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曾威脅退出超級工廠,與特斯拉關係降到冰點

松下和斯特拉在電動車電池方面的合作,最成功的代表就是共同投資建設了特斯拉旗下位於美國內華達州的超級工廠,雙方的合作前景廣闊,可幫助松下轉型成為動力電池領域最重要的供應商,特斯拉也能夠獲得電動車製造中最核心和昂貴的零組件,但雙方合作五年後,最初的預期並沒有兌現,關係急轉直下,主要原因是特斯拉代表的幾乎個人特色和靈活性較大的管理風格與松下這一百年日本公司所崇尚的製度和規範化管理相悖。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松下仍然是特斯拉唯一的動力電池供應商,但這個位置或許不會保留太久,雙方的高管已經在彼此合作和溝通的過程中,就處理電池生產製造過程中出現的問題時相互指責,特斯拉公司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的行事作風已經引起了松下公司的擔憂,甚至懷疑將該公司的核心業務與特斯拉進行深度綁定是否會威脅公司的未來發展。

松下與特斯拉就電池供應產生的分歧主要是在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的電池採購價格上,特斯拉希望能夠降低電池的價格,松下管理層已經明確拒絕了特斯拉降價的要求,且猶豫是否要與後者一起共建上海的超級工廠,特斯拉不斷變化的電動車生產計劃,導致松下的電池生產和供應陷入了巨大的困境。

2019 年 6 月財報會議上,松下管理層遭到了許多股東的質疑,由於特斯拉電動車的銷量和交付量不及預期,松下的股價在最近一年半的時間內下降了接近 50%。

特斯拉利用其電動車的業務規模不斷向供應商施壓,超級工廠對於降低電動車的製造成本非常關鍵,只有電池供應商的參與投資並共建生產線,才能在保證供給的狀況下降低製造成本,從而幫助特斯拉製定更有競爭力的電動車零售價格,超級工廠是特斯拉電動車業務成功的關鍵。

與特斯拉合作五年的松下卻對超級工​​廠的投資有著完全不同的態度,松下執行長官津賀一宏在被問及是否後悔投資超級工廠,他表示存在這種考慮,但這也是與特斯拉達成合作的唯一方式。但特斯拉公司的管理方式使得官津賀一宏在松下公司內部面臨著許多壓力,特別是有著日本傳統企業管理理念的高管們看到了馬斯克在接受採訪時吸大麻的行為,感到非常震驚,並質疑特斯拉公司的發展前景。

在過去幾年松下與特斯拉的合作也並非一直處於蜜月期,據知情人士透露馬斯克曾對松下為 Model S 提供的電池定價相當不滿,甚至在內部啟動了電池製造業務,但經過幾個月的嘗試因成本較高而放棄,雙方繼續合作完成了 Model S 電動車的量產。

松下和特斯拉合作中遇到的挑戰主要是雙方的生產進度無法配合,松下往往按照特斯拉的要求進行電池生產和供給,卻發現特斯拉的電動車生產製造進度遠落後於時間表,由此給松下帶來了巨大的資金壓力。

同時日本和美國不同的管理風格也阻礙著合作的推薦,在兩家公司之間有個關鍵人物,Kurt Kelty 曾在松下工作長達 12 年的時間,後加入特斯拉,他精通日語和工程管理,能夠利用其在日本的工作經驗幫助特斯拉解決與日本供應商合作時遇到的問題,在特斯拉 Model 3 量產前幾週,Kurt Kelty 突然離職,最終導致雙方的溝通出現了許多問題,曾主導建立合作關係的松下高階主管 Yoshihiko Yamada 也因為年齡的原因退休,松下公司內部缺少了最重要的一位支持特斯拉的主管。

面對特斯拉不斷要求降低、提高生產效率的要求,松下將盈利視為第一要務,該公司 CEO 官津賀一宏曾直接向特斯拉 CEO 馬斯克表示,如果一再要求降價,則會考慮將超級工廠完全撤出松下的員工和生產線,並希望特斯拉能夠在實現盈利後儘快支付電池費用。他的強硬態度並沒有獲得特斯拉的正面回應,後者在最後一刻取消了雙方高管的會面。

官津賀一宏曾在 2019 年 6 月向媒體表示,如果超級工廠失敗了,那松下和特斯拉都會失敗。正是基於這一判斷,才會對特斯拉提出撤出生產線的方案,但特斯拉並非必須依靠松下完成電池供應商,特別是在上海超級工廠即將投產的狀況下,特斯拉已經先後與多家中國、南韓電池供應商溝通,有可能引入其他電池供應商進入上海超級工廠。

(首圖來自:Te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