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第一局,誰先出現疲態?

從許多經濟數據來分析,經歷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後,美國的經濟狀況並沒有走下坡,甚至FED還認為美國景氣好到可以繼續升息,反觀中國雖然盡可能封鎖各種景氣負面訊息,但是稅收、貨幣供給、就業等資料,還是反映了中國內部的經濟負面壓力相當大。

面對2018年的貿易戰攻防,主角之一的美國,截至2018年第三季,仍然維持相對理想的經濟成長。2018年前三季度GDP是3年來平均最高值,截至貿易戰影響最大的第三季,GDP揚升到3.4%,這是近三年來第二高的成長,換成和去年同期相比的GDP年度成長率來看,美國GDP成長在基期墊高的前提下,GDP成長揚升更快,每個月的非農業就業人口,絲毫也沒有轉弱的跡象,在消費和商業相關的經濟數據,到了2018年底,統計數據也沒有明顯轉差。在中美貿易戰裡,美國算是撐住了第一局。

圖1:美國GDP成長折合年率(%)

圖2:美國GDP年度成長率(%)

圖3:美國非農業就業人口(千人)

美國的經濟與就業都在持續擴張,中國正好相反

接下來看到另一個主角。中國的經濟成長,和前一季相比的GDP仍然維持溫和成長,但去年同期相比的GDP,雖然成長幅度下降,但官方公布的統計數據仍然維持6.5%以上的成長,以中國經濟規模這麼大的經濟體來說,這樣的GDP成長仍然算是不錯。

但就業人口方面的數據,恐怕就不樂觀了,因為中國官方只公布年度數據,所以無法取得明確的中國就業人口,但是以2016年就業人口7億7603萬,2017年就業人口7億7640萬,如此小的增幅來推估,而且中國勞動總人口已經在減少,中國農業部的報告指出,12月初中國已經有約740萬名農民工從城市回鄉,中國農民工數目比2017年多出1.7%,增加了約286.52萬人,這意味著中國總就業人口很難比2017年成長,因為城鎮地區的工作收入還是比農村好上許多,除非城鎮的經濟成長受到嚴重負面衝擊,否則農民工不會大規模的從城市返鄉,所以我估計2018年的中國就業人口,很難超過7億7500萬人。不管是不是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中國2018年第四季的就業市場,很難樂觀看待。

圖4:中國GDP成長折合年率(%)

圖5:中國GDP年度成長率(%)

圖6:中國就業人口(萬人)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因為能夠及時反映中國經濟狀況,而且中國官方願意公布的數據有限,所以稅收、用電量、貨幣供給的資料,某種程度能及時反映中國2018年底的經濟狀況。根據中國官方資料,1到11月主要稅收如下:國內增值稅56,672億人民幣、國內消費稅10,377億人民幣、企業所得稅34,906億人民幣、個人所得稅12,987億人民幣。而1到10月主要稅收如下:國內增值稅52,682億人民幣、國內消費稅10,207億人民幣、企業所得稅34,434億人民幣、個人所得稅12,287億人民幣(表1)。

表1:2018年中國主要稅收狀況(單位:億元人民幣)

  1-10 1-11

11月(自行推算)

國內增值稅 52,682 56,672

3,990

國內消費稅 10,207 10,377

170

企業所得稅 34,434 34,906

472

個人所得稅 12,287 12,987

700

資料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

相減以後,中國11月的消費稅增加170億人民幣、企業所得稅472億人民幣、個人所得稅700億人民幣。以消費稅來說,1到10月平均每月可以徵收到1000億人民幣,但是11月竟然只剩下170億人民幣,而且這還是經過11月份的雙11網路購物節加持後的稅收。企業所得稅部分,1到10月平均每個月可以徵收到3440億人民幣,但11月竟然只剩下472億人民幣,這些數據完全反映了,中國2018年底,民間消費降溫非常快速,連帶也影響到企業的營收狀況。中美貿易戰的環境下,雖然中國出口還沒有減少的跡象,但這可能是美國企業擔心關稅成本,提前拉貨,墊高中國出口數據所致。出口是中國重要的經濟成長引擎,以11月的企業營收和政府稅收數據來看,中國企業整體製造業的企業管理階層,後續對景氣看淡的機率會非常高。

圖7:2006年至今中國總負債狀況

圖8:中國人均財務狀況

未來歐美消費力減弱,中國債務問題將完全暴露

2018年,中國政府推行國進民退政策,加上長年維持寬鬆貨幣政策、國企補貼、外交國防維穩支出,年年舉債,截至2017年的官方資料,中國企業和家庭負債已經高達209%的GDP成長,中國每年的負債成長甚至比GDP成長還要強勁。這樣的國家財務狀況,在中美貿易戰之下,2020年將會變得更為棘手,因為根據美國FED的貨幣政策預期,如果美國經濟榮景到2020年之後從巔峰開始走下坡,一旦美國消費力減弱,歐洲很難不受影響,歐美民間消費和進口能力減弱,那麼整個東亞出口國家勢必都會受到負面影響。沒有樂觀的經濟成長當作掩護,中國的債務問題,屆時會顯得壓力更大。

