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霾之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近期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是相當火熱的議題,這個規劃,法定資本額1000億美元(約3.13兆台幣),可以向亞洲國家提供基礎建設資金的新跨國大型組織,目的是促進運輸、能源、電信等基礎建設的投資,針對有許多新興國家的亞洲市場而言,龐大的基礎建設如果能搭配資金援助,那麼經濟成長似乎可以更樂觀,而且歐洲大國英國、德國、義大利、法國、俄羅斯都願意加入這班列車,眾多媒體們一面倒戈到「中國陣營」,好像中國突然變身為可以和美國互相抗衡的大國,加入這個組織可以感到於有榮焉,終於可以和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2200億美元)、國際貨幣基金(2380億美元),以及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1750億美元)互相抗衡。

 

國際外交上永遠不變的原則只有「利益」,歐洲列強不是做慈善事業,天下熙熙,皆為利來,例如國際貨幣基金(IMF)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救援南韓時,當時國際貨幣組織IMF在美國財政部和國際銀行家的壓力之下,對「援助」韓國的條件層層加碼,IMF提出有利於華爾街銀行家的條件,包含允許美國建立銀行分支機構,外國公司可以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從26%上升到50%,外國個人可擁有公司的股份從7%上升到50%,韓國企業必須使用國際會計原則,金融機構必須接受國際會計事務所的審計,韓國中央銀行必須獨立運作,完全資本項下的貨幣自由兌換,進口許可證程式透明化等,1997年12月,韓國被迫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簽署援助協議,該組織提供韓國210億美元備用信貸。另外世界銀行提供100億美元、亞洲開發銀行提供40億美元、其它國家提供200億美元,援助總額為550億美元。

 

這項金援計劃打破韓國的經濟自我保護防線,韓國等於向國際承認整個經濟體系的崩潰和自主權的喪失,美國銀行家早就想利用這點來併吞韓國企業,可是國際銀行家沒料到韓國人的民族意識強烈,孤立無援境的韓國人紛紛向國家捐獻自己的黃金和白銀,這當然是外國債權人非常樂於接受的償債方式,政府也緊縮1998年預算的修正案和發行國債的提案,韓國更是破天荒幾乎沒有出現大規模公司和銀行的倒閉潮,除了韓國第12大工業集團漢拿集團宣布破產,銀行家幾乎沒收購到任何大型韓國企業,當韓國挺過了最難熬的1998年春天,韓國的出口盈餘開始回升,決定拋棄了IMF的救援,取消微軟收購韓國最大軟體公司和福特收購韓國KIA汽車公司的計劃,政府果斷出面從銀行系統中沖銷面臨破產企業的壞帳,外國銀行接管大型地方銀行的行動被中止,銀行的控制權重新回到韓國政府手中,將IMF的提案排除在銀行系統重建之外,國際銀行家空歡喜一場。

 

近年來,債台高築的希臘,在IMF出手相救的「援助」之下,引入高盛銀行和德意志銀行來協助「解決債務」,希臘的國有銀行、機場港口、公路、房地產、水電事業、樂透彩執照等「高價值」的資產都被賤賣私營化,不管是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還是亞洲開發銀行,這些組織的運作宗旨講好聽一點是「協助和救援」,講難聽一點是「黑社會討債」,亞洲許多新興市場的貨幣和借貸在國際上屬於較差的信評等級,融資成本普遍較高,如果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能從中撈到相對較高的利潤,那麼歐洲列強,尤其是唯利是圖的英國主動加入並不意外,而且越多的歐洲已開發國家加入AIIB,更能有效地降低融資成本,並且聯合起來壓縮中國的「獨裁」決策權。

 

中國主導(AIIB)的意圖是相當明顯,那是輔助(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框架,「一帶一路」貫穿歐亞非大陸,連接東亞經濟圈和歐洲經濟圈,海上發展重點方向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如果能有效發展起來,確實能帶動中國的貿易額,進一步擴大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把建設出口到貿易國,順勢消化中國國內嚴重的產能過剩,像是鋼鐵、水泥、玻璃,甚至是中低階產品,都能往外拋售,大量建設的過程,肯定需要完善的借貸金融系統,中國會建立以人民幣結算為主體的亞洲貿易圈,擴大人民幣的國際化,左手金融放款,右手輸出產能,表面上來看是理想的計畫,但那些借貸信評等級較差的新興市場或企業也不是省油的燈。

 

