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的社會共識:看見的當作沒看見

車開到路口被紅燈擋下,看看左右後就衝過去了;到了報稅季,找來會計師在財報中動動手腳,讓得以公司少繳一點稅;工程招標前,幾個「同業好友」相招一起吃個飯,協調出皆大歡喜的招標結果。這些事情怎麼看都不對,但卻因為我們總是把看見的當作看不見,才讓這種亂象不斷重演。

在台灣開車上路或是走在路上,經常可以發現駕駛違規的情況非常氾濫,只要是警察監管少一點的地區,紅線停車、不禮讓行人、超速 行駛、違規迴轉、逆向行駛隨處可見。如果讀者實際去已開發國家生活一陣子,就能明顯比較,華人生活圈和歐美、日本已開發國家生活圈的極大差異性;尤其是對 法律規範的遵守程度,華人為了自己一時方便,更是當見當作沒看見,像是路口有八角形紅底白字白色細邊的交通標誌「停」,但台灣駕駛人開車看到這個標誌,真 的會停車靜止後再開的人沒幾個,幾乎是稍微減速就衝過去,甚至沒減速就衝過去;但在歐美日等國家開車,就會發現,駕駛人真的會停車再開。

在已開發國家,行人走在路上,幾乎不需要擔心被交通工具撞到,因為汽機車都會禮讓行人。在台灣,汽機車會企圖加速比行人先 過完馬路,至於考駕照時的交通法規呢?看見了直接當作沒看見。去澳洲或歐洲,很多公共交通工具的使用必須付費,但當地往往沒設置監管人員,政府傾向讓人們 自由遵守規則,自行付費買票使用,近幾年來,歐洲和澳洲某些地區開始針對旅客較多的公共交通站點或車廂進行隨機檢查,原因是太多華人遊客或背包客,看見了 使用規則當作沒看見,逃票行為日益猖獗,當地警察不得不啟動新管理機制。除了逃票以外,像是逃稅、黑工、貪小便宜等許多亂象更是層出不窮,當地人逐漸把華 人與「不老實」畫上等號,當信任消失了,行政管理的成本大幅提高,根本源頭就在於:華人的社會共識,就是「看見的當作看不見」。

圖1:如果沒人監督,還有多少人會遵守交通號誌?

圖片來源
https://gcps.desire2learn.com/d2l/lor/viewer/viewFile.d2lfile/6605/5948/stopsign.jpg
http://168.motc.gov.tw/upload/images/2013012216195044132.gif

「事不關己,己不操心」

中國電子商務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曾經在一場論壇上說過這段話:「外國投資人告訴我,中國不能做生意,到處都是陷阱、都是漏洞,還有法輪功、西藏等問題,他問我怎麼看?」

馬雲回說:「我從來沒聽過法輪功!」,外國投資人不可置信。

馬雲繼續說:「有什麼不可能?西方人的聰明是,看見別人沒看見的東西,東方人的智慧是,看見了當作沒看見。」

通常在華人社會生活的聽眾聽到這段話,心裡大多感到會心一笑,讚嘆這確實也是一種「智慧」;但仔細去思考背後的意境,其實 會發現這種華人心照不宣「看見了當作沒看見」的社會共識,其實相當可怕。馬雲在中國已經是經營跨國企業的高收入企業CEO,以他的知識水平和國際觀,當他 回答,「我從來沒聽過法輪功」,背後的邏輯顯示出他的鴕鳥心態有多明顯,更遑論龐大的中國老百姓。對於自己無力解決的社會問題,歐美人的做法是透過媒體、 工會、民間組織、民意代表等多方人馬,長期整合建立一套新系統,共同用群眾的力量來解決它,希望讓社會變得更美好。但華人的做法是,事不關己,己不操心,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棘手的問題當作看不見,於是社會一片和諧,沒有問題。

但這樣的做法,真的沒有問題嗎?

圖2:25年的高速經濟成長,然後呢?

中國、台灣、新加坡、香港等華人生活圈,最近半個世紀的時間裡,政府在執政的主軸大多是在經濟發展上。這些地區的人們普遍 認為,只要資產增加和生活變得富裕了,就能讓生活品質提升,國家就會富強。事實上,歐美等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最大的差別不只在於經濟的開發程度,甚 至開發中國家的每年經濟成長率還超過已開發國家,以中國為例,中國是近20多年來,經濟成長非常顯著的開發中國家,每年GDP成長率大多維持在7%以上, 人民平均薪資從2000人民幣大幅提升到52000人民幣,標榜社會主義的中國,人民平均薪資飆升速度遠超越資本主義的美國。

圖3:中、印近年的移出人口持續增加

但經濟快速成長,並沒有吸引更多華人留在中國;相反的,每年移出中國的人民,數量卻越來越多,另一個金磚四國印度,2000年以後也是面臨移出人口增加的 情況。事實上,經濟成長的好壞,並不是吸引人口移動的主因,一個國家的人民對社會議題的處理態度,是更重要的誘因。