圖9:中國M1和M2貨幣供給年增率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另外,從中國的整體貨幣供給系統,也可以觀察到中國民間對於經濟前景預期的狀況。2008年金融海嘯時,中國民間的M1貨幣供給年增率,長時間低於M2貨幣供給年增率,相對於M1代表資金隨時準備投資的好景氣,M2代表民間資本傾向定存意願,對景氣保守看待,2012到2015年,M1年增率低於M2的年增率再度出現,這時反映景氣的中國股市又持續低迷了數年。

2018年,這樣的貨幣結構又出現了,而且趨勢看起來是正在進行式,M1甚至可能會進入負成長的趨勢。這種狀況如果真的出現,將是十多年來,中國政府維持寬鬆貨幣政策的前提下,貨幣供給竟然還出現極負面的資本流動性萎縮,民間融資成本勢必會壓不下來,中國的債務壓力屆時會相當高。

中美貿易戰即將進入2019年,美國對中國課徵的進口關稅,未來絕對會對中國經濟問題雪上加霜,中國經濟前景,很難樂觀。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90109_1501.htm

關於Trump蓋圍牆

Trump想跟國會要57億美金的「築牆經費」,以強化美國-墨西哥國界的「邊境長城」,但民主黨黨團抵制他,很多人的思考大概都是以為,Trump要蓋「萬里長城」喔,那不是拚觀光,是要防止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不要搞笑了?

不過真的仔細把帳算一算,就可以明白要57億美元蓋圍牆,到底划不划算?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的估算,2012年初,美國境內非法移民數量可能超過1140萬人,Obama在任內已經遣返超過250萬的非法移民,2016年,有統計的,沒有合法身分的移民人數為1070萬人,主要分布在加州和德州,Trump上任以後,遣返非法移民中有犯罪紀錄者,美國政府當時估算是190萬人,不過這數據僅是大略的估算,主要統計已被判刑或面臨遣返的越境移民數量。

墨西哥移民近年陸續返國,與家人團聚,有的遭到遞解回國,無證移民人數明顯下降,但同一時期,來自中美洲的無證移民,由150萬人增加至190萬人,Trump政府大力掃蕩非法移民,並增強西南邊界的安全部署,美國沒有合法身分的移民人數下降到十幾年來最低紀錄。

2011年美國政府評估,遣返每位非法移民的平均成本約12500美元,250萬人就是312.5億美元,如果加上美國社會承受的額外成本,美國移民政策研究院(MPI)分析,每位非法移民給美國社會帶來的附加成本,平均一年耗費美國納稅人近7萬美元。

換句話說,Trump宣稱要蓋的美墨邊境城牆假設要再花57億美元,用7萬美元去除,這圍牆只要擋下8.2萬個非法移民,大幅降低美國的行政和社會成本就能超過57億美元,這圍牆其實相對划算。

當然不是蓋了圍牆,美國南邊就不會出現非法移民,但蓋這圍牆卻可以大幅增加非法移民的翻牆成本(這可不是用翻牆軟體就能搞定的),如同購買國防軍火一樣,國防武器不是為了逢戰必勝,而是讓侵略者的侵略成本提高,高到他不想冒險,或者選擇侵略其他目標,非法移民如果認為非法入境的成本增加了,那就有嚇阻力,只要能減少8.2萬非法移民,蓋牆就划算的生意,怎麼能不做了?

至於Trump說墨西哥會付蓋牆的錢,這邏輯其實很簡單,方法也很多,既然老墨不能開bill pay check給你,那就讓老墨用其他項目來付就好啦,Trump的說法是,墨西哥將透過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支付築牆費用,這就很明確拉,只要美國國會通過NAFTA,貿易越熱絡,美國一定能把那57億要回來,這不等於墨西哥付錢嗎?

「Trump表示,他們(墨西哥)不會寫一張支票,但他們會透過這美好的貿易協定間接付錢。」

你跟銀行買過外幣嗎?不用手續費喔,但買賣有價差,用戶終究要付擔這些成本的,只是什麼名目的差別而已,呵

而且蓋這圍牆,老墨一定賺錢,圍牆能減少軍火和毒品交易,阻斷這些非法交易,墨西哥政府省下的行政和管理成本,加上還能改善國內治安,絕對遠超過57億美元,只是老墨政府不能明說,自己要花錢在境內蓋牆,不然墨西哥在野黨又可以砲轟執政黨了

中美貿易戰,對美國利大於弊

整體評估美國的經濟結構,美國的經濟成長最主要來自於自身的投資和消費,所以川普主攻貿易戰的同時,美國的經濟成長不會消失,在選舉方面。經濟成長通常不容易造成民意重挫選票大幅流失的情況,而打擊中國,和帶動美國經濟成長,又回頭讓共和黨與民主黨在參眾議院產生共識,繼續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

2018年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到了2018年底,中美的國際戰爭已經不只在貿易項目,外交和商業的攻防也越來越強烈,從東亞、東南亞、中南美洲、歐洲到中南海,處處可見中美互相角力的攻防,不過即使面對貿易戰,美國很高機率還是可以在2018年繳出優於市場預期的經濟成長表現。

圖1:美國GDP組成成分與家戶負債和凈資產狀況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因為美國經濟成長高達68.1%來自於民間消費,17.9%來自於民間投資,也就是光靠美國民間的投資和消費,就能推動86%的經濟成長。美國本身是入超國,進口額大於出口額,如果能減少向外國進口,改為從美國本土就地取材,對於美國本土就業市場來說,反而是好事,所以美國本身的經濟結構,其實是撐得住中美貿易攻防的消耗戰,因為美國在貿易方面受到的負面衝擊其實相對小許多,加上美國從2009年經濟谷底向上穩定成長近10年,家庭負債佔個人可支配所得的比重明顯壓低,家庭總資產不斷的創歷史新高,美國的消費經濟完全可以掩護貿易戰所帶來的負面傷害。

