同樣的努力,「賣價值」的回報將會遠遠高過「賣時間」。

2013年,行政院的調查報告顯示,台灣仍然有許多勞工的每月薪資低於3萬元,30歲以下的年輕族群有57.4%薪資低於3 萬,而30至39歲成家立業的人生關鍵期,276萬名勞工,每五位就有約兩位的薪資低於3萬,而且每個年齡層的勞工超過半數薪資都未超過4萬;而從行政院 的統計資料可以發現,台灣近年來平均每戶一年的家庭消費支出是70萬以上,換句話說,即使薪資超過22K,甚至接近3萬,但年輕人要成家立業的經濟壓力實 在太大,養活自己就相當有難度了,如果還要生兒育女,就算是夫婦兩人都有收入,經濟壓力依然會摧毀整個家庭的正常生活。為了額外增加收入,勢必會把休閒與 休息時間壓制到最低,完全無生活品質可言,幾乎就是窮忙的人生。

表1:2013年勞工收入分布情況

資料來源:行政院102年人力運用調查報告

台灣大多數年輕人在職場上陷入窮忙的迴圈已經是事實;從務實層面來看,如何擺脫窮忙人生才是重點。問題的答案顯然不在於工作 「努不努力」,即使是努力工作,也未必能得到相對應的報酬,所以不能只在「時間軸」的方向努力,必須同時在「價值軸」的方向也努力才行,光靠「賣時間」產 生的等差收入成長,效益遠比不上靠「賣價值」產生的等比收入成長。

圖1:1976~2014台灣家庭每戶消費支出分布情況(單位:萬元)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當然「賣價值」的商業模式不是簡單幾句話就能釐清,不僅需要適當的時機、獨特的點子,甚至還得靠金主外援或伯樂提點;但是在 架構「賣價值」的商業模式之前,挪出自己的時間,尋找創意,等待機會,這是必要的,而不是每天勞碌工作透支體力。微薄收入只能應付經常性支出,每個月的收 入都在追趕下個月的支出,根本難以有自己的空檔時間來思考生活方向與工作意義,在這種窮忙的無窮迴圈中,光是維持身體健康就不容易了,更遑論「賣價值」翻 轉自己的人生,階級翻身簡直是海市蜃樓。

2008年,我正要進入台灣的職場就業。我曾想過幾條出路,一位師大理工科畢業生,因為我持有合格教師證,仍然有機會可以透 過考試謀得教職,這也是許多台灣長輩熱愛子女去爭取的「鐵飯碗」,不過踏進去軍公教這種公職,體驗一年就可以想像未來40年大概都在重複一樣的工作內容, 如果沒有對該領域有充足的熱誠,那40年將會是枯燥的噩夢,「鐵飯碗」將變成「緊箍咒」。另一條路線是民間企業,許多理工科同儕每年搶進科學園區的人才不 在少數,不過2008年下半年的時機點並不好,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美國第三季民間消費不僅沒成長,甚至單季驟減728億美元。民間消費占GDP接近70% 的美國,幾乎篤定進入200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景氣蕭條,與美國貿易關係密切的國家,出口很可能面臨巨大衰退,而台灣就是其中之一。一旦台灣出口業遭遇大 衰退,經濟也必然全面進入蕭條期,一位大學生進入職場的第一年,台灣經濟就面臨金融風暴,意味著薪資待遇的爭取籌碼恐怕相當不利,我對台灣當時的公家單位 和民間企業能給的待遇都不滿意,於是往海外發展成了相對理想的選擇。

圖2:2006年至今美國民間消費(單位:10億美元)

圖片來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圖3:2008年至今台灣每月出口(單位:台幣億元)

圖片來源www.tradingeconomics.com

對於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來說,考公職、應徵民間企業,和出國摸索與就業,大多數人可能會選擇前兩項,因為相對安穩低風險,和 原本的生活不會有太大的落差,就業後的變化基本上都能事先預期,反觀出國後再到當地應徵職缺,雖然有機會遇到大轉彎的人生翻轉機會,但風險相對更高,這是 一種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的概念,當決策過程中面臨多項選擇,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現實中,沒辦法選擇既安穩保險,又具有潛在爆發力的就業選擇,而我選擇了出國發展,放棄 謀取教職和在台灣民間企業發展的機會,因為我認為,畢業新鮮人與其待在台灣,較高機率領3萬以下的薪資,往國外發展能換取的籌碼相對較多,例如前往英語系 的已開發國家,即使只有打工兼差,薪資也未必低於3萬台幣,而且還能在全英語的環境中生活,培養自己的外語能力。

