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市場(巴西)

這篇內容是針對新興市場的經濟結構做分析,這是寶來證券委託的新興市場情景調查,我的觀察角度是巴西承受次級房貸後的經濟恢復速度,從圖和數據來客觀評論,分析過程絕無圖利特定企業,僅說明巴西經濟現況和投資風險,看法因人而異,資料僅供參考,投資請拿捏自己的操作能力。


  前兩篇從印度和印尼已經舉例過,人口紅利是影響一個國家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因素,只要有勞動人口上升未結束的基礎和高度內需產值的龐大人口國家,經濟都可以維持在高檔,巴西是作者認為目前全球經濟潛力最好的國家,2010年是美國次級房貸之後的第2年,下方這張圖是巴西的GDP成長率和消費者信心指數,可以看到巴西在經歷次級房貸以後,半年內迅速恢復,而且一直延續到2010年第二季開出現下降,印尼跟印度雖然受到金融危機之後也是迅速恢復,但都有復甦過快的現象,以至於短期內又再拉回,由於GDP是綜合國家的消費+ 投資+政府支出+出口的整體平均來看經濟,單純靠房地產或是金融證券的大幅成長拉抬也有可能,所以換另一個角度來觀察,從消費者信心指數來看,就可以看到國內物價水準、家庭經濟狀況、國內就業機會、股票投資狀況和購買耐久財貨的程度,這樣數據的穩定成長象徵巴西的經濟成長不是投機泡沫,而是扎扎實實的建設成長,從圖中也可以知道巴西國內的內需市場62%極高,出口占整體的GDP產值比例低,所以遭受國際金融危機時,即使已開發國家的消費力大減,國家本身的內部消費力卻可以撐起整個經濟和資金流動 

下一張(熱鍵:c)
下一張(熱鍵:c)
資料來源
http://0rz.tw/1Safthttp://0rz.tw/Wqmrj 

  從匯率的角度來看,巴西Real匯率長線還有大幅升值的機會,勞動人口上升可以吸引外資,進入過內投資的意願維持高峰的水準,從波浪分析的角度來看,未來巴西幣再度跟美元等價的機率是非常高的 

下一張(熱鍵:c)
資料來源
http://tinyurl.com/ygw8tm6 

  巴西的勞動人口上升期非常長,可以維持到2025年左右,加上龐大的內需消費市場,巴西的經濟在次級房貸復甦以後成長會更快速 

回上一層(熱鍵:b)
資料來源:
聯合國http://esa.un.org/unpp/index.asp?panel=1 

  1985年以前,巴西軍人政府執政讓巴西的國債擴大,1998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協助救援2009年國債佔GDP比重46.8%2003年新任總統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就任,改革財政,巴西幣匯率開始升值,經濟開始穩定成長,目前巴西最大的經濟問題是貧富不均,2009年聯合國的貧富不均報告,巴西的貧富不均指數在全球前30大經濟體排名第一,新興市場中嚴重程度僅次於南非,但這對海外投資客選擇投資標的來說影響不大,近幾年內還不至於影響國家經濟發展,除了貧富不均以外,巴西經濟體質算是相當良好 

資料來源:http://www.indexmundi.com/brazil/public_debt.html 

  巴西的產業結構中,農業佔5.0%,服務業佔68.5%,工業佔26.5%(製造業佔15%,巴西有產量豐富的礦業和原物料,包含大豆、蔗糖、柑橘、玉米、咖啡、鐵礦、鋁礦和少量的油頁岩與天然氣等,原物料和礦業的出口與加工在大量廉價勞工的努力下,加工業和製造業自然蓬勃發展,又因為內需龐大,發展出龐大的服務業系統與產值,這比中國這種以加工出口為主的經濟結構還要好,抵抗經濟泡沫的能力較佳,整體來健康檢查巴西,這國家相當於剛出社會的大學生,10年內發展潛力良好,只要勞動人口比例還在上升,近幾年內都是風險較低的投資環境 

新興市場(印度)

這篇內容是針對新興市場的經濟結構做分析,這是寶來證劵委託的新興市場情景調查,我的觀察角度是從人口紅利、產業結構和匯率來分析印度,從圖和數據來客觀評論,分析過程絕無圖利特定企業,僅說明印度適合的投資時機和投資風險,看法因人而異,資料僅供參考,投資請拿捏自己的操作能力。


  影響一個龐大人口國家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人口紅利,再來才是原物料產量、科技發展、經濟結構、政治穩定、地利水文、社會問題等等的影響考量,印度的勞動人口從1965年就開始增加,但國內種族政治、幼兒比例過高和經濟結構問題拖累其經濟發展,直到近幾年產業結構穩定和幼年人口減緩以後,才耀眼於全球經濟,長期來看,印度的勞動人口還有30年的成長時間,能提供全球龐大的廉價勞動人口,未來可以持續吸引外資進入投資,人口過億的國家轉型需要長時間的布局,一旦轉型成功,短期之內經濟成長驚人,而且對於經濟泡沫的承受力也較高,遭遇投資風險可以較高效率的復甦,印度本身就是真實案例。
回上一層(熱鍵:b)

  中國和印度的勞動人口都在1965年代起步,同時期的中國雖然遭受「土法大煉鋼」和「文化大革命」嚴重拖累經濟,但人口紅利的影響力更大,中國的經濟發展之所以會快於印度,關鍵在於中國1979年以後的「一胎化政策」快速逼出勞動人口的強勁成長力,殺雞取卵的後果,中國的人口紅利在2016年以後將開始下降,相對的印度長期來看才正要起飛,下圖是印度人口密度的推算圖2010年印度的人口密度僅次於孟加拉(1億人口以上的國家),印度放任人口自然發展未來也將面對人口爆炸的問題,有龐大的廉價勞工卻沒有發展空間,會造成人口外流嚴重,這將會大幅壓縮經濟成長的空間,不過這是2020年以後的問題了,近幾年內這問題還不足以影響經濟。
下一張(熱鍵:c)

