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特寫 | 歐盟“毒雞蛋”砸出監管漏洞 “走高端路線”的中國消費者安全嗎?

本周來自歐洲的一條食品安全消息引發人們關注。比利時食品安全部門宣布,在本國幾個主要的農產品經銷商銷售的雞蛋中檢測出了氟蟲腈。這是一種用來清除禽類虱子的化學產品,通過沾染禽類皮膚之後進入體內。人類在食用被汙染雞蛋後肝腎功能將會受到損傷。

從目前公布的情況來看,比利時和荷蘭農場生產的大量雞蛋(數量達到數千萬枚)已經出口到歐盟多個國家,全世界範圍內有16個國家和地區市場發現被汙染雞蛋,其中包括中國香港。比利時緊急關閉了中國四分之一的養雞場。農業體量比比利時大得多的荷蘭則關閉了中國五分之一的養雞場,而且已經開始檢測本國禽肉是否也受到汙染。此舉很可能將會導致數百萬隻蛋雞被撲殺。

目前,雞蛋汙染事件的原因還沒有形成結論。不過,已經確認的事實是,比利時早在6月份就發現了有毒雞蛋,但是直到7月20日才通知歐盟。比利時方面辯解稱,剛開始發現有毒雞蛋時將其作為個案處理,未能認識到嚴重性。隨後比方指責荷蘭早在去年11月就發現了問題。荷方予以否認。此外,比利時與荷蘭在氟蟲腈的檢測標準方面存在不同,顯示出歐盟對內部農產品質量評估體系有不一致之處。

確立雞蛋的農藥檢測統一標準,這是歐盟以後要做的事情。不可否認的是,在過去十年中,歐盟的食品安全事故已經多次出現。2013年羅馬尼亞和克羅地亞在牛奶中發現黃曲黴素,判斷汙染源是養牛場飼料,當年在荷蘭奶牛場也遭遇汙染;2013年另外一件震動歐洲的食品安全案例是馬肉事件。當時發現英國、盧森堡、法國、波蘭和瑞典出售的牛肉漢堡當中夾雜著馬肉。此事幾乎與有毒牛奶同時曝光,使歐盟食品安全局非常被動。

所有這些還比不過2011年德國毒黃瓜事件。一批來自西班牙的受汙染黃瓜在出口到德國後,最少導致14人感染出血性大腸杆菌而死亡。如果算上20世紀末持續十多年之久的英國瘋牛病問題,歐洲食品問題單子就更加長了。

歐盟食品還是“最佳”嗎?

這一系列問題,發生在歐盟農產品-食品出口連創新高的背景之下。2016年歐洲對外農產品出口達到1307億歐元,比2011年增長了29%。歐盟是世界上第一大農產品出口經濟體,這一地位至少已經維持多年。而且,全球食品安全指數這種獨立評估組織對歐盟國家(主要是西歐)的食品安全評級多年保持不變,維持“最佳”級別——雖然在這幾年歐洲爆發的食品安全問題多少讓人覺得這有些諷刺。

公平地說,擁有5億人口28個成員國的歐盟至今仍舊被食品安全機構評為安全地區,還是需要歸功於歐盟較為嚴格的食品標準,以及歐盟在這一問題上建立的預警機制。統一的共同農業政策、統一的食品安全監管系統對歐盟農產品-食品的生產管理比較嚴格。

早在1979年,當時的歐共體就建立了食品與飼料快速預警系統(RASFF)。預警的原理並不困難。當某國檢測出某種食品出現問題,該國食品安全部門迅速向RASFF備案。RASFF將備案分為若幹種,一種僅僅是歸檔,一種是跟蹤觀察,第三種屬於情況嚴重下,自動激活歐盟反應機制,迫使相關國家禁止相關汙染食品的生產、銷售和跨國運輸,並盡快確認採取相關措施消除汙染源。

2000年歐盟頒布了《食品安全白皮書》,為歐盟加強食品安全監管提供了法律基礎,推動了隨後一系列食品安全監管改革。

在過去十年當中,RASFF的預警功能得到充分的實踐,每年收到的備案雖然有增有減,但是跟蹤觀察和觸發反應機制的備案呈增加的態勢。西歐的農業大國在RASFF機制當中的備案數量上領先於其他國家。法國、德國、比利時、荷蘭、西班牙、意大利和英國在歐盟28個成員國中名列前茅。但這並不意味著西歐食品出現的問題就一定多於中東歐國家。有意思的是,獨立評級機構全球食品安全指數將位於中東歐的波蘭、捷克等國家的評級列為“良好”,比西歐國家的評級要低。

出口中國走高端路線?

