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值錢嗎?Euro, Worth the Price?(下)

好,既然調整是必要的 那我們就來看看歐元「受惠多少

其實我們可以在把這段時間點細分成兩段,也就是以2002年為分界點。
在1999年到2002年間,同期歐元呈現貶值態勢(2002年底收ㄧ歐圓兌0.9美元)
但是歐元佔各國外匯比例卻不降反升,這也意味著各國央行在「吃貨」,吃便宜歐元的貨(美元高估)。
而後歐元牛市開始,2002年歐元佔各國外匯比重一下跳升到24%以上,也就是說,
在2002年以前的這段時間,要說各國央行大量賣出美元轉進歐元,是說的通的唷(是事實)

不過,偏偏當時坊間的看法卻是:
布希左打阿富汗右打伊拉克,強勢美元學說正熱,沒有人相信這種趨勢正在成形!

(那時還很多人關心歐元何時拆夥….XDD)

好的,先不管這點了,我們把時間拉到2002年後。

2002年歐元兌美元的匯率是0.9美元兌ㄧ歐元 2007年底是1.5美元對ㄧ歐元
升值了60%以上,也就是說,不要說各國央行加碼歐元啦,只要原持有歐元部位都不要賣 
保持2002年的原有部位,歐元佔各國外匯存底的比例應該要到什麼地方才合理呢?

(感謝PTT熱心版友BBMak指正小i的算式錯誤,並提供寶貴的正確算式)
小i借用B大的公式,重新計算歐元經過幾年來的大升值後,到了2007年比例為何比較合理?

若不考慮其他貨幣因素(其實美歐兩貨幣合計已經超過九成,其他貨幣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取2002、2007的匯率與外匯存底部位來看:

2003 2007
美元資產比例 66.5% 63.3%
歐元資產比例 24.2% 26.5%
美元+歐元資產比重 90.7% 89.8%

美元資產/(美元資產+歐元資產) 73.3% 70.4%
歐元資產/(美元資產+歐元資產) 26.6% 29.5%
歐元兌美元 0.9 1.50

也就是說,2007年時歐元和美元所佔各國外匯比重的比例為29.5%:70.4%

我們先把這個重要數據(29.5%:70.4%記起來,等等有用。

接下來,B大提供我們一個模擬情境(真的要感謝B大)

假定我2002年有1000元(美元計價)
然後我73.3%放在美元,26.6%放在歐元
也就是我有733元美元,266元放在歐元(換算為當時歐元價位為295歐元)

那麼,到了2007年的時候,假設美元沒有任何變動,還是798美元
而我也沒有出售、買進歐元,所以原先295歐元升值後(升值67%)
從2002年約當266美元變成2007年約當493美元

那我們來看不出售也不買進的情況下,美元和歐元應該佔資產多少
美元資產比重:733/(733+493)=733/1226=
60%
歐元資產比重:493/(733+493)=493/1226=
40%

也就是說,不要說增持歐元好了,光是保有原有的歐元部位,在歐元升值的效應下。
到了2007年,歐元和美元所佔的比重應該分別為
40%:60%

可是,還記得上面提供的實際數據嗎?實際的比例是:29.5%:70.4%

換句話說,保有原本部位下,美元資產應只有佔60%,但實際上卻有70.4%
美元縮水的情況下竟然還有70.4%,相反地,歐元按照升值的比例計算,應該要佔到40%
但實際上卻只有29.5% …

這麼大的差距,意味什麼?

這表示,各國實際上是在增持美元,而不是減持美元
反而是在歐元升值的過程中,歐元遭受到逢高減碼的命運。

這個計算看來有點複雜,那我們再舉另外比較簡單的例子,讓我們回到上面那個表格,看看英鎊的例子。

1999年英鎊的價位為一英鎊兌1.6美元,而到去年年底大約是一英鎊兌換兩美元,升值約25%。
同期英鎊佔各國外匯存底比重卻從1999年的2.1%升到2007年的4.7% 明顯地超越貨幣升值幅度

這才代表各國不但惜售本身的英鎊部位,甚至還有大量加碼
(為何加碼英鎊?這幾乎可以另闢專章來解釋了。線索:俄國、印度。)

回到歐元,再拉近一點來看,就看2006年到07年好了。
2006年的歐元均價是1.25美元兌ㄧ歐元,2007年1.4美元對ㄧ歐元。
剛剛好就升了10%多一點,那麼,套用之前的同一套公式計算,
同樣假設歐元部位不變,則經過歐元一年來的升值後,美元和歐元的比例應該為69.6%:30.3%
但實際上呢?卻是70.5%:29.5% 歐元佔各國外匯比重再度落後歐元漲幅。

也就是說,即便是過去一年來歐元狂升,美國深陷次貸風暴。
結果一年來歐元佔各國外匯存底的變化顯示,歐元仍然遭到減持?

那麼,各國央行是如何努力地逢高減碼,倒貨歐元(給散戶?)就可見一斑了=.=

講難聽一點,各國央行目前最擔心的恐怕不是滿手美元太多(大家都這麼說,集體催眠XD),
而是要如何順利出貨這些嚴重高估的歐元 但是又不至於讓歐元匯價崩盤…這才是最大難題。
畢竟目前居高不勝寒,脆弱無比的是歐元,不是美元。

恍然大悟了吧? 換句話說,各國央行和主權基金並不是坊間所說的「被迫」持有美元
相反地,他們是寧願趁高點賣出歐元,惜售美元,!!!

和坊間的普遍看法差很多吧?
這或許是因為大家只看到表象的數字,沒有去深究這些數字背後的意義。

各國央行對歐元有沒有信心? 美元是不是各國的燙手山芋? 各國是不是都搶進歐元?
我相信大家會再多想一想。

2. 美元胡濫發行過多,歐洲央行緊縮貨幣嚴控通膨?所以美元注定貶值,歐元會展現價值?

這似乎是坊間最熱門的美元報應說XDDD

但是,事實上,小i在三月份時所發表的
通膨為何越壓越膨?Unstoppable Inflation, Why?
http://www.wretch.cc/blog/izaax/12001193

一文中已經提到,歐元強勢之後,在貨幣發行上勢必會走上當初強勢美元的老路,無法例外。

口說無憑,我們就讓數字說話吧。

下面這份是來自ECB的報告:
https://stats.ecb.europa.eu/stats/download/bsi_easch02_update/bsi_easch02_update/easch02_update.pdf

在第三頁的地方,提供了近幾年來M2成長率

2005 Dec. 8.5
2006 Dec. 9.4
2007 Sep. 10.2
2007  Dec. 10.1
2008 Jan. 10.4
2008 Feb. 10.6
2008 Mar. 9.7
2008 Apr. 10.3
2008 May 10.1
2008 June. 9.4

年增率平均大約都落在9~11%之間。

那同期的美國呢?

平均僅在3.5~7%之間。

更別忘了同時期(除了去年之外),美國的經濟成長率平均較歐洲高出0.5~1%。

各位聰明的看官,您告訴我,這幾年來,實際上是誰在亂印鈔票呢?是美國嗎?還是另有其人?
這種類似多年前美國亂印鈔票的行為,未來會不會落入和美國一樣的下場呢?

無論從基本面數據和籌碼面數據來看,歐元都高估了非常多。
我其實還有一些數據可以討論啦,不過文章已經寫了太長,就先到這裡為止吧!