圖2:美國GDP成長率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2018年的第二季和第三季,美國GDP成長率甚至是近4年來最高的數據,除了2017年底的減稅法案帶來民間消費的成長挹注之外,美國本身的消費動能和企業投資非常旺盛也是主因,但是對中國來說就不同了,出口占中國GDP約19%,雖然美國出口額佔中國GDP不到4%,但是這4%如果受到關稅增加而大幅縮減,那中國受到的負面衝擊,勢必會比美國高出許多,更不用說美國掌握許多製造業和科技業的相關技術和元件,那可不是單純以金額來計算的影響力,缺少某些關鍵技術和元件,中國的製造業和科技業長遠發展很可能就會受阻礙,美國手上擁有的談判籌碼,遠比中國來的多。

圖3:全球貿易量變化與出口對各國GDP貢獻度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從就業市場的狀況來看,美國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就業人口持續創歷史新高,失業人口已經下降到約600萬人,而此時美國的企業職缺數量超過700萬,失業率從2010年的10%下降到3.7%,考量美國的總人口比十年前多2000萬人,這樣的經濟數據反映美國景氣其實非常理想,只要就業市場維持穩定成長,人民就業有穩定收入,消費動力就沒問題,消費動力尚在,企業的營運就能維持熱度。

圖4:2008年至今美國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5:2008年至今美國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6:2008年至今美國企業職缺數量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從美國整體零售銷售,還有企業新訂單的總額與年增率,不難發現美國企業的生意仍然相當熱絡,而且短期內還沒有衰退的徵兆,企業的產品去庫存速度相對快,各方面數據都顯示,美國民間消費的動力相當充足,這也意味著,美國企業持續擴大資本投資,徵招人才,在消費市場搶生意的力道不會減慢,民間消費可望持續帶動民間投資的成長,這是一個正向循環的成果,所以整體評估美國國內的經濟狀況,不難發現,美國面對貿易戰不會產生無法承受的負面傷害。

圖7:2008年至今美國企業新訂單總額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8:2015年美國零售銷售年增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9:2014年至今美國耐久財新訂單和未完成訂單年增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圖10:2014年至今美國企業存貨對銷售比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川普政府堅持對中國進行貿易戰,這是正確的對策,要讓美國的民間就業再創巔峰,較理想的做法就是,讓美國企業減少進口,改為在本土採購,但是美國是民主國家,沒有國家安全的理由,不能直接禁止企業向外國進口,透過商業的作法,那就是增加關稅,讓美國企業去衡量,在美國採購比向外國進口更便宜,那美國企業自然就會轉為在美國進口,進口商和本土製造商自然就會增加就業機會,繼續帶動美國人的收入成長,回頭挹注民間消費的熱度,這其實是美國政府和國會透過長期協商所展現的應對方式,而不是川普個人所為。

美國朝野的立場相當一致,透過貿易和商業運作,盡可能讓美國民間消費有更好的效益留在美國境內,藉此也能抑制中國勢力在全球擴張的速度,中國在全球商業和經濟的影響力越大,未來對美國的威脅也就越大,最諷刺的是,中國經濟成長的一部分養分來源,竟然還是美國所提供的。

貿易戰越強勢,美國境內能恢復的製造業就業機會有機會更多,同時可以降低中國在國際上對美國的威脅,長遠來看,貿易戰對美國來說,是利大於弊。

中美貿易戰下的台灣經濟表現其實不差

2018年美國和中國進入大規模貿易戰和外交戰以後,全球越來越多國家都會受到牽連,因為相對弱勢的中國,經濟體規模畢竟也超過10兆美元,中美貿易戰至少是數年以上的長期抗戰,處於中美第一戰線位置的台灣,絕對無法閃避這個貿易戰。

在貿易方面,2016年以來,台灣出口從谷底反彈,2018年在中美貿易戰的局勢下,來自美國的出口訂單擴大成長,截至2018年10月,台灣的月出口已經維持正成長一段長時間,但是2019年要維持全年正成長,那台灣的出口真的要很強才行,因為2018年的基期實在非常高。

從出口貿易的項目來看,台灣的表現其實是很不錯的,如果2019年台灣能夠拿下歐美廠商從中國撤出的轉單,那對台灣的經濟幫助會非常大。雖然台灣出口貿易是受到美國的拉抬,成長力才能持續這麼久,但是另一個角度來說,如果近年來台灣政府的態度是親中大於親美,甚至和香港一樣,在貿易戰中成為與美國抗衡的中國陣營,那麼美國企業的轉單效應就未必能這麼明顯了。外交影響貿易,這是台灣政府非常關鍵的決策。

圖1:2014年至今台灣月出口金額(百萬美元)

