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台灣月出口數據

目前台灣第三季的出口數據全都出爐了,第三季出口年增率真的非常強勁,這樣的數據對GDP成長絕對大有幫助,相對於2015和2016年的第三季,年增率真的超乎預期,光是這樣的表現,推升台股上萬點就非常合理

但已發生的事情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未來的前景,如果第四季維持目前的出口旺盛強度,那第四季的出口,即使碰到去年同期高基期,年增率還會是正成長,到了2018年第一季,面對2017年第一季的相對低基期,年增率預期還會有好表現,只要台灣民間消費不要太差,那麼GDP蠻高機率還會是相對樂觀,即使台股沒有繼續上漲,我認為短期內還不宜太悲觀,當然台幣不能太強,至少要維持30.0以上的價位,最好是越弱越好,這樣就能在2018年繼續推升台股緩和上漲

美國9月份就業數據差只是暫時現象

美國2017年9月出現近年來就業市場最糟糕的月份,非農就業人數單月出現七年來首次負成長,因為颶風天災重創造成無家可歸的工人暫時性失業和招聘延遲,重創德州的哈維颶風和佛羅里達州的厄瑪颶風,給當地經濟造成嚴重損失,成千上萬家商店和企業關閉,數百萬人逃離家園,災後的清理和重建需要數年時間和大量資金。

美國9月非農業就業人口依行業分布

資料來源:https://www.bls.gov

美國勞工部表示,惡劣天氣造成147萬人無法工作,創1996年1月份以來新高,颶風對第三季度整體經濟表現造成傷害,9月份非農業就業報告顯示,休閒和酒店業新增就業人數減少11.1萬,這是1939年有紀錄以來最大降幅,零售業和製造業就業人數也出現減少,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在9月初直接飆上29.8萬人,幾乎可以預估,美國第三季GDP的成績不會太理想。

不過,颶風並未對失業率造成衝擊,9月失業率降至4.2%,為2001年2月份來新低。另外,9月時薪同比成長升至2.9%,創去年12月來新高,9月平均每小時工資環比0.5%,美國9月非農就業人口-3.3萬,創2010年9月以來最低水準,預期8萬,9月失業率4.2%,就業參與率有所上升,美國9月勞動力參與率63.1%。

美國每周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

美國非農業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以長期觀點來說,美國總體經濟還是樂觀的,不會受到短期天災造成長期性的經濟風險,在颶風來臨前,佛州和德州當地居民大量湧進商店搶購物資,所以8月的零售統計會有較理想的成長,因為消費提前出現,但颶風之後,零售業則會出現相對蕭條,但當地居民和重建過程的消費,還是會讓當地零售業逐漸恢復,估計一季內就會恢復到接近風災前的水平,餐飲和度假等行業短期也是負面影響。

雖然風災給當地經濟造成短期嚴重損失,災後的清理和重建需要數年時間和大量資金,但經濟正呈現樂觀成長的美國,可以挹注災區快速重建所需的資源,兩場風災產生的短期災情是負面的,但最壞情況就是這樣,而長期重建卻是正面的,因為重建工作可以創造就業、擴大零售、增加消費支出、製造業供貨,受損害的房屋、道路、海灘、公共設施,都需要工人和建材,這些對實體經濟都非常有幫助。

而這些災後重建所帶來的經濟效益,估計在未來一季內就會明顯產生效果,在9月出現的災情,考量災後一季內的重建,加上美國年底傳統消費旺季,只要別再出現大型天災,那麼美國第四季的GDP成長,可以預期不會太悲觀,美國9月份全國的每週工時仍然維持在34.4小時左右,工時成長年增率也有0.5%,這些數據都沒有受到風災干擾,這顯示美國僅佛州和德州部分地區受到災情影響,大多數地區經濟成長維持穩定。

