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丟比特幣是怎樣一種體驗?

還有什麼比錯過比特幣一年十九倍的瘋漲更令人痛苦的?由於一時疏忽忘記了比特幣密碼,對一部分人而言,這筆暴利近在眼前卻又遠在天邊。

許多多年前買入比特幣的人如今發現自己空守著一座金山,卻撬不出一分一毫。由於他們記不住使用比特幣所必須提供的複雜安全碼,這些比特幣實際上處於丟失的狀態。就像忘記銀行帳戶密碼一樣,但是卻不能致電銀行要求重置密碼。

許多多年前買入比特幣的人如今發現自己空守著一座金山,卻撬不出一分一毫。由於他們記不住使用比特幣所必須提供的複雜安全碼,這些比特幣實際上處於丟失的狀態。就像忘記銀行帳戶密碼一樣,但是卻不能致電銀行要求重置密碼。

這些比特幣所有者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比特幣一年之間價格飆升20多倍,一度達到1.9萬美元。即便是某些科技大鱷也陷入了這樣的窘境: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就曾發推文稱,自己曾經弄丟了零點幾個比特幣。

2013年菲利普·諾伊邁爾(Philip Neumeier)還在考慮是否在其電子商務網站上接受比特幣這種虛擬貨幣,當時他以約260美元的價格買入了15個比特幣。由於這部分比特幣如今已是一筆可觀的財富,他希望能找回遺忘已久的密碼。他考慮過通過催眠找回密碼,但是暫時選擇了搭建一個超級計算機,嚐試暴力破解密碼。

這個五英尺高的計算機系統日夜不停地高速運轉,被放置在一個容量為270加侖、盛有特殊礦物水的池子中進行散熱。但即便如此,諾伊邁爾發現這台機器可能要花數百年的時間才能將所有可能的字母、數字和符號組合全部過一遍。

“那時候我很可能已經有332歲左右了——但願那時候比特幣還值錢,”他苦笑道。

舊金山灣區一位名叫小尼克·特斯塔(Nick Testa Jr.)的視頻製作人2014年讓一位客戶以比特幣支付了一張150美元的賬單。

特斯塔先生這部分比特幣的價值在2017年底超過2,500美元——但前提是如果他能拿到手的話。他還留著那部舊手提電腦,但是打開電腦卻發現當時存放比特幣的數字錢包已經被刪除,這很可能是“好管閑事”的電腦管家所為。

“我腸子都要悔青了,隻恨自己當時沒有更妥善地保管密碼,” 他表示,“密碼丟失好幾年後才嚐試找回,這簡直已經不可能。”

尤賽夫·薩爾漢(Youssef Sarhan)正在推特上直播自己的悲慘遭遇。他此前用來存放比特幣密碼的舊手提電腦被父親扔掉了。“這是讓人發瘋的一個謬誤,” Sarhan稱,“我都想撬開自己的腦門了。”

比特幣交易需要兩個密鑰——一個公共密鑰,一個私人密鑰。通過這一對由一連串字母和數字組成的密鑰,無需經過中間人就可以進行比特幣轉賬交易。私人密鑰極其冗長,大體結構如下:

E9873D79C6D87DC0FB6A5778633389F4453213303DA61F20BD67FC233AA33262。

保護私人密鑰至關重要,因為只要獲得了私人密鑰,任何人都可以轉移或者花掉比特幣,這些交易不可逆,並且無法中斷。

正因如此,人們必須對用於存放這些密鑰的數字 “錢包”採取嚴格的保護措施(一般通過加設密碼)。但是,各個環節都可能出問題,一層又一層的安全措施已經令許多合法的比特幣所有者跌入“陷阱”。

追蹤全球比特幣錢包動向的機構Chainalysis預測,目前被丟失的比特幣數量在280萬至380萬個區間——最多佔到比特幣總供應量的23%。該機構將比特幣神秘創始人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名下的約100萬個比特幣也納入了丟失名單。如果確有其人,那麼他,她或者是他們2017年底出手就能賺180多億美元。

