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的經濟和人民的經濟不一樣

2015年12月1日,國際貨幣基金(IMF)終於表決通過,2016年10月允許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SDR),主要用來補充IMF成員國的國際儲備資產。不過SDR不是真正的貨幣,只能在IMF會員國之間交換,SDR通常只在IMF內部會 計使用,實務上的使用範圍和效益相當低,人民幣納入SDR並沒有讓中國產生特別的實質權力或特權,於是,美國聯準會(FED)前主席Bernanke揶揄 地描述:「這像是小學生寫好功課,被老師貼了『金星貼紙』當作鼓勵(when you did a good job on your homework you got it back with a gold star pasted on top.)」,完全是「象徵性」的意義。Bernanke更指出一個關鍵,這是因為北京政府非常希望中國能夠獲得國際認證,成為一個「全球經濟強權」,北 京政府非常在意向人民展示這項象徵性意義。

圖片來源/Trading Economics

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的成長有目共睹,幾乎是近年來經濟成長最強勢的經濟體,廣大的中國人民對此也感到與有榮焉,筆者曾經在中國居住過一年,實際觀 察從一般人民、報章媒體到政府官員,大多喜歡展現對國家的高度認同感,對中國成為經濟大國和軍事強權讚譽有佳,凡是國際媒體或國際組織,能提高中國在國際 上的身分或地位,像是IMF同意人民幣納入SDR,中國官方會透過媒體順勢彰顯這些訊息,人民也可望從這些「好消息」獲得國家的認同感。

那關於「壞消息」呢?中國的經濟成長是好事,但經濟成長的果實有和人民雨露均霑嗎?

圖片來源/Trading Economics

很多人可能知道中國民間薪資近年來加速成長,2015年夏季,中國32個主要城市的平均月薪資是6320元人民幣(約987美元),中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 顯示,2014年全中國平均年薪為4.9969萬人民幣(約7807美元),如果是全中國城鎮非民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更高達56339元(約 8802美元)。當這些調查數據出爐,許多網民紛紛調侃,自己嚴重成為拉低國民薪資的「後腿」,而人口至少2.75億的廣大農民工,一周工作至少70小 時,月薪能達到1000人民幣,職場無病害,已經「甚感欣慰」,這群人更是國民薪資的「殘疾後腿」。

2014年,中國財產達100萬美元的家庭高達240萬戶,在國際上僅次於美國,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2015年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國貧富差距持續 擴大,早已成為全球收入不平等的國家之一,經濟成長的大部分成果都集中在少數人手上,雖然中國人均收入持續增加,每日支出低於1.25美元的貧窮人口大幅 減少,但貧富差距卻不斷擴大。

中國收入最高的前20%人口,占全中國人民總收入的近一半,而最貧窮的20%底層人口,連總收入的5%都不到,如果是中國境內的研究統計單位,貧富差距則 更大,中國北京大學曾公布《中國民生發展報告2014》,中國最富裕的1%家庭,擁有全中國三分之一以上的財富,底層25%的家庭,擁有的財產只有1%的 比重,2012年中國家庭財富的吉尼係數(Gini index)高達0.73;國際標準是0.4,高於0.4代表警戒程度的嚴重貧富不均,富豪們的收入成長更快,而窮人的生活水準改善趨近於停滯成長。

1980年代以來,全球經濟呈現成長態勢,中國經濟在改革開放以後,出現高於全球平均的穩健成長,帶動薪資成長,但是貧富差距同時也在擴大。

和世界各國相比,中國的貧富差距顯然成長力也相當驚人,雖然已開發國家也有貧富差距明顯增加的情況,像是德國和日本的貧富差距惡化情況也不小,但這些國家 仍然有相當健全的社會福利制度,以致社會底層的人民仍然有國家給予的基本生存資源。然而中國的底層人民則是面臨大不相同的命運,中國長年實施城鄉分離的戶 籍制度,直到2012年,城鎮人口才超過農村人口,有55%的人口居住在城鎮,他們享有相對富足的社會資源;社會底層的2.75億農民工,他們無法永久定 居,更不用談基礎教育、退休養老、保健醫療等城市居民才有的福利,他們工時長卻低薪資,仿佛是二等公民。中國政府在1958年頒布的戶籍制度,嚴格限制人 民的遷徙行動,但是隨著資本主義在中國越來越盛行,共產極權時代的戶口制度,中國官僚系統牛步的改革速度下,農民工的「階級翻身」顯得遙遙無期。

中國已經進入人口負債結構的社會環境,近20年來,共產制度底下的北京房地產,漲勢比資本主義下的紐約房地產還更凶猛,中國經濟轉型了、中產階段的崛起,農民工卻還停留在原地,越來越大的貧富差距,可能會產生更多的社會問題。

2015年,中國誕生了一位科技首富(馬雲),但次等公民的農民工至少還有2億,同年,IMF同意人民幣納入SDR,因為中國央行增加了人民幣的自由化, 中國的貨幣改革,顯然比2億人民的民生改革還來的更快,不過這些是「壞消息」,為了預防「玻璃」又碎了一地,中國媒體們會選擇「看不到」這些訊息,中國人 民選擇「不知道」這些訊息。

文章來源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1368364

About joe 2134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1 Comment

  1. 好文章

    加入SDR的目的,就是防止人民币突然大幅贬值,这不比1994年,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如果人民币突然跳贬到1:8以上,那么会发生什么?今年8月11号小小的贬值测试很多国家就受不了,而TPP没那么快圈好篱笆,加入SDR后,FED可以放心加息了,这是阳谋,可惜他们还是削尖脑袋要往里面钻.

    有一点补充下,中国的城镇人口不等于市民人口,好比北京,2000万人口,拥有北京户口的不过200万人,而剩下的1800万人是北京城里的次等公民,在医疗、教育、养老等等方面是享受不到北京市民的待遇的,好比小孩子上学,没有北京户口,他们的子女可能必须回原籍上学.

    谢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