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薪資怎麼調,南韓、台灣大不同

從結果論的角度來看,有些人覺得南韓一直在加薪,反觀台灣加薪的幅度實在非常緩慢,為何不像南韓那樣,每年都大幅加薪?事實上,整個國家的單位生產力提升不夠快,但要拉高薪資,反而會造成副作用,最明顯的就是失業人口攀升。

近年來,南韓頻繁調高最低工資,截至2018年8月,南韓最低時薪是8350韓元(韓圜對台幣匯率約0.0278,折合台幣約232元),南韓總統文在寅希望最低時薪在2020可以大幅拉高到1萬韓圜,這意味著,南韓很可能連續數年,最低時薪年增率都超過10%。

但是,一直調高最低薪資,其實不見得對所有勞工來說都是好事。事實上,提高勞工薪資在許多已開發國家已經是被受爭議的老問題,薪資壓太低對勞工不利,但是薪資成長速度如果太快,對整個社會也未必有利,讀者可以從台灣和南韓的案例,觀察看看,提高最低工資可能帶來哪些影響。

圖1:2008年至今南韓(上)與台灣(下)平均月薪資

南韓的平均月薪成長速度相當快速,十年來成長大約50%的水平,台灣的平均月薪成長非常緩和,10年來大約成長20%以下,薪資成長對勞工來說確實是好事,但是對企業來說,營運的成本也會上升,如果你是企業主,你可能會減少雇用、降低工時、減少員工福利、增加自動化取代人力、引入較廉價的外籍勞工……等,這些都是常見的應對方式。

圖2:2008年至今南韓(上)與台灣(下)失業人口變化

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以後,美國消費全面緊縮,台灣和南韓這兩個對美國消費需求依賴相當大的國家,一下子失業人口就爆升了,這裡用失業人口來做比較,因為計算失業率時,有意願找工作的人找不到工作,才是統計的範圍,但沒有意願找工作的人,就不在失業範圍的統計內;但是對於失業很久的人來說,很可能已經失去找工作的信心,而不是不想找工作。

用失業人口來觀察,其實可以觀察到更多的趨勢變化。2010年以後,台灣的失業人口就逐漸降下來了,直到2018年,台灣的失業人口已經從65萬人以上,大幅下降到45萬人,但是同時期的南韓,雖然2010~2014年的失業人口有大幅下降,但是2014年以後,失業人口又大幅飆升到2010年的高水位,重返百萬失業人口。

南韓年年大幅調高薪資成長,對於企業來說,如果營運成長速度跟不上,那通常就是裁員來應對,當整體勞工成本上升到一個臨界區,企業裁員很可能就會全面擴大,2017年南韓失業人口明顯上升以後,整體勞工成本就有所下降了,台灣的勞工最低薪資成長雖然非常緩慢,但是勞工成本上升速度也相對平緩。

圖3:2008年至今南韓(上)與台灣(下)勞工成本變化

一直加薪,勞工未必是受惠者,搞不好連工作都沒了,當然,在南韓如果是仍然在職場的就業人員,那就是受惠者,因為薪資成長會很明顯,台灣和南韓比較起來,南韓薪資成長較快,但這是就業人口才受惠,失業人口無法享受薪資成長的利多;台灣薪資成長較慢,但是失業人口反而是穩定下降的,薪資成長慢,大家普遍更容易找到工作機會,南韓則是波動相對劇烈,受國際景氣的影響也會比較大,整體比較起來,台灣相對偏社會主義,南韓更偏向資本主義。

薪資大幅提高,如果政府又透過政策,大幅提高企業裁員的成本和資遣費,那企業就會用自動化來取代人力,或者乾脆把生產地點轉移到國外。實務上來說,外籍勞工、產業外移、自動化,這些都會和本國薪資成長互相制衡,市場機制運作之下,改變一個變數,其它變數都會跟著動,單一變數改變速度越大,市場最後形成的綜合結果,往往跟當初預期的會大不同,而且是沒辦法重新來過的,異動以前,真的要做好很謹慎的評估才行,在台灣,外籍勞工越來越盛行,因為他們願意接受相對低的薪資,這個條件對台灣的影響其實也相當大,因為外籍勞工會增加人力供給,從供需原則的角度來看,這對於台灣薪資要提升,反而不容易。

