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再做“救市主” 重申未來QE可能有效提振美股

美國聖路易斯聯儲主席Bullard(2019年有投票權)表示,全球經濟似乎略微得到改善,應當在相對偏好的時期開始縮表。這樣聯準會(Fed)就可以保留未來再度進行量化寬鬆(QE)的選項,以備需要。

Bullard還認為,不反對6月再加息一次,但除此之外今年內不應該再加息。理由是美國經濟數據和通膨預期自3月加息以來持續下行,勞動力市場復甦步伐放緩。

言論一出有效提振了美股走勢。道指早盤漲超百點,Nasdaq和標普500指數漲幅擴大至0.7%。

7c06730c-e77d-488a-99b2-290f627380b5.jpg

恐慌指數VIX重挫逾16%,暫報12.31,周三時這一數據還曾暴漲46%站上15的三周高位。

美元指數繼續下行,午盤前下跌0.65%,刷新97.13的六個月低位,完全回吐了去年美國大選日以來的所有漲幅。

數據和市場反應不佳 今年應再加息一次

Bullard在演講中分析稱,通常聯準會(Fed)加息後的市場反應是:長期美債收益率上揚,通膨率和通膨預期基本維持在2%的設定目標,以及金融市場對聯準會(Fed)加息次數路徑的認同。

但3月加息後的市場反應卻截然相反。長期美債收益率下降,通膨預期削弱,市場對聯準會(Fed)年內再加息兩次的預期下調。這說明聯準會(Fed)的加息路徑同實際經濟數據相比過於激進。

失業率下降 對通膨的提振作用有限

Bullard還認為,美國勞動力市場的復甦步伐在過去兩年明顯放緩。非農就業的增速在2015年2月時為2.3%,但到今年以來卻放緩至1.6%,而且生產力也止步不前。

美國4月非農就業統計的失業率已經降至4.4%的十年低位,但Bullard認為這並不直接等同於通膨率會顯著上揚,因為失業率和通膨之間的初始相關性為-0.36,表明二者之間不是同步而動。而且研究發現,就算美國失業率進一步下降,對通膨的提振作用也相對有限。

美國經濟陷入年度增長2%的新常態

儘管川普政府提出了美國經濟增幅達到3%的宏願,Bullard認為最近幾年都不太可能實現。因為過去七年間美國的實際GDP增速均值僅為2.1%,這表明2%的經濟增速成為一定時期內的新常態。

參照今年一季度美國實際GDP增速為0.7%來計算,今年的整體增速將是1.9%。因此儘管對二季度的經濟增速預期有所上調,也不足以支撐美國經濟打破2%的年度宏觀走勢。

聯儲大“鴿”:2019年再加息合適 不排除使用QE

Bullard今年以來的觀點一直是:年內再加息一次,下次加息為2019年底,成為聯準會(Fed)官員中最為鴿派的代表。理由是美國經濟已經進入低通膨、低增長的常態狀態,因此不用加息過快。

鑒於他提到的3月加息後美國長期利率不升反降,Bullard因此認為聯準會(Fed)應當開始縮表,以便“正常化”進程影響到整體收益率曲線,讓長期利率開始上漲。同時他認為聯準會(Fed)能平穩縮表,預計會給債市帶來最低限度的影響。

而Bullard對保留QE選項的態度也符合其一貫立場。在5月5日的講話中,他和波士頓聯儲主席Rosengren都認為,不排除聯準會(Fed)在下一次經濟衰退期重新啟用QE政策,因為事實證明這一手段對提高資產價格是管用的。

2014年10月參與“救市” 不過聯準會(Fed)沒聽他的

其實這已經不是Bullard第一次充當“救市主”的角色了。早在2014年10月,美股就因聯準會(Fed)中止QE的可能性、中國和國際經濟數據不佳等因素遭遇慘跌。

在2014年10月14日當天,道指盤中深跌460點,最終收跌173點;Nasdaq一度從近期高位回落10%,觸及盤整區間;六天連跌抹去了標普500指數1.5萬億美元的市值。投資者蜂擁購買避險資產,10年期美債收益率自2013年6月以來首度跌破2%。

而Bullard在兩天後的10月16日成為首個透露QE可能延期結束的聯準會(Fed)官員,他當時表示,如果美國通膨預期下行,聯儲應推遲QE的結束時間。這一言論令導致道指從開盤下跌200點迅速回漲,美股止跌反彈,10年期美債收益率也重回2%的關口上方。

市場之所以重視Bullard的意見,是因為他曾於2010年發表論文主張用量化寬鬆來提振經濟,直接導致聯準會(Fed)開啟了第二輪QE買債。不少分析師將他稱為“QE教父”,Rhino Trading Partners的首席策略師Michael Block當時認為,Bullard的發聲代表聯準會(Fed)依舊持寬鬆態度,並且關切資產價格波動風險,甚至認為聯準會(Fed)有再擴大QE的可能性。

不過當時同樣沒有FOMC投票權的Bullard也只是表個態而已,聯準會(Fed)還是在他接受採訪的13天後、即2014年10月29日的會議上決定終止QE政策。

(新聞來源:華爾街見聞) 王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