食品安全事關食品技術優劣和法律執行鬆緊的兩方面,西歐與中東歐食品的孰優孰劣,以及歐盟的食品安全問題是否已經到了一個值得人們警惕的時刻,現在還難以判斷。值得注意的一點是,中國是歐盟農產品-食品的主要銷售對象。2016年中方從歐盟進口了總價值達到113.8億歐元的農產品-食品,比2015年增長了12%,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歐盟農產品-食品進口國。從2008年至今,中國從歐盟進口農產品-食品的增長趨勢幾乎沒有改變,只是在2013年-2014年間增速略有放緩。

目前,歐盟向中國出口的主要農產品-食品包括肉類、奶製品和酒精飲料等。這裏面占據最大的份額是肉類、動物內髒以及動物脂肪,在2016年占據出口總額的27%左右;其次是嬰兒食品、奶粉奶製品以及澱粉等,占比25%,酒類的出口占比17%。與大量從美國和南美進口大豆以獲得食用油不同,中國從歐盟進口的食用油以橄欖油為主,占歐盟農產品和食品出口總額的1.5%,說明中國進口商比較看重歐盟高端農產品。從歐盟進口的穀物在2015-2016年間出現大幅度下降,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歐盟對華出口農產品的附加值。

2016年歐盟向中國出口農產品-食品當中,增幅最快的也是肉類、奶製品和酒精飲料等。豬肉的出口增幅達到88%,嬰兒食品和奶製品等增幅達到42.8%,烈性酒的增幅達到16.3%。

中國巨大的市場吸引了歐盟國家。借著“一帶一路”倡議落實的機會,歐盟向中國銷售更多農產品。南歐國家,如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臘希望銷售更多的橄欖油到中國;波蘭經過多年努力,在2016年打開了中國蘋果市場,正在努力爭取向中國出口奶製品和肉製品。這幾年當中,陸續開通的中歐鐵路貨運也為雙邊的農產品貿易提供了交通便利。例如,今年年初從英國開往義烏的貨運列車上就裝載有大量英國農產品和食品,主要是嬰兒食品以及威士忌酒等附加值較高的貨物。

中國這次幸免,下次呢?

中國大陸未從歐盟進口雞蛋,免於承受此次毒雞蛋危機。但是中國從歐洲進口的農產品當中有雞蛋粉,以及禽肉——主要是雞爪。這兩類產品隻占全部農產品-食品出口的極小部分。歐盟資料隻注明高於0.8%以上的統計份額。上述兩類產品不在此列。反過來,中國反而試圖向歐盟出口禽肉,甚至因歐盟為禽肉設置了保護性高關稅而在2016年將布魯塞爾告到了世界貿易組織。

因為食品安全問題而導致中國對歐盟農產品施加進口限制的案例,到目前為止只有一例,即牛羊肉,原因是上個世紀末歐洲爆發,蔓延整個西方的瘋牛病。到了今年,中國基本解除了對歐盟成員國的牛羊肉進口限制,使歐盟加入美國和南美(主要是巴西)對華出口牛羊肉的隊伍當中。

2014年波蘭和愛沙尼亞爆發非洲豬熱病,俄羅斯因此停止從這兩國進口豬肉製品。歐盟的食品安全系統反應很快,沒有帶來疫病的擴散。中國沒有從上述兩個國家進口豬肉製品。當年中方沒有下達對歐洲豬肉製品的禁令,而且進口量反而有所增加。這些案例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中國對歐洲農產品以及本國檢驗檢疫制度的態度。

目前,中國與歐盟之間有高級別的農業農村對話機制,有機食品認證和動物衛生領域合作是2017年對話當中的兩個議題,但是顯然不足以覆蓋整個食品安全領域。鑒於中國目前也是歐盟的第四大農產品-食品進口國,也許中歐雙方應該就食品安全問題建立共同磋商機制了。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吳夢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