我想,時間會是最好的証明。未來趨勢一但反轉,大家恐怕會看到驚人的變化。

最後還是要不厭其煩的先打一下預防針= =|||

1.本文並不是說,美元馬上就會漲,甚至,小i的看法是弱勢美元還會再持續一段時間,原因在先前的文章都有提過了,有興趣請自行查閱。

2.不要拿新興貨幣進來蝦攪和唷XD 
本文只談論歐元和美元兩者關係而已,新興市場貨幣、或是啥日圓瑞郎的不能一蓋而論
…0rz                                                                        

以上分享,僅供參考,有錯歡迎指正,感謝m(_ _)m
izaax

免責聲明
此評論所包含之資料及意見僅供參考,任何瀏覽網站的人士,須自行承擔一切風險,本評
論不負擔盈虧之法律責任。

全球主要產油國/耗油國


資料來源:法新社(資料僅到2008年7月止)

全球主要產油國 每天產油量(萬桶)
沙地阿拉伯 1072
俄羅斯 967
美國 836
伊朗 415
中國 384
墨西哥 371
加拿大 329
阿聯酋 294
委內瑞拉 280
挪威 278
科威特 267
尼日利亞 244
巴西 216
阿爾及利亞 212
伊拉克 200

全球主要耗油國 每天耗油量(萬桶)
美國 2059
中國 727
日本 522
俄羅斯 310
德國 263
印度 253
加拿大 222
巴西 218
南韓 216
沙烏地阿拉伯 207
墨西哥 203
法國 197
英國 182
義大利 171
伊朗 163

USA的耗油量依然是全球最龐大的,相當於中國和俄羅斯的總和
這裡還有更詳細的數據,有興趣在自己看

1929經濟大蕭條 Great Depression

文章剪接自貨幣戰爭


凡爾賽和約
:一份為期20年的休戰書
(國高中歷史課本只教了表面,背後的經濟背景更值得思維)
1918年11月11日,血腥殘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落下了帷幕。

德國作為戰敗國將喪失13%的領土,賠償320億美元的的戰爭賠款,外加每年5億美元的利息,出口產品被征收26%的額外費用,喪失所有海外殖民地。陸軍只能保留10萬人,海軍主力戰艦不得超過6艘,不得擁有潛艇、飛機、坦克或重炮等攻擊性武器。

英國首相DavidLloydGeorge曾宣稱「搜遍德國人的口袋也要把錢找出來」,但私下裡,他承認「我們所起草的文件(和約)將注定20年後的戰爭。當你們把這樣的條件強加在德國人民的身上,這只能導致德國人要麼不遵守條約,要麼發動戰爭。」英國外相LordCurzon持相同的看法,他說:「這不會帶來和平,這只是一份為期20年的休戰書。」

美國總統Wilson看到這份協議也皺著眉說:「如果我是德國人,我想我決不會簽署這份協議。」問題不在於政治家們是否都意識到了問題的本質,問題在於他們背後的「師爺們」才是真正的決策者
(Joe:令人想到油價高漲,Bush政府背後的師爺們)

陪同Wilson來到巴黎的銀行家們有:首席金融顧問(保羅.沃伯格)、(摩根)和他的律師(弗蘭克、摩根)公司的高級合伙人(托馬斯.萊蒙)、戰時工業委員會主席的(巴魯,杜勒斯兄弟)(一個是後來的CIA的頭頭,一個是艾森豪威爾的國務卿)。

英國首相的身後是SirPhilip Sassoon,他是羅斯切爾德家族的嫡系子孫。法國總理克萊蒙梭的高參是Georges Mandel,他的真名是Jeroboam Rothschild。

德國的代表團首席代表就是Paul的(大哥麥克斯.沃伯格)。

當國際銀行家們齊集巴黎的時候,後來的「以色列之父」Baron Edmondde Rothschild作為東道主提供了熱情的接待,他將美國代表團的頭面人物安排在自己在巴黎的豪華莊園裡。

巴黎和會其實是一場國際銀行家們的狂歡節,在大發戰爭橫財之後,隨手就播下了下一場戰爭的種子:第二次世界大戰

1891年美國銀行家協會(收錄於1913年4月29日的國會記錄)

「1894年9月1日,我們將停止一切貸款的延長。那一天,我們將索還我們的錢。我們將擁有並拍賣尚未清嘗的財產。我們會以我們自己定的價格得到密西西比河以西三分之二的農田和以東的成千上萬的土地。農民將(失去土地)變成受雇用,就像英國那樣。」

剪羊毛是銀行家圈子裡的一個專用術語,意思是利用經濟繁榮和衰退的過程所創造出的機會,以正常價格的幾分之一擁有他人的財產。當銀行家控制了美國的貨幣發行大權,經濟的繁榮和衰退變成了可以精確控制的過程,此時的剪羊毛行為對於銀行家來說,就像從靠打獵為生的游牧階段進化到了科學飼養的穩產高產階段。

第一次世界大戰給美國帶來了普遍繁榮,大規模的戰爭物資采購極大地促進了美國各行業的生產與服務。美聯儲從1914年到1920年向經濟領域投放了大量貨幣,紐約聯儲利率由1914年的6%降到了1916年的3%,並一直保持到1920年。

為了向歐洲協約國提供貸款,銀行家們在1917和1918兩年中進行了四次大規模債券募集,稱為「自由債券」(LibertyBond),債券利息從3.5%~4.5%不等。這些債券發行的一個重要目的就是吸收美聯儲已經嚴重超量發行的貨幣和信用

在戰爭中,工人得到了高工資,農民的糧食在戰爭中賣到了很高的價錢,勞工階層的經濟狀況有了很大提高。當戰爭結束時,由於生活和消費節儉,農民手中握有大量現金,而這筆巨額財富卻不在華爾街銀行家的控制之下。原來,中西部的農民普遍把錢存在保守的當地銀行,這些中小銀行家對紐約的國際銀行家普遍是抵觸和對抗態度,既不參加美聯儲銀行系統,也不支持對歐洲戰爭貸款。華爾街的大佬們早就想找機會好好修理一下這些鄉巴佬,再加上農民這群「肥羊」又膘肥體壯,早已看著眼熱的華爾街銀行家們准備動手剪羊毛了。

華爾街銀行家們首先采用了「欲擒故縱」的計策,建立了一個被稱為「聯邦農業貸款委員會」(FederalFarmLoanBoard)的機構專門「鼓勵」農民把他們的血汗錢投資於購買新的土地,該組織負責提供長期貸款,農民當然是求之不得。於是大量農民在該組織的協調下向國際銀行家們申請了長期貸款,並繳納了高比例的首付款。

農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他們掉進了一個精心設計的陷阱

在1920年的4~7四個月內,工業和商業貿易領域獲得了大額度的信用增加以幫助他們渡過即將到來的信貸緊縮。只有農民的信用申請被全部拒絕。這是一次華爾街精心設計的金融定向爆破!旨在掠奪農民的財富和摧毀農業地區拒絕服從美聯儲的中小銀行

參議院銀行與貨幣委員會主席歐文(聯署1913年美聯儲法案)在1939年的參議院白銀聽證會上說:「在1920年年初,農民們是非常富裕的。他們加速償還著按揭,大量貸款購置新土地。1920年下半年,突如其來的信用和貨幣緊縮使他們大批破產。1920年所發生的一切(農民破產)與應該發生的完全相反。」

對於因為戰爭而過多發放的信貸,本應在若干年裡逐步解決,但是美聯儲董事會在1920年5月8日聚在一起開了一個公眾完全不知情的秘密會議。他們在一起密謀了一整天;會議記錄多達60頁,這些記錄最終於1923年2月19日出現在參議院的文檔中。