但是外籍勞工也不全然是負面影響,否則為何美國願意接受每年大量的移民、德國為何願意接受大量的戰爭難民、澳洲為何願意開放大量的旅遊打工人口?因為從經濟的角度來看,這些移入人口,終究還是需要食衣住行育樂等基本消費需求,可以對這些國家產生正面的經濟效益,如果提供這些外來移民穩定的就業機會,他們有收入以後,消費力甚至也會對台灣經濟有幫助。

而且一個國家的就業機會,其實待遇落差也是相當大的,以台灣來說,外籍看護的案例就很明顯,扣除少數較為富裕的家庭雇用本國人,大部分的外籍看護需求都是針對傷殘老弱,這些職缺其實很難產生龐大的經濟效益,單位經濟產值根本難以負擔本國勞工的成本,但是又不得不需要高密度人力去照顧。如果外籍勞工願意以相對低的薪資來承接這類工作,反而可以減少許多家庭的負擔,而那些看護工作,本來就很難吸引到本國勞工去就業,所以也沒有排擠就業機會和壓低薪資的問題,美國國內就有大量的中南美洲移民,承接美國社會相對低薪的工作,不管美國經濟有多好,這些中低收入的工作還是需要有人做,讓願意接受較低薪條件的工作者來承接,反而可以減少社會副作用,這些工作者本來就不會搶到藍領或白領工作階層的就業機會,更不用說壓低薪資待遇。

從台灣和南韓的例子其實可以看出,一直強力提升最低工資,或者漸進溫和的提升薪資,很難說哪個對或錯,要採用南韓的作法,有工作的人薪資成長快一點,但失業的人可能就增加了,採用台灣的作法,薪資成長非常慢,但好處是大家較容易有工作,但不管用哪個路線,都不能只看到好的一面,而不去思考社會要面對的副作用。政策實施下去,影響是不可逆的,無法重新來過,不可不慎。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905_1501.htm

Warren Buffett:其實今天早上我才又買了一些股票

Joe:「Buffett還在繼續買股票,不過說真的,看到債券殖利率的現況,近幾年來經常看到有人推薦股債組合的操作,我都會會心一笑。」

本文摘譯自CNBC於巴菲特生日當天的訪問影片。

Becky Quick:你認為現在不斷創新高的美股,是不是很貴?
Warren Buffett:如果你跟持有30年公債相比,那麼持有一籃子的美國股票30年一定是更好的選擇。這不是說明天或是明年股票不會下跌,而是30年後你回頭看,將會發現股票能每年多給你3%的報酬。

Becky Quick:我會這樣問是因為當我在播新聞的時候,總是持續的告訴投資人美股再度創新高,而那些坐在家裡的散戶大概只會覺得,天啊!我又錯失機會了。上次我們聊天的時候,你說你還在買股票,現在你還是在買嗎?
Warren Buffett:其實今天早上我才又買了一些股票。當然,我希望買得更便宜一點,但是從我 1942 開始買股票之後,不管哪一黨執政、誰當總統,我都會買股票,我一直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是買股票最好的時機。

Becky Quick:你的確自己都很喜歡股票,最近蘋果創新高,也變成了波克夏的最大持股,你還在持續買蘋果的股票嗎?
Warren Buffett:我也想買便宜一點,所以一開始買之後我就以最快的速度持有越來越多的蘋果股票。我不怎麼擔心下跌的風險,因為只要一跌,蘋果就會買回股票,假設買個10%,我這個股東的權益就會提高10%,這是相當有利的。

Becky Quick:有不少人覺得蘋果的趨勢呈現了一場新的泡沫,你怎麼看呢?
Warren Buffett:這我不清楚,我對蘋果下一季或是明年營收會成長多少其實不在乎,我只知道有很多人依賴著蘋果的產品過日子,而這樣的生意就值得創造一大筆財富,也許賣出更多的新手機是很棒的事情,只要有人走進我們的賣場,想買一隻 iPhone 卻買不到,也不想買其他替代品,那就對了。iPhone 對個人來說,其實已經像是水、電那樣的公用設施了。

Becky Quick:之前你說你和蒙格決定不再根據 120% 的淨值來決定要不要買回波克夏的股票,再說完這些話之後,還有買回股票嗎?
Warren Buffett:我們的確買了一些,我和蒙格都覺得如果有價值的話,不需要被一個框架綁住。

