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杰倫《告白氣球》收視奪冠,王菲、那英未如預期,觀眾究竟想在春晚看誰?

授權轉載 | 娛樂硬糖   文|張家欣

時至今日,中國春晚的意義,早已不是看現場直播那一刻的驚喜,而是此後數日茶餘飯後的話題和段子。

狗年春晚,從被詬病為種族歧視的小品,到蔡明老師的各式表情包,再到春晚結束後才流出的黃渤、張藝興、陳偉霆三人耍寶排練視頻,而姍姍來遲的“春晚節目收視率排行”,又再次吸引了吃瓜群眾的目光。

2018央視狗年春晚,一共有42個節目。在這超過4小時的直播中,22點整左右是整晚收視率的最高點,市場佔有率達32.5%。周杰倫與蔡威澤搭檔的歌曲魔術《告白氣球》成收視之冠。整體節目形式來看,歌舞表演占絕對優勢,語言類日漸式微。

2017年4月就建組的這屆春晚,打破了春晚節目組成立時長的紀錄。依硬糖君個人觀感,和春晚鼎盛時期比不上,但確實比前兩年都要好。然而在不少觀眾心中,仍難免落得個“最沒有年味”的評價。

“年味”見仁見智,同一鍋火鍋裏,也有招人喜歡的食材和浮浮沉沉沒人肯撿進碗裏的。眼下大眾幾乎對春晚已經形成“偏見”,比起春晚的整體收視,單體節目收視更能看出觀眾的真實喜好——比如,我大周董是如此閃閃惹人愛;而王菲、那英的王炸組合,卻並未能達到預期;倒是國寶節目,顯示出觀眾的全新趣味。

歌舞+大場面+分會場=最佳組合?

在央視狗年春晚收視TOP10的節目中,7個是歌舞類節目。其中表演者噱頭滿滿、最具明星效應的有三:名列第一的周杰倫的《告白氣球》,擠進第八名的李易峰、景甜、江疏影的《讚讚新時代》,緊隨其後第九名的王菲、那英《歲月》。

 

第二名的少兒歌舞《旺旺年》,硬糖君開始確實沒想到。在一眾孩子中間,數隻訓練有數的貴賓犬表演了特技。這也是春晚少兒節目中首次將動物搬上舞台,形式還算新穎。

小孩子和小動物的組合,總是討喜的。值得一提的是,《旺旺年》是節目單中第十三個節目,第一名的《告白氣球》則在第十一個出場。總體來說,狗年春晚高潮早於往年。

 

而根據這個收視榜單,我們可以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貴州黔東南分會場儼然是最大贏家。三個歌舞節目占據了收視三、四、五名,分別是阿幼朵、蝶當久的《對歌對到日落坡》,林誌炫的《太陽鼓》,以及萬人侗族合唱的《盡情歡歌》。

要說分會場的最大特色,最直觀的就是砸錢。北京主會場大概是本著節儉辦晚會的審慎,地方則沒那麼多約束,紛紛彰顯實力,以人海戰術和華麗舞美展現一派盛世景象。

從收視結果看,我國觀眾還是很吃這種“大場面”的。比起大眾知名度難以量化、越來越難“出圈”的明星,還是這一類觀賞無門檻、視效顯而易見的大場面更靠譜。

 

語言類節目本是春晚討論度最高的,但今年整體疲軟。收視第六名是方芳、張晨光、王姬、杜寧林、狄誌傑等演員聯袂演出的《回家》,講述了海峽兩岸家人回山東老家過年的故事。統戰題材在春晚小品中非常新穎,硬糖君記憶裏從未見過類似題材和演員配置的小品,能成為語言類收視冠軍,實至名歸。

第七名是潘長江、蔡明、賈冰的《學車》,節目以老年人學車為切入點,聚焦老年人的愛情生活,蔡明老師一改強勢人設,變身軟萌老太,不改的是觀眾號召力。

 

以一股清流姿態進入榜單的是《國家寶藏》節目出品的《絲路山水地圖》,獲得了前十的最後一個席位。演員張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香港世茂集團董事局主席許榮茂共同見證流失海外的《絲路山水地圖》的“國寶回歸”。

張國立的國民度和觀眾緣不用說,而且他這幾年上春晚不多,一出現硬糖君全家都有點小驚喜。不過硬糖君最好奇的還是,世茂集團到底花了多少錢……江湖上傳言的幾個數字都好驚人。

 

而自1998年春晚後,時隔20年再度攜手同台的王菲和那英,兩人的曲目《歲月》名列第九。

按她們的咖位以及合作的紀念意義,排第九確實不如預期。平心而論,這首歌還算好聽,但缺少記憶點。硬糖君完全沉迷在王菲的顏值中不能自拔,當時就淘寶搜索了各種紫色同款。

同樣被寄予厚望,但實際收視出人意料的節目還不少。比如賈玲的《真假老師》,馮鞏的相聲《我愛詩詞》以及成龍、吳京的歌曲《中國》。

按硬糖君分析,賈玲雖然作為喜劇演員的知名度足夠,但節目的時段不好。《真假老師》是春晚第一個登場的小品,對於很多在外吃年夜飯的觀眾,那時還沒打開電視呢;而馮鞏老師的《我愛詩詞》,很多觀眾表示沒有字幕有些“難以下咽”,以詩詞堆砌的包袱雖然逼格夠高,但也敗在門檻太高;至於成龍+吳京兩位武打影星,不讓人家“動手”,反而“牽手”唱了首歌,這不是定位不準麼?