(美聯儲)A類董事,美聯儲咨詢委員會的成員參加了會議,但是B類董事,代表商業、貿易和農業的董事沒有被邀請。C類代表美國人民的董事同樣沒有被邀請。

只有大銀行家參加了這個秘密會議,而他們當天的會議直接導致了信貸緊縮,並最終導致了第二年國民收入減少了150億美元,幾百萬人失業,土地和農場價值暴跌了200億美元。

威爾遜的國務卿布萊恩一語點破了問題的根源:「美聯儲銀行本應是農民最重要的保護者,卻成為了農民最大的的敵人。對農業的信貸緊縮是一次蓄謀的犯罪。」

在對農業的「剪羊毛」行動喜獲豐收之後,中西部地區附隅頑抗的中小銀行也被清剿得滿目蒼夷,美聯儲又開始放鬆銀根。

秘密會議之後,紐約美聯儲銀行立刻行動起來,利息從4%降到3.5%,僅在1928年就向它青睞的成員銀行發放了600億美元的貨幣,這些成員銀行用它們15天的銀行本票作抵押。如果這些錢全部兌換成黃金,將相當於當時世界全部黃金流通量的6倍!通過這種方式發放的美元比紐約美聯儲銀行在公開市場上買入票據所發放的貨幣量高出33倍!令人更加驚愕的是,1929年紐約美聯儲銀行又向其成員銀行發放580億美元的貨幣!

當時的紐約股票市場允許交易商以1%的資金購買股票,其余的錢由交易商的銀行提供貸款。當手持巨額信用燥熱難耐的銀行碰上了貪婪饑渴的證券商,兩者真是一拍即合。

銀行從紐約美聯儲銀行可借到利息5%左右的款項,再一轉手以12%的利息貸給證券商,吃足7%的利差,天下竟有如此美事!

這時候,紐約的股市想不暴漲都不可能了。

此時的美國,從南到北,從東到西,人民被鼓勵拿出所有的積蓄來進行股票「投資」。甚至連華盛頓的政治家都被華爾街的大佬們發動起來了,財政部長梅龍 (Mellon)在一篇正式的講話中向人民保證紐約的股市不算高,柯立基總統拿著銀行家們為他起草的講稿向全國發表講話也說股票還很安全。

1928年3月,美聯儲的董事在回答參議院的質詢時對於證券商貸款是否過高時回答說:「我不好說證券商的貸款是否過高,但是我肯定他們(證券商)是傾向安全和保守的。」

1929年2月6日,英格蘭銀行的諾曼再次神秘地來到美國,緊接著美聯儲開始放棄1927年以來的寬鬆貨幣政策。英國的銀行家們似乎是做好了一件大事的準備工作,美國方面出手的時機來到了。

1929年3月,美國金融教父(保羅.沃伯格)在國際承兌銀行的股東年會上發出了警告:「如果這種毫無節制的貪婪繼續擴大的話,最終的崩潰將不僅會打擊投機者自己,而且還會使整個國家陷入衰退。」

保羅在整整三年的「毫無節制的貪婪」的歲月裡保持著沉默,現在突然跳了出來厲聲警告,由於他的影響力和地位,他的講話一經紐約時報報道,頃刻引起了市場驚恐。

對股市的最後死刑判決是在1929年4月20日,當天的紐約時報頭版頭條發布了一個重要消息:聯邦咨詢委員會在華盛頓的秘密會議

聯邦咨詢委員會已經形成了決議並提交給美聯儲董事會,但是他們的意圖仍被嚴加保密。聯邦咨詢委員和美聯儲董事會的下一步動向仍然被一種深深的神秘氣氛所籠罩。這次不同尋常的會議的保密措施非常嚴格。記者只能得到一些模稜兩可的回答。

1929年8月9日,美聯儲將利息提高到6%,緊接著美聯儲紐約銀行將證券交易商的利率由5%提高到20%,投機商們頃刻陷入資金陷阱,除了不顧一切地逃出股市別無出路。股票市場局面急轉直下,猶如江河決堤一般賣單在10和11月橫掃整個股票市場,1600億美元的財富立時灰飛煙滅。1600億美元是個什麼概念呢?接近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生產的數量龐大的全部物資的總和

一位當年華爾街的證券商是這樣描述的:「經過精確計劃,紐約貨幣市場上投資股票的貸款供應量突然急劇減少所造成的1929年危機,實際上是國際金錢大亨們算計好的針對公眾的『剪羊毛』行動。」

面對滿目蒼夷的美國經濟,紐約時報1930年7月4日不禁發出這樣的哀歎:「原材料商品的價格跌落到1913年的水平。由於勞工過剩,工資減少,總共有400萬人失業。摩根通過控制紐約美聯儲銀行和華盛頓平庸黯弱的聯儲董事會來控制整個美聯儲系統。」

華爾街不斷通過金融危機來翦除異己,從1930年到1933年,共有8812家銀行倒閉,絕大部分敢於和紐約5大銀行家族分庭抗禮、對美聯儲系統不買賬的銀行紛紛破產。

毫無疑問,1929年的股票暴跌是在1927年的秘密會議上就敲定的事,由於紐約的利率被人為地壓低,倫敦的利率被有益地拔高,兩地之間的利差導致美國的黃金流向英國,以幫助英國和其它歐洲國家恢復金本位。

其實,歐洲的金融家早就知道以通貨膨脹的手段掠奪財富的效率要遠勝於放貸所得到的利息收入。以黃金作為貨幣發放的基石,並且紙幣可自由兌換為黃金,這一切無疑會大大制約銀行家放手使用通貨膨脹這種高效能武器的效力。令人困惑的是為什麼當時以英國銀行家為代表的歐洲金融界要恢復金本位呢?

原來,國際銀行家們在下一盤大棋
next 策劃大衰退的真正圖謀

策劃大衰退的真正圖謀

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德國戰敗而告終,龐大的戰爭賠款當然不能由德國Rothschild家族和Vorburger家族銀行來承擔,不僅如此,他們還要大發一筆國難財。

所以,第一步棋,就是由德國銀行家啟動通貨膨脹這部財富絞肉機來迅速掠奪德國人民的積蓄,人類第一次見識了超級通貨膨脹的威力。從1913年到1918年,在戰爭期間,德國貨幣發行量增加了8.5倍,德國馬克相對於美元僅貶值了50%,從1021年開始,德國中央銀行的貨幣發放量呈火山噴發的態勢,1921年比1918年增加5倍,1922年比1921年增加10倍,1923年比1922年增加2753萬倍。從1923年8月起,物價達到天文數字,一片面包或一張郵票的價格高達1000億馬克。德國工人每天的工資必須支付兩次,拿到錢之後要在一個小時之內花出去

德國銀行家血洗中產階級的儲蓄,使大量社會主流人士一夜之間淪為赤貧,從而奠定了日後納粹上台的群眾基礎,並深深種下了德國人對猶太銀行家的痛恨。比起1870年普法戰爭失敗後法國的境遇,德國人民所遭受的悲慘苦難要深重得多,下一場更為慘烈的世界大戰的所有誘因已在1923年全部到位了。
(經歷過當時的德國慘境的話,會明白希特勒要屠殺猶太人原因可是很多的)

當德國人的財富被搜刮得差不多了,德國的馬克也該穩定下來了。在國際銀行家們的調度之下,美國人民的黃金成了穩定德國貨幣的救生圈。

第二步棋輪到英國銀行家大展拳腳了。由於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德國潛艇在大西洋的頻繁襲擊,英國運送黃金的船只無法出港,導致了英格蘭銀行不得不宣布暫時停止黃金兌換,英鎊的金本位已名存實亡。

