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願真主保佑敘利亞

我腦子裏一片空白、麻木。中國是在戰勝國中唯一沒有簽字的國家,到我們拒絕在合約上簽字的時候,代表團也從未收到北京關於拒絕簽字的任何指示。我一直沉默著,血是冰冷的,周圍卻是一股股的熱浪,是民眾是整個國家把你推到一個歷史的坐標位,當我應哥倫比亞大學東亞學院之約口述我的歷史時,我還能感到,1919年,在中國土地上熊熊燃燒的那股烈火。”——顧維鈞

cf1eb15e-b26a-4fbc-87b8-16ef1485c4ac.jpg

顧維鈞1919年巴黎和會上就山東的主權問題據理力爭,拒絕簽字,以出色的辯論才能闡述中國對山東有不容爭辯的主權,為維護中華民族的權益做出了巨大貢獻。他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法學博士,屬於那種原本能夠融入西方的極少數精英,在中國的地位相當於波羅的海貴族在俄羅斯。然而作為“弱國”的外交家,他的工作注定不會有結果。

信息來源:百度、知乎

當地時間13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傳來數次爆炸聲,美國聯合英法,對敘利亞進行軍事打擊。如此,聯合國五常已經有四常在敘利亞進行角力,剩下的一常,投了棄權票。

 

導彈的軌跡劃破長空,也劃破了西方民主漂亮的臉皮

就在這之前,敘利亞代表在聯合國做了精彩發言,控訴某國的無恥行徑。然而在演講開始之前,英法代表已經離場。(全文精彩,可在文末查看)

這是何等的蔑視。

下面這幅催人淚奔的照片,是身在紐約的敘利亞駐聯合國大使,賈法理。看著這位長者,祖國正飽受喪權辱國之痛,一個人在外奔走呼號而無濟於事,西服下優雅的靈魂也要接受現實的無情拷問。他所受的煎熬,正如百年前,我們的同胞顧維鈞。

就在這之前,敘利亞代表在聯合國做了精彩發言,控訴某國的無恥行徑。然而在演講開始之前,英法代表已經離場。(全文精彩,可在文末查看)

這是何等的蔑視。

下面這幅催人淚奔的照片,是身在紐約的敘利亞駐聯合國大使,賈法理。看著這位長者,祖國正飽受喪權辱國之痛,一個人在外奔走呼號而無濟於事,西服下優雅的靈魂也要接受現實的無情拷問。他所受的煎熬,正如百年前,我們的同胞顧維鈞。

 

 

 

我還能做些什麼?

太陽底下無新事,回想中國飽受如此命運,也不過是百年。

是的,你們關心的油價漲了,你們關心的金價漲了,甚至,鋼價也要漲了。我們坐在這裏,看著盤面,數著現鈔,就如百年前,西方投機家在家喝著咖啡,看著報紙上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或者是日本人朝我們頭上扔炮彈一樣。

今夜,願真主保佑敘利亞。

附:敘利亞代表聯合國演講全文:

 

 圖片來源:騰訊

謝謝輪值主席先生,美國代表說,俄羅斯為支持敘利亞“政權”耗費了大量資源。那我問問她,美國的資源花在了敘利亞的哪裏?給敘利亞兒童提供食物和牛奶嗎?還是給武裝組織提供武器?這些對敘利亞人民犯下最殘暴罪行的組織?還是把資源花在了你們的飛機和噴氣式戰鬥機上?這些飛機在敘利亞如此活躍。