於是2008年我就孤身前往澳洲,在紐西蘭、澳洲、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已開發國家工作,因為經常性支出相對於經常性收入的 比重較低(台灣的比重超過66%),工作時間較短,下班之餘還有時間發展自己的副業,或規畫長遠的生涯發展。澳洲職場有兩項優勢,第一項是可以短期工作, 然後高頻率切換工作,加上澳洲本身是原物料產國,所以可以透過實際在第一產業的工作經驗中,了解原物料的景氣循環。第二項是澳洲開放許多國家前往旅遊打工 (Working Holiday),所以在澳洲職場可以同時習慣和多國籍的同事一同工作,慢慢地接觸多國文化的衝擊,這對於我鑽研國際經濟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實務經驗。

有了澳洲的工作經驗,我更加了解自己需要加強的能力,於是陸續又前往新加坡和中國,從事金融交易、貿易、電子商務相關的工 作,進一步了解中國和新加坡的當地民情和產業型態,逐漸把研究全球經濟所需要的知識和歷練都拼湊起來,融合經濟數據和實地考察的內容,成為自己腦袋中的智 慧。等我再回到台灣,我累積小額資產、完善且實務的國際總經思考能力、電子商務行銷,這些內容已經足以讓我架構出適合在台灣發展的商業模式。

這些創業過程讓我有不同於周遭同儕的發展。我沒有成為學校教職員或科學園區的新貴,沒有成為上班族,但我的職業變得更多樣 化,從交易員、金融研究員、講師,甚至是作家,工時不會太長,但能產生的價值更高,更不像許多年輕人窮忙般的工作。這都源自於我踏入職場前,選擇不同發展 路線的結果,如果我當初選擇的是考教育公職,或是投身入民間企業,發展肯定大不同。

2010至2020年是全球消費模式轉換的關鍵期,因為全球許多已開發國家,像是歐元區和美國的嬰兒潮世代陸續步入退休潮, 更甚者像是日本還呈現人口負成長。全球最大的原物料消耗國,中國也進入人口負債結構,原物料和產品的需求成長減弱,這些因素都會讓全球從「商品型消費」轉 為「服務型消費」,強調附加價值與服務、體驗的消費會成長得更明顯,但商品類型的消費則會越來越難成長。製造業或出口貿易產業的營運利潤會逐漸走低,尤其 是台灣這樣的製造業出口國,如果產業模式沒有改善,加上自動化機械取代人力變得越來越頻繁,錙銖必較的企業為了守住資本家的利益,未來給予一般勞工階級的 待遇成長難度會越來越高,勞工必須要從「work hard」轉變為「work smart」,替自己創造更多的附加價值。

此時,單純以有限的時間來賺錢,效率會越來越差,汲汲營營只是為了些許的月薪收入,卻無法找到自己對於工作的成就感,能感受 到的只有下班後疲累的身軀,所以當發現自己對於工作長期找不到熱誠,這其實已經是很明顯的警訊,自己並不適合目前的工作,轉換職場跑道或許對會自己更有 利。台灣的薪資市場相對於已開發國家的水準,實在是相當低,有些職缺的起薪雖低,但考量長期的晉升機會,或許還有暫時屈就的可能性,如果連晉升的機會都沒 有,或者無法學到重要的技術,這種低效益的工作其實沒有逗留的意義。

撇除少數家庭因素或是清寒家庭,實在不得不屈就於低薪工作,對於大多數年輕族群來說,尋好工作時應該衡量自己的時間價值,如 果沒有適合的職缺,第一選擇應該是精進自己,避免浪費時間從事低效益的工作;如果等到數年後才發現,青春年華消逝了,工作卻沒有前景,心也無力轉換跑道, 再怎麼後悔已難以挽回。

6 Comments

  1. Andrew

    謝謝分享成長的時代背景跟現況。

    Joe走了一條不同的路。也是條不尋常的路。分享出來的時候,大多人是沒有這個機遇跟適時的努力成為自主工作者。希望在經濟財經分析之餘,能有機會面向實體經濟分析。例如美國經濟現況的機會,跟實業如何結合,給台灣創業者多一個資訊來源。

  2. 路人

    在台灣教育體制下很難訓練出有遠見的人,更何況還要走出一條充滿不確定性的路,顛覆傳統一路念上去的觀念

  3. Lin

    Thanks for your thoughts and insights!
    今天為了搜尋有關外幣帳戶的資訊才發現了你的Blog,你的書寫是非常有條理,又充滿資訊的,真的非常感謝你樂意分享這些資訊與意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