1924年,後來名震英倫的Churchill(丘吉爾)就任英國財政大臣,對金融事務完全沒有感覺的Churchill在倫敦銀行家的鼓噪之下準備恢復金本位,理由是必須捍衛英鎊在世界金融領域絕對的權威地位。1925年5月13日,英國通過了金本位法案(Gold Standard Act)。當時英國的國力經過戰爭的劇烈消耗早已嚴重受損,其經濟實力已遠遜於新興的美國,甚至在歐洲也已不是一家獨大的局面,強行恢復金本位勢必導致英鎊堅挺,嚴重打擊本已日益喪失競爭力的英國出口競爭力,同時還會造成國內物價下降,工資縮水,失業率大幅上升等經濟後果。

這時,一代宗師John Maynard Keynes(凱恩斯)橫空出世了。Keynes在1919年巴黎和會上曾擔任英國財政部的代表,他堅決反對對德國的嚴厲條款,並不惜以辭職來抗議。他力主廢除金本位,與倫敦的銀行家勢力形成水火不容的態勢。在英國政府調查金本位的可行性的麥克米蘭委員會上,Keynes慷慨激昂,痛陳金本位的弊端,在他看來,黃金只是 「野蠻的遺跡」,是經濟發展的制約。英格蘭銀行的諾曼也不示弱,堅稱金本位對於誠實的銀行家是不可或缺的,無論英國的負擔有多重,無論多少行業嚴重受損,不然何以體現倫敦金融城銀行家的超級信譽。英國人民被聽糊塗了。和美國的情況一樣,倫敦銀行家在人民當中也是名譽不佳,既然是銀行家支持的,想必是不好的,而猛烈抨擊銀行家的觀點,應該是向著人民的。

來歷很不簡單的Keynes扮演了為民請命的角色,而銀行家們則以黃金衛道士的形象出現,這出雙簧演得出神入畫,輿論和民心就這樣被輕鬆地操縱著。

果然不出Keynes的「預言」和銀行家的計劃,英國經濟在恢復金本位之後一落千丈,失業率由1920年的3%猛漲到1926年的18%,各種罷工此起彼伏,政局陷入混亂,英國政府面臨嚴重的危機。

銀行家們要的就是危機!只有制造危機才能推動「金融改革」,在一片強烈呼吁修改法律的呼聲中,通過了1928年貨幣和銀行券法案(Currency and Bank Notes Act 1928),該法案砸碎了套在英格蘭銀行頭上長達84年的以國債為抵押的貨幣發行上限的緊箍咒,1844年法案規定英格蘭銀行以國債為抵押的英鎊發行上限為1975萬英鎊,其餘的英鎊紙幣發行必須用黃金作抵押。以國債為抵押發行「債務」貨幣而繞開討厭的黃金制約,就像後起之秀美聯儲一樣,這實在是一個讓倫敦銀行家夢牽魂繞的境界。

在新法案通過後僅幾個星期,英格蘭銀行就發行了2億6000萬「債務」英鎊。新法案還授權英格蘭銀行在緊急情況下可以無限制發行「債務」英鎊,只要財政部和議會事後認可就行了。美聯儲的近乎無限制的發行貨幣的大權終於被英格蘭銀行也搞到手了。

第三步棋就是美國這隻肥羊又到了該爆剪羊毛的季節了。1927年的秘密會議之後,由於美聯儲的低利率政策,使得美國價值5億美元的巨額黃金外流,在1929年美聯儲猛然提高利率之後,造成銀行缺乏黃金儲備而無法有效發放信貸,美國這只健壯的肥羊由於極度失血而休克。國際銀行家們隨後一擁而上,以正常價格的幾分之一甚至幾十分之一的超低價格大舉吃進藍籌股和其它優質資產。

麥克法丹議員這樣描述道:「最近僅一個州就有六萬處房產和農場在一天中被拍賣。在密西根州的奧克蘭郡,有七萬一千戶房主和農場主被掃地出門。類似的情況正發生在美國的每一個郡縣。」

在這場美國空前的經濟浩劫中,只有最核心圈子裡的少數人事先知道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投機大戲即將落幕,這些人得以及時拋出所有股票轉而大量持有政府債券,他們都與倫敦Rothschild家族保持著密切聯系。這個圈子以外的人,有些即使是超級富豪,也未能幸免於難。這個圈子裡包括JP摩根和庫恩雷波公司,以及他們選定的「優先客戶」,如伙伴銀行、和他們保持親善的著名實業家、重要政客、和友好國家的統治者。

當銀行家Morrison從美聯儲辭職時,1936年5月30日的《新聞周刊》是這樣評價他的:「大家一致認為美聯儲失去了一位能幹的人。在1929年(股票崩盤之前),他召集了一個會議,命令他屬下的幾家銀行在9月1日之前全部結束對證券交易商的貸款業務。所以,在隨後的衰退中乘風而起。」

喬伊.肯尼迪(Joe Kennedy)的身家從1929年的4百萬美元,增加到1935年的1億美元,翻了25倍。伯納德.巴魯在大崩潰前賣掉了所有股票轉而持有國債。亨利.莫金撒(Henry Morgenthau)在「黑色星期二」(1929年10月29日)前幾天匆匆趕到銀行家信托公司(Bankers Trust),命令他的公司在3天之內賣掉總價值達6000萬美元的所有股票。他的手下困惑不已,建議他在幾個星期的時間裡逐步清倉,這樣至少要多賺500萬美元。亨利.莫金撒勃然大怒,沖著手下人怒吼:「我到這裡來不是和你討論!照我說的去做!」

回過頭來看這段歷史,我們仍然驚歎這些國際銀行家們的智商,他們毫無疑問的是人類最為聰明的一群人,這樣的手法,這樣的權謀,這樣絲絲入扣的設計,這樣玩弄天下於鼓掌之中的膽略,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甚至直到今天,大多數人都完全不相信他們的命運實際上是操縱在極少數人的手中

在國際銀行家們羊毛喜獲豐收之後,Keynes的「廉價貨幣思想」成為了銀行家們的最新財富收割機,在他們主導下的「羅斯福新政」開啟了一個銀行家們新的收獲季節。

外匯保證金-鎖單


有些剛踏入市場的操作者,起步不知道何時或如何做好停損的動作,因此常常會出現卡單的情況,有人會用鎖單的方式暫時將交易單鎖住,鎖單在以前香港地下期貨或外匯對賭公司,常用來誤導投資人的錯誤操作方式,如果你剛開始就是有計畫性的操作交叉匯率如GBP/JPY等,並非以「因為不肯認賠而鎖單」為出發點,而是以「鎖單套利」為出發點,那是另當別論,可是若一剛開始是操作USD/JPY,因為這個部位賠錢,所以反方向操作USD/JPY,這樣的鎖單風險實在非常大
 
鎖單的過程是這樣的,在市場裡再下一張交易新單,這張新單的數量與原先的那張交易單相同,但是方向相反,假設,原本的一張交易單是Sell USD/JPY 10萬在105的價格,鎖單就是,Buy USD/JPY 10萬,假設價格是110,以上的兩張單,數量相同(都是10萬),但是一買一賣(方向相反),也就是說,你同時看好JPY對USD升值和貶值

事實上下了鎖單的那一刻,表面上看起來單子還在,但實質上已經是在了結的狀態,至少已經出現損失了,用上面的例子來算,帳面已經出現105~100的帳面損失,這些人會想所有的損失都是帳面上,並未實現,只要我解單操作精確,這樣所有的損失就都回來or減少傷害,甚至還會賺錢,聽起來好像是很不錯的一個交易策略,但解單操作精確並不是那麼容易,要是接下來解錯了單or解錯了邊,那帳面損失不但賺不回來,而且還會持續擴大,我們以上面的狀況來模擬

假設我原本判斷JPY會升值,所以我打算在匯率於111的時候,把BUY USD/JPY 110的交易單平倉

可是現實中JPY不幸的並未如預測的開始升值,反而繼續下跌,假設跌到115,這時候當然是先解開有獲利那一邊的交易單(Sell USD/JPY 111平Buy USD/JPY 110),但是另一張單邊單Sell USD/JPY 105的那張單的損失卻擴大到115了,此時是要再鎖上還是繼續撐著呢?