台灣民間消費,難有突破性成長

台灣2017年的GDP結構,民間消費高達52.4%,出口占64.8%,進口是52.7%,民間投資是21.4%,政府支出是14.1%,能明顯拉抬台灣經濟成長的兩部引擎,一部是內需消費,另一部是出口貿易,2017年GDP約17.6兆,台灣房地產總值約100兆,農業生產總值約5280億,石化業產值超過1.8兆,科學園區產值近2.5兆,是生產力非常高效率的產業,台灣要拚短期的經濟成長,擴大出口是非常有效的方式,不過這些經濟產值主要都在佔全台就業人口35.9%的工業項目,至於佔就業人口59.2%的服務業,能提昇的產值相對有限,因為這部分主要是靠台灣本身的民間消費,雖然台灣近年來的民間消費大部分時間仍然穩定維持在2%以上,相對於台灣總人口停滯成長,單位人均消費其實有提升,但是民間消費要有突破性的成長,要克服的困難相當多,短期內不容易達成,而且可能對社會造成的衝擊較大,像是2016年外國旅客1069萬,2017年1073.9萬,外國遊客創歷史新高了,但是觀光業產也只有2900億,對服務業的整體幫助相當有限。

圖2:2012年至今台灣每季名目民間消費支出年增幅(%)

台灣經濟前景最有爆發力的應該是半導體產業,2018年初全球半導體產業預估產值可達4700億美元(約14.1兆台幣),而台灣就佔了2.61兆台幣,台灣在IC製造全球第一、封測排名全球第一、IC 設計排名全球第二,2018年台灣半導體業產值超過新台幣2.6兆,在全球排名第三,僅次於美國與南韓,而台灣在晶圓消耗量上仍居全球第一,這也是為何出口貿易對台灣的經濟影響非常大,而且進出口貿易對台灣經濟的影響,並不是出口減進口的12.1%而已。台灣本身很多進口商品和原料都是為了出口,如果出口不振,那進口自然就會受影響,所以對GDP的影響是64.8%加上52.7%,這還不包含金融、運輸、能源、倉儲、港口的相關影響。出口貿易是台灣最重要的經濟命脈,短期內很難改變這個趨勢,因為產業轉型需要漫長的時間,而且未必努力就能成功,台灣追求本身產業升級的過程同時間也要注重出口貿易。

圖3:2008年至今台灣月失業人口(千人)

圖4:2008年至今台灣勞工平均每月薪資(萬元)

圖5:2013年至今台灣通貨膨脹率(%)

圖6:2001年至今台灣整體房價指數

2016年以來,台灣的房地產已經是十多年來漲勢最溫和的時期,這次台灣沒有靠房地產帶動民間投資,而是靠著連三年優異的出口表現,加上穩定成長的內需消費,GDP進入相對高的成長,平均薪資成長率近年最好,平均薪資溫和上升,失業人口明顯維持在低檔,工時也有所減少,房價還能調控相對平緩的成長斜率,通貨膨脹維持在0~2%之間波動,核心通貨膨脹率仍然壓在2%以下,如果按照FED(美國聯準會)、BOJ(日本銀行)或ECB(歐洲央行)的標準,這絕對是很難達成的經濟環境。

從很多統計數據來看,2016年以來的全球景氣復甦,台灣是沒有缺席的,整體的經濟環境調控也相當不錯,但是貧富差距和經濟成長的分配不均,還是無法有效改善。

寬鬆貨幣政策助長貧富差距擴大

圖7:2010年至今台灣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五等分)

以台灣家庭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為例,只要台灣景氣成長增溫,通常高所得的家庭,受惠於股市、地產、有價證券、實業等多角化投資,收入成長會非常快速,但是社會中低層的家庭,主要收入還是依賴勞力所得,家庭收入成長速度遠比不上投資的效率,不過目前全球主要國家,其實也都面臨這樣的問題,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歐美中英日等大型央行輪流印鈔票,大幅壓低了資金的使用成本,等到景氣全面復甦以後,資產變得更為高漲,多角化經營收入來源的人們,資產膨脹速度非常快速,貧富差距全面擴大,在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環境下的台灣,自然也無法避免這樣的大趨勢。

圖8:全球各國貧富差距概況

資料來源:zh.wikipedia.org

2019年美國的經濟成長很可能會進入尾聲,因為FED已經釋出美元基礎利率進入中性時期的訊號,未來升息速度會緩和下來,當美國經濟成長放緩,整個東亞各國的經濟很難不受影響。隨著2018年進入尾聲,接下來台灣經濟要能更上一層樓,難度是相當高的,畢竟中美貿易戰在2019年3月就會在回到戰場上,而且兩國在國際上的互相攻防也會繼續上演。

如果台灣的出口貿易面對2018年的高基期要有好的表現,那勢必得靠美國方面釋出更多的轉單,因為歐盟、日本和東協都不容易出現爆發力的經濟成長,中國被美國打壓,全球進口規模龐大,且經濟成長動能穩定的就是美國,台灣必須在中美之前找到一條貿易優勢的策略,再來則是繼續溫和提高民間薪資,如同2017和2018年的調整步伐,讓薪資溫和提升,但是房價還是得持續維持穩定盤整,這樣才能避免讓通貨膨脹增加太快。做好這些經濟調控,台灣經濟在2019年還是很有機會拚出好成績的。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1213_1502.htm

台灣人其實比你想的更富裕

2017年和2018年,台灣GDP年度成長率重返2%以上。雖然景氣回溫,不過很多台灣人仍然對於景氣復甦感到不滿,認為貧富差距擴大了,經濟成長的果實普遍沒有分配給多數人們,但事實上真的是如此嗎?

