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錯過兩波大多頭,那實在是很可惜的事情

1990年前後,美國進入網路科技時代初期,當時的證券市場投資人如果用1987〜1992年的經濟運行思維,很難領先市場看見柯林頓執政時期帶來的生產力提升榮景,那是一個鼓勵研發與創新,資訊科技蓬勃發展的時代,美國整體勞動力效率和研發水準躍進,企業生產效能全面提升,當時的美股投資人,如果抱緊股票到2000年,財富可望大豐收。

當然證券市場上投資獲利的往往是少數人,更多投資人錯過了20世紀末的證券市場大行情,但十年後,美股再度進入大多頭列車,這次依然有非常多投資人錯失這波大行情。

1987〜2000年和2008〜2017年美國道瓊指數月線圖

例如「末日博士」麥嘉華(Marc Faber)和美知名經濟學家、紐約大學教授魯比尼(Nouriel Roubini),2009年以來仍然不斷看空美股,不過仍擋不住美股多頭行情,因為美國實體經濟比以往有更多成長,企業生產效率也比過去更高,包含S&P500企業每股獲利盈餘維持在創新高趨勢,民間企業資本擴張和成長速度不斷攀升,企業持有現金比重也相當高,而民間家庭資產負債表卻降到1980年代以來相對低點,顯示支撐美股樂觀發展的是,經濟好轉和產業轉型成功,而不是靠高度債務堆積出來的股市泡沫。

資料來源JPmorgan

美國從2009年以來,已創造或研發出不少有利提升企業營運和管理效率,或能大幅降低企業營運成本的新創新,如美國頁岩油開發技術的提升,雖然導致國際油價和天然氣價格驟跌,不過好處是,所有使用能源的美國企業和家庭,使用成本大幅下降,相對於歐洲亞洲國家,美國企業可以使用非常低廉的天然氣能源,這等於直接降低營運成本和間接提升獲利。

企業管理方面的效率提升更為明顯,Big data和電子商務持續提升美國企業在生產和銷售的效率,企業減少更多無效生產,在消費市場的銷售更為精準,這也是為何美國民間消費不斷創新高,但美國企業的商品存貨持續維持在低水平,甚至有更多企業靠高效率管理達到「零庫存」的境界。

網路結合行動裝置帶給人類商業模式大轉型,未來汽車或家電結合網路還能再帶給人類社會更多商業轉變,投資人如果能預見這些「具體」或「管理」帶來的效益,在證券市場的投資信心也能更為增強,因為企業營運的效率成長,還是會反映在證券價值的成長,這也是為何著名投資人巴菲特看好美國道瓊長線有機會攀到十萬點的環境背景。巴菲特說,因為美國經濟現階段的活力「強勁到令人難以置信」,雖然美國經濟成長將會上上下下,但美國總是會復甦並獲得最後勝利,實體的經濟成長會帶給證券市場維持多頭火力。

巴菲特在2017年度股東信中表示,美國經濟將持續出現「不可思議的」榮景,最好的買股策略是長時間持續買進股票。當然大多散戶無法像巴菲特那樣精準選股,不過透過指數化ETF來投資證券市場,這倒是相當容易。

近年來,長期將資產投資在證券多頭市場的投資人,大多獲得豐富的收益,當然也有像麥嘉華和魯比尼這樣的知名經濟學者,持續在多頭市場看空,雖然1987、2000〜2003和2007〜2009年都曾出現大規模股市修正,不過觀察近50多年來美股趨勢,擁有全球最大消費市場和領先全球產業競爭力的美股,長期看空不會是好做法,用長期投資角度來看,投資在美股大盤是讓投資人財富增加的管道,近30年來,美股經歷兩波大多頭行情,如果兩次都錯過了,那實在是非常可惜。
http://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084318&p=0

20170316聯準會官員態度比預期的程度還偏鴿派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201612140和20170315的FOMC利率傾向差異,其實聯準會並沒有因為股市和房市相對熱絡,就業市場持續好轉,態度就比較鷹派,考量總體經濟環境差異,其實聯準會應該更應派才對
,因為美國通貨膨脹持續在揚昇,適當透過鷹派的談話,壓制股市和房市的漲勢,這其實是相對理想的做法才是