面對社會問題的態度,才是決定國家進步與否的關鍵

當歐美社會發現企業在產生營收的同時會造成社會副作用,例如老闆可能在景氣蕭條時解雇員工,產生失業、勞工在工作時可能因 為職業傷害而產生重大傷亡、勞工年老無法在工作時的退休安養、勞工加班太長,影響陪伴家庭幼兒的時間不足、工廠營運時對環境的破壞、大型企業壟斷市場對民 生問題產生副作用……諸如此類的問題,歐美社會傾向透過政治和工會的途徑去解決。他們把權益受到侵犯的人民當作同胞,協助同胞是國家最基本的道德,於是逐 漸建立整套的社會福利制度,他們把隨處可見的問題真的當作自己的問題來處理。

但在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等華人生活圈,執政者真正的內心想法是把那些社會顯而易見的問題當作負擔,把造成社會問題的 弱勢同胞當作拖累,只要看不見,那就不存在。如果社會輿論反抗聲浪太大,執政者就會設置一個不完善的配套措施去虛應故事,結果產生更多的副作用。尤其是最 誇張的中國,面對經濟以外的問題,即使看見了,也要當作看不見,追求經濟成長的同時,卻失去了善待人民的普世價值。中國社會可以買大量的高價飛機,建造先 進的高速交通設施,但卻無法給偏鄉城鎮的中小學校,買幾台安全又實用的校車;中國有能力把衛星設備和火箭送到外太空,卻沒辦法帶給人民充足的基礎民生設 施;中國可以買下數億的軍事設備和船艦飛彈,但卻沒辦法帶給中小學生完善的營養午餐,政府把需要幫助的人民和需求,當作是看不見的負擔,建立社會福利制度 的速度,遠低於GDP的成長速度。

從文化、法律、醫療衛生、環境保護、公共建設、公共安全、貧富差距到教育等各個領域,經常會出現各種顯而易見的問題。如果 忽視它們,這些問題慢慢的會囤積,最後造成各種社會亂象。以馬雲提到的法輪功和西藏問題為例,如果社會沒辦法容納多元文化、宗教、觀點、種族平等,而去打 壓這些較弱小的勢力,在公共場合壓制他們,這股力量反而亂竄,轉而造成其他問題,例如藏人自焚、新疆維吾爾族暴亂、法輪功在全球各地建立反中勢力。當起初 問題萌芽時,企圖壓制消滅它,當作看不見,結果產生更大的問題。中國有數百萬正規軍隊、武警、民兵、公安、城管,還有數量龐大的坦克飛彈大砲,卻害怕網路 的流通資訊摧毀國家,怕人民上網搜索「關鍵字」,怕人民集體點蠟燭辦晚會和集結,怕人民靜坐和上訪。種種不願看見的社會現象,把一個國家變成一座監獄,有 權有勢的中國人想辦法移民,無權無勢的中國人想辦法偷渡,不管有錢沒錢,只想脫離這個國家,這樣的國家,跟監獄有啥差別?

把人民當作敵人,國家就會向下沉淪

小到人民對法治的遵守程度,大到人民對社會議題的關心和參與程度,對自己周遭生活圈中顯而易見的問題願意付出多大心力去解 決,才是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最大差異。最大的華人生活圈「中國」,給我們許多省思,不管經濟成長有多快,如果整個社會大眾對弱勢族群、多元文化、貧 富不均、法治與政治、社會福利、環境保護漠不關心,不管那問題有多大都當作沒看見,最後的下場就是整個生活環境「中國化」。生存舒適度大幅下降,而能夠改 變這種劣勢的關鍵,也只有當地人民願意一同改善。

台灣社會也內含一股「看見了當作沒看見」的劣習,雖然情況比中國好很多,但和歐美日本那樣的已開發國家相比,實在是有很大 的改善空間。回顧20世紀初的歐美社會,其實社會大眾也存在「看見了當作沒看見」的劣俗,但隨著教育和法治社會的改善,人們對社會議題的關心程度一點一滴 升溫,經過幾個世代移風易俗,歐美日本才發展出如今較為健康的社會環境。這不是學校的公民與道德教出來的,實際去已開發國家走一趟就能發現,當地人普遍對 於弱勢族群、多元文化、貧富不均、法治與政治、社會福利、環境保護的重視程度相當高,從小的家庭、學校到成年的社會教育,潛移默化的朔造出國民理解自己應 有的社會責任,那股深植民心的「道德和法治教育」,是已開發國家的大多數公民一起教育出來的,反觀我們的社會,至今仍然給予下一代不良的「道德和法治教 育」身教示範。

 

文章來源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publish-259.htm

About joe 2075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7 Comments

  1. J大,有時想在美國這樣制度與環境下成長的小孩,對於事物的看法比起亞洲孩子來的單純,樂觀,正面,這樣的孩子長大了是否只合適生活在同樣環境的地方,以後回到亞洲生活會變得格格不入,啥事都看不順眼。

  2. 認同你的看法,但我想這是民族劣根性的問題,說到底,就是自私。我想這種現象無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