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局勢惡化、中美貿易戰…市場硝煙四起國際油價撲朔迷離

今年年初以來,國際油價高開高走,每桶突破了70美元大關,均價水平比去年大幅提升。

然而,後期油價是延續上升走勢還是出現大幅回調,存在較大變數,和小編一起來了解一下。

“貿易戰”:中美貿易摩擦加劇油價波動

表面看,川普挑起“貿易戰”既是落實競選承諾,更在謀求未來連任。更深層次來看,“貿易戰”實質是壓制中國崛起。中美“貿易戰”短期未必全面開打。但是美國長期的中國低儲蓄率決定將會有長期貿易赤字,加之中美經濟和科技差異逐漸縮小,中美貿易摩擦或會變成一個新常態。

中美一旦開啟貿易爭端將對兩國乃至全球經濟產生顯著負面影響並打擊風險偏好,利空油價。若川普加大對油氣生產國的制裁,則將提高供應端的風險,對油價作用為利多。

地緣戰: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可能性上升

3月20日,川普正式向參議院提名中央情報局前局長蓬佩奧出任國務卿,後者曾多次公開批評伊核協議。蓬佩奧擔任國務卿後,川普在5月退出伊核協議的可能性進一步上升,對國際石油市場有潛在重大影響。

3種可能的情景包括:

1.美國並不堅持大幅壓減伊朗石油出口,但會持續設置障礙;2.美國單方退出協議,與美國金融體系沒有往來的歐亞國家不受限制,伊朗石油日出口量可能會在2018年年底前下降25萬桶至50萬桶;

3.退回全面制裁將會再度帶來混亂,伊朗的石油日出口量可能會下降約150萬桶,引發國際油價大幅上漲,但這種可能性不大。

英法美聯合打擊敘利亞,致使敘利亞局勢進一步惡化,短期可能大幅推升油價,但預計美俄就敘利亞問題發生直接軍事對峙持續時間不會太長,油價將重回供需主導的趨勢。

市場戰:歐佩克(OPEC)內部、歐佩克(OPEC)與非歐佩克(OPEC)之間市場博弈加劇

一是委內瑞拉原油產量下降進一步推高歐佩克(OPEC)減產執行率。根據IEA最新數據,2月歐佩克(OPEC)減產執行率進一步升至147%,主要因委內瑞拉產量仍在不斷下滑,2月環比進一步減少6萬桶/日,目前已超額減產52萬桶/日,同時阿聯酋油田檢修導致該國產量環比下降5萬桶/日。

此外,2月非歐佩克(OPEC)減產執行率提高5個百分點,至86%。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美國多次對委內瑞拉實施制裁,近期又在計劃對其實施新的經濟制裁,未來該國原油產量下行風險仍然突出,從而將在較長時間內對歐佩克(OPEC)減產執行率和油價構成支撐。

雖然委內瑞拉政府於2月20日正式開始預售加密貨幣“石油幣”,以減少美國對其實施的金融制裁帶來的衝擊。然而,委內瑞拉的經濟發展最終還是要看國際油價的波動和經濟改革的力度,“石油幣”短期內很難改變該國的經濟困境。

此外,美國總統川普3月19日簽署行政令,禁止與委內瑞拉政府發行的任何數字貨幣展開任何交易。

如果委內瑞拉政府執意發行“石油幣”甚至進一步推出其他形式的數字加密貨幣,美國或將加大對委內瑞拉經濟制裁的範圍和力度。

歐佩克(OPEC)第174屆大會將於6月22日在維也納舉行,屆時歐佩克(OPEC)和非歐佩克(OPEC)產油國將對石油市場情況進行評估,並可能做出相應政策調整。

二是美國原油產量持續增長,繼續壓制油價。今年年初以來美國原油產量增長速度超預期,周度原油產量已超過1040萬桶/日,遠遠超出沙烏地阿拉伯的產量水平。未來美國原油產量將保持增長態勢,繼續壓制油價。

金融戰:美元回升,投機回吐

一是美元維持震盪,有階段性回升可能。3月份美元指數在89至90.5區間震盪,波動幅度較2月進一步收窄。經濟方面,美國生產、消費與就業數據較為穩健,預計經濟增長前景也將穩中向好,利多美元。貨幣政策方面,聯準會(Fed)在3月貨幣政策會議上如期加息。美國稅改對生產有促進作用,可以推動通膨水平上升;同時“貿易戰”雖短期內打擊美元,但會推高未來通膨預期,受這兩方面影響,聯準會(Fed)可能加快加息節奏,帶動美元走強。

二是投資者獲利回吐,油價承受壓力。原油期貨市場基金淨多持倉在2月初創下歷史新高後總體呈下降趨勢,降幅為10%,投資者對油價進一步上漲的前景變得更加謹慎。目前基金淨多倉位比去年6月高出一倍,投資者仍有獲利平倉需求。

市場平衡:二季度轉為供小於求

一季度需求淡季過後,二季度石油需求逐漸回暖,預計二季度世界石油日需求環比提高110萬桶,低於去年二季度的環比提高140萬桶/日。

一季度市場供大於求10萬桶/日。如果歐佩克(OPEC)原油產量保持在當前水平,二季度開始石油市場將轉為供小於求,三季度缺口加大。據估算,二季度將供小於求30萬桶/日,基本面狀況好於一季度。

綜合判斷,近期油價上漲主要源於市場對伊核問題等地緣政治形勢的擔憂,制裁並無實際發生,同時油價在當前70美元/桶重要關口附近缺乏進一步上漲支撐,市場擔憂情緒階段性消退、美國原油產量繼續上漲、投機者獲利了結可能令油價承壓,預計二季度國際油價環比回落的可能性較大,布蘭特油價波動範圍為60美元/桶至70美元/桶。

本文首發於:中國石油;作者: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 陳蕊;編輯:張可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