資料來源:聯合國http://esa.un.org/unpp/index.asp?panel=1  


  從匯率的走勢來看,印度盧比(INR)走勢在20093月以後開始回到上漲的軌道,從國家GDP來看,2009年第二季以後開始大幅成長,用五浪分析的方法來看,短期2季內還在升值的空間,代表國外資金持續匯入的投資的機率較高,在資金和勞動力充足的情況下,國家的經濟可以持續成長。
下一張(熱鍵:c)
資料來源http://tinyurl.com/ygw8tm6
下一張(熱鍵:c)

資料來源http://tinyurl.com/2e4b9gz  

  2008年印度的勞動人口有50%的比例從事農業28%人口是服務業,18%人口從事工業,但印度GDP詳細來看,14.5%是農業(持續減少),21.8%是工業(製造業11.5%),服務業63.7%(持續增加),印度每年進口的商品包含糧食、能源和工廠的生產工具機,出口茶、鐵和製造業商品,從數據上可以看出印度正在負擔龐大的人口糧食問題,一半勞動人口產生的農業產量還入不敷出,這是印度最大的問題,但印度政府也懂得應變,既然國內發展空間不足,乾脆發展軟體業,攻佔全球1/3的軟體市場和企業委外服務外包,走向技術導向的產業結構,數據上可以看到服務業勞動人口產生超過兩倍的經濟產值,成功讓印度經濟轉型,而且服務業的貢獻產值還在快速增加中,另一項數據是印度的內需產值佔GDP65%,而出口只佔GDP15%,這個內需市場規模極大,意味著遭遇類似次級房貸的金融風暴的傷害較小,印度國內的消費市場可以撐起國家的經濟發展。

資料來http://www.theodora.com/wfbcurrent/india/india_economy.htmlhttp://tinyurl.com/23jgp2j 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india/indicators/

  整體來說,新興國家裡面,印度利用人力技術來營造經濟發展,和原物料、製造業、廉價勞動力出口國走不一樣的發展,變相形成壟斷式的軟體工業國,加上長期的人口紅利優勢,只要解決電力發展和糧食問題,那麼印度經濟在2015年以前可以穩定發展,2015年是中國人口紅利的最高峰期,那是印度加速趕過中國的轉戾點。

新興市場(印尼)

這篇內容是針對新興市場的經濟結構做分析,這是寶來證劵委託的新興市場情景調查,我的觀察角度是印尼承受次級房貸後的經濟恢復速度,從圖和數據來客觀評論,分析過程絕無圖利特定企業,僅說明印尼適合的投資時機和投資風險,看法因人而異,資料僅供參考,投資請拿捏自己的操作能力。


  1997
6月到19987月國際著名的投機客索羅斯(George Soros)引起的亞洲金融風暴,全面席捲東南亞,當年受創最嚴重的就是印尼(Indonesia),匯率和國家GDP貶值超過80%,這位外匯炒家讓印尼經濟復建10年,很剛好的20077月美國次級房貸全面爆發,美國的消費能力緊縮,且美元一路下跌到20083月,原物料和成品出口國的印尼出口商大受影響,印尼雅加達(Jakarta)股市立刻反映,從2830點下跌到1111點,但2009年整年股市都在上漲,從圖中可以看到2010年五月後,雅加達股是已經超越次級房貸以前的高點。
下一張(熱鍵:c)

 

資料來源http://tinyurl.com/2aquq9f

  人口結構是Joe認為影響國家國力最重要的指標,幾乎所有新興市場的經濟強盛週期也都是國家人口勞動力的高峰或上升區段,一個國家有高比例的幼兒或是老年人口,理論上是會延緩國家的發展的,從圖上可以看到印尼從1975年人口勞動力開始增加,90年代經濟發展快速,還被稱為「亞洲四小虎」,擴張過快的結果,亞洲金融風暴讓印尼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一大筆債務,爆發政治動亂,直到次級房貸以前才恢復經濟健康,把國債佔GDP比例(29.8%)降到低檔的比例,一般來說,勞動比例上升的國家,即使遇到經濟危機也能迅速恢復,因為上升中的勞動人口比例可以吸引外資匯入投資,在充足資金供給下,國家的發展會很迅速,從圖中來看,印尼的人口勞動力可以上升到2025年,也就是說,近15年內印尼的經濟成長會持續增加的機率較高,充足的勞動力,可以提供廉價的勞工市場,國家被扶養的人口比例較低,國家經濟自然會成長。
回上一層(熱鍵:b)

資料來源:聯合國http://esa.un.org/unpp/index.asp?panel=1

 

  匯率代表國家經濟前景吸引外資投資的穩定性,從五浪結構來觀察,印尼盾未來還有一個回檔浪和升值浪要進行,而且是回檔浪在前,升值浪在後,代表長線上外資對印尼的投資還是持續匯入的機率較高,接下再來探討經濟基本面。

下一張(熱鍵:c)
資料來源
http://tinyurl.com/ygw8tm6

  這是印尼2006年以來的各季GDP成長率,從圖中可看出印尼每年第四季的經濟成長率是落後的規律性,當然不代表2010年也是如此,只能說按照這種情況發展的機率頗高,那麼2011年第一季再出現經濟大幅成長的機率頗高,甚至還有機會避開印尼盾在匯率五浪圖上的回檔區段,從這兩張圖整合來觀察,可以發現適合的進場時機。

下一張(熱鍵:c)
資料來源
http://tinyurl.com/2e4b9gz

  國家的產業結構和內部安定性也是影響投資環境的重要因素,印尼亞洲金融風暴後會復甦緩慢就是因為政治和經濟因素雙重打擊,2004年以後印尼最高政府權力機構為人民協商會議(MPR)變得更穩定,從印尼抵抗次級房貸的經濟政策變化來看,印尼遭遇經濟巨變的抵抗力變強了,2009年印尼內需經濟GDP61%,出口佔GDP25%,跟中國相比較(內需經濟GDP36%,出口佔GDP40%),當國際經濟發展產生減緩,那麼出口比例太高或內需比例太低的國家就會遭受嚴重的影響,從數據可以觀察到印尼的情況比目前的中國還要樂觀,2008年以來印尼國家產業以服務業和工業為主,製造業和農業比例則縮減,其中服務業擴展快速,這對於增加國家內需市場是很有幫助的,從投資環境來看,印尼在2011年會是很好的投資標的,從國家投資風險來看,印尼的政治干擾減少、產業結構健康度較高,屬於風險較低的投資標的。

數據資料來源:世界銀行資料庫http://devdata.worldbank.org/data-query和聯合國http://esa.un.org/unpp/index.asp?panel=1

美國通縮議題

誰偷了我的血汗錢!

