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未歇,引發全球政經局勢動盪

2017年以來,全球的地緣政治和經濟局勢已經出現了很大的變化,中南美洲、北約、中東、東南亞、東歐、東亞,政治面和經濟層面都出現了很大的變動。雖然沒有全球性的金融風暴,但許多國家的經濟成長都出現了降溫,尤其是過去數年經濟成長相對穩健的澳洲、香港、南韓、新加坡、印度,經濟都明顯出現降溫。

中國跟美國的貿易攻防戰,對全球的經濟和貿易影響其實非常大,假設某項貿易,從美國下單,中國製造出口,但中國得向澳洲和巴西進口原料,再透過跨國業者運輸到美國去,但是中國和美國的雙向貿易壁壘興起後,中國減少直接出口到美國的商品額,或者趕在關稅提高以前先採購,美國業者提前從中國進口貨物。

不管如何,原有的貿易規律性已經被打破,中國向巴西和澳洲採購原物料的慣性也被迫跟著改變,也許美國的消費需求總量不變,但美國的進口規律已經有別於以往,那麼整個相關供應鏈,勢必都得跟著改變,例如中國業者本來在中國生產,然後出口到歐美,如今生產地移出中國,那麼改變的不只是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貿易路線,連中國出口到歐洲的貿易路線也跟著改變,這意味著全球貿易業者對未來的資本投資,勢必得跟著大變動。

圖1:2010年至今澳洲每季經濟成長率

圖2:2010年至今韓國每季經濟成長率

圖3:2010年至今香港每季經濟成長率

圖4:2010年至今新加坡每季經濟成長率

美中政策都無法預測,企業投資意願轉趨觀望

但是中國跟美國的貿易政策,並沒有規律可以預測,可能這個月初說要加關稅,月底可能又不加了,就算加了關稅,也可能會有但書,對企業採購來說,景氣趨勢和訂單預判變得高度困難,甚至是無法預判,因為川普和習近平一個突然的決策,整個市場又會大變動。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遷移供應鏈,從中國搬到其他國家,企業採購變得保守,接單的企業,只好降低產能和生產力來應對。

這樣的高度不確定性,使企業投資改為觀望,全球工業生產力自然停滯不前,景氣從樂觀轉為悲觀,因為根本沒人知道,中美攻防何時才會結束,畢竟上次美國和蘇俄的冷戰,雙邊陣營可是針鋒相對了40年,對於貿易業者來說,貿易戰結束的那天,好像遙遙無期,因為中國和美國都是具備有大量可耗資源的消耗戰強權,短期看不到盡頭。

圖5:2001年至今全球工業生產(右軸)與國際貿易成長率(左軸)成長率變化

從地緣政治來說,不管是台灣跟中國的衝突、香港跟中國的衝突、日本跟南韓的衝突、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南美洲經濟和地緣政治問題,其實都跟中國與美國的敵對關係升溫有關。在歐巴馬總統時代,即使中國長期在出口貿易、技術和智慧財產權、市場規範、網路自由、外資股權規範等許多領域佔美國的便宜,美國的立場仍然採取和中國互利共生,美國和中國和氣生財不翻臉,全球絕大部分的國家,可以在外交上同時對美國和中國友好,這時候親美友中是可行的,也是多數國家的外交政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不需要選邊站。

但是進入川普總統時代,全球地緣政治就大不同了。他上任一年內就把幕僚全面換成反中鷹派,美國變成反中派的大本營,於是原本心照不宣,表面平靜的局勢就顛覆了,世界各國一個個開始選邊站,像是2019年,美國國防部負責印太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Randall Schriver,直接公開敦促東南亞各國,要在美國和中國之間選邊站。美國同時釋出訊息,不管是貿易、外交、軍事、氣候變遷組織、聯合國人權組織,甚至是中國企業華為的硬體採用,美國也希望G20到世界各國都表態選邊站,於是美國和中國冷戰,雙方的盟友和代理人也開戰,最典型的像是日本與南韓,日本完全親美陣營,南韓從美中兩邊討好轉變成反美,於是日本和南韓之間就出現了激烈的外交攻防戰。原本屬於中國、巴基斯坦、印度分區掌控的喀什米爾自治區,巴基斯坦尋求中國結盟,而中國跟印度的外交關係本來就不理想,印度在美國推動「印太戰略」的局勢下,自然擴大與美國結盟,於是印度和巴基斯坦對峙更為強硬。

東南亞各國的過去親中的立場,逐漸轉為中立或釋出親美的表態氣氛,大家都意識到,川普不是鬧著玩的,從中國、東南亞及美國的貿易軌跡來看,像是傢俱和半導體,中國出口到美國的部分商品減少了,但是這些商品出口到東南亞的比例增加,東南亞的轉單效應出現了,但不知道能持續多久,因為中國經濟成長在降溫,或許親中可以有一時的出口成長,但這不能當長期飯票,中國和美國戰得愈兇,東南亞的商機反而越大,對東南亞各國的領導人來說,表態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因為兩邊都有商機,結果論來看,從東亞到東南亞,全面壟罩在中國和美國的影響力之內。

圖6:2014年至今台灣出口金額變化(單位:百萬美元)

圖7:2014年至今韓國出口金額變化(單位:百萬美元)

尤其是位於中國鄰國的南韓跟台灣,幾乎就是中美對戰的兩大戰場。親美的台灣,和反美的南韓,出口貿易和經濟成長開始出現消長,美國持續擴大對台灣的進口訂單,變相挹注台灣的經濟成長,中國和美國同時也都在影響台灣跟南韓的政壇與媒體,雙方激烈攻防,南美洲的委內瑞拉和阿根廷,近兩年來經濟重挫,通貨膨脹飆漲,關鍵也在於親美和親中的政客,為了巨額的中國和外國貸款援助,最後搞得國家,民不聊生。

近兩年來的國際局勢瞬息萬變,可以說,起源就是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生變,當雙方的相關利益代理人表現,鄰國之間對美國和中國的態度又完全相反時,地緣政治就起了爭執,中國和美國的戰役沒結束以前,全球各地的政局紛擾,短期內難以結束了。

文章來源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90911_1503.htm

About joe 1950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6 Comments

  1. Joe您好:

    圖7:2014年至今韓國出口金額變化(單位:百萬美元)所呈現的圖為201907US Existing Home Sales,此處是否應修正為South Korea Exports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