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一位王牌大空頭的傳奇人生:精準狙擊加拿大樓市,被俄黑幫威脅性命

169e199b-ebc1-4c64-8dd7-970ccf9cd2bc.jpg
“現在的加拿大樓市泡沫不亞於美國次貸危機時期”。
說這句話的不是別人,正是華爾街大名鼎鼎的沽空傳奇:馬克•柯霍德斯(Marc Cohodes)。
這位昔日縱橫馳騁華爾街20多年的王牌大空頭,如今已轉換戰場,在僻靜的鄉下養雞。但他仍盯著市場上的“牛”,自封為養雞場裏的首席“鬥牛士”。
上世紀90年代的華爾街曾有著這樣的傳言:當柯霍德斯盯上了哪家公司的話,這家公司的股東最好趕快拿錢跑路。
  • 被他盯上的比利時語音識別軟體公司Lernout & Hauspie,股價從65美元一度暴跌至25美分,並在2001年宣告破產;
  • 他在金融危機前夕揭露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公司NovaStar盈利虛增入選哈佛商學院經典案例;
  • 商業管理軟體供應商AremisSoft被他爆出虛增收入,於2002年宣告破產;
  • 他盯上的製藥公司AaiPharma於2005年承認欺詐並最終退市…

隨後到來的金融危機對於柯霍德斯這樣的大空頭本該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但他卻在風暴中敗下陣來。受到雷曼破產事件牽連,並在與高盛的強製平倉爭議中,他管理的做空對沖基金 Copper River Partners 最終走向倒閉。

此後,意興闌珊的柯霍德斯隱退農場,但在養雞遛馬之餘,他並沒有放棄做空。今年56歲的他在Linkedin上的頭銜是阿爾德巷農場的首席“鬥牛士”。

過去兩年,他在加拿大樓市火爆的時候逆勢警告風險、呼籲做空。不久前,他大舉做空的加拿大非銀行房貸供應商Home Capital Group成為加拿大版“次貸危機”的暴風眼,單日股價暴跌65%,瀕臨破產。

柯霍德斯的做空秘訣是:將賭注押在騎師身上,而不是賽馬身上(Bet the jockey, not the horse)。

從此執著做空

柯霍德斯對做空有著很深的執念。

他對財務欺詐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銳嗅覺,一旦發現某家公司存在異常便全力狙擊,挖地三尺尋找不法行為的線索、在Twitter上向對手展示他最為暴戾的一面,甚至曾火急火燎地跑遍拉斯維加斯確認某家公司聲稱的新辦公室是否真實存在。

正如柯霍德斯自己所說的:“合法的公司根本不知道我是誰,但是對於那些壞人,他們知道,而且非常在乎。”

柯霍德斯的做空事業起始於芝加哥。畢業於馬薩諸塞州巴布森學院財務專業,他於1982年在老家芝加哥的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謀得一職,也是在這裏,他遇見了帶領他走向做空之路的Paul Landini。

柯霍德斯和Landini經常在下班後去當地的電子遊戲廳閑逛,看著人們狂熱地將一枚又一枚的硬幣塞入遊戲機,一個念頭冒了出來:在電子遊戲機的碾壓下,彈球機應該要沒落了。

於是,這兩人合計了一下,決定做空一家大型彈球公司—Bally Manufacturing。果不其然,這家公司的股價從1983年初開始走低,到1984年底,其市值蒸發了約一半,他們也從中大賺了一筆。

從此,柯霍德斯就對做空著了迷。

馳騁華爾街的理想主義者

就像鱷魚咬住獵物不鬆口一樣,一旦認定一家公司有問題,柯霍德斯便緊咬不放,這是他的一貫作風。

1985年,柯霍德斯轉戰紐約,加入David Rocker新成立的做空基金公司Rocker Partners成為合夥人,自此創造了一系列輝煌的“戰績”。

他對比利時語音識別軟體公司Lernout & Hauspie的狙擊轟動了華爾街,也奠定他在做空界的聲望。

柯霍德斯會盯上L&H純屬巧合。1998年,為了幫助自己患有腦癱的兒子提升溝通能力,他本打算購入L&H的語音識別軟體,但他很快發現這家公司不太尋常。

他看了L&H的產品演示後,覺得非常不可信,並進而深入挖掘該公司的財務報表,得出結論認為這家公司一直以來通過關聯交易來虛增收入。Rocker Partners 隨即開始做空L&H。