本文開始以前,Joe先說一些前言給大家參考,要提高人民的薪水或財富,動機是好的,但如何執行更重要,政策做錯了就會引來貧富不均,眾人的「平均」薪資是增加了,但不代表每個人的薪資增加了,舉個例子,全民平均薪水增加10%有多種情況,10%可以平均分散在富人身上,或者是平均分散全民身上,低薪民眾身上等等,假設原本早餐消費45元,中餐75元,晚餐85元,一天消費產生的GDP等於45+75+85=205元;假設經濟轉好,物價上漲,早餐變55元,中餐變95元,晚餐變115元,不吃早餐也要花95+115=210元,本來能吃三餐的錢,現在只夠付兩餐,假設偷吃個30元麵包當早餐好了,GDP從205變240,經濟成長率成長(240-205)÷205=17%,但是實際物質享受從205可以吃三餐變成240只能吃兩餐半,經濟成長率17%,實際你是變窮了?還過得更不快樂,如果政府追求經濟成長率不顧人民生活素質直接進行擴大內需,熱錢流入提升貨幣供給的結果,就會造成社會的嚴重貧富不均,當然擴大內需的相關行業,例如房地產業、證券業、公共建設相關大幅成長,其他行業成長0%,所以平均成長率可以提升,但是對其他行業的人民來說,收入薪資完全跟不上資產膨脹的速度,實質上是越來越貧窮,越活越沒希望。政府的任務是提升大多數人的薪資,人民收入增加了,刺激消費能力,才能進而推動整個產業結構大幅成長,當經濟復甦,但財富卻集中增加在富人身上時,表面上各個企業欣欣向榮,但實際上,大多數平民的財富並沒有增加,一般民眾消費能力依舊沒有增加,當政策錯誤時,財富分配失當,造成更大的貧富差距。

本文轉錄自商業週刊(1158期)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39147&p=1
為什麼這麼努力卻越過越苦?揭開薪水不漲真相!誰偷了我的血汗錢!
製作人:劉佩修 撰文者:楊少強、賴寧寧 研究員:陳泳翰

10年來,台灣經濟成長近3成,但上班族實質薪水卻倒退嚕,還要負擔7成所得稅,我們辛苦創造出來的財富,被誰剝奪了?10年來,台灣經濟成長近3成,但雇用人數超過5萬人的31個主要行業中,近8成實質薪水倒退嚕。12年前,我年薪130萬,現在剩下80萬,這工作做了26年,從來沒想到,有一天,年薪會低於16個月,只剩13個月。

我是台北工專電子工程科畢業,工作不難找,宏碁有通知我面試,那時,宏碁在南京東路,非常小,面試我沒去。我如果去宏碁,現在就不得了。薪水變少,很多人生計畫都改變了。我48年次,以前計畫45歲退休,因為,130萬年薪,十年後變200萬,這很合理吧?現在工作不穩定,老闆一天到晚說要裁員,我年紀比較大,萬一離開,只好創業,創業要有本錢,風險又大;我想做到65歲,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做到那時候?

你問我是不是要更認真(工作)?

ㄟ,我本來工作就很認真,每年考績不是甲等就是特優,現在呢,(要保住工作)就要更配合老闆了。一位中年受雇者的心聲,停滯的十年,經濟成長、薪資不漲

「財富不屬於擁有它而屬於享受它的人。」這是美國開國元老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的名言。不過在台灣,這句話應改成「財富不屬於創造它,而屬於享受它的人。
」創造財富的人,卻不能享受財富,這正是目前台灣多數受薪階級處境。為什麼說「不能享受財富」?先看以下數字。

去年,台灣全體民間企業受雇者(工業與服務業,不含農林漁牧業)平均月薪為43000元,相較於1999年,十年薪資略成長5.4%。扣除物價後的實質薪資,十年來不增反減
,變負4.3%!雇用人數超過五萬人的31個主要行業中,近八成實質薪水倒退嚕!但,這十年台灣的國內生產毛額(GDP,俗稱經濟規模)成長達29.4%,扣除物價後的實質成長17.5%,GDP與薪資嚴重脫勾!將時間拉長,1990年代以前,台灣的GDP與薪資同方向成長,兩條線亦步亦趨、緊緊相隨;然而,1990年以後,這兩條線卻像分手的情人,貌合神離、漸行漸遠。以台灣的經濟規模來說,只要一年GDP成長約3%至4%,至少也多創造3000~4000億元,但這些錢究竟跑到哪裡去了?為什麼經濟成長的果實,一般勞工卻分不到?