Becky Quick:你剛剛有說到從你的生意裡面看到許多成本都在增加,而川普則推文說聯準會不應該再升息,你認為呢?
Warren Buffett:我相信聯準會主席會做最正確的事情,他對總經比我更懂,也許人會犯錯,我也會犯錯,但是就我的觀察來看,聯準會大多都是在做正確的事情。

Becky Quick:川普推文說每一季都要財報太麻煩了,他認為每半年公布一次就好了,你怎麼看?
Warren Buffett:我挺喜歡看財報的,每一季公布不錯。

Becky Quick:你知道你有個推特的假帳號嗎?而且已經 20 萬人追蹤了,你為什麼不常常推文呢?你覺得像是 Elon Musk 那樣常常推文是一件好事嗎?
Warren Buffett: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常常推文,而且如果我每天在推文上談論波克夏的生意,我想會是很危險的事情。

Becky Quick:除了常用 iPad 以外,你還會用哪些電子產品?你會聽 Podcast 嗎?
Warren Buffett:會,但是不常聽,因為我閱讀很快。我很推薦 Tom Murphy 的 Podcast,他就像蒙格一樣,甚至是比蒙格更好的典範。

Becky Quick:今天是你88歲的生日,我們特別幫你訂了一個可口可樂的蛋糕,生日快樂!

文章來源
https://etfs.tw/warren-buffett-birthday-interview/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kke_CGNpFE

關於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美國總統Trump去年決定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美國一堆媒體譴責他

但是根據2017年的碳排放數據,那些全力支持加入和簽署巴黎協定的國家,像是歐盟、中國、西班牙、加拿大,實質上繼續增加碳排放量,結果退出協定的美國,實際上的減少碳排放量卻做得最確實

簽署巴黎協定,美國石化產業不僅遭到打壓,每年還要補貼數百萬美元給其他國家來實施減碳,排碳量最大的中國,加入巴黎氣候協定,不僅不需要實質上減碳,還可以享有美名兼拿補助,中國不支持巴黎氣候協定,實在對不起自己

圖片來源
http://www.aei.org/wp-content/uploads/2018/07/bpco2.png

新興市場的經濟隱憂

2016年以來,俄羅斯、委內瑞拉、中國、土耳其都經歷過和美國發生外交爭執,可以發現,這些國家後來都出現股匯雙跌的狀況,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具備相對較強的抵抗力,但俄羅斯、委內瑞拉、土耳其的經濟體質,就很難擋得住美國的貿易反制政策或者經濟制裁。

2016年初,國際油價大跌,全球通貨膨脹大幅走低,但是兩年過後,當時的低油價反而形成低基期,2017年和2018年的國際油價大反彈,逐漸的帶動全球通貨膨脹,物價成長越來越明顯,這也導致全球許多新興市場,阿根廷、土耳其、委內瑞拉、南非等國家的物價全面揚升,全球開始擔心新興市場的經濟體質,是否能撐得住經濟的動盪。

圖1:近兩年布蘭特原油價格變化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民間消費國,內需消費是美國的經濟成長主要動能,2017年以前,美國的整體通貨膨脹率(Overall CPI)低於扣除食物和能源的核心通貨膨脹率(Core CPI),因為低油價拉低了整體的通貨膨脹。但是等到2017年以後,局勢就逆轉了,因為國際油價的年增率大增,美國的整體通貨膨脹就拉高了,通貨膨脹一拉高,美國聯準會(FED)勢必得進行升息。

圖2:2014年至今美國通貨膨脹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newyorkfed.org

美國經濟好轉,帶動其他國家出口成長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台以後,美國景氣表現非常理想,房價和股市持續上漲,就業人口持續創高,領失業救濟金的人口不斷的下降,景氣好轉,FED升息是非常合理的,實際是美國也真的一直升息,利率從0.25%調升到2.0%,美國的經濟好得可以撐得住升息,然後強大的民間消費成長,持續帶動美國進口,美國從全球各地擴大進口,等於又帶動了許多國家的出口成長,例如東亞的日本、中國、南韓、台灣都是受惠國。

圖3:近五年美元基礎利率(%)

但是持續攀升的通貨膨脹,對某些國家來說,未必是好事,例如歐亞交界處的土耳其,就面臨龐大的經濟危機,2018年的通貨膨脹率逼近16%,遠超越已開發國家的2%溫和通貨膨脹水準。物價年增率16%的國家,會吃掉這個國家的所有經濟成長,GDP成長表現很普通的土耳其,面對逼近16%的通貨膨脹率,如果讀者是土耳其的央行,你會怎麼做?

