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人民總對經濟成長無感?

台大法律系退休教授陳志龍出版新書《集團化公司治理與財經犯罪預防》,批判台灣政府與私人財團互相勾結。長期以來,財團、政府監理單位、司法機關等環環相扣與財團形成共犯結構,吃掉人民的財富,台灣經濟並非沒有成長,而是財富分配問題,不解決這些問題,台灣的經濟成長難以雨露均霑分配給人民,另一個層面來說,也是助長經濟犯罪。

有句話是這樣形容的,「賺賣麵粉的利潤,擔賣白粉的風險」,意味著賺取非常薄的利潤,但卻必須承擔非常高的風險,在台灣的經濟犯罪,則是「賺賣白粉的利潤,擔賣麵粉的風險」,因為相對於犯罪後,要付出的懲罰代價極低;因為犯罪的CP值實在太高了,財團當然願意鋌而走險,而台灣的政府官僚,更是經常性成為財團的守門員,尤其是台灣的勞動部。

近年來,台灣大多數民眾都對台灣的經濟成長無感,尤其是廣大的勞工族群,薪資提升幅度相當有限,即使近十多年來,台灣製造業的勞工生產力有明顯提升,企業營業盈餘長年來看也是上升趨勢,但是勞工薪資成長卻遠跟不上企業營業盈餘和工業部門勞動生產力。即使統計數據顯示台灣勞工的平均薪資成長異常緩慢,台灣政府官僚卻仍然認為,要提升薪資就一定要提升生產力。

圖1:2006~2015年台灣勞工薪資成長、企業盈餘、工業部門勞動生產力變化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到底是「勞」動部還是「資」動部?

台灣勞工的整體生產力並非沒有提升,美國政府調查的各國製造業勞工生產力,在2002〜2015年的時間裡,台灣勞工每小時的生產力輸出成長幅度更是超英趕美,已開發國家的成長幅度還低於台灣,這顯然跟政府官僚們的思維有非常大的落差。

應該站在勞工立場,替勞工說話的勞動部,在網路社群經常被網友戲稱為「資」動部,因為不論是民進黨還是國民黨執政,勞動部永遠都是替資本家爭取優勢。最近一年多以來,削減勞工國定假日、廢止安全衛生檢舉獎金、勞動新制「一例一休」屢屢出現放寬法令解讀的紀錄,即使是連續工作24天的血汗排班也不違法、要求雇主招募或僱用員工時須詳細載明「薪資級距」的提案也被否決,所有對勞工有利的政策,全面被勞動部否決,而對勞工不利的政策,勞動部的態度以支持居多,被戲稱為「資」動部,實至名歸。

圖2:2002〜2015年全球製造業勞工每小時產出成長百分比

這完全突顯,財團、政府監理單位、司法機關形成共犯結構的情況有多嚴重。政府官僚拿國家俸祿,沒有替人民爭取權益,卻公開站在資本家的立場,替資本家說話,讓資本家盡可能獲得企業營運的大部分收益,廣大勞工反而成為弱勢族群。台灣勞工平均工時,長期維持在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勞工調查報告中全球前五高的水平,平均工時經常性超越台灣的就剩新加坡、墨西哥、南韓,但台灣勞工的超長工時卻沒有獲得相對應的報酬。已開發國家對這種傷害勞工健康非常大的惡劣工作環境,一定都會積極改善,但台灣勞動部的態度卻是,「很多勞工並沒有把假修完」。

台灣的經濟成果分配長期被扭曲

台灣的經濟成長因為不公平的分配,長期下來,扭曲了資本家和勞工從經濟成長中獲利的比例,資本家取得了大多數的收益,在已開發國家,經常可以體會到,涉及人工的服務消費,和不涉及人工的商品消費,消費者要負擔的花費落差非常大,因為人工是昂貴的,付給勞工的薪資,就是消費者的消費成本。這項成本在台灣大多數的產業非常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外食。在歐美已開發國家,許多人都習慣在家烹飪,因為購買食材後,回家烹飪享受餐點,要付出的消費支出,遠小於去餐廳外食的消費支出,但是在台灣,一般小家庭購買食材回家烹飪,跟去一般店家外食,其實消費成本差距並不大,這是因為餐飲服務業的人工成本,早已被資方壓榨到非常低,如果人工成本有明顯提升,在家烹飪跟去店家外食,消費成本落差絕對會擴大,然而台灣的行政院長卻認為,政府要關注物價,如果盲目增加薪資,物價會不可避免地上升,這是台灣社會大眾不能接受的,雖然台灣薪資低,但是物價也低,實質購買力是相對高的,這樣人民會願意接受,這跟勞動部長期透過政策制定不利於勞工的工作環境和待遇,基本上是如出一轍的概念,美其名是擔憂物價上漲,實質上則是壓榨勞工,讓資本家得利。

