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內幕: 無力吐槽!被自家律師送上“槍口”的“二流”中興

事件起因於“伊朗”,但無論是吃瓜群眾還是親歷者,都不在談“伊朗”

——論主角光環的重要性。

——論主角光環的重要性。

 伊朗2009

*皆為伊朗官方信息

6月12日,伊朗即將大選。伊斯蘭宗教領袖支持的內賈德 vs. 西方支持的改革派領袖穆薩維。

5月起,伊朗政府陸續屏蔽Facebook。在伊朗7,000萬人口中,約60%人口在30歲以下。而改革派選民多為年輕人,他們占網民中的絕大多數,也是主要的手機用戶。

6月12日投票日,伊朗人民顯示出了極大熱情,投票率完爆英國脫歐,有50座城市的投票率超過了100%。

6月13日,內賈德在全國每個省份均獲得壓倒性勝利,也許是受到了真主感召,反對派的票甚至越投越少。

同日,部分不明真相的不滿群眾,在西方媒體的鼓動下,在德黑蘭街頭掀起所謂的“綠色革命”。

在艱難平息這場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的最大騷亂後,伊朗當局越發意識到通訊網絡對於維護國家安全統一的重要性。

 ‘F7’華為

2009年8月,通訊硬件製造商-華為與英國夥伴(Creativity Software)聯手打敗中興,贏得伊朗第二大通訊商 MTN Irancell 的大單。

Creativity Software 是英國知名的通訊軟體服務商,核心業務是基於移動網絡的定位與監測服務。

由於技術的高度敏感,Creativity Software 在披露其伊朗業務後,受到巨大壓力。西方國家當然不樂意他們眼中的‘邪惡’國家擁有與自己一樣強大的監控系統。

24459f40-82bd-4160-9a98-a58fc09cca0b.png
在西方對伊朗進行經濟技術制裁的大背景下,全球通信業巨頭紛紛撤出伊朗,包括曾為伊朗提供監控能力的愛立信、諾基亞(下文的一位關鍵人物也將跟隨這兩家巨頭撤離德黑蘭)。

在西方企業退出的2009~2011兩年時間,狼性的華為已幾乎壟斷了整個伊朗通訊行業,在這個移動業務迅猛增長的國家有約1000名員工。

但是,隨著對伊朗全面制裁的加深以及美國當局對華為的安全性質疑,華為在2011年聲明’將主動縮減伊朗業務’,逐漸撤離這個91億美元營收的市場。

 ’26’中興

伊朗當局的剛需在這裏,但發達國家的企業想做卻又不敢做,第三世界的企業想做卻又做不了,而身為中國通信龍頭的華為又有鴻鵠之誌,不願再在伊朗這個燙手市場陷得太深。

於是,本期的主角 – 中興登場了。

中興栽跟頭源於中興的’豬隊友’-伊朗電信公司(Telecommunications Infrastructure Co.,以下簡稱TIC)。TIC由伊朗官方控制,據說伊斯蘭革命衛隊也有參股。

2011年,伊朗電信公司(TIC)常務董事Mahmoud Khosravi在接受英國路透社採訪時,炫耀道:’西方制裁對伊朗通訊行業完全沒效果,我們依然能獲得全球最新的通訊技術’。

出來混,吹牛X要遭雷劈。

只是伊朗人吹的牛,’遭雷劈’的是中興。

以商業調查聞名於世的路透記者不是吃素的。

核心就一個問題:既然西方公司已退出,中國通訊龍頭華為也已表示將停止開展新業務,那麼,還有誰能給伊朗官方供貨呢?

2012年3月,路透終於發佈報告,並公布了一份中興發往伊朗的907頁內部貨運單。

該貨運單的標注日期是2011年7月24日,顯示中興為伊朗電信公司(TIC)提供了包括思科、惠普、微軟、甲骨文、Juniper、賽門鐵克在內的美國科技產品。

在報告中,之前曾在愛立信、諾基亞、華為工作過的伊朗裔工程師Mahmoud Tadjallimehr(下圖為他的Linkedin頁面)向路透提供了證詞,並向中興設備的全國性監控能力’豎起大拇指’:

’伊朗通過中興購買的這套通信系統是我“前所未見”的。該系統可攔截語音通話,短信,電子郵件和網絡聊天,以及定位用戶。‘

 FBI 來了

美方長期想找中國通訊業的茬,但一直無從下手。

美方當局曾多次質詢華為,但至今也未能做實任何’把柄‘,只能以’莫須有’的理由限制華為在美開展業務。

路透社關於中興可能違反朝鮮和伊朗禁運的調查報告一經發佈,立即在美國掀起軒然大波。

英國媒體的高效率讓美國安全部門坐不住了,FBI開始取代之前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PSCI),試圖根據路透報告中的線索抓住中興的把柄。

路透3月22日發佈報告,FBI 3月23日立案。

 猶太律師

FBI還未開始全力調查,更加勁爆的中興內部材料就自己送上門了。

時年39歲的 Ashley Kyle Yablon 曾擔任華為的內部顧問,自2011年10月起成為中興美國分公司的法律總顧問。

身為內部人,他對中興的灰色手段非常清楚。

按照美國白左標準,中興似乎在用人方面非常’政治正確’,不介意將自己的伊朗違法行為交由伊朗人的世仇 – 猶太人來處理。

但是,猶太裔的Yablon似乎不願幫助那位’要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抹去’的伊朗總統。

為方便光杆司令的Yablon開展工作,中興方面派遣3位中方律師予以協助(其中2位後來都被Yablon給賣了)

剛開始,Yablon負責為中興準備美國商務部的行政調查,主要關於中興與伊朗1.3億美元的巨額交易。

但自2012年3月的那篇路透報告之後,Yablon感到壓力劇增,需要應對的調查單位一下子增加至三家,而且一家比一家猛:美國商務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聯邦調查局。

2012年4月,Yablon來到深圳,為美國眾議院代表即將到中興的實地調訪做準備工作。但就是在這段時間,Yablon與中興的矛盾爆發。

5月2日,Yablon面見FBI探員Carwile,提供了一份令FBI感到震驚的報告(FBI探員的原話是:’Startling’)。

動機層面:Yablon所提供的文件證明了中興高層有積極地設計規避策略,以便向受美國制裁的國家銷售通訊設備:

 組織行為:同時,它還證明了這並非個人所為,而是由公司高層牽頭的系統性行為。
  ‘犯罪’實施:它證明了中興已制定了詳細的可操作計劃,Yablon還自述了自己與中興高層在深圳會談時的各種細節,包括中興準備的一系列反偵察計劃。

(中興在文檔前面還是以YL代稱伊朗…到後面就直接成了伊朗…這麼直白的招供,讓伊朗的真主也束手無策…)

 中興在內部提出了全隔斷(下面兩圖)與半隔斷兩種方案:
 根據該方案,中國境內的關鍵節點在於代號’8S’的貿易公司:
 但是,由於內部人的’變節’,在中國境內扮演關鍵角色的8S公司也被暴露,根據路透社與Yablon的指認,8S為北京注冊的 Beijing 8-Star International Co.,中文名北京八星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知法犯法’:同時,根據Yablon為FBI提供的文件,還證明了中興高層有充分意識到其潛在後果。
4月26日,中興方面感到Yablon不再值得被信任,指示Yablon應立即刪除所有相關文件。

5月7日,趕在中興方面嚐試刪除Yablon所掌握的信息之前,Yablon將自己的電腦移交給FBI,用於’犯罪證據的保存’。

身為中興美國法務總顧問的Yablon,雖然沒能替雇主消災,但通過將東家’犯罪‘的動機意圖、實施證據、知法犯法等完整證據鏈都專業地呈現給了FBI,也算是對其’專業素養‘的證明吧……

樂享其成的川普

美方這一調查就是五年,從歐巴馬的第一個任期一直拖到了川普上台。

 雖然中美政治體制不同,但官僚體制其實一樣:領導關心的,才是頭條。

2017年3月,’貿易強人’川普上台還不到3個月,美國商務部終於公布了一份薄薄的調查報告,認定中興通過非法採購美國零部件和軟體,將其安裝到中興的設備中運到伊朗。

中興的這一行為,直接違反了美國的出口禁令,罰款總額近12億美元。但作為認罪條件之一,中興也獲得了7年的暫緩期。

大獲全勝的川普商務部甚至將此案例寫入’教材’,得意洋洋地替中興總結了五個教訓,用冷幽默的形式對中興進行反諷:

比如說,依靠價值100萬人民幣的保密協議來掩飾13億美元的違法行為。

又比如,調查還未結束,就重新開始違法行為。

就連在深圳搞走私的水貨黨都知道,在風頭緊的時候要避一避,不能頂風作案…可同在深圳的中興高層不這樣想。。。

最搞笑的一條:將自己的犯罪動機、實施計劃、參與同黨、事發後果、彌補策略都白紙黑字的寫到正式文件中,且保密程度相當低。。。

一次又一次的偽證

在承認380項違法行為並與美帝商務部達成庭外和解後,中興以為自己沒事了。

在美國司法體系中,庭外和解的效率高於法院判決。既然已經跟美國商務部達成妥協和庭外和解,中興理應遵守所簽訂的協議,並及時與美方溝通,體現中興的積極態度。

需要注意的是,該協議只是以罰款換得行政制裁的緩期執行,若在觀察期期間未能履行該協議或再次作偽證,拒絕令(即所謂的’封殺’)將被激活。

 有那位向FBI自首的猶太律師的指認,以及中興外泄文件的白紙黑字,美方對中興的涉事人員很了解。 

在和解協議中,中興承諾將立即解聘4名涉事高管,並對其他35名中層員工進行處罰,包括降低獎金及提出警告。

實際上呢?中興只是解雇了4名高管了事。涉事的其餘35名員工除1人以外都拿到了獎金。

另外,中興自稱在16年11月向相關人員發出了訓誡信,但直到18年3月份才在美方的催促之下真正發出。

讓這些’小’問題變得嚴重的,是中興持續不斷地作偽證,企圖以新的謊言彌補上一次的謊言。

 雖然2017年簽署的和解協議蘊含著中美兩國之間政治博弈。

但美國作為一個有著基督教色彩的法治社會,對執法機構做偽證被戳穿是重罪,這也成為美國商務部認定中興未履行協議的主要原因。

正是這些在中興眼裏看起來不算錯誤的錯誤,在貿易戰的敏感時刻,把自己送進了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槍口’裏。

《規訓與懲罰》

美國商務部對中興的一系列處罰都符合其相關法律。但是,這在全球化的背景下,美國的內部法律其實是一套不折不扣的國際霸權規則。

除非完全避開美國制裁的國家,否則,哪怕隻賣一部手機,都會觸發相關禁令。

因為,手機的晶片主流是美國高通,操作系統全球就兩種,都來自美國。如果牽涉服務器,IBM是一個邁不過去的坎。

實際上,只要銷售符合全球主流市場使用習慣的產品,勢必會牽涉美國的晶片、存儲器和軟體。

美方主導的這套國際體系像極了福柯在哲學著作《規訓與懲罰:監獄的誕生》中所描述的知識與權力的關係:

通過話語權配合規訓手段,將權力滲透到社會的毛細血管,潛移默化地形成紀律,使其超越法律的表面力量,成為主導社會的控制方式。

西方的後現代哲學還是有用的,效果立竿見影:

法治是法製的升華。

 ‘F7′ 與 ’26’

還記得文章前面的兩個小標題麼?F7華為 與 26中興。

很多人不知道為什麼稱華為F7,中興26,這裏解釋下。

首先,華為的英文是 Hua Wei,因此首字母 H W,是英文 Husband & Wife 的縮寫,中文就是夫妻, F7是夫妻的諧音。

其次,華為掌門人是任正非,二號人物是孫亞芳,他倆像夫妻,因此與F7吻合。

因此,華為被圈內人稱為F7。

F7這個綽號不僅被在作日常調侃中,也曾被寫在中興的正式報告裏。

當中興的美國法務總顧問Yablon向FBI’自首’時,提交的證據裏還包含’F7’的同類計劃。

看得出來,F7華為似乎是中興的學習榜樣。

但為何華為在長期被美國當局高壓調查的情況下(甚至是在’豬隊友’曝光自己的情況下),從未被查實任何違規行為呢?

圈內人稱中興26的原因很簡單,’26’即二流,認為中興在通信行業只是二流廠商,無論是技術上的還是管理上的。

考慮到中興目前在業界的真實地位,’26’這個綽號並不違和。

一個年營收上千億的跨國企業,因缺乏部分核心技術,別人一掐脖子,瞬間就生死未卜。

“中國製造2025”,路還很長。

*本文作者倫敦交易員,原文標題《被自家律師送上’槍口’的’二流’中興》*

 

本文來自:倫敦交易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