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年輕人的怒吼,日經:南韓與台灣陷入高收入陷阱

南韓與台灣這幾年掀起一波波激烈的反政府浪潮,無論反對的原因是什麼,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現象,就是年輕人低薪。日經新聞分析,南韓與台灣有類似的經濟發展路徑,且近年發生的社會事件也很類似,認為兩國可能已經掉入高收入陷阱。

報導指出,南韓反對朴槿惠大遊行當中,許多是年輕人,南韓失業率雖然只有 5%,但是 15~29 歲失業率為 12.3%,這些感到挫折的年輕人是要求朴槿惠下台的幕後推手,因此南韓專家疾呼為年輕人創造工作是讓國家穩定的最關鍵因素。

至於台灣,2014 年 3 月也發生太陽花學運事件,報導認為這些一連串抗議事件是導致蔡英文當選的原因之一,而台灣也跟南韓一樣有年輕人面臨高失業率的問題,現在台灣整體失業率為 3.85%,但 20~24 歲失業率高達 12.57%。

南韓與台灣都有很強的 IT 產業,發展路徑也很類似,1960 年到 1980 年都歷經快速經濟成長時代,國家政策皆以經濟發展為優先。在快速成長期之後,兩國都面臨伴隨經濟成長而來的成本增加問題,在 1980 晚期與 1990 年代民主政治系統建立之後,經濟政策轉向推升附加價值,開始發展新產業,包括半導體,建立三星與宏碁等指標企業。

新興國家人均 GDP 超過 1 萬美元之後成長就愈來愈不容易,因為高薪推升生產成本,很難與低薪國家競爭,但是為了維持經濟成長,仍然必須嘗試發展現有產業,這種成長停滯被稱為中度收入陷阱,譬如巴西與馬來西亞的人均 GDP 達到 1 萬美元,也掉入一樣陷阱,南韓與台灣是少數沒有成為受害者的國家。

南韓與台灣分別在 1994 年與 1992 年人均 GDP 超過 1 萬美元,2016 年南韓達到 27,630 美元,台灣為 22,040 美元,日本為 37,300 美元。即使已安然走過中等收入陷阱,現在面臨的卻是高收入陷阱。

一般而言,人們期待受高等教育來增加收入,在日本高中生升大學的比率為 50%,但是在南韓為 70%,台灣達 90%,雖然每個國家對大學的定義不同,問題是受過所謂的高等教育,年輕人自然會尋求高薪工作,但工作總量就那麼多,更糟的是製造業將工作移往海外,國內工作機會大減。

在高薪國家,年輕人普遍對工作感到焦慮,台灣與南韓也不例外。隨著收入水平增加,通常也伴隨人口老化,南韓婦女平均一生只生 1.17 個孩子,台灣為 1.12,都低於日本的 1.46。2016 年開始台灣的 15~64 歲工作年齡人口開始下滑,南韓也會在今年開始下滑,勞動力不穩定代表經濟成長將趨緩,南韓 2016 年 GDP 成長率為 2.8%,台灣為 1.5%,未來成長率頂多 2%,很難高於 3%。

當經濟衰退,社會與政治就會不穩,政治人物就會轉向民粹,提高失業福利與推動老人福利來取悅人民,若政府持續擴大財政支出,最大的風險就是增加財政赤字,以及長期利率提升,高利率與稅會抑制企業投資,進一步抑制經濟成長,過去美國與歐洲國家也經歷過這樣的負面循環。

在高收入國家受到高成本影響,希望維持成長最快的方式是引進便宜的外籍勞工,但若外籍勞工人數成長太快,人民就會將之視為威脅,台灣與南韓一樣對外國勞工感到警戒。真正的成長還是得仰賴創新,且要找到自己的模式。

報導認為,南韓與台灣現階段無法只靠換政治人物來改善現狀,且這兩個國家的政治人物必須知道自己的國家已是高收入經濟體,不再是人均 GDP 1 萬美元的中等收入國家,無論誰執政,都無可避免陷入高收入陷阱。

(首圖來源:Flickr/m-louis .®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