通常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亞洲開發銀行對違約度高的借貸者,提供的借貸融資利率較高,AIIB如果要提升這些借貸者的融資意願,勢必得放寬融資標準和降低借貸成本,但基礎建設的投資回報週期相當長,長期盈虧損益很難評估,許多地方政府貪汙腐敗、行政管理問題百出、低透明度、政府財務赤字嚴重、企業債台高築,錢借出去了,肉包子打狗的機率極高,基礎建設蓋了不還錢,中國政府總不能再花錢拆回中國,這些貪婪的新興市場,各個心懷鬼胎的想要加入AIIB,心裡想的是,借錢不用還。

 

至於德國、義大利、法國等已開發國家近年來飽受債務問題,而英國則是想尋找能提升經濟成長的發展方案,如今中國提供一個可以輸出技術換鈔票和金融服務消費的平台,歐洲已開發國家自然是見錢眼開,加上中國急需歐洲各國加入AIIB,順勢給了中國的面子,屆時歐洲各國的談判籌碼至然是水漲船高,炙手可熱,AIIB的設定規則會更容易往歐洲妥協,給歐洲會員國更多的好處。另外,俄羅斯早已被經濟制裁和低油價逼得走投無路,往中國靠攏是唯一的出路,不得不跟進這場外交盛事,一旦歐洲加進來,中國在AIIB的權力勢必會被壓縮,工程的承包規畫、過剩材料和設備出口、供應商選擇,都會明顯受到牽制被迫分一杯羹。

 

跨國型的大型金融銀行需要具備高度的金融實力和工業建設技術,世界銀行、世界貨幣組織和亞洲開發銀行都有美國主力經營,德義法或日本則具備高度工業水平,只要美國的金融支援,大型跨國銀行的運作利潤和效率都能提升,運作需要的條件包含,嚴格評審機制、貸款規模的調控、工業水平、資源整合,而中國至少缺三項,所以中國缺少歐洲的幫忙難以成事。

 

過去幾年,中國國內產業的龐大過剩產能導致許多民間企業倒閉,企業債務融資成為呆帳拖累銀行系統,中國積極規劃各種交通工程,像是和泰國合作的克拉運河、和緬甸合作的中緬油管等大型工程,都是可以向外輸出設備、鋼鐵、水泥等過剩產能,維持中國經濟,但是中國近兩年來,整體輸出過剩產能的效率極差,中國的工業基礎仍然是建立在血汗工廠上,勞動力、資源、環境整合後,廉價輸出國外,產能過剩對中國的經濟傷害大,中國的製造業在時間上拖不得,AIIB能越早運作,對中國的幫助越大。

 

AIIB在國際上要和美日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ADB,還有美國主導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互相抗衡是不可能的,由中國主導的AIIB組織,中國勢必會是第一大股東,雖然中國表明他會遵守國際通行準則,不會以老大自居,但對於國家政策、貨幣運作、監督機制皆不透明的中國來說,AIIB肯定不可能透明化,這不符合中國的行事風格,對於歐洲列強和亞洲新興國家來說,大家各有各自的盤算,都希望能從AIIB從獲得利益,國際外交本來就沒有永遠的盟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AIIB非常明顯是大國之間的政治和利益角力舞台,大家各取所需,中國有裡子有面子,順便消耗過剩產能,但是對於台灣來說,加入AIIB有什麼好處?

 

比建設和工程,台灣比不上德法義,比金融和融資架構,台灣比不上英國、瑞士和中國,比能源項目支援,台灣比不上印尼和俄羅斯,基礎建設項目的發包肯定是以中國企業為主,或者限制會員國的相關廠商才能招標,各個參與國肯定是對自己有利的項目盡量撈,比價格或品質,台灣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而且按照過去中國在國際打壓台灣的那一套潛規則,中國肯定會逼台灣降低國格才能取得相對利潤,絕不會成立一個AIIB就突然決策透明化,制度國際化,中國沒道理出錢出力卻不要利潤,還讓台灣以「國家」的身分,出席中國主辦的活動,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台灣也沒有旁門左道到拐AIIB的錢來搞基礎建設,然後讓AIIB像IMF或世界銀行一樣產生呆帳,至於台灣不及早加入,未來恐怕沒有發言權的這種假設則不用擔心,因為按照台灣目前的國力,不管台灣有無加入AIIB,任何發言都會被國際強權無視,更遑論加入AIIB來換取發言權。

About joe 1943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4 Comments

  1. JOE你好:

    近日美國就業數據不佳,美元跌了下來,大概是
    這三個月來的低點,可以趁機 多買一些美元嗎?
    因為我相信美援會再反彈回去!請幫我解惑!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