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競爭的下一個主戰場:人工智能

谷歌AlphaGo驚豔亮相讓世人真正認識到人工智能的威力,中國和美國都在爭相布局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儼然成為中美競爭的下一個戰場。

錯失移動互聯網紅利的百度試圖在人工智能上奮起直追,正如李彥宏所說,“互聯網是一道開胃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

百度在2012年就建立了深度學習研究院,此後相繼建立了大數據實驗室和矽谷人工智能實驗,而在今年1月,百度還挖了微軟的前高管陸奇,負責百度的人工智能業務。

中國的民營企業都在人工智能上爭相布局,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也在不斷投入人工智能中。

今年3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要“全面實施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加快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電路、生物製藥、5G等技術研發和轉化。這讓人工智能的表述首次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

美國要限制中國投資人工智能?

目前人工智能似乎還是集中矽谷,尤其是Facebook和谷歌,但中國在人工智能的大力投入,也引起了美國的關注。

與此同時,川普政府還試圖大幅削減科研經費。比如說,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2018年度預算撥款為66.53億美元,比2016年度實際投資減少8.4098億美元,削減幅度達11.2%。這讓美國對被中國反超更加擔心。

美國新銳媒體Axios報導稱,中國正在增加人工智能投資,並吸引了頂級的科學家來到中國,這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美國對於人才流失的擔憂。

最近更是有媒體報導稱,美国政府官员表示,因担忧中方规避有关限制以获取敏感技术,美方将采取进一步措施,限制中国对美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领域的投资。

昨日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回應稱,“我們主張外界不要對這些商業併購案作過多政治解讀,更不要進行政治上的干擾。我們多次講過,中美經貿合作本質上是互利共贏的,希望美方能夠為中國企業赴美投資興業提供良好的環境。”

麥肯錫:中國人工智能面臨的三大挑戰

麥肯錫指出,中國要在人工智能和美國一爭高下,可能還是面臨“數據開放+人才匱乏+硬件短板”這三大挑戰。

首先,儘管中國的科技巨頭能夠通過其專有平台獲得海量數據,但在創建一個標準統一、跨平台分享的數據友好型生態系統方面,中國仍落後於美國。其次,全球各國都已意識到開放政府數據庫有助於促進私營領域創新,但中國政府數據的開放度仍極為有限。

同時,中國的研究人員在基礎算法研發領域仍遠遠落後於英美同行。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人才短缺。美國半數以上的數據科學家擁有10年以上的工作經驗,而在中國,超過 40%的數據科學家工作經驗尚不足5年 。

最後,高運算速度的計算技術是發展尖端人工智能技術的重中之重。而長期以來,中國的微晶片嚴重依賴進口,部分類型的高端半導體則幾乎完全依靠進口,這將決定著人工智能解決方案能否實現大規模商業化。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歐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