圖4:進五年土耳其通貨膨脹率(%)

圖5:進5年土耳其每季GDP成長率(%)

毫無疑問的一定會進行升息!土耳其確實要升息,但利率應該提升到多高呢?土耳其央行把利率大幅拉抬到逼近18%,比通貨膨脹還高,目的就是為了抑制惡性通貨膨脹,但是超高的利率,未來數個月內,一定會對土耳其企業造成龐大的融資和貸款負擔,失業率和失業人口一定會明顯揚升,因為這利率超出土耳其整體經濟的負擔了。

土耳其同時面對惡性通貨膨脹和高失業率,央行的貨幣政策一定會進退不得,對於金融市場來說,投資人就會預期風險而事先避開土耳其的股市,土耳其的國際帳、經常帳赤字和高負債,本身就沒啥談判籌碼了,土耳其政府面對美國這全球最大的經濟強權,在貿易和外交的談判產生高度敵對性,市場自然會更加擔心。

圖6:近五年土耳其利率(%)

圖7:2008年至今土耳其失業人口變化(單位:千人)

體質不佳的新興經濟體,風險越來越高

事實上,就算沒有和美國起衝突,國際帳務赤字或負債太高的經濟體,早晚也會出現金融危機,因為美元不斷的升息,如果貨幣政策的轉變速度跟不上,負債比重一揚升,熱錢自然會流出該國,股市重挫,匯率貶值,資本撤離所產生的副作用,基本上都會出現。

除了已經出現問題的國家,印度、阿根廷和南非,這三國的風險也相當大,因為經常帳逆差實在頗大,美國景氣持續好下去,FED持續升息,這些國家的匯率後續勢必會出現巨幅貶值,萬一美國景氣從巔峰轉為走下坡,民間消費和進口成長驟減,全球景氣轉為衰退,這些國家還是會受影響。也就是說,這些經濟體質較差的新興市場,逃不開景氣循環末期的宿命。

按照以往的經驗,全球景氣成長告一段落,即將進入盤整期時,這些新興市場往往是率先發難的目標,這也給全球政府一個示警,當這些新興市場逐漸撐不住美元連續升息時,政府們也要意識到,景氣榮景不會一直擴張下去,繁榮和蕭條是相輔而生的,2018年美國FED釋出的訊息顯示,美元還會至少升息兩次,但是等到2019年,如果FED沒有再明確提出美國適合升息的訊息時,那麼各國政府就要小心一點了。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822_1501.htm

201808美國物價指數

最近三年多來,美國的生產者物價指數和消費物價指數,持續性的攀升,生產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已經揚升到3%以上,所以幾乎可以預期,消費物價指數年增率也會逐漸攀升到3%以上,而且短期內應該不容易壓下來

不過FED的利率目前為止才2%,就算2018年升息4次,利率也不過2.5%

此時在回顧一下美債殖利率,30年期的長債殖利率,只有3.0%左右,但美國GDP成長率在2018年是超過3.0%的,這樣的金融環境,其實很適合美國長債走跌,投資人應該多觀察長短債殖利率差收斂的情況,如果長債和短債殖利率一起往上跑,那麼債券殖利率倒掛的時間點,很可能會有所延後,空頭修正時間點也可能會延後

我只是提出這個可能性,我想等12月底再來進一步判斷,到時的資料會更有準確度

大國博弈下,國際組織無用武之地

如果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打算另外建立一個新的自由貿易組織,那麼先進國家阻止中國收購關鍵企業的案例,恐怕也會越來越多。美國在川普任內,靠著聯合已開發國家來制衡中國的勢力擴大,效果還是會比單憑自己一己之力來得更好。

