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多重利空壓頂!2018又將是美元的“災難之年”?

周二(12月5日)美國國會參院涉險批准了稅改法案,這給美元指數提供了持續的正面助推,聯準會(Fed)新主席鮑威爾的任命獲批准,這被視作為明年的進一步政策緊縮行動鋪平了道路。此外,市場注意力也開始轉向了此後將陸續發佈的美國11月份系列就業數據。不過,美指仍在93.50關卡遇阻。

毫無疑問,今年是美元近十多年來表現最為糟糕的一年,其兌主要競爭對手的跌幅達到了近9%,在G10貨幣中的表現也僅略好於墊底的紐元。而對於後市,當前投行機構看跌的預測也依然堆積如山,機構們認為,即便當前存在鷹派聯準會(Fed)、經濟全面復甦、川普交易重現等利好,但這些似乎都不足以在明年刺激美元走強。由於全球經濟成長步伐加快,全球其他央行趨於更加鷹派的態度,美元明年恐仍面臨重重困難。

另外,年底將至之際,川普本人卻仍未擺脫“通俄門”事件持續發酵的困擾,同時,伴隨著12月8日國會臨時撥款法案的到期大限將至,美國政府似乎又要面臨新一輪的關門危機困擾。另外民調還顯示,多數美國民眾也對稅改前景持不完全看好的態度。在明年的中期選舉中,美國稅改是否為成為共和黨及川普長期執政的助推力尚待觀察。這都阻礙了美元指數取得更大的升幅。

95c4881f-ed26-41e0-a099-290139e0a0dd.png

稅改通過、12月加息、鮑威爾上任等因素美元利好

在上周六美國國會參議院以2票微弱優勢通過了稅改法案之後,市場對於“川普新政”的信心再度被點燃,大多數觀察人士仍對美元前景持謹慎樂觀態度。

因為從周三(12月6日)稍後開始,美國11月份各項就業指標就將陸續出爐,觀察人士認為,11月非農表現並不會太差,就業人數再增20萬仍可期,而比就業人數更關鍵的薪酬數據也有望帶來意外的驚喜。這意味著美元指數走勢此後仍將蓄勢待發。

此後,聯準會(Fed)在12月12-13日的會議上再度加息25個基點已完全沒有懸念。而據業內機構當前預測,聯準會(Fed)新主席鮑威爾上任首年將仍會加息3-4次,這足以對美元指數構成持續的支撐。

受上述樂觀情緒影響,再加上此前一度令投資者情緒緊張的朝鮮局勢暫時沒有進一步惡化的跡象,避險黃金價格便在周二再遭“滑鐵盧”。

稅改有望年前通過 但共和黨明年“中期選舉”卻仍須苦戰

上周,美國稅改法案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在國會參院涉險過關。此後眾議院和參議院立法者針對新稅改進行激烈討論,並會協調兩院的版本後批准一份最終版本交由川普總統簽署生效。而據一位前白宮官員Tony Fratto透露:參議院為此次稅改大開綠燈,令他預計稅改將在聖誕節之前如期完成,但這次美國稅改是否為成為共和黨及川普長期執政的助推力尚待觀察。

Tony Fratto曾在布什總統任職期間擔任總統副新聞秘書,他告訴外媒,稅改對川普和共和黨來說是一個“大勝利”。不過,這是否會導致川普在民意調查中或共和黨在明年中期選舉中支持率上升尚不確定。另外,如果這次稅改的效果不好,美國人可能會失去對共和黨領導層的信心,從而在明年美國的中期選舉中讓共和黨處於不利境地。

稅改恰逢川普支持率下降時進行,新的哈佛大學CAPS /Harris調查顯示11月份川普的民意支持率為41%,創下新低。雖說新稅改方案普遍受到企業歡迎,但是對選民情緒的影響尚不明確,特別是考慮到減稅的影響可能要經過幾年才能平複。

當被問及川普是否會因減稅而受到歡迎時,他表示,立法是“現在的勝利”,但總統傳統的中下階層支持者是否會作出積極的反應尚待觀察。他說,“如果要進行稅改,總有稅率會被調低,有稅率會被調高,總會有人高興,有人難過。但是絕大多數(80%以上)的選民會獲得稅率降低的好消息。”

美國政府關門危機再至!多重利空壓頂 美元上行之路猶坎坷

值得注意的是,稅改通過後,周二美元的漲勢與黃金的跌勢並不成正比,總體來看走勢依舊糾結,步伐總體沉重。原因在於年終將至,投資者對於美國政局前景的顧慮並未打消。

稅改能否在聖誕節前完成,仍不確定

當前“稅改”法案前景仍有待國會兩院進一步協調,才能交付出最終的版本,因此,諸如富國銀行等悲觀的業內機構認為,考慮到美國國會的辦事低效率,以及當前僅剩下不到十天的國會會期,要完成這項艱巨的工作仍有難度。川普總統所期許的,在聖誕節前簽字批准稅改的願景能否得償,仍是未知數。