以國際常見的所得五等分來觀察,2017年,台灣每戶家庭的可支配所得平均是101.9萬元,前20%的家庭所得是205.3萬元,他們大約佔所有家庭所得的40.29%。後20%的家庭所得,他們大約佔所有家庭所得的6.64%,和2001或2016年相比,五個組別的家庭可支配所得都是成長的。

圖1:2015年至今台灣每季GDP成長率

表1:歷年台灣家庭所得五等分位分配狀況

低所得家庭的經濟支柱年齡偏高,問題比貧富差距更嚴重

而且台灣的家庭所得差距,十多年來其實沒有嚴重惡化。2001年,前20%的家庭所得佔所有家庭所得是41.11%,後20%的家庭所得,他們大約佔所有家庭所得的6.43%,2017年,前20%的家庭所得佔所有家庭所得是40.29%,後20%的家庭所得,他們大約佔所有家庭所得的6.64%,中間三組距的家庭所得分配,也沒有明顯升降,從統計數據來看,台灣的貧富差距並沒有明顯惡化。

不過16年來,平均家庭可支配所的只有增加17.3%,相對於通貨膨脹的增加速度,人們自然會感覺所得成長遠不如通貨膨脹,而所得後20%的家庭所得成長21%,前20%可支配所得的家庭所得成長才15%,「經濟成長的果實都掌握在高所得的家庭」這個論點是不成立的,不過低所得家庭的家庭經濟支柱,年紀逐漸攀升,這問題反而更為嚴重。每戶的就業人口數呈現下降趨勢,代表低收入家庭中,仰賴單一長者,例如阿公阿嬤當作經濟支柱的比重越來越高,相對於所得越高的家庭,每戶就業人數高達2.33人,以經濟收入分散風險的角度來看,低收入家庭的財務風險比以往來的更高,只要家中經濟支柱倒下,家庭財務會出現嚴重問題。

表2:2017年各國家庭收支調查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如果跳脫台灣,以全球的貧富差距來相比,更能發現,台灣的貧富差距,其實遠比大眾想像的還小。根據2017年家庭收支調查報告,台灣前20%的富裕收入階級,所得分配佔全體樣本的37.5%,這個數據,2014年的日本是39.2%,2016年的美國是50.2%,2015年的法國是40.9%,2012年的中國是47.9%,台灣的富人階級,收入其實是相對低的。

台灣後20%的貧窮收入階級,所得分配佔全體樣本的9.6%,這個數據,2014年的日本是7.9%,2016年的美國是3.5%,2015年的法國是7.9%,2012年的中國是5.2%,外國的低收入階層,收入真的相對慘烈,以前20%的最高所得組,相對於後20%的最低所得比,2017年台灣的倍數是3.89倍,這個項目,香港高達21倍,美國14.34倍,中國9.21倍,中歐和北歐國家也大多比台灣還高。以全球的貧富差距數據相比,台灣算是相對社會主義的社會了,社會資源和財富的分配相對平均。

圖2:全球各國貧富差距概況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0/0c/2014_Gini_Index_World_Map%2C_income_inequality_distribution_by_country_per_World_Bank.svg/1280px-2014_Gini_Index_World_Map%2C_income_inequality_distribution_by_country_per_World_Bank.svg.png
資料來源:wikipedia

國際比較,台灣人平均沒有比較窮

另外,台灣人的財富,其實也遠比社會大眾所認知的來的高,尤其是台灣的中產階級,某種程度來說,相對「藏富於民」,根據國際不動產顧問萊坊(Knight Frank)的2017全球財富報告,台灣在2016年有1380位身家超過3000萬美元(約9.3億台幣)的超級富豪,富比世(Forbes)雜誌公布2018年世界富豪排行榜,台灣首富是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蟬聯,85億美元(台幣約2504億元)身價,這樣的描述,台灣有錢人好像很有錢吧?

但是財富是相對的,2017年世界首富是美國亞馬遜網站(Amazon)創辦人Jeff Bezos,身家財產估計是1120億美元(台幣約3.3兆元),郭台銘全球排名約180名,Jeff Bezos資產超過郭台銘十倍以上,台灣第二名以後的富人更沒得比。在台灣很富裕的富人階級,在全球的排名,其實真的不強,就算扣除歐美富豪,只比亞洲,台灣首富依然連亞洲前50名都擠不進去。

但是不要比富豪階層,改比全國國民平均財富,那狀況就大不同了。根據德國安聯集團(Allianz)2016全球財富報告,台灣人均金融資產淨值為9萬2360歐元(約342萬台幣),名列亞洲第二名、全球第五名,其中亞洲僅次於日本,金融服務企業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2017年《全球財富報告》指出,全球人均財富最高國家是瑞士,高達53萬7599美元(約1623萬元台幣),第2名是澳洲40萬2603美元,美國為38萬8585美元(約台幣1169萬)排名第3,台灣人均財富為18萬8081美元(約568萬元台幣),與全世界相比平均水平也較高,跟西歐差不多。

財經權威《Global Finance》列出2016全球富有國家排名,該排名不僅依據「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還納入了「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PPP),以GDP-PPP指數,更精準地比較全球人民平均生活水平,台灣名次22名,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為4萬7790美元,還贏過24名的加拿大、27名的英國、28名的法國,還有第30名的日本以及第32名的韓國。