1920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打著維護世界和平口號的「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世界上第一個希望藉由談判和仲裁來維護世界和平的跨政府組織,正式出現,1935年一度有58個會員國加入,成員國希望透過集體安全及軍備控制來預防戰爭,不過這個組織沒有屬於自己的武裝力量,當時的主要軍事強權如果不願意配合,國際聯盟實質上也無可奈何,美國一開始就沒有加入國際聯盟,尤其是德國、義大利、日本、西班牙等強權退出國際聯盟和軸心國發動侵略以後,國際聯盟從結果論來看,完全無法起作用,等於是一個權力被架空的國際機構。

如同二戰時義大利總理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說的,「聯盟在平時麻雀們吵鬧的時候運良好,但遇到老鷹俯落下來時,聯盟就會失去效用(The League is very good when sparrows shout, but no good at all when eagles fall out.)」,平時沒有戰事的時候,國際聯盟運作良好,但軍事較強的強權一旦興風作浪,國際聯盟只能無可奈何。

這樣的國際組織,其實到了21世紀仍然存在,例如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宣布退出《巴黎協定》,巴黎氣候協定目的是限制因氣體排放所造成的全球溫度上升。美國與另外187個簽署協定的國家,透過這個協定承諾將致力於讓全球平均氣溫升高不超過攝氏2度努力,事實上,目前全球碳排放量最大的是中國,而且是近年來成長最驚人的國家,可是從京都議定書時期開始,像是中國和印度這種開發中國家,碳排放量的約束力就有豁免權,早年中國外交部就曾說:「已開發國家必須要先採取措施,然後發展中的國家如中國才須跟進。」

圖1:全球碳排放量的主要經濟體

所以約束碳排放量這種協議,中國和印度基本上都會參加,因為他們實質上沒動作,卻可以享有美譽,而美國實際上早已經連續17年減少碳排放量,不管有無加入該協議,美國的企業因為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企業追求能源使用效率提升,碳排放量未來都會減少,參加這些「虛榮」的組織機構,實務上對美國來說,意義不大,這個協議對美國不利,卻有利於外國,這個組織美其名是保護地球,但實際上,他們的真實做為跟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bert Arnold Gore)類似,一方面警告全球暖化的危機,一方面又常乘坐耗油量甚大的私人交通工具,言行不一,從務實的角度來看,美國其實沒有加入的必要。

美國進入川普時代以後,「世界貿易組織(WTO)」或許會是下一個類似的組織。WTO目前是全球貿易市場中,協助解決貿易爭端和貿易談判的組織,但是2018年面對中國和美國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的貿易爭端,WTO恐怕無法解決了。國際組織面對全球前兩大經濟體,其實很難處理到讓中國和美國都滿意,美國和中國在2018年的貿易僵局,很可能還會持續下去。

表面上看起來,川普在2018年幾乎是顛覆了大部分主要貿易國的過去慣例,從墨西哥、南韓、日本、加拿大、歐盟到中國,全部都產生貿易糾紛,但是仔細去分析,其實不難看出,美國主要就是針對中國。以鋼鐵和鋁材關稅為例,業者先從中國進口完成品或半成品,然後出口到墨西哥、南韓、日本、越南等國,最後在加工出口到美國,就算加徵來自中國的鋼材進口關稅,還是阻止不了來自墨西哥的鋼材傾銷,所以川普政府的對策變成直接封鎖產業,而不是按國別來區分,還有很多產業也是如此,從中國出口,先到第三國,然後再轉出口到美國,形成中國沒有直接出口到美國的假象。

圖2:2009~2015年間中國對其他國家鋼鐵原料/半成品出口變化

美國如果要全面針對中國打貿易戰,勢必會連同很多盟國都拉進來戰場,WTO實務上很難化解這場糾紛了,大型經濟體應該都會意識到這個困境,雖然川普在2018年7月24號還批判歐盟的所作所為是佔美國便宜,但7月25號就態度大轉彎,在社群媒體發布和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ker)的協議完美結束,宣稱歐美貿易要邁向零關稅,零關稅壁壘和非汽車工業品的零補貼,然後減少服務業、化學品、藥品、醫療產品以及大豆的貿易問題,一下子歐美看起來在貿易問題達成共識了。

圖3:歐盟與美國即將達成零關稅自貿協議

如果美國和歐盟達成零關稅自由貿易協議,加上歐盟和日本的零關稅自由貿易協議,那麼美國、日本、歐盟其實很有機會達成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協議。資本市場上,商業利益在哪,商人就追逐到哪,如此以來,勢必會有越來越多國家願意加入這個協議,一旦這個趨勢形成,那麼WTO的功能等於可以被取代了,對美國來說,與其繼續留在WTO跟中國戰下去,不如和盟國另起爐灶,建立一個更有利於民主國家的貿易規範組織。