圖3:2011年世界各國製造業勞工薪資成本和結構(以美元計價),台灣為倒數第五名

人工薪資低,物價低,這有什麼壞處?國人到歐美旅遊,除了一些國際著名品牌的價格非常高,一般餐飲店的價格換算成台幣,也都不便宜,但在歐美的許多電子和科技產品,其實價格和台灣落差並不大,仔細觀察產品製造國來源,從早期的Made in Taiwan,到近年來Made in China,不管歐洲當地食衣住行的物價有多高,這些來自於華人地區的電子產品價格幾乎都維持不變或極小的漲幅。德國人也是國際製造業大國,但他們和台灣不同,德國製造業注重極致的品質,訂出符合產品、技術、設備和勞力應有的價值,而不是像台灣專注在壓低產品單價,犧牲勞動力價值來增加國際競爭力。歐美媒體曾出現類似的討論:「你們台灣人這麼辛苦,只是為了讓歐美人可以買到廉價的電子產品,你們難道不覺得這有問題嗎?」

1980年代,歐美的製造業大量外移到東亞來設廠和生產,這些企業主看重的就是廉價勞動力。30年河東,30年河西,如今中國的製造業也在外移,因為連中國的人工成本都在大幅成長,然而,台灣政府的思考邏輯,仍然是繼續維持勞工低薪,這樣可以避免物價大幅上漲,而台灣許多企業,連續壓榨台灣勞工薪資超過20年,近年來,台灣進入人口負債結構,勞工階級意識逐漸抬頭,勞動力越來越缺乏,當台灣的勞動力成本已經無法再壓榨的時候,這些低競爭力的資本家,竟然是思考要求政府,擴大引進開發中國家的外籍勞工,因為他們的勞動力更低廉。企業用各式各樣手段想要壓低員工薪資,不顧道德和社會大眾觀感,台灣勞動部的官員,自然也不站在勞工的立場,而是思考著,台灣薪資偏低已影響外籍勞工來台意願,要盡量避免再度提高勞工成本,否則對於引進外籍勞工可能不利。

台灣人的薪資真的太低了,台灣的勞動力非常不值錢,長期以製造業代工為主的台灣人思維是「原物料和人力以外的成本都不算成本」,對於思考「服務」的高附加價值更是難以想像,這也是台灣企業在國際競爭上遇到的瓶頸之一。不懂得「服務」的價值,如何在國際市場販售「服務」?無法提升競爭力和營業利潤,如何吸引國際人才?吸引國際人才,最重要的就是薪資待遇與員工福利,在自由競爭的市場,有競爭力的跨國企業,會願意出高薪和高福利來吸引人才,為了維持低物價,長期壓低勞工薪資,這樣能吸引國際人才,簡直天方夜譚!台灣政府官僚最大的問題是,老是用戒嚴年代的思維和價值觀,面對2017年的國際競爭,這樣台灣如何在國際上和其他國家競爭?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0517_1501.htm

川普經濟戰:美國正在改變全球貿易趨勢

全球最大的經濟戰場就是貿易戰,美國隨著川普的上任,在這個全球戰場裡正逐步改變貿易趨勢。美國本身是全球最大的貿易進口國,至少近30年以來,都是呈現貿易逆差趨勢。美國1980年代的雷根總統時期,美國貿易結構從出超國,轉變成入超國,到了柯林頓總統時代,美國貿易逆差一飛衝天,1990年代末期,柯林頓政府的充分就業市場榮景,搭配政府財政出現盈餘與GDP相對高檔成長,掩蓋了美國貿易逆差大幅擴大的隱憂。

美國龐大的貿易逆差,主要原因在於製造業不斷的「外移」和「被取代」,一方面是美國本土的生產成本持續攀升,二方面是中國、墨西哥、東南亞等許多興新市場先後崛起,製造業進入新的量產趨勢、價位難以拉抬,許多傳統製造業在美國幾乎難以生存,導致美國製造業的就業人口持續不斷下降。2000年以後,中國製造業以超低價位的貿易武器,進攻全球製造業市場,進而成為世界工廠;2016年,美國商品貿易逆差高達7340億美元註1,而中國就是導致逆差的最大來源,在服飾、手機、電腦、電視、傢俱、消耗性商品項目,美國的進口額遠大於出口額,對美國來說,這些貿易差等於幫中國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但是要去跟中國商品削價競爭,其實沒有什麼實質意義。

到了歐巴馬時期,美國其實已經有改善貿易逆差結構,尤其在能源項目,大幅削減了從海外進口的需求量,以本土的頁岩油和頁岩氣取代。但是這還不夠,美國貿易逆差仍然約有5000億上下的龐大差距,川普政府顯然意識到這個問題,但僅靠歐巴馬時代的外交手段和產業政策,仍無法有效縮小貿易逆差,美國還需要重拾國際匯率和貿易關稅這兩項武器。美國政府的目的不是為了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而是將龐大的進口改為在地生產,讓美國人消費自己生產的商品與服務,這樣就能讓美國就業市場再度擴大,除了增加實質經濟成長之外,同時擴大內需市場,將美國經濟成長極大化。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Federal Reserve Economic Data