南望印尼:經濟前景,憂喜參半

近年來,由於北美和歐洲市場都已是高度開發的經濟體,人均GDP相當高,要出現大幅成長並不容易,東南亞東南亞新興市場因此成為全球許多金融機構,預期可望出現高度成長的重點區域。在東南亞之外的其他發展中的經濟體,則各自面臨結構性的問題:如東亞和東歐地區邁入人口老化,近年全球出口貿易趨勢改變,不利於東亞製造業出口國;非洲的整體開發度仍然偏低,拉丁美洲則是陷入政治、經濟、通貨膨脹等綜合負面環境,前景相對不樂觀。

望眼全球,東南亞的政治與經濟相對安穩,又是處於全球貿易的重點區域,市場寄予厚望。不過,東南亞恐怕會讓大家有所失望了。

以人口最多的印尼來說,人口2.587億人,GDP規模也是全東南亞最大,但該國自2011年以來經濟成長並不順遂,甚至連續數年陷入負成長的情況。印尼匯率相當大的貶值,以及美元計價的GDP不增反貶,都是主要的原因,而這個與1996年亞洲金融風暴時期不相上下的惡劣狀況,與市場預期的落差實在太大。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美元進入升息趨勢以來,利率僅升息0.5%,但國際帳務體質較差的國家(如印尼),已經出現匯率對美元驟貶的情況,這意味著國際熱錢正在從印尼撤出——印尼的經常帳從2012年以後,長期盈餘轉為長期赤字,出口減少和貿易順差轉為逆差,讓經常帳赤字大幅增加。

從經常帳的角度來看,大量的資金其實正從印尼流出中,同時印尼政府每年的預算赤字也在成長,2016年已經來到全國GDP的2.5%;而淨外債也在逐年增加。不過,因為印尼的外匯存底截至2011年為止,儲蓄速度增加得很快,減緩了政府負債的壓力,只要全球景氣仍在多頭循環,印尼短期內暫時不會出現債務問題。印尼盾的匯率維持弱勢,這雖然會讓外國投資者和國際熱錢對投資印尼的意願下降,但低匯率可以維持印尼出口的效益。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相對於印尼盾的匯率貶值和政府外債攀升,印尼的實體經濟發展其實相對理想。就業人口成長快速,人民平均可支配所得提升,造就民間消費快速成長;以產業結構來看,服務業佔印尼GDP的45%,工業比重約43%,而製造業的菸草、機械、採礦都是印尼的重要產業。

2011年全球原物料結束了十多年來的多頭循環,2016年初國際油價甚至一度崩跌到每桶30美元以下,全球最大的原物料消費國——中國——經濟陷入低迷,進口和出口都衰退,這對於出口到中國比重較高的印尼來說,包含煤和棕櫚油出口相關產業皆受到影響。另外加上印尼政府實施原材料出口禁令,工業在過去幾年成長相對遲緩,只靠著服務業拉抬經濟,經濟成長自然大受衝擊,不過只要印尼盾的匯率貶值能停下腳步,印尼的GDP很有機會在2016年止跌,逐漸回到上升趨勢。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過去數年,美國頁岩油產業的原油產能全開,導致國際油價暴跌,通貨膨脹大幅壓低,原物料價格因此低迷,無法避開這股全球潮流的印尼,出口驟減,貿易帳順差大幅縮水,經常帳惡化,增加印尼盾貶值的速度。但是,隨著能源業者激烈競爭減產殺出重圍以後,國際原物料和原油可望在2016年度過最低潮,只要市場全面恢復物價會上揚,以及原物料價格長線看升的態度,那麼原物料採購和消費遞增的趨勢就會來臨,屆時便能帶動印尼的民間投資和淨出口效益。