S&P500小時圖

對於經濟狀況非常敏感的美國股市,早在風災來臨以前,就有些反映,證券市場不知道風災何時到來,但對風險事件非常敏感,美國9月出現政府預算的政治問題、德國選舉,歐洲央行和美國聯準會也有利率會議,美股和西歐主要股市在8月就開始出現漲多回檔,隨著風險事件一件件結束,市場逐漸預期沒有更大風險後,美國S&P500再度扶搖直上,接下來直到12月中旬,美國聯準會升息以前,市場暫時沒有較大的不確定性事件,投資人只要持續關注美國實體經濟的發展,確保實體經濟成長沒有重大轉折的徵兆,那麼股市短線的波動震盪,其實不用太過擔心,短期因為天災而造成的就業數據不佳,也無須過於擔憂。

http://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100124&p=0

寬鬆貨幣時代結束的兩大意義

2012年以來的全球主要央行極度寬鬆貨幣政策時代,恐怕在2017年已經結束。這意味著兩件事,第一,全球已開發國家的整體經濟表現是越來越好了。第二,全球極低的資金使用成本,未來恐怕會逐漸攀升,但是現在是升息循環初期,風險通常要到升息循環中後期才會出現,人們也不用過早擔心。

2017年7月,七大工業國集團的加拿大央行宣佈啟動升息0.25%,基礎利率由0.5%升至0.75%,是2010年底以來首次升息,這是在美國聯準會(FED)之後,第二個經濟成長力增強到適合升息的七大工業國,因為加拿大GDP年度成長率在2017年上半年的表現很理想,雖然一部分原因是受惠於2016年同期低基期效應,但考量能源業對加拿大經濟影響相當大,國際WTI油價在2017年上半年僅維持在一桶42〜54美元之間波動。脫離高油價時代,GDP又能穩定站上2%,其實已經相對樂觀,這迫使加拿大央行認為有必要先升息來防止未來通膨飆升。

圖1:2014年第二季至今加拿大GDP季度成長率(YoY)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另外,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在9月會議也顯示,未來數個月內,英鎊將會升息的機率很高,因為英國2016年脫歐(Brexit)公投通過後,英國央行為了避免政治對經濟的衝擊太大,釋出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結果造成英鎊貶值,通貨膨脹明顯大幅升溫。雖然英國央行仍然將英鎊利率維持在歷史低點0.25%,而且刺激英國經濟成長的量化寬鬆規模也維持不變,但這樣的極度寬鬆貨幣政策,近期內勢必會做改變,證券市場已經提前預期這樣的氣氛,英鎊未來難以再出現大跌勢。

圖2:2016年至今英國通貨膨脹率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英國附近的歐元區,歐洲央行(ECB)也醞釀縮減資產負債表的政策異動。逐漸復甦的歐元區經濟,最快2017年第四季就會先縮減資產負債表,2018年上半年就可能啟動升息,不過這樣會有較大的金融風險,因為金融市場總是在長線的貨幣政策趨勢反轉之際,出現較大的金融震盪,迫使央行們把政策實施時間點延後,但極度寬鬆政策結束已經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圖3:2012年至今歐元區GDP年度成長率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歐元區和英國如果接下來都步上美國和加拿大的緊縮貨幣政策,甚至是遠在大洋洲的澳洲和紐西蘭,2018年也有極高機率也會啟動升息,那麼2012年以來的全球主要央行極度寬鬆貨幣政策時代,恐怕已經結束。這意味著兩件事,第一,全球已開發國家的整體經濟表現是越來越好了。美國不僅甩開2008年次級房貸所引爆的金融海嘯長期副作用,民間債務結構大幅優化,消費穩健成長,企業投資在近年也逐漸恢復,歐元區和英國儘管還在從歐債危機後溫和復甦,但重返衰退的風險已經大幅降低。

受惠於歐美經濟好轉,進口消費需求增加,東亞地區的出口全面成長,帶動經濟擴大成長,原物料從2011年以來的多年低迷行情,在2016年終於止穩,巴西、俄羅斯、南非、澳洲、紐西蘭等原物料或大宗商品的產地或加工出口國,2017年的經濟狀況都比2016年來的更好,雖然全球經濟成長並非所有人都雨露均霑,但至少已開發國家的部分,經濟曙光是看得見的。