川普政府上任以後有兩招出手,第一招:擴大基礎建設支出、第二招:積極和參眾議院進行實施調降企業稅率的談判。川普任內,即使美元持續升息,利率仍然維持在美國歷史上的極低水平,企業融資和民間借貸雖然成本緩慢攀升,水平仍然在相對低點,這是過去小布希總統時代初上任的改革老招,今天被川普再度拿出來使用。這幾招還不夠,美國必須把資本和市場重新牢牢掌握在手裡,才能讓經濟再推向另一波高峰,布希時代用過炒房和炒能源的手段,前者還可以重演,但能源很難再回到高價時代,既然吸引國際資本的手段減少,那就盡可能減少資本外流——貿易逆差,或許就是解決方式之一。

川普先透過美國財政部過去例行性發布的「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報告」,直接批判某些國家操作匯率,而且實質上,川普政府已經盡可能在市場預期美元升息趨勢下,把美元近年來的漲勢壓制住。壓低匯率是改善貿易順逆差的有效工具,給予貿易順差國有匯率升值的壓力,在抑制自己匯率升值的同時,有效縮小美國本身的貿易逆差;除此之外,川普政府也開始著手新的貿易政策。

川普政府在2017年第二季,下令調查各國濫用貿易手段導致美國出現龐大貿易逆差的情形,並加強改善外國不公平的補貼傾銷和設置反補貼關稅,縮小外國對美國產生的「非互惠的」貿易措施負面影響,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對外宣布,涉嫌用非自由市場機制手段的國家有:日本、德國、墨西哥、愛爾蘭,越南、義大利、南韓、馬來西亞、印度、泰國、法國、瑞士、台灣、印尼和加拿大等,這些國家就是造成美國貿易逆差的元兇。當然,怎麼認定哪些是非自由市場機制的手段,都是美國自己說了算。

眾所皆知,美國頭號要打擊的對象就是中國,至少施壓中國迫使其移除某些貿易障礙,或者對美國商品開放其市場,川普政府已經下令從鋼鐵產業開始,針對中國鋼材傾銷施壓,除此之外,以往被國際認為與美國關係良好的加拿大,竟然被川普政府放話,要對加拿大某些企業實施反補貼稅,然後以「暫時不會」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來要脅加拿大和墨西哥,迫使兩國不得不和美國迅速重啟談判。

川普政府連過去關係極佳的加拿大都敢威脅,更別說是歐亞非地區的貿易國。而且川普這種夾帶「政治性目的」的外交貿易手段,搭配「與眾不同」的溝通風格、不按牌理出牌,溝通難度相當高,以往享有大額貿易順差的國家,恐怕要好好準備應付這場貿易戰中的「美國點名」了。

▎備註

註:2016年美國主要貿易逆差國,中國(3470億美元)、日本(690億美元)、德國(650億美元)、墨西哥(630億美元)、愛爾蘭(360億美元)、越南(320億美元)。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466159

強勢台股帶動熱錢匯入推升台幣價值

許多投資人都在問我,台灣經濟看似沒有理想的成長,為何最近一年多來台幣漲勢驚人,2016年1月,美元對台幣匯率一度漲到33.8,但到2017年5月,美元對台幣匯率驟跌11.5%至29.9,這是台灣央行行長彭淮南主政下,少見的台幣強勢升值。

熱錢持續匯入台灣,中央銀行的外匯存底數值也持續創新高,4月底達到4384.26億美元,而且熱錢匯入台灣並非炒作外匯,而是換台幣後轉投資台股,外資持有國內股票、債券及新台幣存款餘額達3538億美元,大約是外匯存底的80.7%,外資持有台幣資產及比重同時創下新高。

以往外資匯入熱錢到台灣,央行都會把炒匯的熱錢趕出去,不過這波熱錢匯入,連央行都認為,外資匯入熱錢是來投入股市,並沒有炒匯,換句話說,吸引熱錢來台的是股市套利商機,台股突飛猛進的上漲,同時也賺到匯差,股匯雙賺,以EWT台灣指數ETF漲勢來看,2016年初最低點到2017年5月最高點,EWT股價成長超過50%,這是非常驚人的漲勢,以美元計價的EWT,受惠於台幣升值和台股成長,漲勢竟然比S&P500還高,對外國投資人來說,這段時間投資EWT比S&P500的效率還高,連創新高的德國指數EWG和美股SPY都漲輸EWT。

iShares MSCI台灣指數ETF

這段時間裡,媒體大肆報導全台房地產低迷,房地產業是經濟火車頭的說法,房地產冷清可能拖累台灣經濟;中國遊客驟減,台灣和中國關係冷淡,台灣觀光業面臨寒冬,旅行社、餐廳、飯店和特產店似乎受到很大衝擊,熱門觀光景點的業者都在哀號,重大利空衝擊下,結果外資用真錢來投資台股,台股近期最高9979.91(強勢台幣下,台股仍有近萬點的高價,實在不容易),台灣經濟是否不理想,見仁見智,但外資買股賺錢卻是真的。