目前印尼的民間消費仍然具備成長動力,只要原物料、國際油價、鐵礦砂這三個項目恢復以往的成長力道,加上印尼政府擴大實施基礎建設,印尼經濟復甦絕對是樂觀的。不過印尼政府要避免國際帳務再惡化,否則在美元長線升息的趨勢下,資金流出印尼還是會持續發生,到時民間投資的熱度會再被削弱,這在亞洲金融風暴時期就曾發生過,印尼政府應該引以為戒。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312893

透過指數型ETF規劃自己的投資事半功倍

美國著名投資人巴菲特在給波克夏海瑟威公司股東的年度公開信中提到,廣大投資人每年只要花小錢買進美股指數型基金(index fund),長期來看,獲得高效益績效的機率,反而比投資避險基金更高,從2008到2016年,產生85.4%的高報酬,遠勝其他數檔基金績效,雖然結果不令人意外,但差距如此之大,反而讓人意外,原來手續費和管理成本較高的基金經理人,投資功力很高機率是遠遠落後大盤。

資料來源http://www.berkshirehathaway.com/letters/2016ltr.pdf

近年來我不斷推薦一般投資人,如果平常工作之餘,沒有太多時間專研投資,不妨從指數型ETF著手,2015年我曾撰文建議投資人,想搭美國科技類股成長順風車,可投資包含微軟、英特爾、Comcast、雅虎、蘋果、亞馬遜、臉書、Google、Netflix等網路科技公司的QQQ指數型ETF,這樣就能掌握那斯達克的優質企業。

在美元升息循環趨勢下,積極投資美股大盤指數ETF,經過數季的時間效益,往往能看見不錯的投資效果,其他還有追求S&P500指數的SPY和道瓊30指數的DIA,或是掌握美國民間消費的XLY非必須型消費ETF,長期的投資效益都很不錯,概念和在台灣投資0050指數ETF是類似的,大多數投資人往往以為,自己精挑細選的股票或投資組合可以打敗大盤,但事實是大多數投資人都對自己太過自信,要長期穩健投資績效打敗大盤,那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作者Joe透過Interactive broker統計過去一年的自行交易狀況:

我經歷過去一年操作,透過高密度的總體經濟研究和技術分析忙碌一整年,績效也才稍微打敗S&P500大盤(上圖藍線代表作者),大盤是用100%的規模在跑績效,但自己做交易,大部分時候不可能把投資部位火力全開至滿水位,多少一定會保留現金準備,所以投資的部位規模一定低於100%的帳戶規模,只有讓投資部位產生超越大盤的爆發力,整體平均起來,績效才能打敗大盤。

 

但這樣的操作過程必然富含風險,如果要這樣的效益長年穩定維持,背後需要非常多的長年研究和經驗,投資交易其實是一項非常高技術和專業度的工作,甚至努力後也不保證投資人有相對應的回報,所以對於平常忙碌於工作的普羅大眾投資人來說,透過指數型ETF規劃自己的投資,長期來看,還是最省時間和心力等成本的高效益投資,投資人自以為有把握打敗大盤的投資組合,多數到頭來只是一場夢。

當然,如果投資人能自己研究找出美國升息循環和降息循環的轉折時期,不用非常精準,只需要大概範圍,適當調降或調高投資部位比重,如2000或2008年美國經濟大回檔,如果調降指數型ETF投資布局比重,順利避開大空頭,其實投資效益會很理想,同時還可參考美國經濟成長最重要的民間消費項目,如果從高峰連續兩季呈現下降,那就很高機率會看見美國經濟短線或長線蕭條,美國股市往往也很快見高點,或已在相對高點。

投資人只透過民間消費的興衰,搭配美國就業市場的經濟數據,像企業釋出的職缺成長速度、企業解雇員工的相對多寡、兼職和全職的相對狀況,透過總體經濟要事先判斷出大景氣循環,需要研究的時間成本相對小許多,只要避開大規模景氣蕭條,即使硬輾過小規模景氣蕭條,對於透過指數化ETF投資的投資人來說,效益還是很不錯的,至少會比自己選擇投資基金或自選投資組合好多了。
http://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083513&p=0

台灣經濟好轉非新政府之功勞

2016年5月,台灣政黨輪替,當時正值台灣經濟近年來最低迷的時刻,GDP成長率一度連三季負成長,但是2016年第二季以後,台灣經濟成長突然逆勢成長,好像新政府一上台,台灣經濟立刻好轉,新政府的經濟政策似乎真的有對症下藥,台灣經濟終於不再悶下去?

