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準會(Fed)鷹派加息來襲 新興市場再現股匯雙殺

新興市場ETF成為聯準會(Fed)鷹派加息的“受害者”。

本周聯準會(Fed)會議上,除了決定加息,聯準會(Fed)官員多數對今年預期加息的次數還超過了前次,並調升了今年的美國GDP增長預期,預計今明後三年PCE通膨預期都將高於聯儲長期目標2%。

聯準會(Fed)聲明公布後,多隻追蹤新興市場股市的ETF下挫。

iShares安碩MSCI新興市場ETF(EEM)跌幅一度達到1.3%,創今年5月31日以來盤中新低,收跌0.67%。

追蹤巴西股市的iShares MSCI巴西ETF(EWZ)跌幅曾達2.9%,收跌約1%。iShares MSCI土耳其ETF(TUR)日內曾跌4.7%,創去年1月以來盤中新低,收跌3.82%。

3718ca82-e94c-474a-b489-aa25f8e4d685.jpg

聯準會(Fed)加息後,美元指數急漲,新興市場貨幣隨之下挫。新興市場貨幣對美元匯率一度接近2016年年初以來最低點。

事實上,在美東時間本月13日聯準會(Fed)公布此次加息以前,新興市場股市和匯市就已經下跌。亞洲交易時段MSCI的新興市場指數終結兩日連漲,跌0.5%。EEM已較今年1月26日以來高位跌逾11%,進入回調區域,過去三個月累跌7%。

新興市場此前已經因為聯準會(Fed)加息和美元走強的前景而受創。聯準會(Fed)加息前,彭博報導稱,巴西里拉、土耳其里拉和南非蘭特是最不堪一擊的貨幣。

CNBC報導認為,新興市場股市未來可能進一步下挫,除了美元走強,全球貿易增長放緩和地緣政治局勢不穩定是另外兩大推手。

12日公布的美銀美林6月基金調查顯示,投資者超配美國股票,為15個月來首次,全球貿易戰疑慮是打擊新興市場和歐洲市場配置的主要因素。

台北時間13日,澳大利亞聯儲主席洛威表示,貿易戰、意大利政局動向都是全球經濟發展面臨的尾部風險。阿根廷、巴西、土耳其這樣的新興市場壓力越來越高,這是金融衝擊的另一個潛在來源。

聯準會(Fed)決議公布前,法國興業銀行的新興市場外匯策略主管Jason Daw在報告中指出,伴隨著新興市場風險加劇,新興市場將不再容易吸引熱錢,今年下半年新興市場貨幣將更疲軟。

彭博報導提到,Global Strategies的創始人兼總裁Komal Sri-Kumar在聯準會(Fed)公布加息後評論稱,暢享聯準會(Fed)QE和超低利率帶來低成本資金的國家現在遭受全球流動性撤除的折磨。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李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