所以台幣升值是否已經結束,關鍵在台股漲勢是否到盡頭,只要台股無套利空間,熱錢自然會終止匯入台灣,甚至會轉為匯出,讓台幣走貶,而判斷台股的成長,還是要回歸總體經濟,台股成長的關鍵在於進出口貿易,只要貿易的成長爆發力還在,台股較高機率還有成長空間。

201401〜201703台灣月出口額年增率

台灣的月出口貿易,從2014年下半年以後開始走下坡,2015年第四季陷入最低迷,接下來的一年多,月出口貿易逐漸從年衰退,恢復到年成長,2017年月出口年增率一度暴增20%以上,雖然主因是受益於前一年基期夠低,不過隔年也要成長爆發力足夠,才能讓年增率大幅增加。

2016年台灣出口佔GDP比重約62%,光是這樣的出口成長趨勢,就足以明顯拉抬台灣GDP成長,這也是為何出口貿易為主的台灣經濟,在2015年連續下滑四季後,2016年連四季上揚,因為出口貿易拉抬力道夠強勁。

2014Q2〜2017Q1台灣GDP年度成長率

不過隨著時間遞延,台灣月出口的低基期效應,大約到2017年上半年結束,到了2017年下半年,出口數據就不容易再有高成長的爆發力,甚至月出口年增率有可能出現單月年增率衰退的情況,當市場預期台灣月出口貿易不再出現高度成長預期時,熱錢自然會減少對台灣的匯入和投資股市,甚至會轉為撤出台灣,股匯市也可能出現雙跌情況,熱錢來台投資套利時,股匯雙漲,套利結束撤退,股匯雙跌,台幣的漲勢自然就會結束。
http://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088200&p=0

官僚無人才

有句古語是這樣說的,「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古代人民從軍往往為了要討一口飯吃,不得已才入伍當兵,在軍中是一種無奈,而素材好的鐵應該用來煉鋼,如果打成鐵釘那就浪費了。假設所有優秀的人才都進入公務體制,那會如何呢?整個社會、商業、文化、科技都會因為低流動性、少做少錯的官僚體制,扼殺了所有創造力與行動力,人才長期下來也變成了庸才。

軍人、公務人員、教育人員在台灣一直是有別於勞工階級的受雇人員,尤其是教職和公職,因為經歷國家考試制度的篩選,許多人民誤以為,至少存在千年歷史的華人官僚系統,在21世紀仍然是優秀的國家管理系統。事實上,在近代工業化時代以前,知識和商品的生產者都相當有限,受過教育的識字者更是相對稀有,對於飽讀詩書的士大夫來說,進入掌控國家機器的官僚系統,如果吸取書籍中的歷史經驗,並且好好發揮在實務運用上,確實可以有機會改善國家的行政效率;然而,進入現代化社會以後,海量的知識、資訊、商品氾濫,要進入官僚系統的門檻其實相當低,因為絕大多數在公務體系的從業人員,都是根據上級指示或命令行事,上級需要的屬下往往不是Work smart,而是Goody Two-shoes。

而在公務系統中,大家領的薪俸屬於半套的共產制度,大部分公務人員的薪資高低,往往不是取決於能力,而是年紀長幼。既然大家領的薪資水平是制式計畫的規則,公務人員長期下來自然會是相當害怕做錯事的人,因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聽從上級命令執行任務,不管該任務是否會造成擾民的副作用,照做就對了,結果就是出現一堆政策漏洞產生的副作用,行政程序變得更冗長,為了簡化行政程序,只好繼續用不完善的政策來輔助掩蓋原本的錯誤,於是錯誤的政策變成無窮迴圈,人民也不期望政府能做到很多事,因為在官僚制度下,公務人員多蓋章少管事才是明哲保身的做法,整個官僚系統被保守風氣、上級壓力、裙帶關係關係壟罩著。

這也是為什麼,真正的優秀人才只會出現在自由競爭的資本市場上,而不會存在於公務官僚系統中。不管是公務人員或教師體系,要能獲得真正的人才,難度相當高,因為真正的人才在自由競爭的資本主義市場,可以獲得非常高的薪資福利,但是這些人才如果進入公務機關或教育界,其實反而無法抒發長才,更不可能獲得高額的俸祿待遇。