政府關門危機又至

除了稅改之外,美國國會在剩下的這一星期事件內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忙,首當其衝的便是在9月份颶風威脅下通過的3個月臨時性政府撥款法案在本周五(12月8日)就將到期,一旦新的財政撥款法案無法及時跟進,那麼美國政府停擺危機又將到來。而從目前的多方博弈來看,川普及其白宮幕僚已經提前放出狠話,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聲稱一旦政府再度停擺,需要由國會方面承擔此事件的全部後果。但這樣寸土不讓的姿態,反而令投資者擔心此後發生正面衝突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而一旦美國政府停擺,包括稅改之類的“新政”行動也會繼續難產。

“通俄門”風波繼續發酵

如此負面事件前景自然打壓了美元的上行空間,與此同時,隨著前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弗林的認罪,有關川普及其幕僚“通俄門”的風波也會繼續發酵。即使川普本人在此間毫發無傷,他也勢必會被牽扯進去一部分的精力。這因而也被美元投資者視作利空因素。

股市持續回落對於美元也是利空因素

此外,美國股市近期表現令人大跌眼鏡,在基本面一片大好的狀況下,標普500指數周二卻再度在科技股低迷的拖累下收跌,自9月初颶風災害期間以來首次出現日線三連陰,或許暗示在投資機構不斷提醒股市大盤尤其是科技板塊估值過高的情況下,投資者已經有了“逃頂”的意向,部分投資者甚至也開始將資金轉向更加火熱的比特幣市場。對於過去一段時間一直保持正向關聯的美元和美股來說,股市的持續回落也是一個額外的利空因素。

看看投行怎麼說?

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 SA)全球固定收益策略師Kit Juckes周二在報告中寫道:“投資者需小心那些潛伏的風險和那些被嚴重低估的貨幣。隨著全球經濟增長趨於平衡和同步,美元看起來非常昂貴”。據該分析師稱,鑒於央行對貨幣升值更加容忍,海外市場收益率上升,傳統的估值模式將回歸。

道明證券(TD Securities)外匯策略師Ned Rumpeltin也表示:“我們認為2017年正成為美元強弱的分水嶺。”他指出,只要全球經濟保持穩定增長,通膨上升的趨勢就將依然存在,而相比之下,美國通膨卻難以保持以往的優勢,全球宏觀格局將會推動美元進一步貶值。

舉例而言,當前金融市場對美國稅改立法進展的反應非常強烈,川普的稅改政策被視為其當選後重振經濟的關鍵。但對於看空美元的人士來說,想要推翻這一名義上的利好依然很簡單:稅收計劃不太可能引發海外資金突然的大量回流,因為在全球經濟強勁增長刺激下,海外市場的收益率將繼續上升,尤其是歐元區的復甦獲得了更多的推動力。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外匯研究主管George Saravelos在一份報告中寫道:“屆時所謂的資金回流美國本土可能只會涉及到賬面意義上的轉移,而不會抽離離岸美元的流動性。

事實上,回顧美國的減稅史,雷根和小布什的減稅計劃最終都造成經常帳惡化與美元長期貶值。1986年,時任美國總統雷根將最高所得稅率從50%降至38%,當時美元指數重挫16%。2003年,小布什總統調降股息稅,結果美元指數大跌15%。而這次情況或許沒有什麼不同,並且川普不希望美元太強,因為這會抵消美國企業享有低利率和企業稅降低的正面影響。

分析師表示,雖然明年上半年可能會出現更多因稅改看漲美元的預期,但明年下半年美元可能承受更大的壓力,因為利率市場將開始對歐洲央行削減貨幣刺激措施進行計價。屆時,聯準會(Fed)可能需要更為鷹派的加息步伐,才能刺激實際收益率走高,並給美元多頭帶來希望。

根據法國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的數據,今年美元指數下跌了8.6%,但仍比2011年本輪牛市前的低點高約25%,實際匯率則比過去20年的平均水平高出5%。

道明證券的策略師們則更為看空,該機構認為美元是G10貨幣中最被高估的貨幣。道明證券表示,只有全球金融震盪才有可能刺激美元反彈。該行外匯策略師Ned Rumpeltin認為,美元指數明年將出現更大跌幅,可能下跌到87.8。該行建議在歐元、瑞典克朗和紐元兌美元及瑞郎的貨幣對籃子中持有多頭部位。

Juckes表示,他說,考慮到非美貨幣基本面的改善,即使聯邦基金利率上升100個基點,也不太可能刺激美元上漲。興業銀行(Societe Generale)預計,到2018年底,美元指數將下跌4.5%,並且正在看漲歐元、澳元、挪威克朗和一些東歐貨幣兌美元。

NatWest Markets貨幣策略主管Mansoor Mohi-uddin在年內最後一份月度報告中也寫道,“2018年主要外匯市場的主題將是自2011年本輪長期牛市以來,美元究竟還能在高位維繫多久。”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WE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