中國沒有加入這個貿易組織,就不會產生像WTO那樣的弊端,加入WTO以後明明應該大幅降低關稅和減少補貼,但中國卻因為開發中國家這個條件,可以維持相對高的關稅優勢和巨額補貼企業,形成不公平的競爭,繞過WTO,另外建立一個有利於美國的貿易談判組織,川普一定樂見其成,中國其實也試圖拉攏歐盟,建立貿易同盟的關係,不過被歐盟拒絕了。為了避免中國透過商業併購,又繞進來這個新貿易體系,德國、美國、加拿大、日本、英國、法國、義大利等主要工業國,未來聯手阻擋中國資本併購,掌握關鍵技術或國家安全的企業,勢必也會是自由貿易協定的一部份。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808_1503.htm

台灣房地產短期行情,緩漲機率高於大跌

很多人會期待台灣房地產短期內持續重挫,這樣房價就能跌到自己可以負擔的價位;事實上,這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對於大多數中產階級以下的人民來說,如果房地產短期內大幅重挫,例如暴跌超過40%,那麼當下的實體經濟一定是全球景氣都陷入低迷,股市和商業市場都會陷入資本流動性緊縮。民間企業的營收和利潤大幅減少的話,一定會進入裁員的階段,雖然房地產價格可能崩潰,但很多受薪階級,同時也會陷入失業或減薪的狀況。在那樣的空頭趨勢下,中產階級以下的人民,仍然不容易買得起房地產。

2014年下半年開始,國際原油和原物料普遍出現較大的下跌修正,原油價格暴跌一年後,金融市場對歐美可能陷入通貨緊縮的疑慮增加,國際股市也因此受到影響,出現較大的修正。通常國際原油和原物料與房地產業的景氣循環較為相關,台灣房地產大約在同一時間也出現修正,國際原油修正到2016年第一季落底,台灣房市也在2016年第一季落底,伴隨著全球景氣大復甦,台灣房地產進入緩和上漲的趨勢。

圖1:2013年至今台灣房地產價格指數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2:2000年至今國泰房地產指數變化

資料來源:http://www.cathay-red.com.tw

台灣各地區的房價在2014至2017年幾乎都出現跌勢,當然房地產的地域性落差非常大,畢竟各地區的人口結構、收入、遷移狀況都不同,地理位置和便利性對房地產的影響又相當大,有些縣市可能跌勢較大,有些地區跌勢較小,甚至後來價格還飆得更高;不過整體來說,台灣房地產市場熱度確實在2016年(全年建物買賣移轉登記棟數245396棟)進入近年來最慘淡的時期,全年建物買賣轉移數量比2001年房地產最慘的時期還低迷。在交易量萎縮的情況下,隨後就掀起降價風。

賣方和建商的降價讓利,確實也帶來買方願意進場,交易量終於止跌回升,2018年上半年的情況甚至比2017年更樂觀,畢竟2016年到2018年上半年,全球景氣復甦,貿易變得更熱絡,台灣的出口出現近年來最好的表現,民間消費維持穩健成長,這樣的經濟環境有助於房地產穩定下來。

圖3:1999~2017年全台建物買賣交易數

資料來源:內政部統計處

圖4:2013年至今全國都市地價總指數趨勢(102.3.31=100)

圖5:2013年至今六都與台灣省都市地價總指數趨勢(102.3.31=100)

房地產交易量處於近十多年來的相對低點,但台灣整體房價仍然處於相對高的價位,不過經過實價課稅和房地合併課稅制度以後,房地產短線炒作的套利空間大幅收斂,原本的強勁房地產上漲趨勢,已經結束了,但是房地產要繼續進入大跌趨勢,短線來說,機率也是相當低。關鍵原因在於,台灣的土地價格其實沒有出現強力跌勢,需求還是很強勁,尤其是都市的土地,頂多是緩漲或小跌,很難有大跌的空間,所以對於期待房地產價格短期內繼續大跌的購屋者來說,房地產大跌發生機率相對較低。

圖6:1992年至今台灣總人口變化(單位:百萬人)