做交易只有一條路,在正榷的價位,正榷的時機做出正確方向的交易,看錯方向 or 當你對未來的趨勢無法確定的時候,最好就是停損,因為鎖單後,交易者較易先去解賺錢的那個方向,賠錢的方向繼續虧損,無意義的交易手續費增加,只是肥了經紀商,而且軋單的部位若繼續擴大,到時只能坐以待斃,大部份的使用者是無計畫性而被迫鎖單下場都是陣亡,當然也有人用鎖單累積很大的部位,但鎖單交易時,不管怎麼開關,只要開錯邊那很快就掛了,判斷error就是趕快停損認賠,重新再分析行情,再找機會進場操作,不要因為一張錯誤的交易單,捨不得賠,做了鎖單,最後搞得越做越賠,常常鎖單不僅會錯過大行情,也會養成操作者僥倖的心態而不自知,鎖單最後還是要靠解單才能完成交易,培養正確的交易觀念,以及累積足夠的交易經驗才是在這個市場生存的不二法門

石油換美債(中東產油國可望躍升美國最大債主)

本文轉錄自PTT作者izaax的文章
石油換美債(中東產油國可望躍升美國最大債主)
中央社 (2008-07-14 08:50)
(中央社台北2008年7月14日電)
根據彭博的報導,從沙烏地阿拉伯到俄羅斯等石油輸出國家,不但油價高漲,從美國人口袋中掏出大把鈔票,中東產油國家還可望在本月間超越日本,成為美國最大的債主

根據美國財政部最新資料統計,中東產油國家及其委託代理的英國銀行,至今年4月止,
持有美國公債增加44%,達5108億美元,為世界其他國家增幅的4倍。以目前匯率計算,中東產油國家在這個月內可望超越日本,成為美國最大債主,日本持有美債5922億美元。
在美國財政赤字創紀錄之際,產油國家將賣油的錢,換成美國公債,有助於調節美國的融資成本,另一方面也顯示,美國高度倚賴外資;上週,美國紐約地標之一的克萊斯勒大樓,才被中東投資人買走。

德意志銀行駐紐約私人理財單位經理人GaryPollack表示,「我們應該感到高興才是,因
為這些人買進美國公債,有助於美國利率維持低檔(其實不止 還有助於美國人繼續shopping),對於債券投資人是件好事。不過,是否造成地緣政治風險,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why? 為什麼要買? 是被美國的槍架著要去買嗎XD?

Of course not.

事實上石油國家從次貸風暴之後就大舉買進美債,OPEC,俄國,挪威也是,越跌越買越多,不要石油美元是真的嗎?嚷嚷要讓貨幣和美元脫鉤是玩真的嗎?還是別有所圖? 是要吵油價還是要壓低進貨?

為什麼滿手值錢的石油,卻要去換不斷貶值的美債,還越貶買越多呢?利率這麼低 匯率又一直貶,市場一路唱衰,眼看好像已是昨日黃花了,不是嗎?怎麼不去大買歐債,買歐元? 還是乾脆大舉換成新興市場貨幣,還是新興市場債呢?

想清楚了,就會知道國際三大熱錢之ㄧ的油元現在正在想什麼,未來的趨勢一旦改變,恐怕又會是個要走5~10年的大趨勢,到時候這些一時的損益,根本就不算什麼XD

這一張圖我已經提供很多次了..
http://www.treas.gov/tic/mfh.txt
想想看 這些數據的變化所代表的趨勢 透露了我們什麼訊息,(科科 我說的護盤是這個啦…)想想看唷 4月份時候的美債可是開始一路下跌唷!,一路下跌的標的,怎麼會有這麼多"金主"進去買呢?是傻子嗎?那麼從6月份開始的強勁漲勢,又是誰炒上去的呢..自己想像

只能暗示:去年年底美債大漲勢中進場的資金,於此波3月份開始的美債大跌跌勢中,完全都沒有出場,甚至還趁機大舉反向加碼…嗯

這兩天美國的房貸債似乎是出了大問題,美債還聽說要被降評等,哇靠,那美債豈不是要趕快逃命了,小i趕緊去check當前的美債價格動態…嗯 怎麼又快創波段新高了..= =?

說真的 我啥教義派都不是,我說的事情都是有本的,絕大多數恐怕也都會發生..0rz

最後再提供一個角度讓大家思考好了,今天如果"任何一個其他國家",爆發像美國如此嚴重的房地產和信用危機,請問 是不是早就已經金融風暴 整個國家陷入萬劫不復的地獄了?

但是美國沒有,經濟結算到今年末,搞不好還有中上的表現,通膨問題也比別人輕微,這意味什麼?這顯示其無可取代的優勢,American Exception再度驗證,所以次貸之後油元進軍美國市場的速度反而更加速,原因在此,因為沒有世界上已經沒有比美國市場更安全的地方了,(比方說:美國是震央 可是是,美股跌的凶? 還是歐股? 新興市場? 查一查之後會有很有趣的發現XD)

再補充一點
另一方面來說,美元當前的疲軟和資金前不前進美國根本搭不上關係,仔細想想美元是如何流通就會清楚,美元在國際市場上被人為的摜低 反而讓有心人進軍美國資產的成本大幅降低
未來…拭目以待

大膽一點來說 就目前手中的數據,目前這個全球金流的逆轉方向早已在運作中了,等到大家都恍然大悟,人家早就通通佈局完啦XD到時候站錯邊的 嗯…XD
                                                                               
還不相信?
科科,再暗示一點,目前市場上所有摜低美元的藉口,十之八九都不成理由,根本經不起考驗,未來若趨勢改變,我們將可以看到另一套藉口會再度全盤出爐
                                                                               
(悄悄話: 聽說英鎊最近雞犬升天,被歐元帶動又大舉升值啦?小i查了一下資料,科科,貿易逆差比美國嚴重,政府赤字比美國嚴重,今年經濟成長率會比美國低…..這樣嚴重背離經濟基本面的走法,背後有沒有"炒家"的什麼詭異陰謀? 有沒有新的Soros呢?時間到了,大修正,甚至大崩盤的機會存不存在? 這點我就不多說了)

還聽說南韓花了100億美元拉抬韓元啊?南韓今年貿易逆差估計是90多億美元 不過小i認為這個數字恐怕要double,資本帳也大舉外逃? 那就是雙帳大失血囉?,雙帳大失血的情況 國家還耗費寶貴的外匯存底打腫臉充胖子硬是要拉抬本國貨幣啊?,那,如果"有心人"想要揭穿這件"國王的新衣" 有沒有機會呢?