但事情在一開始並不順利。這家當時被微軟和英特爾看好並入股的公司,股價持續走高,在2000年的前三個月股價甚至翻了兩番,導致Rocker Partners基金淨值大幅將下降,多位投資者選擇贖回。

柯霍德斯並沒有放棄,他繼續深挖該公司的財務報表,很快發現L&H的海外銷量存在貓膩,其中韓國地區的銷量多得令人難以置信。柯霍德斯和其他空頭聯合向華爾街日報等主流媒體揭發L&H在韓國的銷量問題。

終於迎來峰迴路轉。這家頂峰時期市值一度達到93億美元的公司,其股價從65美元一度暴跌至25美分,並在2001年宣告破產。公司創始人Jo Lernout和Pol Hauspie被以欺詐和操縱股價的罪名逮捕並判處有期徒刑,這是當時歐洲最大的詐騙案。

普華永道後來對該公司的審計顯示,約70%的韓國銷量從未存在。Lernout在1998年至2000年間虛報近3億美元收入,占其總銷售額的三分之一。

柯霍德斯在金融危機前夕揭露美國次級抵押貸款公司NovaStar盈利虛增入選哈佛商學院經典案例;商業管理軟體供應商AremisSoft被他爆出虛增收入,於2002年宣告破產;他盯上的製藥公司AaiPharma於2005年承認欺詐並最終退市。

嗅到“腥味” 的柯霍德斯往往以極端地、憤怒地方式向全世界揭發。美國財經作家Jim Grant這樣形容柯霍德斯:“他給人的印象猶如一隻咆哮的熊,但在這外表之下跳動的,是一顆理想主義者的心。”

將賭注押在騎師身上

做空向來是勇敢者的遊戲,盈利有限,虧損卻是無底的。對於柯霍德斯來說, 做空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

“上斯坦福、哈佛或者耶魯並不能教會你如何成為沽空者”,柯霍德斯在接受瑞士媒體Finanz und Wirtschaft採訪時如是說,“優秀的沽空者天生帶有保持懷疑和善於推理的基因。”

柯霍德斯的做空秘訣是:將賭注押在騎師身上,而不是賽馬身上(Bet the jockey, not the horse)。

他盯住那些執行能力不佳、有不良記錄的公司高管,這些人總愛誇誇其談說一些與事實不符的言論、他們的員工流動率通常都很高,而且總能從他們的前下屬或者客戶那裏獲得一些爆料。

他認為,“這些信號都不能保證你能做到一筆大空單,但是至少意味著他們管理的公司值得好好挖掘一番。”

“我們讓這個市場保持誠實”

空頭不易做,除了要承受巨大的損失風險,他們通常要逆大勢而行,與龐大的多頭資金對抗,站在投資者、公司高管的對立面,甚至挑戰規則成為監管層的打壓對象。

在金融市場,空頭與多頭的較量猶如螞蟻對大象。在全世界範圍,做空資金與做多資金對比例大約為1:15,000,000; 在美國這個全球最大的市場,做空資金的規模僅為50億美元。

柯霍德斯對沽空的執著是在認清這個行業的殘酷真相之後,“做空充滿挑戰,它送你登上高峰,也讓你經歷低谷,它能激發出你最好的一面。”

在與L&H持續數年的對抗中,柯霍德斯承受著巨大的壓力。L&H高管指控他是陰謀主導者,投資者在網絡上攻擊他,甚至以性命要挾他,甚至還有俄羅斯黑幫威脅要殺了他。當時柯霍德斯不得不養兩隻130磅重的羅得西亞獵犬來保護家人。

沽空者通常都官司纏身。按柯霍德斯自己的話來說,如果你沒有被起訴過幾次,你根本算不上一個空頭,“有些人喜歡把錢花在公關人員身上,而我把錢都花在了請律師上。"

此外,一些惡意做空事件讓沽空者聲名狼藉,使他們成為眾矢之的。投資者抱怨空頭打壓股價造成損失,上市公司高管指責他們惡意誹謗,員工恨他們導致公司破產造成失業。在金融危機時期,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甚至下令禁止裸賣空。

但柯霍德斯卻對自己沽空者的身份引以為豪。他堅信空頭是市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空頭保護著市場裏的弱小群體,特別是個人投資者。

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道,“在美國只有多頭才有言論自由的權利,但我信奉自由市場,這意味著買家和賣家都應該被允許存在,市場需要價格發現,需要我這樣的人提供信息,警告投資者即將出現的問題。”