我的美國同儕一直在絕大多數安理會會議上都威脅我國。請你注意到,我可沒有把美國政府叫成美國政權。因為這是可恥的行為,在聯合國不能這樣做

對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調查已經進行了十八年。18年了,聯合國特別委員會什麼證據都沒找著。 他們沒有找到任何化學武器,他們沒找到任何可口可樂,也沒找到任何百事可樂。美國反種族歧視活動家馬丁路德金說過,我也原話引用:“謊言就像雪球,越滾越大。”看來這句話在任何場合都適用。因為有些國家在永不停歇地說謊。不過幸運的是,他們謊言的細節沒有做到完美。輪值主席先生,安理會某些常任理事國已然是專業的說謊者。他們自己就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通過說謊,他們讓巴勒斯坦被侵占;通過說謊 ,他們在朝鮮半島掀起戰爭;通過說謊,他們入侵了越南!通過說謊,他們入侵了格林納達!通過說謊,他們占領了伊拉克!通過說謊,他們摧毀了敘利亞!通過說謊,他們一手扶植汽恐怖組織,他們的名字有基地組織,塔利班,ISIS,等等等等! 還有,通過說謊,這些國家還想擊敗敘利亞,而且為侵略做好了準備。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代表說的話和美國國防部長的話相矛盾。2天前,他接受了《新聞周刊》的採訪,記者的報導標題是這樣的,我用英語念給你聽哦。“現在馬蒂斯承認,毫無證據表明阿薩德對其人民使用毒氣。”這不是敘利亞國防部長說的,是美國國防部長說的。你們美國政府的言行真是連貫啊。

***合眾國,法國和聯合王國的代表急不可耐地拿著編造的信息不停地召集會議。他們搞出了這深層危機,還想把安理會的其他國家拉入夥。這三個國家自2013年始,他們的謊言成噸重,這只“屋中之象”就在會議現場,用它的象腿狠狠踐踏安理會的信譽。看起來這些國家召開會議就是為了支持恐怖分子。破壞關於杜馬鎮達成的協議。然而這些國家還是行動得太晚了。因為恐怖分子想在被迫繳械前見到會議召開的,而這些國家晚了,沒能達成對恐怖分子的承諾。你們最好還是不要依賴所謂“白頭盔”提供的破爛信息,這個組織就是英國情報官員 詹姆斯.路易斯一手建立的。他是英國人,雖然頂著個法語名字。

輪值主席先生,我們一共向安理會,禁化武組織和聯合調查機制遞交了145封信。最近的一封是2018年4月1號發出的。一百四十五封信,這裏我感謝哈薩克斯坦代表告訴我真相:他告訴我你們根本沒看也沒回這些信!這些信中提供了有關恐怖組織掌握有毒物質的詳細信息,包括氯氣和沙林毒氣。我們警告過你們這些恐怖組織蠢蠢欲動,準備動用它們拿來犯罪。他們現在和“白頭盔”一起合作編造證據。他們拍下照片,還錄製和好萊塢一樣高標準的視頻。一切都是擺拍來陷害我國政府,攪動國際輿論,攻擊敘利亞及其盟友。這些國家召開會議的原因就在於此!他們就是在為軍事入侵敘利亞而做鋪墊。

看起來,這場“化武襲擊”事件場面的導演很不擅長偽飾謊言。每一次聲稱是敘利亞政府發起的化武襲擊時,這些化學物質從來沒有攻擊到一個有武器的人。永遠只找上婦女和兒童。這些化學武器已經學會區分武裝人員了,它們愛婦女兒童啊。而這些毒物,只需要在鏡頭前用水衝掉就是了,而救援人員也從來不需要穿防護服。而敘利亞政府軍則淨用一些他們根本沒有的化學武器。因為在戰爭伊始我們就在美國人的要求下交給中俄銷毀掉了。所以敘利亞政府軍用的都是無中生有的化學武器。還只在政府軍告捷的時候使用,真是詭異啊。

輪值主席先生,我就這麼說吧,在土敘邊境處,還有成千上萬的心善的、溫和的恐怖分子。他們拿著輕輕的武器,胡子長長,舉著黑旗子,帶著白頭盔。你們誰想收養他們的,請盡情填個申請表,給他們的老大。他們都準備好被收養了。他們可以去西方,可以去歐洲,當個難民什麼的。作為總結,輪值主席先生,敘利亞重申一遍,敘利亞沒有任何化學武器,包括氯氣。我們譴責一切使用化學武器的行徑。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李治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