就算扣除房地產,只計算人均淨金融資產,台灣排名也是前20強的水平。

表1:2017年瑞士信貸全球人均財富最高國家排名

資料來源:wikipedia

圖3:2014年至今台灣信用卡簽帳金額統計(單位:百萬元)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如果單一機構或組織評比跟大家落差很嚴重,那很可能統計方式有問題,但全球至少十多個機構,調查和統計的結果,台灣排名至少都在前25名的水平,那就代表其實台灣人真的相對富裕許多,尤其是台灣的中產階級,和全球的情況相比,其實是很強的階層,反而台灣的富豪階層,全球排名還相對落後許多。台灣人很喜歡喊窮和沒錢,但看看那些詐騙案件的累積金額、Master和Visa信用卡刷卡的數據、報稅的資料、房屋自有率高達84.83%,2017年台灣出國人數突破1565萬人,就算只在台灣境內旅遊也有超過90%的人口數,進口車的銷售情況……這些統計數據都顯示,台灣人的非必須型消費成長力道,比社會大眾預期的更為強勁,這還不包含沒有申報給政府的收入,如果是均貧或貧富差距很大的社會,人們很難有這樣的消費力。

我必須說,台灣人其實比你想的還有錢。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1226_1502.htm

201811美國零售銷售

看到這則新聞
https://m.moneydj.com/f1a.aspx?a=557c1918-f032-4ab9-ba64-5901fea0346a

受到美股暴跌拖累,零售業股價表現慘淡,SPDR S&P零售ETF(XRT),為2017年8月23日以來收盤新低,12月至今,XRT重摔16.72%,預料創2008年11月以來最大單月跌幅,不過美股暴跌似乎未衝擊美國民眾的消費力道,零售業者年終購物季的業績,可望創下多年新高,零售業營收有望達到市場預期,Mastercard SpendingPulse追蹤實體商店和網購的各種付款方式消費,發現11月1日到12月19日之間,美國零售銷售年增5.2%(不含汽車)。其中網購成長最快,和2017年同期相比,提高18.3%。此外,網購比重佔整體零售銷售的13%、創歷年新高。

Adobe Analytics數據也顯示,11月1日到12月19日之間,網路消費年增17.8%、至1,106億美元,創下空前新高,黑色星期五週末起,實體店面客流減少,但是網路消費暴增26%,帶動整體零售銷售成長,Customer Growth Partners總裁Craig Johnson表示,儘管美股下跌、美國政府部分關門,消費者未因此減少開支;近幾週來汽油價格下滑,可能也有助本週的購物力道。另外,快遞業者UPS和FedEx加快處理速度,感恩節以來,貨物準時送達的比率分別為98.3%、96.9%,也讓民眾能安心上網購物。

觀察美國零售消費的數據,可以看到,即使面對2017年11月那樣的高基期,2018年11月,零售銷售依然可以維持在4%以上的水準,而且國際油價暫時已經跌下來了,就業需求又這麼旺盛,薪資持續成長,可以預期,美國人的消費力道很難消減下來,Trump上任以來,美國零售消費年增率大多是維持近年來相對高的水平,如果真的是美國經濟要衰退了,股市領先反應空頭,我不認為零售消費的數據還能如此

 

中美貿易戰,對美國利大於弊

整體評估美國的經濟結構,美國的經濟成長最主要來自於自身的投資和消費,所以川普主攻貿易戰的同時,美國的經濟成長不會消失,在選舉方面。經濟成長通常不容易造成民意重挫選票大幅流失的情況,而打擊中國,和帶動美國經濟成長,又回頭讓共和黨與民主黨在參眾議院產生共識,繼續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

2018年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到了2018年底,中美的國際戰爭已經不只在貿易項目,外交和商業的攻防也越來越強烈,從東亞、東南亞、中南美洲、歐洲到中南海,處處可見中美互相角力的攻防,不過即使面對貿易戰,美國很高機率還是可以在2018年繳出優於市場預期的經濟成長表現。

圖1:美國GDP組成成分與家戶負債和凈資產狀況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因為美國經濟成長高達68.1%來自於民間消費,17.9%來自於民間投資,也就是光靠美國民間的投資和消費,就能推動86%的經濟成長。美國本身是入超國,進口額大於出口額,如果能減少向外國進口,改為從美國本土就地取材,對於美國本土就業市場來說,反而是好事,所以美國本身的經濟結構,其實是撐得住中美貿易攻防的消耗戰,因為美國在貿易方面受到的負面衝擊其實相對小許多,加上美國從2009年經濟谷底向上穩定成長近10年,家庭負債佔個人可支配所得的比重明顯壓低,家庭總資產不斷的創歷史新高,美國的消費經濟完全可以掩護貿易戰所帶來的負面傷害。

圖2:美國GDP成長率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2018年的第二季和第三季,美國GDP成長率甚至是近4年來最高的數據,除了2017年底的減稅法案帶來民間消費的成長挹注之外,美國本身的消費動能和企業投資非常旺盛也是主因,但是對中國來說就不同了,出口占中國GDP約19%,雖然美國出口額佔中國GDP不到4%,但是這4%如果受到關稅增加而大幅縮減,那中國受到的負面衝擊,勢必會比美國高出許多,更不用說美國掌握許多製造業和科技業的相關技術和元件,那可不是單純以金額來計算的影響力,缺少某些關鍵技術和元件,中國的製造業和科技業長遠發展很可能就會受阻礙,美國手上擁有的談判籌碼,遠比中國來的多。