GDP是一個國家內部生產出來的財貨與勞務的「總價值」。把這個「總價值」想像為一顆橘子,分配成三塊,一塊切給政府(間接稅淨額如營業稅),一塊切給企業(企業盈餘),一塊切給受雇者(受雇者報酬)。在台灣,2008年受雇者報酬占GDP約47%,遠較日、美、法、英、德等主要國家低;企業盈餘占GDP比重達48%,遠較上述國家高;政府分到
5%,較上述國家低。可見,台灣的企業(含股東)分到的橘子比別國大塊。再從就業者結構來看,台灣就業總人口約1400萬人,民間受雇者占比近七成,遠較雇主與公務員多。按理說,受雇者薪資應與其創造的GDP同步,既然十年GDP成長三成,薪資也該漲三成。對主政者而言,這是經濟成長的十年,但對許多上班族而言,這是薪水停滯、萎縮的十年。不管景氣是什麼燈號、出口成長多少、股市上漲多少、政府減了多少稅,都跟民眾的荷包無關。

全球化與政策謬誤,拉低工資,信心,反映在對薪資的預期上。難怪民眾對政府的信心,也像薪水般,欲振乏力。薪水為什麼不見了?辛勤栽種的橘子,被誰拿走了?「如果不是labor(勞工)拿去,就是政府跟資本家拿去嘛!政府拿的其實越來越少(指稅捐),所以是資本家拿去的多。」經建會前主委陳博志說。

為什麼資本家拿得多?有大環境因素,也有台灣本身的因素。大環境因素是國際貿易全球化。貿易通常會使兩國生產要素(例如勞工薪資)價格趨於一致,在經濟學中稱為「要素價格均等化」。「要素價格均等化」為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繆森(P.A.Samuelson)所提出,它的基本原理是,當兩國密切貿易往來時,若本國某種生產要素較外國貴,產品的成本較高,企業將改到外國去生產,於是本國這種生產要素的需求會減少,它的價格也會下降,與外國的要素價格接近。

1970及1980年代,台灣主要的貿易夥伴多是美、歐、日等已開發地區,台灣的薪資水準明顯增加,以1980年代來說,平均薪資年成長10.7%,當時的經濟成長和一般民眾的感受非常接近。但從1990年代中期開始,台灣的貿易夥伴逐漸轉向東南亞等開發中國家,後來更以中國大陸為重心,受到對岸勞工薪資較低的向下拉力,台灣的勞工薪資開始停滯。「近十年中國製低價商品充斥世界,國內產業升級與轉型速度不夠快,國內廠商為提高競爭力,致力壓低生產成本,勞工薪資受到壓抑,這也是勞工薪資所得十年來原地踏步的另一個原因。」經建會副主委胡仲英接受本刊訪問時坦言。

台灣本身的因素有三個:獨厚科技業、稅制不公、管制服務業。政府稅制不公的兩隻手,讓所得分配日益惡化,一隻手是「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簡稱促產條例),另一隻手是綜合所得稅。

謬誤一:獨厚科技業,加速M型化
1991年,促產條例實施,以高科技為主的資本密集產業享有免營利事業所得稅或股東投資抵減綜合所得稅的優惠。當初這些租稅優惠,無非希望這些製造業能提升競爭力,但二十年過去,台灣製造業仍以代工為主要模式。經建會分析台灣的「貿易條件」(每單位出口能換到的進口量,越少表示出口價值越低),2003年之後明顯惡化,原因就是台灣的製造業未能掌握關鍵技術,使得台灣無法主導出口價格。即使很多製造業廠商知道他們必須朝設計、品牌發展才有生存空間,但無法拋棄舊思維,加上稅賦優惠,缺乏轉型誘因,長久以來安於代工模式。「他們會想,我只要做代工、接單又可以活好幾年,或者可以仿冒,為什麼要冒險做設計?」台灣經濟研究院六所所長楊家彥認為。

政府稅賦政策朝科技業傾斜,無非想藉出口帶動經濟成長;但,科技業減稅,傳統產業、服務業卻不減稅,等於變相懲罰後者,競爭條件不平等。有了減稅加持,科技業獲利普遍比服務業高,也較有能力提高員工薪資。「這十年來,從各產業看,台灣製造業薪資成長尚可,但服務業薪資成長太慢,以致整體產業薪資成長不足。」胡仲英指出。觀察台灣主要行業過去十年薪資漲幅排行榜,電腦相關製造業受雇者薪資漲幅均名列前茅,這只是薪資,還不包括配股!促產條例為製造業減了多少稅?根據財政部資料,十年稅損達8500億元,相當於全國2.2年的個人綜合所得稅!意即,若促產受惠廠商這十年正常繳稅,全國人民2.2年不用繳所得稅。科技業稅率有多低?資料顯示,2007年IC設計業聯發科有效稅率僅4.2%,面板廠奇美約5%、友達3.6%、華映2.2%、台積電9.6%。相較當年營所稅率為25%(目前降為20%),一般企業賺100元,須上繳25元,諸多盈餘百億元以上的科技業者,賺100元卻只上繳個位數,這公平嗎?

如果說,科技業者拿高額補貼,創造比其他產業更多的就業機會,創造更多的GDP還勉強說得過去,但科技業占總就業人口不到7%,含科技業在內的製造業占總就業人口27%,產值占GDP比重兩成;扮演內需主力的服務業,就業人口近六成,占GDP的比重更達七成。隨著科技業外移,未來雇用人口只會越來越少。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朱雲鵬表示,薪資成長的速度跟不上GDP,與電子業不需要低階勞動,薪水高的高階勞動又被派到國外有關,「以晶圓廠為例,投資一千億元的晶圓廠,需要的是碩士以上的人力,而且,只需要2000人。」創造較少就業機會的產業,得到的租稅優惠,反而比創造較多就業機會的產業多,凸顯政府「輕就業、重成長」思維,讓資源往少數人身上集中,加速財富M型化。可以說,不見的薪水,是被政府以稅負手段,拿給高獲利卻少繳稅的企業與其大股東。

政府另一隻稅賦不公的手,是「重課勞力所得,輕課資本利得」的個人綜合所得稅(以下簡稱綜所稅)。它雖沒讓薪水變少,卻讓受薪階級實質可支配所得變薄。台灣的綜所稅來自三塊,第一塊是薪資所得,由受雇者繳納;第二塊是資本利得,包括現金股利、銀行利息與房租收入;第三塊是執行業務所得,由自立營生者繳納,例如律師費、表演費、版稅。以2008年來說,這三塊比率依序73.31%、20.5%、6.19%,綜所稅多由受薪階級承擔。

按理說,資本利得越高者,越屬於M型的富人端,稅率應越高;但實際上,目前證券交易所得、土地交易所得均免稅,這兩塊最肥,卻不必繳稅,導致所得稅根本無法反映實際收入。此外,保險費、儲蓄投資、捐贈等扣除減免利益,也往高所得者集中。「薪水階級不只越來越弱勢,還得負擔七成的所得稅,這就是民怨所在。因為,經濟問題會造成所得問題,所得問題會變社會問題,社會問題最後就導致政治問題。」政治大學金融系教授朱浩民說。據統計,在台灣,用政府社福支出來進行的所得重分配效果,比課稅效果大將近十倍,顯示台灣以稅收改善所得分配的效果極糟。如果,各項稅賦減免的範圍越來越大,政府終將因為稅收不足,減少對低所得者的救濟。學理上,政府應該用稅賦改善所得分配,但我們的政府,卻用稅賦讓貧富差距擴大!