Soros放空GBP

在2000年歐元問世之前,歐元區許多國家(包括英國)商討為發行歐元,在各國匯率方面做了一些準備工作,這些國家為了穩定匯率,1979年就成立了一個「匯率機制」(Exchange Rate Mechanism,簡稱ERM),參加這個機制的會員國大家同意,會員國的匯率變動不得大於上、下15%,為了穩定歐洲各國的貨幣,歐洲的貨幣都「定錨」於德國馬克。若匯率的變動超出此範圍,該貨幣所屬的國家有義務買進或賣出自己的貨幣,使匯率再度回到15%範圍內,英磅一直盯住約2.95馬克。歐洲各個國家雖有共同的理念,但卻同床異夢若,在實務上,某國政府想將它的貨幣幣值釘住於預先決定的某一水準,施行起來困難重重,畢竟一個貨幣幣值的決定受到來自全球諸多因素的影響。當世界各地的互動越來越頻繁,國家的國內事務,往往無法單純地由這個國家的最高行政機構完全決定。

當一個國家的幣值長期走貶,並且已經到了不易掌控的狀態,而該國政府仍企圖透過買進自己國家的貨幣,以支撐其幣值,其結果往往不如預期。因為幣值長期走貶,其背後必定有某些失衡的因素存在,正等待被修正。以1990年代初的英鎊持續走貶而言,那個失衡的因素就是英國的經濟。當時英國的經濟不振,英國正在苦思如何振興經濟,唯一的辦法似乎是降低英國的利率,但如此一來英磅勢必走貶,且迫使英國退出(ERM),但英國並不打算這麼做,轉而向德國政府求助,希望德國降低利率,但德國政府並不願意這麼做,英國政府只好孤軍奮戰。

在當時,有許許多多的國際投資者握有巨額的資金到處尋找套利的機會,其中以Soros為代表。他們看準了那時候英國經濟脆弱,所以將攻擊的標的集中於英鎊。Soros及其他做手研判英格蘭銀行無法長期支撐英鎊,因為讓英鎊幣值大幅下墜的力量太大了,Soros之流的投機客看到了如此大好的機會,利用英格蘭銀行頑固堅守英鎊匯率和一個可與其他歐洲匯率機制參加國相當的利率水準而獲利,英國政府為了對抗投機客,也大舉買回英磅並提高利率,英國政府如此的做法是為了嚇跑投機客,但投機客都是聰明人,知道英國政府只是在硬撐,每當英鎊稍微走揚,這些做手就放空英鎊。每次他們有恃無恐地放空,主要是他們確信英鎊走揚是英格蘭銀行拉抬所致,他們更確信英格蘭銀行不可能無限制地一直拉抬下去。,他們所賭的就是要看英國政府能撐到什麼時候,在1992年9月16日的黑色星期三,投機客紛紛大舉放空英磅,單單Soros一人就在此建立了100億美元的倉位,再度將英鎊推向ERM所訂的15%範圍內,然而也在這時候英格蘭銀行把力量用盡了;終於,在1992年9月16日,英國宣布退出(ERM),在英格蘭銀行棄守之後,英鎊像物體由高空下墜。

從1992年9月到1993年1月,英鎊兌美金(GBP/USD)由一英鎊兌US$2.0100,一下子跌到一英鎊對US$1.4603,跌了6037點。如果賣出一個合約US$10,000,可獲利US$6,037。(假設投資人交易一個合約US$10,000,放大20倍,他只要繳保證金US$500,所以獲利率是12074%)。

時代雜誌,1992年10月26日星期一上面寫著,Soros:"直到黑色星期三為止,我們的部位已經幾乎超過 100 億美元。我們計劃要賣出更多。事實上,當 Norman Lamont 在貶值的前一刻還在說他將要借入將近150億美元來保衛英鎊時,我們被逗樂了,因為我們也正想要再賣出那麼多。"

而最終英格蘭銀行還是只能被迫退出歐洲外匯機制並且讓英鎊貶值,估計Soros在此役中獲得了約11億美元的利潤。他被封為"讓英格蘭銀行破產的男人“。

即使投資人很難在最高點放空,在最低點平倉獲利了結,但即使獲利只有一半,有6037%也相當可觀。從Soros的英鎊戰役來看,其中英鎊的暴跌,並非只有Soros一個人看出來,也並非英國經濟一夜之間轉弱。其中是很多人都早就看出來英鎊暴跌背後所蘊藏的經濟現象。能夠獲得巨額利潤的人,除了有經濟敏感度之外,還要有膽識與執行力

許多所謂的專家和學者,也許早就看出上述英格蘭銀行苦撐英鎊的事實,但是跳下去交易的人實在少之又少。

套利交易

這張是EUR對ZAR的週線圖

目前EUR對於ZAR的價格處於高檔,市場還在等待線圖技術上的訊息,投機客認為EUR/ZAR會長期走跌時,熱錢就會以EUR借入ZAR進行套利,以下是簡單的計算過程

設ZAR的年利息率8%,EUR的年利息率4%,ZAR年初的即期匯率與年末的即期匯率相等,在1年當中ZAR匯率沒有發生任何變化€1=$12,EUR套利者的本金為€1000。這個套利者在年初把EUR兌換成ZAR存在南非的銀行: 

  €1000 x $12/€=$12000
  1 年後所得利息為:
  $12000 × 8%=$960

相當€80($960÷$12/€=€80),這是套利者所得到的毛利潤。如果該套利者不搞套利而把1000歐元存在歐洲銀行,他得到的利息為:€1000 × 4%=€40,這40歐元是套利的機會成本。所以,套利者的基本淨獲利為€80—€40 = 40€,也就是說,套利的過程,利潤要大於40€,否則就不夠划算

但實際在1年當中,ZAR的即期匯率不會停留在$12/€的水平上不變。如果年底時EUR的即期匯率為$15/€,由於ZAR貶值,淨利潤960 ZAR只能兌換成64歐元,淨獲利40歐元減到24歐元,套利者在年初做套利交易時,買即期南非幣的時候沒有同時按一定匯率賣1年期的遠期英鎊,甘冒匯率變動的風險,結果使其損失了16歐元的淨利息。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ZAR貶值越大,套利者的損失越大。當然,如果在年底EUR的即期匯率$10/€,這個套利者就的淨利潤會達到96歐元,淨獲利€56

這張是ZAR對JPY的週線圖

從圖可以看出,借JPY買進ZAR也是可以套利,但目前市場的熱錢主要是在EUR,也就是說這筆資金要變成JPY得多一道轉換匯差,這兩種套利交易模式在市場都會存在,只是哪種比例較高的差別,對於擁有ZAR的投資客來說,哪種套利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能讓ZAR匯率上漲最重要

Boardgame的樂趣和介紹


Boardgame是這5年內才開始熱起來的名詞,我在大二的時候第一次接觸到這個名詞,同學第一次在宿舍找我玩的時候,還不太想理這個game,因為我一直覺得看漫畫和電視與玩遊戲是浪費生命,連海賊王都是去年才開始看的(發現還蠻有教育意義的),沒想到開始接觸後才發現boardgame的有趣之處,當初玩一個遊戲的時候,因為紙牌的角色十分的多,而且一直在聽規則,以為是一個很困難的遊戲,但是開始玩以後,經過一回合,才發現規則並不難,只是玩家需要經過思考和抉擇

因為每個人的頭腦都是獨立思考的,別人的選擇會影響你的抉擇,這樣的刺激感讓我對於boardgame開始有了一些興趣,經過一整場玩下來以後,開始對這一個遊戲有了較深的體驗,我一直覺得boardgame是很心機的game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什麼叫做boardgame,在此做個簡單的介紹。

What's Boardgames ? (這段基本上可跳過)
參考維基百科上的解釋:
A board game is a game played with counters or pieces that are placed on,
removed from, or moved across a “board" (a premarked surface, usually
specific to that game).
Simple board games often make ideal “family entertainment"
since they are often appropriate for all ages.
參考網站 維基

