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步入巨頭時代:美國小市值公司遭遇8個月來最慘一周

這是個強者恒強的時代。美國的小市值公司在大市值公司面前敗下陣來。

數據顯示,美國小市值公司在第二季度的利潤增速為-8%,而同期中等市值公司的利潤增速為7%,大型市值公司的利潤增速則為9%。

與此同時,衡量美國小市值公司業績的Russell 2000指數在本周下跌了2.7%,較去年同期僅增長了1%,創下了今年以來的最差表現。

cf1a99f7-6173-4970-82cf-bf6c367a28e3.jpg

美銀美林表示,中小板塊行情的終結,意味著投資者們對美國經濟前景並不看好。

市場對川普交易失去信心

由於小市值公司很少開展海外業務,因此其業績表現往往與美國本土經濟高度相關。

川普當選後,其所承諾的萬億基建計劃和減稅計劃使投資者們感到振奮,對美國經濟的看好達到了空前程度。Russell 2000指數也隨之暴漲,漲幅曾領先了衡量大中型企業表現的標普500指數10個百分點。

然而,由於川普計劃執行的政治阻力過大,市場逐漸對此感到失望,曾經暴漲的Russell 2000指數也回吐了自川普當選以來其相較於主板的溢價漲幅,現在Russell 2000指數上漲幅度不再領先於標普500指數。

美國金融部落客Zerohedge點評稱,隨著美國經濟開始喪失增長動能,經濟刺激前景黯淡,小市值公司仍將遭遇更多的不利因素。Zerohedge還稱,現在對小市值公司的估值很高,但這些公司的基本面薄弱,杠杆水平又高到創下歷史記錄,因此建議投資者對投資這些公司的股票保持謹慎態度。

強者恒強,規模報酬遞增?

美國的科技股業績屢屢突破新高,超出金融機構的預期,但美國小市值公司的利潤卻差強人意,市場對其每股收益的預期不斷下降,小市值公司與大市值公司的回報率差值創下數年以來的高點。

這並非美國一國之個例。中國的創業板較主板相比,業績也不好看。從年初至今,上證指數上漲了3.28%,而同期創業板指卻下跌了12.5%。

與此同時,沒有在A股上市,但已經成長為龐然大物的中國互聯網垂直領域的獨角獸公司(阿里、騰訊、微博、京東、陌陌、網易、攜程),他們的市值在過去一年增長了70%,與之對應的在中國上市的在各個垂直行業(特別是科創領域)不那麼具有領先性的這一批中小市值公司在過去一年內下跌近30%,這兩者出現了明顯的分化。

天風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表示,互聯網經濟遠超出我們對傳統的認知,它呈現規模遞增的狀態,供給側的革命形成資源和要素非常迅速地向頂級的公司聚合和集中,“馬太效應”非常強。

因為互聯網,人類經濟活動最根本問題“信息不對稱”出現了邊際的突破,交易成本呈非線性下降,傳統的行業和企業的邊界變得模糊,資源要素可以跨界流動,使得資本的使用效率非線性地上升。在信息經濟中,硬體有所謂的“摩爾效應”;同時軟體的單位美元投資往往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極小的投資帶來極大的財富。

具體看,這些公司有四個共同的特點,其一就是數據壟斷。科技創新的本質依然是對於消費需求的帶動。在數據為王的時代,誰掌握了更多的用戶的數據,就意味著誰掌握了未來時代的命脈。從騰訊,阿里,到Facebook和谷歌等,不斷在向新的模式轉型,不斷迭代新的業務,一切都源於他們強大的數據源。資源要素和信用在未來都會跟著數據流動,之所以出現“馬太效應”,正是因為大量有價值的數據向互聯網巨頭集中。

第二個是流量分割的結束。對於新進入者來說,要重新獲得流量的成本極大。用戶的習慣越來越穩定,每一個應用可能都對應垂直領域的巨頭。你看看手機上的APP,可能前幾年能下七八十個,而現在主要用熟悉的二三十個,意味著巨頭會擁有越來越相對穩定和便宜的用戶數量。

第三個是規模報酬遞增。我們在學校裏學經濟學教科書的時候看到的概念,傳統經濟中都是規模報酬遞減,但是在互聯網經濟中看到的是規模報酬遞增,這是一個常態。

第四個是創新,由於本身具有大量用戶數據,又有不錯的現金流,反而鼓勵了這些大互聯網公司去做創新。而小公司根本承受不起創新失敗的成本,在All in失敗後也只能接受落寞退場的命運。只有大公司能扛過去,因此優勢都在向大公司集中。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唐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