謬誤二:越來越多人從小老闆變成企業雇員。
觀察主計處資料,從一九九一年促產條例實施那年開始,至2008年這十八年間,老闆占總就業人口的比重,從24%降至18%,勞工的比重,卻從56%升至67%。對照台灣GDP的三大塊,受雇者報酬近年沒有成長,但卻有越來越多的人,從食物鏈上端往下掉,分食原本就不大的餅,平均薪資當然下滑。此外,受雇者變多,勞動市場由賣方市場轉為買方市場,也讓雇主更有籌碼壓低工資。

謬誤三:服務業管制多,競爭力低落
另一個讓薪資不漲的原因,是占國內就業人口六成的服務業,競爭力低落。競爭力低落的原因,來自高度管制。台灣雇用人數前三大的服務業為批發零售業、金融業、交通運輸業,後兩者就是被管制的行業。例如金融業,台灣的金融法規相當多,管制過嚴使業者無法以服務創新吸引顧客,只能削價競爭;此外,台灣的銀行業又無退場機制,經營不善或被業者亂搞而負債累累的銀行,政府還負責救援,銀行又何必進步?政大教授殷乃平就表示,台灣的金融業因政府管制,根本沒有國際競爭力。交通運輸業受到管制也頗多,例如公車多掌握在地方政府之手,外來競爭者少,導致進步遲緩。楊家彥以自身經驗為例:「我在國外坐公車,什麼時間到什麼站是可以掌握的,可是台灣公車發展三十幾年了,這點都還做不到。」因人口老化而被看好的醫療服務業,在台灣被高度管制。楊家彥指出,健保制度將醫療資源框限住,又規定許多照護機構只能由非營利的財團法人才可經營,無形中限制一些有創意的經營資源進入該產業,其人力也無法提升。

政府強調要發展的旅遊業,在台灣也屬特許行業,分為甲、乙、丙三種,有執照才能營業,但是在歐美,旅遊業多採開放;由於遊業都有跨業經營的需求,涉及餐飲、交通運輸、住宿等食衣住行各環節,若旅行業者要有執照才能經營,「結果服務內容就變成:這些業務除了旅行業者能做,其他行業通通不准做。」楊家彥說。重重管制使服務業無法提升,也缺乏誘因做產業升級,服務業研發支出占整體產業研發支出不到5%,結果就是台灣服務業只能做本土,根本跨不出國門。

美、荷、英等國,其服務業出口有鉅額順差,台灣的服務業絕大部分項目是鉅額逆差;在全球服務業中,台灣亦微不足道,台灣服務業貿易總產值占世界比率僅有0.9%,日本占3.9%,香港與新加坡也各占2.1%。缺乏競爭力,服務業只能從壓低成本來獲利。朱浩民舉例,以往屬高所得族群的銀行業,薪資已大不如前,「台灣十年前大學畢業生,進銀行的月薪大約32000元到36000元,現在,降到28000元到32000元。」

當多數人薪資不漲,除了影響其家計,至少還有以下三項衝擊:
一、人民緊縮消費:內需不振,將影響經濟發展。
二、人才流失:可移動的人才往薪水較高的國家跑。
三、生育率下降:薪資沒有展望,又如何敢生兒育女?

面對薪資低迷,政府該做的事,就是提升台灣勞工的生產力。生產力與薪資直接相關,一般人談到薪資,往往誤認為薪資高就表示人事成本高,其實正確的情況是:如果台灣人的薪資比中國工人高兩倍,但生產力卻比中國工人高五倍,對企業來說,雇用台灣工人還是比中國工人划算,台灣工人還是有競爭優勢。

解方:除管制、廢補貼、重內需

政府應持續改革高等教育、再造技職教育,讓台灣勞工的生產力比對手高。這些都需要長遠的計畫與投入,無法短期見效,但這些也都是「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的重要工作。此外,台灣須發展內需產業、特別是服務業,但這不意味政府須挹注資金或補貼來扶植某一種產業。「我們都以為政府比較聰明,實際上不是,」中研院院士胡勝正舉例,美國在1989年做一個大規模人力調查,結論是未來十到二十年觀光業會大幅發展,因此鼓勵民眾到旅行社去工作;結果十年之後,觀光業確實大幅發展,但觀光業的人才需求下降,因為網路購票取代了旅行社買賣機票人員。

陳博志說,以前台灣肝炎比例很高,政府認為發展肝炎疫苗一定有競爭力,於是從法國買回技術,還花費數十億元蓋了一座保生藥廠。「結果打完幾年後,人家新技術出來,我們那個東西通通完蛋,幾十億通通不見。」過去諸如「兩兆雙星」之類的例子證明,由政府挑選重點產業發展,往往皆以失敗收場。政府該做的,是去除補貼、廢除管制,讓業者在公平的環境下各憑本事競爭。雖然促產條例在去年底落日,但政府緊接著推出「產業創新條例」(立法院二月將審理),這種補貼究竟有多大效果?誰拿到好處?哪些人會付出代價?肥了誰?瘦了誰?值得三思。

民眾對經濟的感受,是建立在薪資上,而不是GDP上。政府應改變重成長、輕就業,重出口、輕內需,重富人、輕平民的思維,讓薪資跟上經濟成
長,才可能還富於民,贏得人心。

