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Fed)6月宣布加息前,十一年來最平國債收益率曲線出現了!

美東周三下午2點,市場普遍預期全球最重要“央行”聯準會(Fed)宣布加息25個基點,提升基準利率區間至1.75%-2%。除了30年長債,美債收益率在周三美股盤初小幅齊漲,但收益率曲線更平。

據英國《金融時報》和路透社,兩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息差一度跌破40個基點關口,至39.8個基點,刷新了2007年9月以來最低(路透社認為至少2010年3月以來最低)。


b0bf64cf-55a7-4386-8d3c-c683f6083bc4.jpg

此前的新低紀錄是5月所創的40.22個基點,美股研投網站SeekingAlpha發現,從3月21日的聯準會(Fed)FOMC會議以來,兩年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曲線不斷走平,當時的息差為58個基點。

這主要由於對利率變動更敏感的兩年期短期美債收益率一度衝至三周高位,觸及2.561%,美股午盤前已回落至平盤位。投資者對10年期以上美國長債的需求更旺盛,限制了收益率的漲幅空間,路透數據顯示,五年期和30年期美債收益率息差一度降至26.4個基點,為四周最低。

美股研投網站The Capital Spectator撰文稱,市場擔心聯準會(Fed)加息將最終觸發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歷史規律顯示,這往往是經濟衰退即將到來的先導信號。

但俄勒岡大學經濟學教授Tim Duy認為,金融市場以為收益率曲線倒掛,將迫使聯準會(Fed)重新思考貨幣緊縮政策,可能是低估了聯準會(Fed)堅持加息的決心,特別是在經濟數據保持強勁的時期。

聯準會(Fed)主席鮑威爾在任內首個3月FOMC記者會時表示,過去很多個經濟周期中,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確實可以預測經濟衰退,但不再適用於當前經濟狀況。之前的場景通常是通膨不受控制地走高,迫使聯準會(Fed)加息,進而令經濟陷入衰退,“但不是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

分析指出,鮑威爾作為聯準會(Fed)第一要員這樣表態,應引起市場注意。他的解釋思路可能是,經濟衰退的預警信號應由兩個部分組成,即收益率曲線倒掛必須伴隨通膨加速上行。如果像目前這樣通膨相對較低且穩定,一個趨平甚至是倒掛的美債收益率曲線就不能預測經濟衰退。

由於3月記者會鮑威爾對類似問題的回答比較簡短,而在6月FOMC加息決議公布前,關鍵美債收益率曲線指標更加趨平,這一話題勢必會再度被記者提起,需要關注鮑威爾是否仍對收益率曲線倒掛的含義存在保留態度。

英國《金融時報》稱,收益率曲線是否會倒掛,畢竟沒有發生,還處在學術討論的層面。收益率曲線趨平的最直接影響是美國金融機構的盈利能力,銀行大多喜歡利差走闊,即收益率曲線更為陡峭的狀態。標普金融板塊周三午盤跌0.2%,今年以來實現累跌。

不過按照華爾街“新債王”Gundlach的說法,不用管美債收益率曲線是否會倒掛,聯準會(Fed)加息本身疊加財政刺激政策,已經足以令美國經濟走上“自殺之旅”:“我們在擴大赤字規模,同時卻在加息。” 前聯準會(Fed)主席伯南克、印度央行行長也都警告稱,美國赤字和加息並行的風險不容小覷。伯南克甚至直言,這會讓美國經濟在2020年墜落懸崖。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杜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