圖3:全球貿易量變化與出口對各國GDP貢獻度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從就業市場的狀況來看,美國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就業人口持續創歷史新高,失業人口已經下降到約600萬人,而此時美國的企業職缺數量超過700萬,失業率從2010年的10%下降到3.7%,考量美國的總人口比十年前多2000萬人,這樣的經濟數據反映美國景氣其實非常理想,只要就業市場維持穩定成長,人民就業有穩定收入,消費動力就沒問題,消費動力尚在,企業的營運就能維持熱度。

圖4:2008年至今美國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5:2008年至今美國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6:2008年至今美國企業職缺數量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從美國整體零售銷售,還有企業新訂單的總額與年增率,不難發現美國企業的生意仍然相當熱絡,而且短期內還沒有衰退的徵兆,企業的產品去庫存速度相對快,各方面數據都顯示,美國民間消費的動力相當充足,這也意味著,美國企業持續擴大資本投資,徵招人才,在消費市場搶生意的力道不會減慢,民間消費可望持續帶動民間投資的成長,這是一個正向循環的成果,所以整體評估美國國內的經濟狀況,不難發現,美國面對貿易戰不會產生無法承受的負面傷害。

圖7:2008年至今美國企業新訂單總額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8:2015年美國零售銷售年增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9:2014年至今美國耐久財新訂單和未完成訂單年增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圖10:2014年至今美國企業存貨對銷售比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川普政府堅持對中國進行貿易戰,這是正確的對策,要讓美國的民間就業再創巔峰,較理想的做法就是,讓美國企業減少進口,改為在本土採購,但是美國是民主國家,沒有國家安全的理由,不能直接禁止企業向外國進口,透過商業的作法,那就是增加關稅,讓美國企業去衡量,在美國採購比向外國進口更便宜,那美國企業自然就會轉為在美國進口,進口商和本土製造商自然就會增加就業機會,繼續帶動美國人的收入成長,回頭挹注民間消費的熱度,這其實是美國政府和國會透過長期協商所展現的應對方式,而不是川普個人所為。

美國朝野的立場相當一致,透過貿易和商業運作,盡可能讓美國民間消費有更好的效益留在美國境內,藉此也能抑制中國勢力在全球擴張的速度,中國在全球商業和經濟的影響力越大,未來對美國的威脅也就越大,最諷刺的是,中國經濟成長的一部分養分來源,竟然還是美國所提供的。

貿易戰越強勢,美國境內能恢復的製造業就業機會有機會更多,同時可以降低中國在國際上對美國的威脅,長遠來看,貿易戰對美國來說,是利大於弊。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1128_1501.htm

民主不能當飯吃,但政治選錯邊可能沒飯吃

美國期中選舉落幕,共和黨繼續掌控參議院,民主黨則是拿下眾議院過半數,雖然Trump接下來2年的施政或多或許會受到民主黨牽制,不過美國對中國的外交政策,對抗中國和認為中國是競爭者的主軸,理論上不會有太大的改變,頂多是鴿派或鷹派的鬆緊程度調整,因為期中選舉以前,民主黨強力鼓吹對中國態度強硬,甚至批判Trump對中國不夠強硬,期中選舉的結果,美國人民真對貿易戰提供了很明確的訊息,那就是反對Trump政府對中國提高關稅的候選人落選了,但支持對中國增加關稅的候選人反而當選。

例如一手促成台灣鴻海集團到美國設廠投資的威斯康辛州州長Scott Walker,雖然他和Trump都是共和黨,但是鴻海在中國的富士康集團在選前卻傳出試圖將中國雇員帶到美國威斯康辛州工作,威斯康辛州的居民,在期中選舉,就讓民主黨的Tony Evers當選,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曾說過:「民主對GDP沒有任何的幫助,民主不能當飯吃。」,但是美國威斯康辛州人民的投票顯示,如果鴻海不能給他們飯吃,他們寧可換掉州長,讓新州長來找一個大家都有飯吃的方法。

面對這樣的選後局勢變化,台灣在11月即將進行選舉,台灣人應該有所警覺,美國在選前,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已經宣布對中國政府與企業的「經濟犯罪行為」展開全面反擊,整合國家家全處(NSD)、聯邦調查局(FBI)與其他聯邦機構的資源,推出「中國行動方案」(China Initiative),第一波指控中國國營福建晉華集成電路公司(JHICC)、台灣聯華電子公司與3名台灣工程師,涉嫌共謀竊取美國半導體業者美光科技公司(Micron)的商業機密,其實這已經是美國政府變相警告台灣業者,減少科技重要技術轉移給中國,美國在半導體圍堵中國,中國未來幾年要在海外透過併購來獲得技術的難度越來越高,如果台灣又出現像聯電這樣出賣技術的業者,對美國來說無疑是一種打擊,美國和中國的衝突在未來幾年只會更劇烈,台灣科技業者和美國企業長期合作,獲得技術和訂單的同時,也要思考怎麼在中美之間的應對和供應鏈管理,如果讓美國司法部盯上,那絕對是非常不利於公司長遠發展,甚至直接倒閉也不無可能,民主不能當飯吃,但政治和外交選錯邊可能沒飯吃。