政府個人綜所稅來源占比,薪資73.31%,現金股利、利息、租賃20.5%,其他(執行業務所得等)6.19%
資料來源:97年中華民國賦稅年報

1991年,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實施:高科技等資本密集產業可減免稅,造成國內產業結構失衡。政府開放赴大陸投資:台商登陸投資快速成長,台灣薪資成長率由10.5%一路下滑至2008年的0.02%。
1992年,台灣以觀察員身分重返WTO前身GATT(關稅暨貿易總協定)。
1993年,台灣對大陸出超超過台灣對全球出超:赴大陸投資設廠者增加,台灣失業率開始上揚,16年成長4倍。
1995年,WTO成立,台灣提交入會申請。
2002年,台灣成為WTO會員國:進入全球化市場,產業外移更形嚴重。大陸首度超越美國,成為台灣最大貿易夥伴。
2009年,促進產業升級條例落日:過去十年促產造成稅損8500億元,等於2.2年全國個人綜合所得稅稅收。
2010年,政府推出產業創新條例,引發爭議。

第三季外匯擂台

相關資料來源http://udn.com/NEWS/STOCK/STO8/5703015.shtml

第三季開始以前 , 經歷了一番波折 , 整個過程是這樣的
其實配置早在6月25號就已經被接帶記者告知開始

當時Joe的配置是CHF 30% , USD 70%
對手則是NZD 35% , SEK 20% , CHF 30% , EUR 15% , 連續兩周一樣
但內容實際上卻大不同 , 參賽者每周四16:00結算和公開下一週的配置

如果用6月25號~7月1號的的比賽當作第一週(實際上也真的有比)
那經過數據計算後 , Joe會領先對手1400元的優勢

像足球比賽一樣 , 在1:0領先對手的情況下 , 我轉換成防守者的配置
即使這週線圖上在短線上是上漲的機率較高 , Joe依然7月 1~7月8號採用較保守的配置
以防市場出現突然未知風險 , 只要本周輸贏小於1400元 , Joe依然握有領先籌碼

7月1號Joe仍然按照計畫給配置 , 7月2號星期五 , 例行性的報酬結算沒有收到
Joe開始疑惑 , 轉而詢問記者 , 是否規則有變 , 記者才告知Joe , 第一週比賽不算
第二週改為第一週 , Joe的領先優勢瞬間消失 , 這樣也還好 , 重新在同樣的起跑線
Joe當下要求重新更改配置 , 已經布局的CHF40%和NZD10%原則不改 , 但把USD50%全下注

我不確定對手是否也有被告知可以更改配置 , 記者告訴Joe來不及更改
Joe就按照一樣的配置被送出去 , 整個過程如果不是Joe主動回信詢問 , Joe還全然不知

這樣的流程實在太誇張 , Joe感受到非常不受尊重
Joe可以接受足球誤判 , 但被誤判沒收一分以後
還不能改變接下來的隊型和踢法 , 這根本是不公平的比賽

當然Joe還是得硬著頭皮比完 , 這是第一季開始 , 不管這季輸贏 , 實在不太想比下去
同一週裡其他場次的參賽者也是遭受這樣的對待 , 完全不事先告知 , 這是嚴重錯誤

當然這與我對手無關 , 只是經濟日報記者第1和3季都有類似的情況 , 不考慮參賽者的公平原則
如果接下來每一週Joe的配置都是USD 100% , 那就是Joe的無聲抗議

2010第二季經濟日報外匯擂台


經過3個月的比賽 , 連輸11周的我 , 終於在第12周逆轉 , 中間經歷過歐債風暴
我和對手也渡過了虧損期 , 直到最後半個月才拉尾盤 , 急起直追
剛好結算的時間點落在我獲勝的時間點 , 投資競賽是一項結果論的比賽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 由於是用固定時間週期(星期四)來更換配置與結算
我和對手並沒有辦法求到操作上的極值 , 例如週二該了解獲利出場或者要提早出場避難
參賽者看的到卻無法操作 , 只能等到周四才能操作 , 比較不符合週線的效益

比賽總是會有輸贏 , 我只是這場遊戲規則下的贏家 , 運氣稍微好了一點
贏早的不如贏的巧 , 並不代表對手比較劣勢
感謝對手指教 , 驚險的逆轉勝 , 放上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納粹德國(Nazi Deutschland)

這篇文章整理了很久 , 找了很多資料 , 終於把戰後德國復甦的細節搞懂 , 一直以來有三個疑問
1.希特勒(Hittler)為何要屠殺猶太人
2.為何德國可以在戰後迅速復甦 , 還比戰勝國英法美復甦的更快
3.為何德國要引發二次大戰 , 難道只是想報仇

其實一次大後德國的發展模式是非常特別的 , 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總額對人口的比值如果是下降或原地踏步的 , 要滿足讓國家的失業率降低 , 德國納粹的作法也是一種 , 又或者說 , 派遣制度也像是另一種變質的德國納粹式就業 , 總生產力不變的情況下要降低失業率 , 就是降低平均薪資


  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已經是歐洲一個體質良好的工業大國,一次世界大戰中,法國死傷人數多於其他國家,戰場又是富庶的法國北方地區,德國戰敗以後自然是法國報普法戰爭一箭之仇的大好時機,對德國施以嚴酷的懲罰,德國戰敗後因為賠款以及戰爭導致的資源透支,影響了國家的財政,但是一個國家破產,國家的國民所受的教育、擁有的技術、制度,已有的科技與工業各種設施是不會立即消失的,一次大戰讓參戰國政府大量印製鈔票以應付各種支出,導致國內出現嚴重通貨膨脹,但德國戰後除了國內罷工和本身通貨膨脹以外,還要繼續印鈔票償還賠款,使得德國通貨膨脹問題更加惡化,雖然印鈔機器日夜不停的趕印鈔票,但速度依然趕不上通貨膨脹惡化的速度,其中支付巨額賠償金使得德國馬克貶到一文不值,最後協約國只接受美金和黃金的賠償,聰明的猶太商人看準這一點,大量採購拉抬黑市價格(這是猶太人會被Hittler大屠殺的原因之ㄧ),短時間內血洗德國中產階級的財富,1929年到1933年歐美各國發生經濟大恐慌讓當時的德國政府對賠償金討價還價和延後賠款,引發國內極端份子(包含Hittler希特勒)抗議,街道上有餓死人民,人民只要食物不工作,因為薪水會貶值,只能用傳統的以物易物生活。