以教育界為例,月收入數十萬以上的補教名師,讓他待在學校當教授,他願意嗎?很難吧!台灣中學教育有哪個職缺能提供那麼高的薪資?有能力者一定會想到去自由市場參與競爭,怕競爭的是那些只有頭銜,沒有競爭能力的偽人才。資本市場對於不同的人才,會有明顯不同的薪資待遇,這就可以把人才優劣作區隔,當紅的歌手會不會回教育界當音樂老師?能拿獎牌的運動員,身體素質巔峰的時候,會不會去學校當體育老師?能真正在金融市場獲利的人才,會不會回學校去當經濟學教授?企業管理的人才,會不會願意低身進入公務系統當基層人員?或許有,但比例很少,因為小廟養不起大佛,資本市場會驅逐劣幣,劣幣想賺錢又沒實力在自由市場競爭,最安穩就是跑到公務單位或教育單位,因為公務單位和教育單位最重視的不是能力,真正具備能力的人才,進入公務機關或教育機關,反而難以施展抱負。

競爭失敗或者害怕面對競爭的人,他們往往不敢進入自由市場,因為民間企業會不斷的篩選和考核員工,越是具備競爭力的企業,考核會越頻繁,員工即使進入企業工作,還是得戰戰兢兢精進自己,否則工作仍然會不保。而且,現在甚至不只與同事競爭,還要跟機器競爭,但是公職和教職剛好相反,只要經過第一次的考試篩選,往後都是鐵飯碗,只要避免犯下大錯,原則上不會被免職,然而長期下來,這樣的怠惰心態,跟隨時可能被市場機制淘汰的民間企業和僱員相比,只會讓自己的能力越來越退化。

在現代社會,「公務員」是人民的「公僕」,執掌國家公器,替人民做事,他們掌握權力,但是卻沒有相對應的責任,尤其是在華人社會,「做大官賺大錢」更是許多父母期許小孩長大的發展目標。但是,做大官要如何賺大錢?當然就是貪腐收賄,進公務系統不是為了替人民服務,而是就業鐵飯碗,或者飛黃騰達賺不義之財,官僚中職務越高者,往往只想位高權重責任輕,數錢數到手抽筋,甚至期望能蠶食鯨吞,偷走公共資本。只要升官想發財這思想一直存在,貪污永遠不會消失,只是查出來還是掩蓋住的差別,更可惡者,因為選舉時不能缺少這些財團的政治獻金,某些官僚甚至不敢得罪財團,便會相互勾結,出賣國家。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公務人員是沒有生產力的,而是人民花錢請來的行政公僕,但是從實際得利的角度來看,這些人民公僕,卻可以比雇用他們的人民,獲得更多收益,例如在台灣,公教人員退休可以獲得的所得替代率看,還遠高於勞工階級,非常荒謬。

公務系統需要安份守己並且可靠完成應盡責任的員工,越能遵循指令的人選越適合,尤其是「很會考試」的人更適合,但是對於具備高度競爭力或創造力的企業或人才來說,他們必須具備預判能力、決策力、高度眼界、膽識魄力,在適當時機勇於顛覆既有的規則,不能一直當個乖乖牌,這絕不是考試考得出來的,所以民間企業的人才,一旦進入公務系統,必然難以施展長才,「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優秀人才如果進入公務行政體系,那就浪費了。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0503_1501.htm

台灣政府過度保護證券業的結果

我記得2011年和2012年,貴金屬正處於最火熱的投資時刻,當時許多民眾透過台銀的黃金存摺進行黃金現貨交易。

台銀的黃金存摺是「紙黃金」的交易概念,由資產龐大且信用評級程度良好的商業銀行、黃金公司或大型黃金零售商發行,不過台銀的黃金存摺買賣價差是現貨約1%,換句話說,以黃金現貨價格每盎司1300美元為例,在台銀交易黃金存摺,每買賣一盎司,成本約是13美元。

2011年和2012年,黃金現貨價高達1800〜1900美元,所以每買賣一盎司黃金,投資人要負擔的成本高達18美元,即使黃金未來重挫到1000美元的相對低價,投資人在台銀的黃金存摺交易,要負擔的成本仍然要10美元,而且不管買多少量,台銀仍然是以%計價,難以有優惠,這是國內絕大多數金融交易機構的計價方式。

在同一時期,我則是使用美國上市券商Interactive brokers,交易GLD黃金ETF(SPDR Gold Shares),交易GLD無價差,但必須支付每200股約1美元的佣金,而每股GLD約等值0.1盎司的黃金,每10股GLD等值約1盎司的黃金,換句話說,我在Interactive brokers交易一盎司的黃金ETF,交易成本約1美元左右,但如果我在台銀交易黃金存摺,成本至少13美元,對於口袋越深的投資人來說,交易成本落差將更大。

在台銀交易20盎司的黃金,成本至少260美元,而在Interactive brokers交易200張GLD,交易成本依然控制在1美元上下,大多數投資人應該不難看出差距了,交易成本落差非常大。