其實不然,台灣的經濟之所以能在2016年第二季後逐漸復甦,關鍵不在於政黨輪替,而是歐美和中國的經濟復甦。按照常理推論,政府各種新實施的經濟政策,真正對實體經濟產生影響力,會有時間延滯性,快則一季到半年,慢則一年以上,所以台灣2016年第二季政黨輪替,立竿見影遇到經濟成長,絕非新執政黨的功勞,而是其他諸多因素恰好配合。

圖1:2014Q1〜2016Q4台灣GDP年度成長率 

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圖2:201401〜201701台灣月出口數據 

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全球對台灣經濟影響最大的國家,莫過於美國,其次是歐洲。雖然台灣對中國和香港的出口額更勝於台灣出口到歐美地區的出口額,但是如果沒有歐美的進口訂單,許多台灣科技業在中國的組裝和轉口貿易也會驟減。對台灣來說,出口的終端的歐美市場的景氣好壞影響甚大,美國經濟在2014年下半年以後面臨艱鉅的挑戰,一來是美國境內頁岩油業者的產能大增,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遲遲沒有凍產行動,國際油價驟跌,美國能源業被迫大幅削減投資項目;二來,聯準會的升息預期引導美元走強,國際美元出現近十多年來最強漲勢,美國許多跨國企業面臨強勁的匯兌損失風險,民間投資驟減和製造業陷入低迷,眾多因素干擾之下,美國進口進入近年來最谷底。

圖3:201401〜201612美國月進口數據 

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直到2016年第一季後,美國頁岩油產業經過激烈競爭汰弱留強,原油產能終於有所控制,隨著能源業最低迷的時刻過去,美國製造業開始築底反彈,服務業熱度、製造業訂單和民間薪資終於再度恢復成長動力,連帶地拉抬美國的進口動力,連三季都有較強勁的進口成長,東亞地區和東南亞地區的出口貿易幾乎同步恢復正成長,中國、台灣、香港、印尼、新加坡,甚至是澳洲,2016年第一季出口貿易同步落底,全面止跌翻揚。出口貿易佔GDP比重越高的國家,只要出口貿易驟升,經濟自然會好轉,台灣也不例外,全球景氣和貿易復甦,台灣肯定是受惠者,這也是GDP好轉的主要原因。

圖4:台灣民間消費成長年增率 

資料來源:https://stock-ai.com

台灣的經濟成長主要來自兩具引擎,一項是出口貿易,另一項是民間消費,近年來,台灣的民間消費大多維持穩定成長,除了2015年第三季數據較差以外,每季2.5%左右的年增率是常態,不過2014年第三季同期的數據基期較高,所以2015年第三季年增率下降也很正常,2015年第四季到2016年第四季,連續五季的年增率都恢復到2.5%以上的成長,所以台灣的民間消費沒有大問題。台灣的人口從2008年以來已經持續多年維持在2300萬人,所以民間消費的年增率高於人口年成長率,這顯示台灣的民間消費仍然熱絡,台灣穩健的民間消費成長,長年來都支撐台灣的經濟成長,這跟台灣新政府上台其實沒有關係。

圖5:歐元區經濟數據 

資料來源:https://www.newyorkfed.org

對台灣來說,2017年還有好消息,因為歐元區的經濟也在復甦,不管是就業市場、零售銷售、勞工成本、民間薪資,還是企業訂單、通貨膨脹、企業信心,全面都是止跌回升。這意味著歐元區的經濟逐漸擺脫歐債危機後的低潮,雖然南歐和東歐地區的經濟仍然相對低迷,但西歐、中歐、北歐等地區則有不錯的經濟復甦,德國經濟更是樂觀,近年來的弱勢歐元,持續讓歐元區的出口貿易維持穩定,有效的實質穩定歐元區製造業復甦,2017年的歐元區復甦會相當明顯,2017年底歐洲央行甚至會收回長期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避免短線經濟過熱。