  1934年希特勒(Hittler)獲得德國人支持當上總統,由於當時國際金融業者(猶太裔為主)主要獲利的方式就是向經濟困難的國家放債務來營利,只要國際貨幣制度還是以黃金為本位的金本位制度,這樣一來,一個能夠壟斷黃金的國家就能搾乾其他國家的外匯來源,讓缺乏黃金的國家屈服,它所用的手段就是吸乾,迫使它們必須靠借貸來維持生產,於是希特勒(Hittler)決定:「一個國家並不靠貨幣的表面價值來維持生活,而是要靠真正的生產,生產才能使貨幣獲得價值,生產才是貨幣的真正準備,銀行保險箱中存滿了黃金並無意義,拒絕接受國外借款,以生產為德國貨幣的基礎,而不以黃金為本位,用直接易貨的方式來進行進出口貿易,有了可以工作的人力和物資時,就製造貨幣,而不向外國借債。」

  希特勒(Hittler)開始一連串的改革,首先拒絕賠償以及否定凡爾賽條約,1932德國發明高速公路,實行改良科學與科技,1934到1939年設立許多國營重工業工廠(大部分是軍火工廠),吸收失業勞工引入工廠工作或者鼓勵從軍,並控制薪資,只要能將薪資完全控制,就可以計算出整個經濟體系的勞動價格,就能把財政完全穩定下來。當國家強迫所有人接受平均月收入1萬元,假設該國勞動人手是10萬人,那麼這個國家的勞動力價格就固定是一億元,只要有民生必須品的價格、消費人口就可以精準的計算國民消費力,使每人都可以負擔,瞬間壓制通貨膨脹,控制物價還讓全民就業,但是一個經濟體能提供的生產力是有限的,勞動力的價錢是不可以超過這個總量的上限,所以每個人勞動力的價錢必須壓低,才能盡可能達到全民就業,減少每個工人的薪水,才能聘用更多的人,只要所有人都接受了薪資減少,全國的工作職缺立即就可以大增,納粹(Nazi Deutschland)就是用這種方法去解決就業問題,納粹讓失業人口從1933年的600萬人減少到1936年的100萬人,幾乎全民就業(國家總人口6600萬)。

  但是工人的收入也下降超過25%,你不太會接受為了讓更多人就業而縮減你的薪水吧?必然有反抗的人,所以納粹宣佈工會和工人運動屬於非法,抱怨老闆或政府的文章和言論會被壓抑,不讓民眾反抗與抱怨,不能任意辭職,因為隨便改變職業,就會影響生產的計算,抗議的話就抓去關進集中營須建立在專制和限制自由才能保證控制薪資與國民消費力,人民是得到了職業和食物的供應,不過也失去了自由,只是戰後百業蕭條,非常手段讓德國起死回生,德國國民的民族性還是會支持。新的經濟政策讓金融業者為之恐慌,如果希特勒獲得了成功,所有缺乏黃金的國家就會效法,實行以貨易貨的方法,導致無人借債,黃金失去牽制力,利用黃金控制世界金融貿易就成為泡影。

  接下來是擴大內需,如果人民不停的進口國外商品,那麼資金就會外流,所以用硬性的政策盡量減少外國貨,為了擴大內需,只能用國貨,理論上這是可行的,除了自己的國家不能生產用的資源,例如礦物資源、農業資源與油源,隔壁的蘇聯有廣大的西伯利亞提供了幾乎所有礦物資源,但德國卻不能,這類生產的必然非再生資源的價格操縱在其他國家的手上,石油任由別人開價,需要石油就必須用國內出口商品去換,這樣一來就不能像國內一樣控制商品價格,如果無法控制進口貨物的價格,只能購入大量便宜的工業原物料或油源,這樣反而變成了協助別人生產的工業奴隸國,於是,希特勒(Hittler)把不聽話的人關進集中營的想法延伸到國外,操縱那些資源來源國的政治與經濟,德國首先干涉或併吞鄰近的國家(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較大的國家(英國、法國、義大利)事不關己,己不操心,並不會理會德國的干涉。

  要征服這些武力較弱的國家,就是自己派軍隊去逼他們實施德國擴大內需的計畫,派軍隊去「協助穩定局勢」,然後把那些反抗的人全部關去集中營或地獄,這樣就可以用很便宜的價格來輸入農產品和礦產品了,當然,增加軍事開支就變成不可或缺的,但這樣又會消費掉公共開支的需要,所以納粹德國(Nazi Deutschland)就靠著不斷的建立軍隊,然後壓迫其他小國,得到更多的農礦產品,再建立軍隊循環式發展經濟,可是軍隊是不事生產的,他們在這經濟中提供的生產力,就是用軍事的方式去得到低價的資源,例如國家進入口100萬噸的糧食,價錢原本是15元,用軍隊干涉他國市場而讓價格跌到5元,這中間的10元價差就可以算是軍隊產生的,軍隊生產力就是「1千萬元」,軍隊越來越大,就要製造越來越多的產值,要產生越多的產值,就要有更強大的軍隊,不停的循環才能夠收支平衡,軍隊的運作也是離不開經濟原理。

  整體來說納粹德國(Nazi Deutschland)做了三個大政策,控制所有價格,包括薪水、物價與國民生產力;不借貸的方式用國庫來增加公共建設;擴大內需與增加資源生產力,讓德國本身達到自給自足的規模,希特勒(Hittler)把三項措施發揮的淋漓盡致,1937年,德國的國民生產比1933年納粹黨上台時增長了102%,國民所得也增加了一倍,失業率則降低到1.2%,遠低於同時期的其他工業化國家,德國經濟規模已遠超英國法國,上升到歐洲第二,世界第三(當時世界第一和第二的分別是美國和蘇聯)。