台灣社會進入長期少子化以後,勞動人口比重只會長期走下坡,失去人口紅利,這已經對台灣房地產需求造成較大的負面影響,加上近年來房地產炒作的成本普遍增加,投資客明顯退場,實質需求的買家成為主要需求者,但是再過數年後,台灣人口就會進入負成長,從供需原則的角度來看,未來房價要出現大漲趨勢,難度是相當高了,長線甚至有較大的下跌風險,不過較大的跌勢要出現,還是得需要國際景氣走下坡配合才行。

圖7:2015年至今台灣每月出口金額(單位:百萬美元)

圖8:2011年至今台灣每月通貨膨脹率變化(單位:%)

2016年以來,台灣景氣之所以可以強力復甦,主要還是國際的進口需求大增,台灣的出口貿易受惠國際景氣復甦,帶動整體經濟成長,而且整體通貨膨脹又比2015年以前相對低。房價和國際油價漲勢抑制住了,通貨膨脹就明顯緩和下來,實質經濟成長上升了,對於台灣內需消費的成長又有幫助,在這樣的經濟溫和成長環境下,房地產自然也能穩住陣腳,不過每波景氣循環不會無止盡上升,通常全球景氣以美國影響力最大,如果美國升息循環到了盡頭,通常美國為首的全球股市和景氣都會趨勢反轉走下坡,民間消費走弱,而這往往也會帶動全球貿易萎縮,東亞四國的出口通常也都會受到打擊,接著連帶造成景氣負面影響。

圖9:美國、英國、日本、歐元區央行資產負債表情況

資料來源:http://jpmorganfunds.com/

前幾年全球主要央行執行貨幣寬鬆政策,雖然2018年以後,歐美等主要央行已經陸續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全球浮濫資金的情況會逐漸改善,但這不意味著全球景氣會立刻趨勢反轉,美國升息循環也尚未到頂峰,代表美國實體經濟還在擴張。在全球化的貿易體系下,台灣景氣還會繼續成為受惠者,這也意味著,台灣房地產短期內不容易繼續維持大跌勢。

當然,如果美國景氣未來幾年走下坡了,股票市場將2009年以來的大多頭進行一次大修正,那麼台灣的房地產、股市、匯市,屆時就會高機率跟著出現反轉。這也正是前面所描述的,短期數季內不用太期待台灣房地產大起大落,維持一個平穩波動或緩步上漲的機率較高。既然景氣還會溫和擴張,所以也不用期待房地產會陷入大跌,但是美國這波景氣循環若跑到盡頭了,全球股市大修正,央行們進入降息循環,屆時台灣房地產恐怕也會進入另一波大修正格局。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725_1502.htm

中國人口結構風險,遠比貿易戰更嚴重

面對美國發起的貿易戰,其實中國沒有太多本錢可以應戰,和美國更緊密的貿易與妥協,其實對中國經濟轉型更有利,中國政府現階段應該更加關注在自身的人口結構風險,積極改善減少人口結構惡化所帶來的經濟衝擊,這絕對比抵抗美國的貿易戰更為重要。

2018年2〜7月份,全球股市經歷2016和2017年的多頭榮景以後,出現較大的修正,中美貿易戰的主角之一,中國股市更是重挫逼近25%,回到2016年初的慘況。然而,美國7月初才會正式對中國出口商品加稅,7月以前仍處於談判階段,所以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出口產生的實質負面影響,其實尚未展開。金融市場普遍擔心,中國內部另有龐大的債務和金融流動性問題,這已經先讓中國金融市場邁入空頭的擔憂。

圖1:近兩年來,中國與美國股票市場走勢

不過我觀察到的中國長遠經濟發展隱憂,仍然是人口結構,甚至龐大的債務和金融流動性問題,從某個角度來說,也是人口結構的穩定性出了問題。例如中國的退休金制度,出現了嚴重的入不敷出,中國人口老化是時間問題,中國政府未來要填補的退休金缺口會快速飆升,2016年退休金支出讓中國政府出現4291億元人民幣的缺口,如果退休金制度沒變,2018年缺口會膨脹到6000億元人民幣,2020年暴增至8900億人民幣,累積速度非常快。12年內,中國至少有25%人口是60歲以上,屆時退休金制度勢必會面臨崩盤的考驗,2018年6月,中國江蘇鎮江爆發大規模退伍老兵抗爭,這些退休老兵爭取的,就是政府落實補助金與退休金的核發。

