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大選的結果 股市早已發出預言

  根據總統大選周期理論,當7月31日-10月31日股市出現上漲,執政黨往往會勝出大選。而當市場出現暴跌,在野黨則會獲得勝利。

近日,拜登宣布聯邦參議員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賀錦麗)爲其總統競選夥伴,即副總統候選人。對投資者來說,這是一個開始思考即將到來的大選,將對市場帶來多大影響的好機會。畢竟,目前離大選還有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儘管拜登的提案不像桑德斯(Bernie Sanders)或沃倫(Elizabeth Warren)那樣激進,但拜登政府很可能帶來重大的政策變化,從而影響投資者。

關於大選,市場傳遞出了什麼信息?

  關注大選前三個月

  大選前的三個月是關鍵時刻。美國全球投資者公司(U.S. Global Investors)執行長霍姆斯(Frank Holmes)指出,根據總統大選周期理論,當7月31日-10月31日股市出現上漲,執政黨往往會勝出大選。而當市場出現暴跌,在野黨則會獲得勝利。

以2016年的大選爲例。民調強烈支持當時的執政黨候選人希拉蕊,但市場卻出現了不同的表現。在大選日前的三個月里,標普500指數下跌了1.7%。最終,在野黨的候選人川普,贏得了入主白宮的機會。

自二戰以來,這一規律的準確率爲72%。換句話說,投資者大約每四次就有三次能準確地「投票」給獲勝的候選人。而如果將2000年的大選排除在外,這一準確率還會上升至78%,即五分之四。

爲什麼2000年是個例外?

第一,儘管霍姆斯將當時標普500指數三個月0.18%的漲幅標爲上漲,但實際上這只能被稱爲持平。第二,這場大選充滿爭議。儘管布希輸掉了普選,但他卻贏得了選舉團的投票,結果以美國歷史上最微弱的優勢贏得了大選。

那麼,根據市場的表現,川普的連任勝率到目前爲止又如何呢?截至8月12日,市場自7月31日以來累計上漲逾3%,接近歷史高位。根據這一趨勢理論,這意味著到目前爲止市場預計川普還是有可能勝出大選的。

  政策調整是變革的前兆

  根據1928年至今的數據,市場在大選年往往表現得十分出色,平均回報率爲6.23%。

不過,霍姆斯決定再進一步,看看市場的出色表現,是取決於在職總統是否競選連任,還是取決於需要選出一位新總統。

如下圖所示,與下任總統完全不同的年代相比,當在職總統尋求連任時,該大選年的標普500指數表現得要更加出色。在職總統競選連任的年份的平均回報率爲7.84%,而其他大選年的平均水平不到前者的一半。

這或許不應令人驚訝。因爲當在職總統尋求連任時,他更有可能出台更多政策以提振經濟增長、促進就業和推動股市。比如,川普才在上周末簽署了備忘錄,發布行政命令以暫時延長聯邦失業救濟金。

  拜登獲勝後能投資什麼?

  那如果拜登-哈里斯組合最終獲得勝利,市場會發生什麼變化?投資者又該爲此作何準備?

答案是,沒有人能完全了解不同政黨上台後會產生什麼影響。

理論上,最重要的仍是政策。霍姆斯相信,無論哪個政黨入主白宮,投資者總有賺錢的途徑。如果拜登當選,民主黨控制國會,這對許多行業來說可能會是好消息,包括可再生能源、公共運輸和醫療保健類股票。

另一方面,如果川普再次當選,這本來應該有利於化石燃料。然而,這是自他宣誓入職以來表現最差的板塊。這並不能完全歸咎於疫情。實際上,從2017年到2020年1月,標普500能源指數下跌了26%,是唯一無法實現正收益的板塊。

如果拜登當選總統,那麼可以合理預計,賦稅將會上升,監管也會變得更加嚴厲。拜登支持將企業稅從目前的21%提高至28%,並對年收入超過100萬美元的實體加倍徵收資本利得稅,從20%提高至驚人的39.6%。霍姆斯表示,許多富有的投資者可能採取的一個策略是,現在就出售股票,並以當前的稅率繳稅,而不是之後在賣股票時交近40%的稅。

責任編輯:張玉潔 SF107

(新聞來源:新浪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