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制度設計上的缺陷

因為經營社群的關係,每天都有許多投資人來問我關於投資商品的問題,通常都是問哪些標的能買、哪些不能買,隨著不同時期的景氣循環和國際局勢環境變 化,金融商品的投資時機也會跟著異動,例如2000〜2011年的貴金屬高報酬投資,到了2012〜2015年卻保證虧錢,也有2011〜2014年表現 很差的美元資產,2014年下半年後卻穩健成長,不同的金融商品,在不同時期表現有好有壞,分析金融標的都得戰戰兢兢,唯獨一項商品,大部分時候都沒推薦 的必要,那就是基金產品。

對基金操盤手來說,如何控管該檔基金帳戶內的現金和商品部位比例,如何對應當下的拿捏部位比重,相當高難度,以投資美股的基金為例,交易員平常為了 維持績效,勢必得維持一定的部位比重,避免績效輸給大盤或同業競爭者,甚至有時還會融資操作,讓績效超過大盤,但遇到金融市場空頭來襲時,這時基金虧損幅 度就會比大盤慘。

像2016年第一季全球股市大跌,大部分基金團隊根本來不及反應,許多自營商或一般投資人也虧損,但美國實體經濟並沒有那麼差,股市很可能只是短線 因恐慌而超賣,只要撐過低潮期,股市很高機率會再回到和美國經濟現況的水平,一般投資人這時就可以繼續維持原部位耐心等待;可是基金交易員要面對的不只是 Stock Market,還有與同業競爭的壓力,在股市下跌過程中,不僅不能加碼,甚至為了減少虧損,還得砍掉虧損部位,讓基金持股比重縮小,這樣虧損幅度就能比大 盤來得小。

不過股市往往不會一直空頭下去,2016年2月下旬,股市展開大反彈,但基金交易員還會猶豫這是空頭趨勢的中途反彈,還是止跌反轉變多頭,就在這猶 豫過程中,有些同業開始增加持股部位了,為了趕上大盤上漲效益,自己的操作績效也不能輸給同業競爭者,否則客戶投資人就會因基金績效表現差而撤資,整個基 金團隊可能會有裁員或更換操盤手的風險。

2016年4月,美股大盤仍繼續上漲,但因為持股部位增加速度不夠快,所以基金績效仍輸給大盤,但股市價位逐漸變貴,越來越不值得加碼,可是不加 碼,大盤一直漲,這樣績效又會輸給同業競爭者,面臨這樣的兩難,有些同業開始硬著頭皮小額加碼,雖然加碼的成本比較高,但仍然賭美股可以再漲上去,過陣子 再減碼,至少不要讓帳面績效在業界墊底。

到了5月,美股逐漸從盤整轉為修正,基金業者又面臨天人交戰,這是上漲中的短線回檔行情?還是回檔修正又來了?就在這遲疑的短暫幾天,交易員又得被迫加碼或減碼,不管如何這種操作思維,基金效益很高機率會輸給大盤,因為基金交易員的對手是同業競爭者,只要不要虧得比同業多,或不要績效名次倒數或墊底,這樣就算對客戶有交代,或許有幾次可以賭到好績效,但長期來看,這種操作邏輯絕不會對客戶有利,因為交易員很難把部位賣在相對高點,買在相對低點,有時甚至得反過來操作。

我們來看看另一種模式,如果基金集資的模式是以股票的方式呈現呢?

股神巴菲特經營波克夏(NYSE:BRKA,NYSE:BRKB)公司,巴菲特將自己的投資策略化身為波克夏公司的營運績效,他可以盡情投資熱愛的 銀行股Wells Fargo或飲料公司Coca-Cola,也可以繼續抱股價許久沒再飆高的科技股IBM,甚至可以繼續加碼他認為超跌的能源股Phillips 66,不管是哪家企業,如果投資人認為巴菲特寶刀未老,那就可以繼續加碼投資BRKB,也可以維持BRKB的部位規模。

如果投資人認為巴菲特的眼光老花,認為BRKB榮景已過,那也可以拋售BRKB,不管如何,巴菲特可以用自己的想法和股價估算方式,完整用自己的交 易思維和成本控管來經營公司,不用太在乎短線股市超跌,可以大膽用低於市場應有價值的價格,買進便宜的公司股票,也可以在市場過度樂觀時,直接拋售高於市 場應有價值的股票,巴菲特沒有同業競爭者,他唯一的對手就是自己,他也不用面對投資人短線上贖回的壓力,因為投資人如果低估他的投資價值,巴菲特可以反過 來用較低價買進自家股票,自己投資自己,這種募資方式,顯然比基金公司的基金好多了。

巴菲特確實未必可以打敗大盤,所以投資人也未必要信任他,但一般散戶想要有追上大盤的績效,那該如何是好?很簡單,要追上大盤列車績效,最簡易就是坐在列車上,從投資追蹤大盤指數的ETF著手,更便宜的手續費和管理費,絕對都比傳統的基金更適合大多數投資人,因為基金一開始的設計模式,基本上就不會是讓投資人獲得最大收益,基金規模越大,越能保證收益的肯定是基金團隊。
http://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061613&p=0

About joe 2133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