當然在台灣還有其他交易黃金的方式,包含黃金期貨和黃金選擇權等工具,交易成本比較低,但對於許多散戶投資人來說,如果不想承擔高槓桿,或最小合約規格數萬美元,交易規模太小限制交易策略,那麼單筆可以交易的最小單位是1盎司的黃金存摺或0.1盎司GLD ETF,還是最適合散戶投資人,因為可以分批買賣,分散投資風險,一手持有現金,一手持有現貨,漲可賣,跌可買。

對Interactive brokers來說,雖然客戶每筆交易只能賺取1美元以下的小額佣金,但因為客戶的交易成本相當低,只要黃金價格微幅波動,那麼投資人就能當沖交易產生獲利,客戶會進行大量的短線交易,交易量大也有助於市場活絡,給Interactive brokers創造超過更多佣金收益。

反觀台銀,因為對客戶收取高額的交易成本,如果黃金價格波動低於1%,對投資人來說,交易幾乎沒意義,於是台銀的客戶長期下來勢必得成為長期投資者,因為短期或當沖交易的獲利,根本無法負擔交易成本,於是交易量形成一灘死水。

時間拉長看,Interactive brokers的客戶可以帶給Interactive brokers的受益,絕對會超過台銀客戶帶給台銀的受益,而Interactive brokers的極低交易成本,也帶給Interactive brokers站穩全球券商龍頭的競爭力,早年在美國零售業有一項競爭策略,商品價格打五折,雖然單品賣出利潤驟減,但銷售額卻能暴增五成以上,總營收還是能有所成長,這是簡單的薄利多銷概念,不只在零售業有用,在金融證券業也有用,光是交易佣金以%計算,改成以筆數計算,對於投資人說,交易意願就落差非常大。

那為何在台灣,看不見Interactive brokers等海外券商的營業據點,因為台灣政府機構把這些海外券商做了管制,禁制他們來台灣設點和宣傳,很顯然的,這是為了保護台灣的金融業和證券業,可以想像,如果開放Interactive brokers這麼高度競爭的海外券商來台設點,那麼台灣本土的證券業,凡是涉及國際商品的交易量勢必全面萎縮,因為從交易成本角度來看,毫無競爭力。

台灣政府在2017年首度開放有券商可以承做外匯保證金商品,相對於國內原本就有的銀行外幣現貨交易,外匯保證金是相當高風險的金融衍生商品業務,台灣首度有遠東銀行以外的金融證券業者可以承做外匯保證金,然而從實務上來看,不管有無台灣政府開放這項業務,台灣國內的客戶,基本上對於在台灣業者的平台開戶交易的意願都會相當低落,因為不管是交易速度、成本、安全規範、系統介面,都無法和海外的優質券商相抗衡。

例如在國際外匯市場,匯率波動可能瞬間非常劇烈,加上高槓桿的加持,投資人面對的風險更是非常驚人,外匯保證金的交易者,隨時要面對帳戶可能歸零斷頭的風險,但台灣券商對投資人的保護卻相當不夠,萬一投資人的交易帳戶淨值歸零斷頭,交易部位仍沒停損,萬一遇到類似2016年初,瑞士央行調整EUR/CHF的匯率政策事件,投資人搞不好會面臨傾家蕩產的風險。

這是券商設計交易制度的缺失,但承擔後果的問題卻轉嫁給投資人,如果開放海外券商來台參與競爭,台灣本土券商極高機率沒有存活空間,我們也可以看到,當政府透過政策或稅法,長期過度保護特定產業的結果,受保護的產業不僅不會有亮眼成長,反而是成為溫室花朵,只要一開放國際競爭,不堪一擊。

http://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087757&p=0

20170428USD/HKD daily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美元兌港幣的匯率,最近幾個月以來,一直在升值,美元的利率會持續上調,港幣利率也只能被迫跟進上調,不過香港經濟未必能撐住利率繼續上調,我目前還看不到恆生指數的問題,不過我的感覺是,港幣繼續對美元貶值,早晚會面臨兌美元匯率脫鉤的問題,到時候,金融引發的風暴應該不小

川普把匯率操縱當作脅貿易國的外交手段

自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美國在全球國際局勢上的外交談判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變,相對於歐巴馬時代的被動,川普政府的外交顯得更具「攻擊性」與強勢,不只是符合美國媒體評價的「crazy」,還包含「He will do it」。川普不是紙老虎,他真的會盡可能去做他放話的「目標」,就算無法直接達成,也會迫使外國可能蒙受傷害,不得不讓利給美國。

對於現今全球局勢來說,大型經濟體已經鮮少有直接面對面的大規模戰爭,各國之間的攻伐,反而是聚焦在經濟金融和國際貿易等商業戰場,而外匯和關稅一直是大國之間鏖戰的重點。美國財政部過去都會例行性發布「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報告」,直接點名批判,某些國家的匯率低估或高估了,但是美國這番「批判」往往在國際上卻是船過水無痕,實務上被點名的國家並沒把美國警告當做一回事,但是在川普上任後,風向有了相當大的改變。