鮮肉不好使了?

春晚另一個讓人驚訝之處:進入收視前十的小鮮肉只有李易峰一人,這顯然與當下大量流量榜單的套路相悖。

張藝興、陳偉霆、TFBOYS、王凱、楊洋,這麼多在春晚之外具有屠榜能力的小鮮肉相繼登場,竟然都掉出了前十圈外,也難怪鮮肉粉不服氣:

 

必須指出的是,無論是王凱、楊洋的《我的春晚我的年》,黃渤、陳偉霆、張藝興的《最好的舞台》,還是TFBOYS的《我和2035有個約》,都不是春晚前半段的節目,TFBOYS的《我和2035有個約》更是零點鍾聲之前第四個節目。

現在人們對看春晚跨年已經沒有往日那種熱情和儀式感,容忍度更是越來越低。看到一兩個不愛看的節目,就索性去打麻將了,或撐不住就睡了,還在嗨的,也很少能抵過煙花鞭炮的誘惑。

 

春晚節目組錯估了小鮮肉的收視吸引力,打著壓場的如意算盤,卻失算落空。小鮮肉確實有極強的互聯網數據優勢,但春晚的主流收視群體,卻還是更熟悉蔡國慶、李穀一。小鮮肉的受眾,更習慣通過在線視頻反覆欣賞自家愛豆的美顏。老老實實坐在電視前三四個小時,看一大堆五光十色的歌舞表演,就為等愛豆的驚鴻一瞥,是不是有點強人所難?

不過春晚也不算虧啦。鮮肉粉的力量更多是作用在網絡世界,考慮百度指數、微信指數、新浪24小時熱議度等網絡傳播度的榜單,鮮肉們明顯擁有強烈的存在感。算上今年,TFBOYS已經連續第三年登上春晚,顯然也是春晚節目組對新媒體傳播的充分考量。

而且,硬糖君發現,儘管迷妹們(包括硬糖君)都更欣賞cp感十足的男男組合,但春晚觀眾明顯更擁護“男女搭配幹活不累”,特別是俊男美女的養眼組合。

《讚讚新時代》的成功,李易峰的陽光帥氣和景甜、江疏影各具特色的美貌缺一不可,相得益彰。不知大家還記不記得2000年春晚,謝霆鋒和董潔以新婚夫婦形象亮相,董潔彼時還是新人,節目表演也是完全陪襯、脈脈無語,卻驚豔不少觀眾,也成為春晚史上比較有代表性的一個節目。

2017雞年春晚,收視率最高的節目是毛阿敏、張傑男女搭配的歌曲表演《滿城煙花》,總收視率達36.69%。而鹿晗、陳偉霆合唱的《愛你一萬年》和TFBOYS的節目,都沒有進入收視率前五。

編排失誤與收視“南北朝”

所謂“年味”,放在明星身上,很大程度取決於他們的國民度。最好每出來一首歌,都能讓全家老小一起跟唱。

在這一點上,周董擁有當之無愧的“年味”。他也有足夠的咖位支撐選曲——《告白氣球》,而不是被安排唱那些“日拋”的春晚歌曲。話說,有幾個人知道TFBOYS的《我和2035有個約》中的“2035”,是十九大提出“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年份?

按照業內人士的說法,觀眾看春晚,對不同節目類型有不同的興奮時段,“歌舞節目的黃金時段講究‘抬頭’,要趕早,一般是第四五個節目。而相聲小品則主打‘後腰’,要做不是壓軸的壓軸,大都安排在第二十多個節目。”

但是,在春晚早已不是除夕唯一娛樂活動的今天,把王菲那英安排得過早出場,雖然了卻了觀眾心頭一件大事,也會直接導致後續沒有留住觀眾的必看內容。

將重點提前,對觀眾來說當然是人性化的設置,看完可以安心關電視打麻將放煙花搶紅包去了,但對春晚的收視來說卻不是一個好主意,結果就是整場晚會的後半段乏力。

 

話說回來,也不能全怪明星和編排,在除夕娛樂方式越來越豐富的大環境下,無論如何努力,春晚作為全國人民共同記憶的日子也正在遠去,這也是一件好事,證明人民文娛生活豐富了嘛。

今年,春晚收視率出現了“南北朝”現象,北方普遍收視高,東北人最愛看春晚。

 

春晚的衰弱,其實可以說是經濟發展的一種象徵和縮影,人們的精神需求更加多樣,而春晚為了不出錯,也就削弱了它的創新性和冒險精神。但“有意思”的內容通常離不開創新和冒險基礎上的“玩心”。“沒意思”的春晚也就逐漸流失了它的觀眾。

但硬糖君可能仍然會選擇一直看下去。就像過年的餃子,如今餃子早已不算高級吃食,年夜飯甚至不比平日的一頓猛搓。但這就是過年啊,迅速變化的生活裏,更需要一些不變的坐標錨定在那裏,給我們一點前行的安心。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首席娛樂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