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開掉自己的“救命恩人” 全都是演給投資者看的套路

GE把掌舵16年之久的CEO傑夫·伊梅爾特“開了”。表面上看,老傑夫“罪有應得”——自2001年接手GE後,公司股價較“接班”時下降了30%,而同期其所在的道瓊斯工業指數卻飆升了121%。

對於投資者而言,這確實是難以接受的結果。想當年韋爾奇離開GE,那是當神一般的人物歡送。而老傑夫這16年不僅一直活在韋爾奇的陰影裏,其隨後“頻繁交易”的運營手法,讓他看起來是一個隻知道瞎忙活但無法創造價值的“笨蛋”。

老傑夫確實生不逢時。雖然他的任期時間與韋爾奇(20年)差不多,但卻在窮盡整個職業生涯為韋爾奇“擦屁股”,以至於投資者對其失去了耐心。但實際上,老傑夫在默默無聞的耕耘中悄悄拯救了GE的百年基業。

GE本可以讓老傑夫繼續幹下去,但來自投資者的壓力已經太大,只能讓老傑夫先解甲歸田,而新上來的CEO本質上跟老傑夫一脈相承,GE換掉CEO並沒有改變既有的戰略方向,換將只是演給投資者看的“套路”。

老傑夫被開"表面理由確鑿"

一張圖就可以看明白,為什麼投資者不喜歡老傑夫。

圖:GE股價表現與其所在的道瓊斯工業指數對比

4c4a3e25-0c05-4d90-83fd-0d8a9393649b.png

自2001年從韋爾奇接手GE以來,整整16年間老傑夫不僅沒讓GE股價上漲,卻讓GE創下了整個道瓊斯工業指數中最差的個股表現:-30%。整個指數中30隻股票,只有輝瑞的股價在此期間是負值(-11%),其餘28隻股票全部上漲,其中21隻股票市值最少翻翻。

如果拋開股價,看一下老傑夫究竟在這16年間幹了什麼,也很難讓投資者們滿意。在老傑夫的任期內,他進行了大量的資產買賣和置換,整個買賣金額高達GE總資本的227%,總金額1260億美元。

但這種買買買賣賣賣的操作,並沒有給GE帶了更多現金流和股東價值。2001年GE的工業部門產生的自由現金流為約100億美元,16年後基本沒有什麼變化,資本的現金回報率僅有12%。而同期,GE的資本配置卻從300億美元猛增至750億美元。

圖:買買買賣賣賣,但沒有直接創造股東價值

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老傑夫在不斷“更新”GE巨大投資組合中的成分:賣掉夕陽產業,如將白色家電出售給海爾,買入增長行業。結果就是GE在過去16年賣掉的公司“市盈率”平均為9倍,而買入的公司平均為13倍。

買賣公司的差額,實際上“吞噬”了GE的現金流和利潤。這是老傑夫任期內GE盈利能力落後於其他公司的最直接原因。

老傑夫實際上是GE的救世主

實際上,這些表面上的股東價值數據冤枉了老傑夫。

先說股價,老傑夫接手GE還沒有兩周,美國就遭受了911襲擊,GE股價暴跌20%。隨後金融危機期間,GE的股價又比老傑夫接手時暴跌80%。當然,其他公司經歷了同樣的考驗。

最重要是,老傑夫表現不佳的最根本原因是一直在為韋爾奇“擦屁股”。韋爾奇的GE傳奇,主要集中在兩方面:一方面韋爾奇讓GE成為全球化公司;另一方面韋爾奇讓GE開啟了“脫實就虛”的轉變。

韋爾奇讓GE金融部門極度膨大,在2008年前規模已經於雷曼兄弟不相上下。但GE的金融部門有自己的更為危險的“特色”:沒有太多存款基礎的GE,主要依靠短期融資獲得資金。但這在韋爾奇時期極為成功:在韋爾奇離任時,GE金融部門對整個公司的利潤貢獻已經高達41%,“脫實就虛”的傾向極為明顯。

新上任的老傑夫即便對金融部門有意見,也斷然不敢動這麼大一顆搖錢樹。2008年金融危機,為老傑夫提供了一個讓GE重回製造業根基的機會。當時市場流動性幹涸,GE無法繼續在市場上滾動高達720億美元的短期公司債,最終只能接受政府救助。

此後老傑夫一直在幫韋爾奇“擦屁股”,先是將GE金融部門對利潤的貢獻從40%削減到25%,隨後又繼續削減到10%以下。

老傑夫買買買賣賣賣操作,實際上都是在試圖彌補GE金融部門留下的利潤窟窿。從這一點來看,老傑夫是成功的。

此外,老傑夫在這一過程中是非常講究章法的:通過用成長性行業置換GE手上的夕陽行業,不僅在利潤上補上了去金融化後的窟窿,還為GE留出了廣泛的成長空間。從這一點來看,老傑夫對GE的貢獻,實際上並不亞於韋爾奇:拯救GE於生死危難之間(在老傑夫任期內,道瓊斯工業指數中的花旗銀行和美鋁被踢了出去,這兩家公司股價分別下跌了84%和58%,另有兩家公司宣布破產)並使GE保持其長達125年的製造業傳統和優勢。

新CEO換湯不換藥

新上任的CEO本質上是跟老傑夫一脈相承。

首先,這是一個重視製造業的CEO。當GE在剝離金融部門時,其製造業部門的收益並沒有幫上太大的忙。但老傑夫“力排眾議”,加倍通投入製造業。新CEO目前所在的醫療器械部門即是老傑夫力挺的製造業部門之一。

而新CEO John Flannery與老傑夫發展製造業的思路也“如出一轍”:力推軟硬件更好的融合,通過最新科技讓GE的設備更加數字化和智能化,讓GE製造業專注於快速增長的領域,而不是一味守著夕陽產業。

在實現途徑上,新CEO也將延續老傑夫做法,買買買賣賣賣。新CEO的背景(早先在GE金融)和能力甚至將超過老傑夫。但這一點已經很難考證,畢竟老傑夫種了16年的樹,將要在新CEO的領導下開花結果了。

圖:新CEO技能一覽(來自其Linked-in)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見智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