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大佬Tudor Jones:聯準會(Fed)加息太慢,美股年末還有一大波漲幅

曾成功預言了1987年股災的傳奇對沖基金經理、淨身家45億美元的Tudor Investment Corp創始人Paul Tudor Jones,周二在接受CNBC採訪時,再次重申了對美國貨幣與財政政策的悲觀預期。

與“老債王”葛洛斯一樣,Tudor Jones也看衰美國國債,預言10年期美債收益率到年底前會漲到3.75%。在2月致客戶信中,他寫下了一個名句:“如果在持有美債和手握一塊燒得滾燙的煤之間做選擇,我會選擇煤塊,因為我最多只會失去一隻手。”

他在周二的採訪也屢爆金句。如果由他來執掌聯準會(Fed),基準利率應該再高150個基點,或較現有區間(1.50%-1.75%)翻倍。疊加了減稅和支出增加的財政政策,將令美國預算赤字很快突破1萬億美元,占GDP比重為5%,在非經濟衰退的和平年代聞所未聞,“是來自另一個星係的政策”。

他也堅持了一貫觀點,即通過保持低利率,聯準會(Fed)和主要央行吹起了一個金融泡沫。美國經濟已屬40年來最佳,處於甚至超越了充分就業的狀態,聯準會(Fed)卻癡迷於“過時且危險”的通膨率目標2%,導致已遠遠落後於加息曲線,即犯下了政策錯誤。

他再一次重申,將通膨目標設定在2%太隨意了(arbitrary)。從1970年以來,美國非常長期的平均通膨率是1.9%,但這一均值存在“向上偏誤”,即被戰爭時期的通膨上漲拉高了。由於聯準會(Fed)一直在等待核心PCE持續達標,縱容了風險資產估值過高。伴隨財政寬鬆,會繼續推漲美股。

Tudor Jones預言,美股在今年底時會迎來一波瘋狂的漲勢(go crazy),特別是在11月國會中期選舉結束後會顯著跳漲,但這是不可持續的。他也預計美國基準利率會從三季度下旬或四季度初開始迎來一波跳漲,即聯準會(Fed)為了遏止通膨走高需要激進加息,最終會導致經濟收縮甚至衰退。

今年,美股經歷了驚心動魄的一季度,1月末三大股指站上歷史新高,隨即迎來深跌,道指和標普500一度陷入盤整。Tudor Jones認為這種大幅波動不會在夏季重演,由於夏天交易是“平靜又無聊的”,他的倉位是個人投資史上最輕之一。只有當價格會迎來即時變動時,才偏愛顯著杠杆化的倉位敞口。

3月與華爾街頂級投行高盛的對話中,Tudor Jones建議今年的投資者最好增持現金,或者買入大宗商品等硬資產(hard asset),並避免持有美債。因為美債在各類指標上都屬於史上最貴,既被超量估值,也被過度持有。這個推薦與“股神”巴菲特致股東信的要旨不謀而合。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杜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