美國財政部設定的「匯率操縱國」有3項觀察指標,第一項是對美國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第二項是經常帳順差占GDP比率超過 3%、第三項是貿易國持續性進行單向外匯市場匯率操縱干預,而且年度內重複進行淨外匯購買之金額超過GDP的2%,若三項都符合,就會被美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只要有一項符合,則會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

按照以往的紀錄,中國、日本、德國、南韓、台灣、瑞士是經常出現在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的美國主要貿易國家,這六個國家,以往都只踩到兩項指標,所以沒被直接公告為匯率操縱國,大家也都把這份美國官方報告當成「紙老虎」。但是2017年4月,這份報告或許要變成「真老虎」了,川普政府可能將報告做為外交談判的籌碼之一,不再只是六個國家名字在報告裡不斷「複製和貼上」而已。

4月16日,川普曾在推特上發布推文:

中國正在與我們合作處理北韓問題,我為什麼要把他們列為匯率操縱國?讓我們看看後勢如何。

川普在2016年總統大選前,曾經揚言上任後要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如今改變競選時的指控,暫時不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而是攜手與中國打擊北韓;更何況連川普本人也覺得,「中國近幾個月來並未真的在操縱匯率」。

從結果論來看,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由2015年的3672億美元縮減至3470億美元,平均每個月貿易順差約290億美元,這顯然符合美國官方設定匯率操縱國的指標,但是既然中國願意配合美國壓制北韓,那麼川普政府就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2017年發布的匯率報告中,中國就未列入匯率操縱國,川普以往對中國大肆抨擊的言論出現「髮夾彎」。

在國際上,大爭之世,爭於實力,美國的對外匯率報告,遊戲規則明顯是因為北韓問題而因國制宜,這突顯出川普政府把外匯金融當做外交談判的籌碼。只要中國政府願意配合,那麼美國外交談判的底線就可以通融一下,而且未來可能不只出現在中國,對於南韓、台灣、瑞士這樣的中小型國家,美國政府也可以提出要求,例如要這些貿易順差國從美國進口一些服務或商品項目,降低對美國的貿易順差,或者限制參與美國官方的採購競標案,只要願意乖乖聽話,美國政府就可以對於匯率管控通融,凡是對美國有利的條件,沒有什麼不能在外交談判桌上協商的。

從外匯存底的角度來看,台灣和瑞士的外匯存底相對雄厚,外債比重也相對低,同時長期享有貿易順差,對台幣和瑞士法郎來說,長期升值是很合理的;美國也明白,要求台灣和瑞士在匯率上完全放寬管理,其難度相當高。用匯率管制的理由,來要脅台灣和瑞士釋出更多貿易利多,對於這兩國來說基本上毫無招架之力;至於南韓,則是可以要求多向美國購買軍備,或者分攤更多美國駐軍的軍費支出,南韓在這方面也幾乎沒有退讓的空間、或者只能改在貿易項目有所退讓,到頭來還是一定得讓利給美國。

其實放眼全球,許多國家都在進行匯率管制或者匯率干預,包含有實施大規模量化寬鬆的美國、日本、英國、歐元區等等,廣義來說,這些都是干預匯率波動,或者刻意壓低匯率價值。所以美國本身的匯率浮動,也不完全都是交由自由市場機制來決定,但是美國可以為了自身的利益,去指責別人過度管控匯率,而且判定是否匯率操作的審核標準,根本也不完全一致。名義上是「國際經濟和匯率政策報告」,實際上卻是用來要脅貿易國的外交手段——不過就是換個名目罷了。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428461

台灣房地產行情低迷,不是危機是轉機

2014年以來,全台灣房地產全面呈現下跌。根據信義房價指數,除了新竹地區沒有明顯跌勢,和高雄地區小跌以外,包含台北、新北、桃園、台南、台中等主要都市全面進入近年來最大的跌勢,雖然市場上普遍預期,這波房地產空頭可能會維持較長的時間,但建商、房仲、媒體仍然高頻率散播房市景氣接近落底的預期訊息,但是台灣房地產真的可以如1945年以來一般,經歷空頭,然後落底,再從空頭趨勢逐漸轉為上漲趨勢,最後不斷的創歷史新高嗎?

圖1:2010~2016年全台房價指數

資料來源:信義房屋

這波房地產跌勢和2009年是有所不同的,2009年的房地產跌勢原因是受到美國次級房貸所引爆的全球金融風暴所影響,那是國際景氣陷入極度低迷所帶給台灣的負面效應,但是2010年之後,全球金融恐慌程度不再飆高,台灣房價再度飆升。2009〜2014年是台灣人口紅利史上最強時期,確保房地產消費端強勁,加上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台灣央行將利率從3.6%以上快速下降到1.25%,借貸融資成本大幅下降,同時政府還下調贈與稅與遺產稅,並且提高「遺產稅免稅額」,國內資金浮濫,於是金融海嘯過後的台灣房地產快速揚升,在所有利多匯集的那幾年,房價漲勢凌厲,加上房地產業的規模龐大,一旦漲勢火車開動,勢不可擋。

