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支付才進步?瑞典對無現金社會踩煞車

當台灣一天到晚在吵行動支付,甚至有人認為行動支付的比例是進步象徵時,瑞典人卻在前往無現金社會的路上頻頻回頭。瑞典多數人已幾乎不再使用現金了,越來越多商店和咖啡廳也拒收紙鈔和硬幣,不過國內漸漸湧起反對聲浪。

有時候當政府做得不錯,很難要人們不相信政府。「瑞典政府做得相當好,我們很幸運的過去 100 年都擁有很好的政府。在其他國家,人們會意識到你不能總是相信政府,但在瑞典卻很難讓大家有這種認知。」無現金經濟的反對者 Christian Engström 說。

2018 年 2 月瑞典央行行長 Stefan Ingves 提出警告,指出瑞典可能很快就會面臨所有支付方式都被私人銀行掌控的情況。Ingves 呼籲制定新的法律確保支付系統處於公共控制下,他認為支付體系屬於如國防和司法等公共利益。面對戰爭或天災等危機時,只要支付系統停擺,無現金社會就會面臨嚴峻挑戰。

72 歲的 Björn Eriksson 是反對無現金社會組織 Cash Rebellion(Kontantupproret)的領導者,他表示當系統完全數位化後,只要系統被關閉,國家就手無寸鐵。「如果俄羅斯總統普丁決定要入侵哥得蘭島(瑞典最大的島嶼,位於波羅的海),只要關閉支付系統就好了。」Kontantupproret 這種組織被視為是老人不思進步和落伍的象徵,但央行行長的示警讓這種想法開始走入主流。

數位安全顧問 Mattias Skarec 表示,沒有任何科技系統能完全避免小故障和人為詐騙。瑞典現在分成擁抱和拒絕新科技兩個陣營,不過 Skarec 認為如果覺得可以拋棄現金完全以科技取代,那就太天真了。Skarec 指出 2017 年就有兩家瑞典銀行在信用卡支付出過問題,許多詐騙犯也已學會利用系統的特點來騙取人們的錢。瑞典的支付體系已被形同壟斷的 4 間大銀行掌控,且其實科技支付系統沒有想像中安全。「很幸運的是那些知道該怎麼駭進支付系統的人現在都還跟我們站在同一邊,但不知道未來會變怎樣。現在要攻擊系統的確沒那麼容易,但以後可能會更簡單。」Skarec 說。

民意調查顯示瑞典人對走向無現金社會感到不安,有幾乎七成的人希望能保留使用現金的權利,僅有 25% 的人希望走向完全無現金的社會。左派和右派的國會議員都表達對此事的顧慮,議會正在對中央銀行的法案進行跨黨派調查,並討論現金議題。國家安全、科技系統的脆弱性和個人隱私的問題,成為瑞典人在走向無現金社會的顧忌。台灣大力推動行動支付之際,也應該好好思考這些問題,才能找出適用台灣社會的支付方案,而非一味跟隨科技潮流起舞。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