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散式帳戶不可行,央行通用型數位貨幣到底怎麼做

近日台灣央行記者會後補充資料說明了,研究央行數位貨幣 CBDC 的近況,報告了對技術可行性的驗證結果,並說明了一般認知的加密貨幣與央行數位貨幣的差別。

台灣央行在 17 日提出的資料中顯示,未來 CBDC 的技術應還是會採取更加中心化的系統,而非許多人認為的區塊鏈分散式帳本技術(DLT)。目前批發型數位貨幣已驗證完畢,並將開始測試通用型數位貨幣系統的可行性,期程預定為 2 年。

CBDC 到底是什麼?

如今很多人會把 CBDC 與目前盛行的區塊鏈加密貨幣等混為一談,但這其實差別很大。央行強調,法定數位貨幣是由法幣的數位化形式,是基於國家信用由央行直接發行的數位貨幣。法定貨幣的外在形式可以不同,但都必須根植於央行提供的信任基礎上。

創建 CBDC 的要點在於保留現金的優點,但又有電子支付的便捷。原本就沒有非使用區塊鏈技術不可的理由,只是 CBDC 的概念是受到加密貨幣盛行的啟發,所以往往會被混淆。且此次央行的試驗更說明了,集中式系統才比較可行。

若以國際清算銀行的分類來講,CBDC 可以分為 3 種,數位結算帳戶、批發型數位代幣及通用型數位代幣。很明顯,第一種是帳戶體系,而後兩種是以代幣為基礎。目前大部分民眾所理解的數位貨幣都指的是代幣型態。而銀行用準備金跟央行兌換的被稱為批發型代幣,及最後兌換給民眾使用的是通用型代幣,也被稱為是零售代幣。

(Source:中央銀行)

為何 DLT 不可行?

而從台灣央行報告來看也是如此,目前剛結束的就是批發型 CBDC 的試驗,用於與銀行之間的清算。自去年 6 月啟動計畫後,試圖應用 DLT 技術,唯成效不佳,並未優於目前現行系統。尤其是在即時、大量、高頻的交易上,仍無法滿足電子支付系統的需求,若應用在批發型貨幣系統不可行,在通用型上就更不可行。

(Source:中央銀行)

簡單來講,DLT 式 CBDC 在交易隱私保護上的成本過高,而這是一般加密貨幣不考慮的事情。要同時滿足監管需求,又要有效保護交易隱私,就可能需要建立第三方的節點,但如此一來整個系統的資安威脅就會大增,基本上很難達到令人滿意的平衡。而通用型 CBDC 需保留如現金的優點,使用者廣泛且能用於各種支付場景,因此需採行雙層式運作架構,並要求更高的處理性能,這將會是更大的挑戰,也預期將會花更多時間。

(Source:中央銀行)

未來央行所要試驗的通用型 CBDC 除了需要準備金及 CBDC 帳戶外,還計劃建構一個央行專庫做為核心,其下還有銀行 / 非銀行的總庫,而個人則使用 CBDC 錢包,以進行 P2P 支付,將部分使用 DLT 技術。其中,中介機構透過 API 介接核心帳本,再自行負責使用者錢包的開立及其他創新支付應用。

(Source:中央銀行)

目前依央行的評估,台灣並沒有使用 CBDC 的急迫性,尤其是目前系統維護成本仍降不下來,台灣地域狹隘,現金回收及管理較簡單,且金融支付系統健全,也沒有偽鈔問題,把目標放在發展快捷支付其實更有效益。只不過,在現今疫情肆虐,四境封鎖的情境下,的確突顯了現金系統的缺點,所以更促使相關研究的發展,雖然台灣防疫得當,但也必須引以為戒。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TechNews本文獲授權轉載自科技新報,原文出處: 分散式帳戶不可行,央行通用型數位貨幣到底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