因此,只要歐元區的民間消費成長力道走強,歐美的擴大進口效益,等於是東亞地區的出口效益可以提升,考量台灣短期內的出口基期低,所以台灣的出口成長在2017年上半年很高機率可以繼續維持不錯的成績,但這仍然不是台灣政黨輪替後,新執政黨的功勞,而是受惠於歐美景氣復甦,本來就會出現的景氣好轉現象。民間消費穩定和出口觸底大反彈,台灣GDP止跌反升,台灣股市自然出現套利機會,吸引國際熱錢前來套利和投資,同步推升台灣股市上漲和台幣匯率上揚,股匯齊漲。不管哪個政黨執政,這段短期的景氣好轉,都是必然的現象。

圖6:近一年來台灣加權股市日線圖 

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即使2016年面臨台灣房地產進入極度蕭條時期、中國觀光客驟減,導致台灣觀光業面臨產業洗牌、和中國的外交關係陷入低潮,但台灣在2016年的經濟表現卻是倒吃甘蔗。台灣經濟在這些逆勢條件和氣氛下,靠著強勁出口貿易與穩定民間消費,依然屹立不搖,所以我們不必妄自菲薄。台灣經濟並不是全靠房地產炒作與中國的「假性讓利」來灌水,也不是仰賴政黨輪替的效應,而是台灣全民努力拚出口與擴大內需的果實,真正能領導台灣經濟成長的是台灣人民,而不是政府的功勞。

事實上,新政府所提出的新南進政策,未來對台灣未必有利。按照1960年代以來的經驗,東南亞經濟在美元升息循環過程中,往往是循環的最末端,等全球景氣多頭遞延到東南亞,通常象徵繁榮景氣又進入末期了,這時候世人容易關注到東南亞景氣繁榮,卻容易忽視投資風險。美元升息過程中,東南亞新興市場的貨幣匯率容易出現大幅貶值,台灣政府鼓勵企業前進東南亞投資,還不確定企業營運是否獲利,卻可能先蒙受匯兌損失。

1996年亞洲金融風暴,當時台灣政府鼓勵企業南進卻鎩羽而歸,就是過往的歷史教訓,但台灣政府長期以來始終沒有搞懂,真正對台灣經濟發展最有幫助的做法,還是強化台灣企業的競爭力,而非南進、西進、北進或東進。其實從政府單位近年來對於經濟前景的預估不難看出,除了央行對景氣循環的掌握度與預判能力極佳以外,經濟部相關單位幾乎毫無發揮實質作用,官員們不知道景氣為何急轉直下,也不清楚景氣為何好轉,更不知道如何指引台灣產業發展主軸和領導中小企業發揮更大的營運效益,近年來,台灣產業轉型遲遲沒有明顯進展,政府本身就要負很大的責任。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0222_1503.htm

美國房地產正邁向歷史新高

台灣房地產在2016年創下近年來最低迷交易量,全台房地產大多出現跌勢,不過相對於房地產進入淡季的台灣,太平洋彼岸的美國房地產卻有不同氣象,2006年美國房地產崩盤以後,2011年房市景氣落底,2016年終於逐漸回升到穩定成長的趨勢,許多大城市房價更是持續創下歷史新高,美國房地產再度進入相對火熱的時刻。

美國房地產新屋銷售狀況

美國房地產信心指數

美國S&P CoreLogic Case-Shiller房價指數

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美國單一家庭住宅平均房價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us/en/asset-management/gim/adv/home

相隔十年,即使美國聯準會已在2015年底和2016年底升息兩次,提高美國房地產貸款利率,但仍然無法阻擋,美國整體房地產信心指數重返2006年的高點,丹佛、西雅圖、波特蘭、波士頓、舊金山、紐約、洛杉磯與芝加哥等主要大城房價已飆到歷史新高或接近歷史新高,2017年美國整體房價創下歷史新高幾乎是必然出現的情況。