  納粹德國(Nazi Deutschland)建立了多少軍隊,那些軍隊總是要「發揮多少的作用」,用武力去強迫別人賤賣任何東西,包含資源、錢、土地、勞動力等,等於是掠奪與侵占,國家用這種方式去解決經濟問題,最終的結果就是引起戰爭,只要擴張軍備,國民的生活水準就要讓步,甚至餵不飽國民,如果要擴張軍備又富足國民,那就是壓榨其他人,希特勒(Hittler)不打仗,德國就變成一間賤賣科技和工業品的歐洲血汗工廠,回到日漸貧困的生活,失業率低於英法強國,通貨膨脹解決,國家富足保有軍事強權,德國國民願意過哪一種生活可想而知了,從猶太人精明的商業技巧與金融銀行業者的投機佈局,也可以知道,為何希特勒(Hittler)千方百計想傷害猶太人的一些原因了。

The signal


這就是目前所在觀察的訊號 , WTI原油(黑線)和Brent原油(紅線)的價格差異狀態
目前已經可以看到黑線在同步的價格裡,開始超越紅線了

幾個月之前 , 我曾經發表過ㄧ篇CAD與原油相關的文章

Oil


Normal
00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

table.MsoNormalTable
{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
–>
全球主要交易的原油有兩
種,「Brent原油(布蘭特)」和「WTI原油(西德)」,Brent原油是指在歐洲北海生產以及在西歐提煉,並在倫敦國際原油交易所(ICE)交易的原油,適合用來提煉汽油、柴用與噴射燃油。WTI原油則主要指自加拿大以及墨西哥灣進口至美國中西部與海灣區沿岸提煉的原油,它的品質相對較高,可精煉出較高比例的汽油,紐約商業期貨交易所(NYMEX)交易的原油來自Oklahoma(美國奧克拉荷馬州1920年代起,眾多石油富商和牛仔就來此處開墾,現在是原油到美國的主要集散地。

WTI原油價格大多時候是高於Brent油價的,這是因為WTI原油品質比Brent原油的品質還好 Brent原油價格通常比WTI原油價每桶大概便宜US$1.0~US$1.5元,原油要經過提煉後才能成為汽油使用,如果美國中部地區煉油廠檢修和停產會導致無法煉油,當地原油的庫存增加,但來自加拿大的原油則是依正常水準供應給美國,WTI原油受到需求被取代的影響,所以變相使的當地原油庫存大增,價格出現稍減的情況

WTI原油價格低於Brent油價可能會隨著煉油廠因煉油利潤激增而紛紛提高產量、原油進口減少導致美國庫存下降而逐漸消逝。

投資人基本上以Brent原油作為國際原油價格的指標會比理想,因為歐美國家的油價從中東、非洲輸入都是依照Brent原油訂價,俄羅斯、奈及利亞還有中東和亞洲其他地區的原油生產商也是以它為參考指標,WTI油價的特性是反映美國的原油供需情況,Brent油價則是反映全球供需變化與地緣政治的變化。

 


 

20100413開始,兩種原油價格差出現快速縮減的情況,貨幣上最先看到的就是ZAR,開始出現大幅回檔

這陣子以來 , 直到20100526開始 , 兩種原油的價差開始又恢復正常 , 周三以後 , 貨幣或許就會開始出現一些變化了 , 訊號穩定以前 , 基本上是不建議太大的操作的 , 風險太高 , 除了原油以外 , 非美貨幣短線上可能都還有回檔的可能 , 所以才會建議繼續等待 , 再等2個美股的交易結果後 , 出現價格回檔再來做加碼的動作

 


 

英國石油公司搶救墨西哥灣漏油的各項辦法接二連三失敗,現在又開始準備採取另一種更耗時費工的方法,42天以來,外洩的原油估計已經超過2000萬加崙,足夠加滿130萬輛汽車的油箱。過去幾天,英國石油公司試圖以水泥灌漿的「封頂法」,來堵住受損爆裂的油井,但後來還是宣告失敗。現在,改採用所謂的「截油蓋帽」工法,其實這些都只是應急的辦法,要真正阻止漏油,最好的對策是在漏油口附近,鑽一個新的減壓井,但是這項工程要到八月份才能完成。

這個環境衝擊和後續的金額損失根本不亞於歐洲債信造成的損失,目前除了歐洲債信風暴以外,還有這個大問題,只是不知為何,市場對這消息都還沒啥反應,如果要炒作油價的話,眼下這題材絕對是大利多,而且持久性極長

這個環境衝擊和後續的金額損失跟歐洲債信造成的影響ㄧ樣震驚全球
目前除了歐洲債信風暴以外,還有這個大問題,只是不知為何,市場對這消息都還沒啥反應
如果要炒作油價的話,眼下這題材絕對是大利多,而且持久性極長

我個人是長線繼續看空USD的,雖然歐洲債信讓全球經濟成長減緩,但相對的,FED的升息也會延後,高息貨幣和USD與JPY的息差只要沒有縮小的可能,那USD要出現機率趨勢反轉的機率,就會維持在低檔,影響非美元貨幣的關鍵在於油價,高油價會給全球帶來通貨膨脹,讓貨幣走向升息,升息拉大息差的趨勢和速度只要維持不變或增加,那漲勢就還在非美貨幣

若這週EUR和油價可以打底完成或者持續上漲,那麼長線局勢就會轉而對非美元貨幣有力了,即使歐元區的問題加重或信評風險再爆發,EUR也不會下市,也許出現大幅下跌的機率升高,但經濟是一個開放性的流通結構,各國經濟是坐在同一條船上的,包含美國在內,老美絕不會那麼善良讓歐元區倒下,可以玩攤你,但不能玩死你

因為死了的話,下一場吹泡泡遊戲就少一個砲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