表面上台灣的選舉和公投是台灣人的選擇,但這也是台灣人對全球的表態,長期以來,台灣的主要政黨分為兩大派,親中和反中,公投的項目裡面也有東京奧運正名,支持以台灣的身分參加東京奧運,未必是親中,但絕對是反中,2018年台灣政府的立場很明顯是親美反中,台灣和美國的友好程度,是十多年來最好的狀態,雖然2018年11月只是地方選舉,但台灣人民對於執政黨在外交的表現,滿意或不滿也會投射在選舉上,如果台灣人對於執政黨的作法予以否定,那麼國際上對台灣人的立場解讀很可能會認為,台灣人未必那麼想要反對中國。

main-qimg-8964789cc8fb907d40f6f0d41f915fc0-c

很多台灣人以為中美大戰,台灣可以保持中立,置身事外,這完全是鴕鳥心態的作風,因為考量美國直接或間接控制的領土和海域,中國和美國的勢力在西太平洋的位置,其實是直接接觸的,日本、台灣、菲律賓就是在中美勢力的交界處,關島和沖繩是美國在西太平洋的重要戰略點,基本上整個太平洋時實質上都在掌握在美國手裡,當中國企圖要突破日本、台灣、菲律賓連線的勢力範圍時,美國軍事和外交方面就會逐漸強硬,台灣是中國最有機會突破的島鏈國,日本和菲律賓都不可能被中國成功策反,只有台灣最有可能,換句話說,打從Trump發動貿易戰以後,台灣根本就無法置身事外的,台灣的選擇只有親美國,或者親中國,兩種選擇,這也是為何美國今年積極對台灣友好,美國也會以台灣地方選舉結果當作是台灣人表態的風向球,然後決定要挺台灣到怎樣的程度。

2018年,美國從教育、外交、國防、商業、貿易、智慧財產、媒體等多領域,全面圍攻中國,即使是美國康奈爾大學與中國人民大學的學術交流,也被迫中斷,美國司法部首次在海外逮捕中國國家安全部情報人員,引渡到美國審理,中國在海外廣開搜集情報及政治滲透的「孔子學院」,美國政府直接公開譴責,美國總統Trump甚至在聯合國大會指控中國干預美國11月期中選舉,美國副總統Mike Pence演說也公開展對美國對中國的敵對程度升溫,美國國會同時警告台灣,中共統一戰線相關組織對台灣的滲透大幅增強,破壞台灣社會穩定並介入政治以為中國所用,2018年可以說是美國有史以來,對中國敵對程度最高的一年。

如此的國際局勢驟變,台灣人在2018年和2020年的選舉,最好能看懂國際的局勢變化,外交敏感度要夠高,美國對墨西哥、加拿大、日本都展示這樣的訊息,不是我美國的盟友,就是我美國的敵人,沒有什麼中立的噓寒問暖,面對中國和美國的敵對程度升溫,美國的選民已經表態了,他們並不否定Trump的作法,那台灣人呢?台灣選舉在即,這不只是台灣內部的選舉,中國和美國都在對台灣展現影響力,民主不能當飯吃,但政治和外交選錯邊可能沒飯吃。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1114_1501.htm?fbclid=IwAR1yaW1G2cPyBq5ZkcqgpoXm5qZ6-j5hbaIdSNsmsSt3A_ECQHxB8T1PLj4

美國選舉後政治不確定性已消除

其實選舉結果跟原先預期的趨勢落差沒有那麼大,參議院是共和黨,眾議院是民主黨,不過共和黨在參眾兩議院都有比預期的多拿幾席,關鍵州長席次也拿下來了,選前民調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這次反而落選,媒體的民調跟現實的落差還是存在的
從結果來看,共和黨算是選的比預期的好,只掉眾議院,美國期中選舉以後完全執政真的很難,這樣的結果算是可以接受了,2020年Trump要連任的機率還是很高的
美國眾議院管帳的權力較大、參議院是管人事的權力較大,民主黨掌控眾議院,Trump施政的預算,民主黨就可以卡他,像是墨西哥圍牆大概就難產了,美國政府可能明年又要關門了,但是要任用誰則是靠參議院,所以他還是可以安插自己要的人選到位置上
州長的部分,共和黨表現比預期好了,俄亥俄州、愛荷華州、喬治亞州、佛羅里達州,都拿下來了,州長任內都有權再度重新劃分的國會選區,可以進一步鞏固自家政黨在2020年總統大選的優勢
以結果論來看,共和黨的選舉其實不算輸,以橋牌來比喻,會掉的磴數掉了很正常,預期會掉的磴數守下來了,其實就表現比預期的好了,美國選舉的制度,執政黨在期中選舉後要完全執政真的很難,拿下參議院,我覺得已經足夠了,重要的是幫2020年的總統大選鋪路,還有替美國人爭取最大利益

政治不確定性消除以後,我認為接下來多頭投資人就可以相對樂觀了,但是美國兩黨不管怎麼惡鬥,我估計對中國的外交方向不會改變,所以我還是建議布局以美國為主,連新興市場都不需要了

這周FED利率會議,我估計FOMC官員就不需要太鷹派了,有民主黨制衡Trump政府,Trump的財政就很難擴張了,搞不好升息腳步會比預期的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