8a76cb63-69ba-4aba-bc0c-42fc30c82ddc.jpg

布萊恩·高斯使用了兩個Cryptosteels微型金屬盒子來裝印有他的密碼以及錢包恢復短語的金屬片。圖片來源:ELIZABETH GOSS

有部分人試圖通過將比特幣存放在交易所或者其他擔任保管人的第三方機構來避免上述問題。但是其他人則認為,這一類帳戶在駭客面前不堪一擊。

一部分人通過設置多重密碼防止駭客襲擊。來自亞利桑那州的放射科醫生布萊恩·高斯(Brian Goss)將密鑰存放在一個有PIN碼保護的硬件設備上。他還在兩個分開的Cryptosteels(一種微型金屬裝置,帶有類似拼字遊戲中的小卡片)中分別保存了由24個單詞組成的錢包恢復短語(recovery phrase)以及另外一組密碼。他將其中一個的存放點設在好幾個州之外,希望通過這種方法阻礙竊賊得手。

“這看上去可能有點疑心過重,但這關係到真金白銀,”他表示。

來自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的催眠師傑森·米勒(Jason Miller)不久前開始幫助人們回想遺忘的密碼或找回遺失的存儲設備。他收取的費用是1比特幣加上找回金額的5%,具體價格可以商量。

“ 我開發了一套技巧,能讓人們找回塵封已久的記憶或者看到他們已存放在某個藏匿點的東西,” 他表示。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情景喜劇《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最近的一集就對這種窘境進行了刻畫。為找出他們七年前挖出的價值數千美元的比特幣,劇中三位主角,萊昂納德(Leonard)、拉傑什(Raj)和霍華德(Howard)費盡周折,笑料百出。

《生活大爆炸》的製片人史蒂夫·霍蘭德(Steve Holland)稱,該片的某位編劇多年前的確買入了一些比特幣,這讓劇組其他成員覺得很有意思。他說,“看到比特幣價格波動對她造成的情緒起伏,我們覺得很好玩,也很喜歡拿這件事開玩笑。”

由於用於保存私人密鑰的硬盤驅動器在一次辦公室大掃除時被無意中丟棄,來自紐波特的IT從業者詹姆斯·豪威爾斯(James Howells)損失了自己在2009年挖到的7,500個比特幣。這些比特幣的價值一度飆升至1億美元以上,他的故事前不久在網上瘋傳。目前他正試圖去填埋垃圾場開挖,翻遍四年的垃圾找出這張硬盤。

對小J·羅伯特·柯林斯(J. Robert Collins Jr.)而言,這關乎家庭的團聚。柯林斯去年發起了一個專門從事加密貨幣交易的基金。四年前,他給家裏的16位家庭成員每個人送了半個比特幣作為聖誕禮物,主要目的是讓他們了解這種虛擬貨幣。迄今為止有14個人已經丟失了密鑰。

在去年的家庭聚會上,一家人計劃發起一個家庭活動,一起尋找丟失的密鑰。如果所有密鑰都被找回,這意味著一家人的聖誕節獎金將高達12.5萬美元。Collins 先生稱,他們可能將這些比特幣托付給一個負責人保管。

內森·默多克(Nathan Murdoch)也忘記了他四年前所買入比特幣的密碼。他轉向了加密貨幣界的匿名鎖匠Dave Bitcoin。一開始,Dave Bitcoin的匿名身份和過於簡陋的網站讓他打起了退堂鼓。

“後來我告訴自己,耗此一生苦思自己能否找回密碼還不如抓住機會,碰碰運氣,” 默多克回憶道。

Dave Bitcoin實際上是四個人,他們共同運營著一個名為“錢包尋回服務”(Wallet Recovery Services)的公司。這家公司通過高能計算機和算法幫人尋找遺失的密碼,收費為所找回貨幣價值的20%。通常而言,客戶已經對自己的密碼有一些模糊的印象,會將任何可能的單詞或字母線索發給Dave Bitcoin。目前仍要求匿名的公司創始人稱,相比四年前,公司收到的密碼找回請求增加了三倍。

就在默多克先生生日當天,Dave Bitcoin 發郵件稱,他的密碼已經找回。

“這次我已經準備了紙質複印件,並且進行了備份,” 默多克表示,“我不會再重蹈覆轍了。”

本文來源於華爾街日報·派,作者 Alison Sider / Stephanie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