柯霍德斯認為監管機構更應該歡迎沽空者,“我們揭露陰謀和欺詐,我們讓這個市場保持誠實。”

在金融危機中折戟的大空頭

本該在金融危機中風生水起的柯霍德斯卻意外敗下陣來。
2007年,柯霍德斯在David Rocker退休後接管Rocker Partners,並改名為Copper River Partners,當時這家公司的資產管理規模已經達到15億美元。

隨後爆發的金融危機對於柯霍德斯這樣的空頭來說本該是一個千載難逢的賺錢機會,然而,他的基金卻遭遇了一連串的“黑天鵝”事件,特別是受雷曼破產牽連、以及被高盛強製平倉,最終,Copper River倒閉了。

在金融危機前夕,柯霍德斯就預感到,隨著美國過熱的房地產市場降溫,股市必將迎來一場調整。他早早就開始布局做空,到2008年9月初,在房地美和房利美危機中股市開始走低,柯霍德斯當時想著,這次穩賺了。

但隨之而來的一系列事件完全不在他的控制範圍。

雷曼兄弟是Copper River一系列衍生品交易的對手方,當雷曼問題開始顯現時,Copper River解除了交易,但隨著雷曼於2008年9月15日申請破產保護,Copper River抵押在雷曼的約1億美元的抵押資金也遭到凍結。

雪上加霜的是,幾天之後,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下發裸賣空禁令,並禁止賣空金融公司,這隨即導致大量此前遭做空的股票股價暴漲。Copper River的做空基金在短短兩周之內虧損55%。

隨後,Copper River的主要經紀商高盛又給了它一記重拳。隨著股價上漲,高盛發出追加保證金通知,並最終對Copper River執行了強製平倉。

高盛的做法看起來似乎也合乎情理,但柯霍德斯一直以來堅持認為,高盛的所作所為是導致Copper River失敗的致命原因。

作為經紀商,高盛按規定應該在Copper River執行賣空交易前從市場上借入相應的空頭部位,但柯霍德斯懷疑高盛從未借入他做空的股票,因此在出現問題時,高盛拒絕了他轉移帳戶的要求,並急於平倉以躲避監管部門的合規檢查。高盛方面一直否認柯霍德斯的猜測。

柯霍德斯曾指責高盛冷血,無視法律,為了“賺一分錢”可以不顧後果。當被問及為什麼不起訴高盛時,柯霍德斯說他不願意捲入曠日持久的官司。

“Copper River的倒閉出於不受我控制的因素,但我是船長,船沉了,我願意承當責任,” 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這樣說道。

Copper River於2008年9月底關閉,它曾做空的股票在不久後紛紛暴跌。

在養雞場“狙擊”加拿大樓市

此後,意興闌珊的柯霍德斯退隱到北加利福尼亞州的阿爾德巷農場,過起了養雞遛馬的日子。

在這裏,柯霍德斯保留了一台Bally公司的彈珠機,一輛保時捷911,車牌上寫著Gowex,這是他曾做空的西班牙電信公司的名字。他給一匹6歲大的荷爾斯泰因馬命名為Concordia,與一家曾經起訴過他的製藥商同名。他還用朋友和對手的名字給他養的300多隻雞命名。

但柯霍德斯並沒有打算放棄做空,短暫的休憩之後他又撿起老本行。

最近,他把目光投向了加拿大,盯上了熱得發燙的加拿大房地產市場,大舉做空加拿大非銀行房貸供應商Home Capital Group。

柯霍德斯認為加拿大的樓市泡沫不亞於美國次貸危機時期,他稱溫哥華樓市瘋狂的現狀,是一個洗錢、投機炒作和低利率的混合產物。原本用來住人的房子卻成了洗錢聖地。過去兩年多來,柯霍德斯一直在媒體和Twitter上宣傳他的這個觀點。

上個月,Home Capital Group宣布將舉債20億加元作為緊急流動性貸款,因為其高利儲蓄帳戶(High-Interest Savings Account)存款額從3月28日至4月24日急速減少了5.91億美元,目前僅剩14億美元且還會繼續流失。 Home Capital Group公司股價在消息傳出當日暴跌65%,創公司史上最大單日跌幅。

身處在這個遠離華爾街的農場,並不妨礙柯霍德斯繼續他的傳奇沽空者生涯。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葉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