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貿易戰囤糧?中國向美採購大豆 700 萬噸將入倉儲藏

美中貿易衝突打打停停,川普不斷重複威脅之後又鬆口稱將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的流程,也牽動所有相關貿易動向,中國先前趁美中貿易緩衝期趕緊進口大豆,當川普升高威脅後,又全面停止購買大豆,以做為抵制措施,但大豆是中國重要民生物資,中國已經開始做長期抗戰準備,據路透社報導,中國先前所購買 700 萬噸大豆,將送倉儲藏而非立即加工製造食品。

美國農民成為美中貿易衝突的火線焦點,自美中貿易衝突以來,大豆貿易一直是中國用來威脅反制美國的籌碼,但中國的這項籌碼也不是那麼堅實,因為大豆製品是重要民生物資,中國抵制美國大豆,可說對自身的傷害比對美國的傷害更大,第一波抵制轉進口巴西大豆,更造成美國大豆從巴西「洗產地」,平白讓巴西貿易商賺一手的效果。

前波貿易衝突緩衝期,中國又連忙趁機進口美國大豆,直到川普對中國態度再轉趨強硬,針對農業問題,川普宣稱將使用自中國抽取的關稅來補償農民,提供 160 億美元的援助,中國再度以停止購買美國大豆回應,但是中國並未取消先前已經下的訂單,把停止購買的時間範圍拖到最晚,「聽其言,觀其行」顯示中國比美國更需要購買美國大豆,抵制美國大豆對中國來說不是武器,只是面子問題不得不為。

雖然對美國整體而言中國大豆封鎖威脅能力相當小,不過對個別美國農民來說,這些動作的確造成相當的麻煩,以密西西比州來說,美中貿易衝突之前,80% 該州大豆生產都是出口到中國,如今一下買、一下不買,對農民來說,是要賭中國之後會補買,所以要不要賭倉儲成本呢?經營的不確定性成了頭痛的問題。

其實美國出口大豆到中國的數量,在這波美中貿易衝突開始之前就已開始減少,美國大豆價格在美中貿易戰之前就已走跌,美國大豆出口中國的高峰在 2014 年,出口額高達 145 億美元,2017 年減少到 123 億美元;貿易衝突開始後,2018 年劇降至 31 億美元,非洲豬瘟也起了一小部分推波助瀾的作用,因為非洲豬瘟造成撲殺大量豬隻,使豬飼料的大豆需求減少。

恐又會出現「洗產地」交易

美國大豆交易價已到 10 年低點,農民面臨的壓力逐漸升高,供給面有大幅度調整。美國農業部報告至 2019 年 6 月 2 日,美國僅有 39% 大豆田開耕,比 2018 年少了 47%,比 5 年平均少了 40%,加上美國受到極端氣候影響水災頻仍,許多農田受損,現在世界農糧組織擔心的不是美國大豆何處去,而是美國生產量劇減下全球可能發生嚴重糧荒。不只大豆,美國玉米的產量也快速縮減,2019 年至 6 月 2 日僅有 67% 玉米田開耕,比 2018 年的 96% 開耕低了 29%。供給大減之下,美國這季大豆種出來,全球總是會有國家搶著要,實際上不用擔心庫存問題。

反倒是中國方面,雖然在非洲豬瘟肆虐下,減少豬飼料大豆需求,但是要抵制美國大豆,其結果是自己得做長期抗戰的儲糧準備,路透社報導,前波貿易衝突緩衝期進口的大豆,自 2018 年 12 月以來買進 1,400 萬噸,其中有半數的 700 萬噸,中國不立即使用,而是要儲存起來。

目前 1,400 萬噸之中已經到貨 600 萬噸,大多數已經用來榨油以及製造大豆加工食品,不過,自從 5 月美中貿易衝突重新升溫,接下來中糧集團、中儲糧集團已經下訂、尚未到貨的大豆,大多將做為國家儲備,從美國進貨多少,就全部儲存起來,準備屯糧打長期作戰。

然而,中國的總體大豆需求並沒有下降太多,過去中國每年約進口 1 億噸大豆,2018 年貿易衝突下,總進口量僅減少 7.9% 至 8,803 萬噸,這主要是因為中國非洲豬瘟疫情對大豆需求的影響沒有想像大,而貿易戰使得國際大豆價格下降,又刺激了大豆需求,其他作物如油菜籽短缺,使食用油需求更仰賴大豆。

在國內需求減少有限下,中國若要打腫臉充胖子,用大豆貿易與美國硬槓,只能繼續轉向巴西、阿根廷購買大豆,屆時「洗產地」交易恐怕又會出現。另一方面,中國滿心希望等待 10 月大豆收成季讓川普感受到美國農民的壓力,但美國農民已經大量減種,到 10 月恐怕是中國在國際市場搶不到大豆,感受到壓力的,反而是中國自己。

(首圖來源:pixabay

TechNews本文獲授權轉載自科技新報,原文出處: 為貿易戰囤糧?中國向美採購大豆 700 萬噸將入倉儲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