圖2:2016年台灣人口結構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105至150年)」報告中推估結果

圖3:1950~2060台灣人口結構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但是2014年過後,情況就大不同了,台灣人口結構從紅利轉為長期負債,這意味著台灣房地產的需求,很可能已經從歷史高點走下坡。房價最高的台北地區,近2年的房價明顯進入跌勢,全台其他地區,大都也出現跌勢,大勢所趨,不容易避免,漲勢和炒作越兇的地區,等市場漲勢退潮,也難以阻擋跌勢,房地產業的規模龐大,一旦跌勢火車開動,同樣也勢不可擋。

這次的房地產空頭循環,主因不是來自於外部的國際金融利空因素,而是來自於台灣內部經濟問題,雖然2014年以前房價頻頻創高,但是交易量卻沒有量價齊揚的正面效益,反而是有價無市,價格持續上揚,交易量卻下降,市場追價顯得乏力。2009年和2010年,房價上漲時,交易量也成長,那是較理想的多頭市場,2013年以後則轉為不理想,2016年的交易量更是2000年以來最低,顯示這波房地產長空趨勢很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

圖4:1999~2016年全台建物買賣交易數

資料來源:內政部統計處,Strategy製圖

過去幾年,房地產購買主力的年輕首購族,在台灣進入人口負債結構後,會逐年減少購屋需求,按照供需原則,需求減少,對於價格上漲是利空,而長期價格低迷,又會讓需求者卻步觀望,延後消費,於是價格難以拉抬,這是日本在1990年,進入人口負債結構以後的情況。

圖5:2031年台灣人口結構預估值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105至150年)」報告中推估結果

雖然貸款成本仍舊相當低,但這對於台灣房地產長線趨勢的支撐力道恐怕遠遠不夠。1950年以來,台灣首次呈現人口結構的長期惡化,從2014年開始,到2030年之前局勢都不會好轉,沒有首購族的強力購屋需求推升,房地產的交易量不容易有大成長。有土斯有財的觀念,搭上過去房地產多頭時期的順風車,台灣大量游離資金都湧入房地產,但是如今房地產進入長期低迷時,市場游離資金投資房地產的吸引力就會卻步,政府政策必須釋放新利多,或是全球寬鬆貨幣政策繼續盛行,這樣才容易再把台灣房地產拉回到多頭趨勢。

圖6:台灣核心通貨膨脹率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圖7:台灣通貨膨脹率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不過,台灣房地產仍然是民間消費主力,從政府施政的角度來看,既不願看見房地產飆漲,也不願看見房地產持續下挫。當台灣房地產價格趨勢進入盤整期以後,政府會轉為維持房價穩定的政策態度,很多人以為,我國中央銀行會隨後跟上美國聯準會的升息腳步,讓台幣步入升息趨勢,但考量台灣房地產未來前景不佳的因素,台灣未來要升息的機率其實相當低,因為整體來看,台灣通貨膨脹在2017年並不容易站穩2%的目標,核心通貨膨脹最多維持在1%左右,所以央行實施台幣升息的機率相當低,即使2017年台灣出口貿易已經明顯好轉,股市也出現近萬點的相對高價位,但台灣短期內仍然適合讓台幣利率維持不變,對於房地產市場來說,一旦央行升息,前景肯定更低迷,所以央行跟進美國聯準會,實施升息的機率相當低。

雖然央行還會維持台幣利率在低水平,政府對於房地產管制政策也會放寬力道,但是考量台灣人口結構進入過去70多年來首次人口負債,10年內台灣人口就會進入負成長趨勢,全台房地產需求很可能逐年降溫,這和過去的歷史經驗是有所不同的。日本房地產的長期下跌經驗,還是可以當作台灣的借鏡,畢竟人口結構持續惡化,而且未來總人口負成長的現象,在日本都是正在進行式。

台灣人民也不用過於擔心,只要房地產價格維持緩慢的趨勢,對台灣經濟成長未必是壞事,當民眾預期房價未來會持續上漲時,大量資金一股腦湧入房地產業,反而讓其他產業吸引市場資本投資的意願降低,如今民眾預期房價未來可能不會一直熱絡下去,市場資金反而被釋放出來,許多產業可以得到資本市場投資的活水。房地產價格緩跌,台灣經濟是撐得住的,2016年就是很好的例子,房地產業和觀光業同時低迷,但是靠著出口貿易,台灣經濟依然有優於市場預期的表現。

由於台灣人口結構持續惡化,而且10年後總人口即將開始負成長,房地產市場的基本需求勢必顯著衰退,即使中央銀行端出更積極的貨幣政策也都難以挽回。不過,這對台灣也不見得是壞事:當財富不再過度往房地產集中,市場資金就能有更大的使用空間,這對於實體經濟來說,絕對是有幫助的。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0419_15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