直接用字面上的翻譯意義不大,目前根據台灣相關的玩這遊戲的團體來自己的通稱,
boardgame 目前有 紙上遊戲 或是 桌上遊戲 兩種比較常用的稱呼方式。
前Boardgame大部分都是德國人設計的,由德國人設計的桌上遊戲有幾個重要的特點:

玩家人數約 2~6 人
每一個玩家幾乎都可以全程參與
遊戲時間介於 20~120分
適合一群人同樂
可以幫助溝通和邏輯思考能力

桌上遊戲雖在十年前就有人引進,但直到四年前才有大量業者推廣,目前有近萬人玩過。而一套boardgame的價格並不便宜,約在千元新台幣附近,且遊戲上的文字多為英文,加上規則繁複、遊戲時數較長等「門檻」,也造成台灣的民眾難以接觸到這類產品,我碰過不少醫師、工程師、研究生參加,平常週末都有聚會、瘋狂大玩,很多規則都是德文,後來有代理商做了英文版的遊戲說明,讓大家在玩遊戲的時候,可以不會那麼辛苦,畢竟懂德文的人不多。

桌上遊戲一組售價500到2000元左右,看game的規模,小型game規則較簡單通常可以容納較多玩家,10個人以上的game也有,中型的game歸開始複雜玩家縮減到6~10人,大型的game幾乎都少於6人,規則要講解15~25分鐘

介紹給別人最常聽到的就是「為什麼那麼貴?」然後聽到有些較進階的規則很多,而且除了數十套較暢銷的遊戲外,其他都只有英文說明書,對一般人來說,真的很難推廣。

德式桌上遊戲(Board Games或Table Games)是種針對歐洲市場設計的家庭遊戲,遊戲類型多,有家庭同樂類型,策略型遊戲,經濟型,戰略型等等。

第一次在公開場合玩的時候,東西一拿出來,你幾歲的人了還在玩大富翁阿,有人說這遊戲像大富翁,應該說,某方面來說是的,但大富翁只要運氣和瘋狂拼錢就可掌握很高的勝率,基本上不太需要動腦,頂多簡易的數學加減 ; boardgame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通常money只是game的過程,要透過某些方式來取分,分數才是最後的目的,過程中還會有很多需要抉擇的點,每個玩家會互相影響對方的選擇,彼此互相心機,大家也有更多的情感交流,願意砸大錢投資遊戲,很多工程師和醫生喜歡邏輯思考的玩家更容易「陷入」,碰到人就介紹boardgame。

Boardgame有認識中文的朋友只要有心都能學會,在高雄有放假的時候常常會找朋友去玩,外國朋友都蠻喜歡的,玩game以來認識了不少德國,美國,英國人而且很自然的融入英文對話當中我很喜歡數學遊戲,boardgame把運氣的成分減到極少,讓邏輯性的思考可以發揮尤其是經濟型的game,可以模擬自己經營公司或企業,有些部分用在投資上都可以,很適合我這種走精算路線的玩家,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起研究台灣有引進現金流之類的game,有分成人版和兒童版,都是類似boardgame的遊戲類別複雜度都比不上更精算的game
(我認為複雜度高的遊戲需要融入競爭者之間的互利共生,低運氣成分,談判和併購)

精算和策略類的遊戲,遊戲過程中都不會出現骰子,運氣成分低,幾乎是鬥智、投資和商業經營
Brass(工業革命):供需平衡、行動力判斷
Agricola(農家樂):企業經營、相對價值、資源利用
Imperial或2030(霸業):債券、國家經營、地緣政治
1830或1856(鐵路泡沫):企業經營和股權爭奪
Hab & Gut(期貨操盤手):投機炒作和玩家心理
Automobile(汽車傳奇):合作和併購、市場傾銷
Puerto Rico(波多黎各):CP值效率
Le Havre(港口):供過於求、絕對價值
Caylus(凱呂斯):卡位效益、資源爭奪和CP值效益
Power grid(電力公司):資源利用和成本控制
Leonardo da Vinci(李奧納多達文西):卡位效益、資源爭奪
The Princes of Florence(佛羅倫斯王子):CP值效益

下面這幾款運氣成分較高
Manila(馬尼拉):投資風險和報酬的判斷
Saint Petersburg(聖彼得堡):CP值效益
Stone Age(石器時代):卡位效益、資源利用

George•Soros

George•Soros的父親Tivadar•Soros是一位世界語作家兼律師,Soros於1930年出生於布達佩斯—匈牙利,是猶太人。Tivadar•Soros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成了俘虜,於是展開了逃亡的生活,在那幾年裡,他用盡了各種方法,只為了生存下去,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經驗。

在1939年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當時的Soros只有九歲,當時德國對猶太人展開大屠殺,在1944年的一年內,布達佩斯就有將近40萬人遭屠殺,但活下來的人包括George.Soros和他的家人,經歷了可怕的白天和黑夜,但也因為如此,Soros從他的父親那裡學到了求生的藝術,並且對他未來的投資事業有深遠的影響。一直到1946年都生活在這裏。

二次大戰期間,Soros在匈牙利黑市交易貨幣。Soros 14歲時,德國在戰爭的最後時期取得了對他的同盟國匈牙利的軍事控制。Soros的祖父是一位納粹治下的匈牙利官員,他在女婿Tivadar•Soros的幫助下,負責聚斂猶太人的財富的工作。George•Soros也因此而避免了與許多猶太人一樣的命運。

Soros在1947年秋天,17歲的Soros獨自一人遠走他鄉,並輾轉到了倫敦,一個人生活在異鄉的他發現錢不夠用、朋友不夠多,而且這個18歲青年能做的事,只是從某樣零工到另一樣零工。在1949年時,他進入了倫敦經濟學院就讀,那是一所英國最有名的教育機構之一,在那一段期間,Soros致力於追求知識上的成就,曾經短暫受教於哲學家Karl Popper,但很遺憾的,Soros的成績不夠好,走學術的志願似乎受到挫折,1952年畢業於倫敦經濟學院。在他的生涯中有一個轉捩點,他寫了一本小說,但他一直不滿意內容,並且丟棄了手稿,接下來十年裡他一直想重寫,但最後終於放棄,在同時,Soros心裡非常清楚,他不可能成為教授。寫書的嘗試失敗,於是放棄專研哲學,改為追求財富

不管Soros如何喜歡教書,有一件事情他心裡很清楚,那就是他必須賺錢維生,而且要快一點賺到錢,年輕的他做過餐廳服務生、推銷員,但工作並不順遂、處處碰壁,但也因此造就了他堅毅不撓的精神,後來他發現投資可以賺大錢,他近入了倫敦的一家投資銀行當見習生,並成為專做黃金類股套利的交易員,雖然他操做的不是非常出色,但Soros發現這個世界愈來愈迷人,後來Soros認為紐約的發展潛力好像不錯,於是1956年他動身遷居到美國紐約市,這年他26歲。

到了紐約,Soros做過了好幾樣工作,大多是和金融業相關的工作。在1960年代末,Soros創立了兩個基金:第一個是老鷹基金,第二個是避險基金(也就是非常有名,於1979年改名的量子基金)。避險基金吸引了投資人投入了600萬美元,Soros自己也投資了25萬美元,沒想到這25萬美元即是他億萬財富的起點。他曾經自述說他的目標是在華爾街賺足夠多的錢來支持他成為一個作家和哲學家

Soros是Soros基金會的創辦者。在1970時,他和詹•羅傑斯(Jim Rogers)一起創立了量子基金,一開始Soros的辦公室只有三個人:他自己、另一個夥伴Jim Rogers、還有一位秘書,辦公室內的氣氛非常輕鬆,他們穿網球鞋上班,和華爾街大部份上班族緊張的氣氛完全不同,辦公室內的氣氛雖然輕鬆,但他們的業績卻一點也不含糊,從1970到1980年十年間,Soros從沒有一年賠過錢,量子基金回報率每年大約42.6%,總共回收了33.65倍的利益,也創造了Soros大部份的財富。