龐大的債務和金融流動性問題,為何在近年越來越顯得嚴重?因為中國已經不是一個年輕的新興市場,而是一個高齡化的國家,面對高齡化社會,民間會對國家社保制度產生更多懷疑,已開發國家普遍遇到的退休金制度虧損嚴重問題,中國也避不掉,而退休基金往往又涉及許多重要的國家資本市場,需要透過投資來增加基金收益,金融流動性出問題和債務可能違約只要消息一傳開,將造成證券市場大震盪,這是可能性很高的推論。

圖2:1960年至今,中國人口結構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blog

一個國家的社會保險制度建立相當不容易,如果政府發不出退休金,又無力改變原本的制度弊端,那麼國家財政勢必陷入破產,這會連帶影響整個國家的民間消費和經濟發展,不過人口結構的惡化,恐怕不是容易解決的問題了,中國15〜64歲的勞動人口比重巔峰,實際上已經過去了,從中國政府的統計數據來看,中國的適齡勞動人口,未來只會走下坡。

圖3:2008年至今中國失業人口變化趨勢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4:2008年至今中國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5:2001年至今中國就業職缺數量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從就業人口的成長速度就可以觀察到,雖然中國失業人口不斷攀升,但扣除掉無法適當匹配市場職缺的失業人口,市場上能供給的勞工人口,其實也達到極限了。另外,隨著中國製造業擴張速度大幅減緩,GDP成長力減慢,民間投資降溫,未來中國民間企業能提供的就業職缺數量,也會逐漸下降,而且下降速度會比勞動人口減少速度還快,所以失業人口還會持續上升。

這樣的人口負債結構,對於整個社會安定性,會是非常嚴重的負面影響,例如社會輿論會逐漸對國家社保制度能否撐到自己領到退休金,產生懷疑,企業也會對中國境內的民間消費成長空間感到擔憂,造成民間企業出走中國,同時,民間企業對未來前景若轉為保守,加上GDP成長速度減弱,中國政府的稅收成長,未來肯定持續上升,惡性循環,稅收不足又限制政府填補退休金缺口的能力,於是政府只能對外發行公債吸引資金,減緩財務壓力。

相對於中美貿易戰,中國自身的人口結構,恐怕是更大的負擔。因為貿易戰的本質還是商業,是在商言商,美國希望中國更加開放市場,這對中國資本市場來說,未必是壞事,搞不好競爭之下,還有利於中國產業升級,但是人口結構問題,對中國來說,短期內恐怕是無解。經濟的本質是供需原則,人類的幼年、青年、壯年、老年,每個階段都會有商品和服務的消費與供給,例如青壯年世代可能是房地產消費,未來中國的青壯年世代人口會走下坡,意味著青壯年世代的房地產消費力會下降,如果房地產業的供給沒有減少,那麼供過於求的環境下,就會造成房地產業的蕭條,又譬如老年人口需要退休金來維持生活開銷,但是老年人口大於青壯年人口,提撥退休金不足,勢必會對銀髮族的消費能力造成負面影響,人口結構的改變,會對整個社會的許多產業造成影響。

但是中國政府意識到人口結構的危機時,實質的作為其實已經太遲了,雖然中國政府2016年廢止一胎化政策,但隨著中國養育成本大幅提高,中國社會早已進入少子化的環境,開放二胎生育政策,但2017年的新生兒人數卻只有1720萬人,還比2016年的1850萬人少,即使2017年新生兒增加,中國家庭將幼兒扶養到15歲的勞動人口,至少也要15年,面對人口結構危機,中國社會能否順利撐過2030前以前的動盪都是未知數了,更遑論要撐到2016年的新生兒長大成人。

對全球資本更加開放,其實是更適合中國經濟成長的作法。中國本身是產能供過於求的經濟體,全球只剩下美國這個供不應求的大型經濟體,可以吃下中國的產能過剩。但是,如果中國越晚處理老年人口的退休金缺口問題,未來要動手處理的成本絕對更高,如果政府無法確保人民一輩子工作所應得的退休金給付,那社會的民間反彈力量,絕對會非常「狼性」。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711_15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