美國新屋開工情況

資料來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

因為近年來,全球移民爭相湧入歐美等已開發國家,尤其是德國和美國,吸引來自全球各地移民,美國移民更是擁有較高比例的富人階級,房地產投資火熱,加上美國景氣復甦比其他已開發國家更為快速,通貨膨脹和景氣好轉的預期,讓更多低成本資金湧入房地產,人口增加快速也讓美國房地產需求快速增加。

但2006年以來,美國新屋供給數量,卻因建築工人數量增加太緩慢,導致供給趕不上需求,群眾除了購買新屋和中古屋,剩下的就是湧向租屋市場,所以美國各地普遍出現房租上升的情況,即使美國建築工人數量在2017年強勢增加,短期內美國新屋供給仍然吃緊,這對於推升美國房價相當有利。

美國民眾房貸支出對收入的比重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us/en/asset-management/gim/adv/home

美國房地產業已徹底走出2008年次級房貸陰影,即使美國整體房價創新高,但房地產業的狀況仍比2008年的情況健全許多,一來是經過次級房貸的大洗牌後,美國民間房貸的槓桿幅度明顯壓低,加上銀行審查也更為嚴格,信用較差的民眾無法購屋,所以美國民眾貸款購屋後的違約率仍然偏低,短期內美國景氣仍會維持較樂觀的發展,可以通過標準檢驗申請房貸的民眾比例上升,所以房貸的違約情況比2009年初的情況優化許多,從美國民間貸款結構來看,短期內違約風險較高的是學生貸款,至於房貸部分,沒有明顯問題。

美國民眾獲得合格貸款的情況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us/en/asset-management/gim/adv/home

2003Q1〜2016Q3年美國民間貸款違約情況

資料來源https://www.newyorkfed.org
房地產景氣循環時間週期相當漫長,從許多經濟數據比對不難觀察出來,美國房地產已走出次級房貸陰霾,雖然短線可能還會受到景氣影響而有價格波動,但新的長線多頭趨勢已經來臨,這是顯而易見的,美國聯準會應該在群眾對於房地產投資越來越熱絡之時,適當透過升息,溫和壓制房地產,避免美國房價飆升太快,房價的年增率最好維持在10%以下,甚至5%以下的溫和成長,避免炒房風氣再起,造成未來房價飆升太快,墊高企業營運成本,這樣對美國長遠經濟發展未必有利。
http://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082303&p=0

緩慢復甦,歐元區揮別景氣寒冬?

2011年下半年,全球重要的歐洲市場,歐元區爆發大規模的債務危機,包含希臘、愛爾蘭、義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債務問題較大的數個國家,因為高度財政赤字和債務水平,導致全球金融市場出現大規模流動性問題,引發全球金融風暴。為此,歐洲央行(ECB)從2011年底開始持續降息至0%的水準、實施大規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大量印鈔救市,讓歐元對美元大幅走貶;而許多債務沉重的會員國,開始實施數年嚴格的財務撙節政策。

數年過去後,2017年歐元區的經濟有所好轉了嗎?

2015年,歐元區的整體經濟成長已經來到接近2%的水平,即使是在全球經濟成長相當低迷的2016年,GDP成長也有1.7%的水平;與此同時,歐元區的整體就業人口也創下歷史新高,比起2008年-2013年景氣低迷的時期,總就業人口成長超過500萬人次。從許多統計數據都可以看見歐元區的經濟緩步復甦中,不只服務業的商業信心指數逐步恢復金融海嘯前的水準,工業也從衰退中復甦。歐元區中,則以中歐和西歐的會員國,其經濟復甦更為顯著。 資料來源/<a href=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分享 資料來源/<a href=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分享

景氣好轉也反映在證券市場上,德國股市DAX已經從2011年底的5,000多點,2015年一度飆升到12,500點,2017年初則是維持在11,000點左右(如圖)。數年來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以及各國政府配合實施改善財務的政策方針,已讓位處歐元區核心會員國的企業營運,逐步恢復成長。