該基金的價值是3億8,100萬美元,成長了3,365%,換句話說,如果在1970年投資人投資1萬美元,在1980年投資人可收回33.65萬美元,在同一時期內,如果投資於史坦普綜合股價指數則只能收回1.47萬美元。有人說Soros只不過是幸運了一點,但是如果瞭解他的人是決不敢這麼說的,他和他的夥伴都看很多東西,他們訂了三十幾種業界刊物,他們也研讀一般性的雜誌,到處尋找可能有價值的社會或文化趨勢,他們每一天都要去深入閱讀二十或三十份公司年報,希望從中找出一些企業的發展情勢或是一些長期趨勢,也就是別人看不出來的一些東西。若在1970年投資1萬美元於量子基金,1992年底便有12,982,827.6美元。

長期的做功課換來的是基金每年平均成長30%—40%,但Soros並不以此為滿足,長期觀察市場的結果使Soros心裡隱隱覺得可能會有大事發生,但時機似乎尚未成熟,1992年,時機似乎來臨,當時的時空背景是這樣:200年來英磅一直是全球的主要貨幣,一如英國海軍,是英國國力的象徵,非常強勢;另一個代表英國國力的是英格蘭銀行,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動搖它堅實的地位,從來沒有人想過要去挑戰這個力量,但Soros一直想做一件大事,又剛好讓他碰到如此的條件,於是兩者爆發出激烈的火花。

歐洲於1979年成立一個匯率穩定機能(ERM),此一機制是為了穩定歐洲各國的貨幣,歐洲的貨幣都「定錨」於德國馬克,英磅一直盯住約2.95馬克,歐洲各個國家雖有共同的理念,但卻同床異夢;當時英國的經濟不振,英國正在苦思如何振興經濟,唯一的辦法似乎是降低英國的利率,但如此一來英磅勢必走貶,且迫使英國退出(ERM),但英國並不打算這麼做,轉而向德國政府求助,希望德國降低利率,但德國政府並不願意這麼做,英國政府只好孤軍奮戰;此時,一些Soros之流的投機客看到了如此大好的機會,在1992年9月16日的黑色星期三,投機客紛紛大舉放空英磅,單單Soros一人就在此建立了100億美元的倉位,利用英格蘭銀行頑固堅守英鎊匯率和一個可與其他歐洲匯率機制參加國相當的利率水準而獲利,英國政府為了對抗投機客,也大舉買回英磅並提高利率,英國政府如此的做法是為了嚇跑投機客,但投機客都是聰明人,知道英國政府只是在硬撐,他們所賭的就是要看英國政府能撐到什麼時候;終於,在1992年9月16日,英國宣布退出(ERM),同時間英磅大幅崩跌。

時代雜誌,1992年10月26日星期一上面寫著,Soros:“直到黑色星期三為止,我們的部位已經幾乎超過 100 億美元。我們計劃要賣出更多。事實上,當 Norman Lamont 在貶值的前一刻還在說他將要借入將近150億美元來保衛英鎊時,我們被逗樂了,因為我們也正想要再賣出那麼多。”而最終英格蘭銀行還是只能被迫退出歐洲外匯機制並且讓英鎊貶值,估計Soros在此役中獲得了約11億美元的利潤。他被封為“讓英格蘭銀行破產的男人”。

Soros的"成名事蹟"還不只這些。1997年,Soros攻擊整個亞洲的貨幣市場,影響之大,遍及整個東南亞,導致印尼盾、泰銖….等亞洲國家的貨幣大幅貶值,史稱「東南亞金融風暴」,其影響力,至今仍有一些國家的經濟力尚未復甦,至於亞洲國家的人民對Soros的痛恨那就不用言喻了,一名泰國官員甚至公開表示:「Soros這個老傢伙最好別踏入泰國一步,否則我會找黑手黨幹掉他。」,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本•穆罕默德則指控Soros打壓馬幣,他稱Soros為蠢蛋。而泰國則稱其為「一個吸取人民鮮血的經濟戰犯」。東南亞金融風暴後,Soros的惡名也到達了極點。1999年Soros也因與香港政府大戰失利,以及掀起俄羅斯外債危機後,自食惡果,損失了數十億美元,導致元氣大傷。

當然,Soros給人的印象不完全是負面的,當他有經濟能力開始,他就花大把的鈔票援助東歐和蘇聯的共產國家,他成立了許多基金會,希望以個人的力量帶領這些共產國家走向民主;Soros從1970年做為一個慈善家而活動,當時他在種族隔離政策下的南非,資助了黑人學生進入University of Cape Town就讀,以及對鐵幕下的反動份子提供資金援助。 Soros的慈善基金在中歐及東歐多以社會開發研究組織(OSI)以及Soros國家基金的名義存在,有時則以其他基金的名義,例如波蘭的 Stefan Batory Foundation。PBS估計他到2003年時,總共捐了40億美元。

他一直在宣揚非暴力活動來增進許多國家的民主政治。OSI表示它近幾年來,每年大約花費400億美元在活動上。根據資料,1996年度他在匈牙利、南斯拉夫與白俄羅斯三個國家的捐助金額比美國政府對這些國家的經濟援助還多

時代雜誌在2007年時曾刊載了Soros對在美國的計劃投入了7億4200萬美元,錢後總共已投入總額超過60億美元。它也提及了兩個專案計畫 – 1億萬美元資助俄羅斯的區域大學建設基礎網路架構,以及5000萬美元資助Millennium Promise來鏟除在南非的過激改革份子活動。

其他值得一提的包括 – 提供中歐及東歐的科學家和大學生援助,在賽拉耶佛(Sarajevo)戰火時幫助其平民,在世界各地的努力廢止藥物禁止法案以及透明國際。Soros也曾捐贈4億2千萬歐元給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 (CEU)。著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罕默德•尤納斯的孟加拉鄉村銀行以及其微額貸款也曾受到OSI的資助。

根據國家觀察雜誌(Nation review)的資料,OSI在2002年9月給予Lynne Stewart的保護委員會2萬美元 – Lynne是一位律師,她保護一個被在法庭上宣稱為恐怖份子並宣判2年又4個月刑期的客戶,其客戶是經過不當詢問後被斷定為恐怖份子,罪名是『提供資材給恐怖份子共犯』。 一位OSI的女發言人表示:「在那時它對我們來說,是個值得被支援的法律正確性議題」。

在2006年9月,Soros脫離了他個人所專注的民主建設計劃中,答應捐5千萬美元給傑佛瑞•薩克斯所領導的Millennium Promise來撲滅南非的激進改革份子。 在注意到糟糕的統治與貧窮的關係時,他談論了在這個計畫中的人道主義價值。

Soros的這些行為得到了許多肯定。他總共在1980年代得到了新學院與牛津大學和1991年布達佩斯經濟與行政管理大學(Budapest University of Economics)與耶魯大學所頒予的榮譽博士學位。以及2000年獲頒耶魯管理學校(Yale School of Management)的耶魯國際中心經濟獎,以及1995年得到波隆那大學的最高獎項 – 榮譽桂冠(Laurea Honoris Causa)

在比爾蓋茲和沃倫•巴菲特開始捐款前,他捐款也蟬聯多年捐款金額第一,他與Susan•Webber•Soros結婚,不過離婚了。他有5個孩子,分別是Paul, Jonathan, Gregory, Alexander 和 Rob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