企業如果預期景氣前景能持續回溫,就能持續增加雇員,改善歐元區的就業市場,甚至開始擴大提高薪資成長,這些都是景氣復甦初期的好跡象。 圖/作者提供;參考資料/<a href=圖/作者提供;參考資料/Netadia分享

再來看歐洲的商業狀況。整體產能利用率雖然是以極緩慢的速度回升到2006年的水平,但仍透露出民間消費力的零售交易與汽車業情況,正在逐步復甦。企業訂單指數的復甦雖然也還未回到正值,但已經比歐債危機時期好轉許多。

只要歐元區的就業市場能持續維持目前的復甦速度,就業機會便可望增加,人民則更能進一步提升可支配所得,如此一來歐元區的重要經濟支柱——民間消費——就能跟著持續成長,溫和地刺激通貨膨脹。而歐元區只要能完全脫離通貨緊縮的危機,那麼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就可結束,然後逐漸回到升息的相對理想經濟環境。

歐元區的出口貿易雖然在2015年與2016年上半年遭遇嚴重衝擊,但2016年下半年就開始回溫,而隨著亦是緩步復甦的美國和亞洲區域市場,加上弱勢歐元環境,歐元區的出口業可以預期還會有更好的成長表現。我們可以確定的是,歐元區暫時已經走出歐債危機的陰霾,整體的景氣正處於好轉的趨勢,不過,這樣的景氣復甦趨勢,恐怕不是所有歐元區會員國都雨露均霑。 資料來源/<a href=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分享 資料來源/<a href=資料來源/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分享

拿歐債危機時債務嚴重的希臘作為例子:希臘在加入歐元區後公共支出大幅增加,面臨國民逃稅風氣盛行,政府稅入長期減少,因此即便歐洲央行協助希臘重整債務,給予希臘政府紓困金,希臘政府同步實施縮編數萬名公務員職缺、刪減約20%退休年金、提高消費稅、課徵奢侈稅、降低最低基本工資等措施,希臘的經濟仍然沒有明顯好轉。相對於歐元區整體就業人口已明顯超過2008年的巔峰,希臘國內就業人口卻硬生生地比2008年減少約90萬;失業率從28%僅下降到23%,平均月薪則甚至從2010年的1450歐元,跌至1100歐元。撙節政策讓希臘人民嚴重不滿。

不只是希臘,就業人口數還沒超過能2008年的國家還包括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愛爾蘭、芬蘭、斯洛維尼亞等歐元區會員國。相對於德國和法國等經濟復甦較快的國家,歐元區許多會員國近年來的經濟成長落差其實相當大。事實上,由於歐元區的範圍相當大,各個會員國的素質本來就大不相同,從物價水平、產業結構、消費習慣、政黨政治、政府政策到民間薪資水平,皆有有頗大的差距,當歐元區試圖透過歐洲央行這樣一個貨幣中央機構,對歐元區各國同步實施同一套貨幣政策時,長時間下來必定產生會員國水土不服的情況。 資料來源/<a href=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分享 資料來源/<a href=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分享

以通貨膨脹來看,2016年底愛爾蘭的通貨膨脹接近0%,德國同期通貨膨脹是1.7%,希臘通貨膨脹約-1%,斯洛維尼亞通貨膨脹則約0.5%。大家都是使用同一個貨幣(歐元)、採用一樣0%的貨幣利率,但經過數年的演變,通貨膨脹高的國家擁有較高機率讓通貨膨脹加溫,通貨膨脹低的國家則更難拉抬通貨膨脹。就算通貨膨脹的落差沒有擴大,副作用也會反映在其他經濟項目上,只是影響層面相當廣泛,再加上干擾經濟的動態因素非常多,因而無法簡單評估。

觀察2011年歐債危機至2017年的發展,其實不難看出,性質和素質落差大的歐元區各國,透過把大家綁在同一個貨幣制度管理下,長遠發展的隱憂並沒有得到解決,當年歐債危機揭露出政治結構性問題,至今仍然未獲得解決,只是大家已經習慣這些問題了。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262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