圖4:美國、英國、中國、歐元區、日本廣義貨幣供給(M2)年增率

第二則是全球極低的資金使用成本,未來恐怕會逐漸攀升,事實上已經是現在進行式。2009年初,從美國聯準會實施QE政策開始,英國、歐元區、日本全面跟進,雖然中國表現上沒有實施QE政策,但本質一樣的正逆回購,也是擴大印鈔票的概念,甚至可以說,今年來貨幣供給增加速度最快的,其實是中國,實施QE的美國、英國、歐元區、日本,還趕不上中國的貨幣供給增加速度。這五大經濟體的全面印鈔,無疑大幅壓低了全球資金使用成本,因為大量的浮濫資金供給,在全球各地流竄,非常明顯的推升全球許多大城市的房地產價格,還有體質結構較佳的國家證券市場,只要願意擴大槓桿融資和借貸,商業利潤或證券市場利潤將非常可觀。但是2017年以後,這個低成本資本使用的時代,短期內會逐漸消逝,因為主要經濟體會將貨幣政策從極寬鬆,轉為緊縮貨幣供給,供給減少,使用成本自然上升。

2016年初以來,全球許多國家的股市,從美國、德國、中國、英國、台灣,甚至是較低基期的巴西和俄羅斯,證券市場全面飆升,全球許多國際媒體、雜誌業者、證券機構、對沖基金,在2017年陸續警告,大型經濟體央行如果把貨幣政策改為緊縮,提高資本使用成本,這對於證券市場,將會是極大的傷害,如果全球股市重挫,又會回頭對實體經濟造成傷害,恐怕會釀成大規模全球金融風險。

事實上,全球央行的貨幣政策大轉彎,確實會提高證券市場泡沫破裂的風險,不過這並不是立刻出現的,因為升息是漸進式的,例如一季0.25%的提升基礎利率,速度仍然相當緩慢,以美國FED為例,2017年9月FOMC官員預期,美元基礎利率在這波景氣循環末期,可能升息到2.75%,而目前美元基礎利率是1.25%,如果按照一季升息0.25%的進度來計算,美元利率很可能到2018年底或2019年初,才達到接近利率臨界上緣的局勢,如果人們因為許多金融機構的警告,在2017年就開始擔心金融風暴,那很可能是擔心太早了。

截至2017年第三季為止,以美國、德國、英國、法國為首的G7工業國,實體經濟狀況仍然相對樂觀,即使是開發中國家的中國,實體經濟也溫和成長,在民間消費維持穩定成長的趨勢下,就算景氣要急速惡化,最快也要半年後;然而,在升息初期,雖然資金使用成本會攀升,但金融市場和實體企業通常還能撐住,不至於立刻出現問題。

圖5:美國民間貸款違約情況

以美國為例,根據美國政府的統計,目前不論是逾期30天、60天、90天、還是120天以上未還債務比率,違約的情況都沒有明顯增加,這顯示美元基礎利率上升,還不至於帶給美國民眾龐大的債務壓力,不過嚴重債務違約的比重則是略微上升,美元升息顯然再度壓垮這些原本財務狀況就很差的美國人,整體來看,美國人的貸款違約情況,短期內還是非常健康的。

全球央行的貨幣政策變動,人們應該要對自己的財富狀況,或者從全球政府揭露的企業整體財務狀況,更加感到關注,因為在下一波金融海嘯來臨前,企業整體財務的違約狀況,通常都會出現明顯攀升的徵兆,警覺性高的人可以事先注意到,但是現在是升息循環初期,風險通常要到升息循環中後期才會出現,人們也不用過早擔心。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1005_1501.htm

脫歐公投一年後,英國的經濟狀況還好嗎?

一轉眼,英國脫離歐盟的公投已經過了一年多了(2016年6月23號),這項對歐盟和英國之間的經濟、政治、貿易影響非常重大的公投,雖然還在事前作業階段,英國還未真正脫離歐盟,但實質上已經先對經濟和貿易造成影響。

首先是匯率的部分,英鎊兌美元匯率一度從投票當天的US$1.50,驟跌到2017年初約US$1.20。在全球沒有大規模金融海嘯的情況下,下跌20%;因為金融市場敏銳,對英國央行會讓貨幣政策擴大寬鬆,快速地反應,導致英鎊匯率跌破30年來的低點,英國FTSE指數當天高低落差最大650點,大盤波動超過10%。這是近年來最大的單日震盪,金融市場擔心,政治變數會帶來英國經濟高度負面的影響。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netdania

然後,對匯率波動反映通常較大的出口貿易,在2016年第四季出現明顯的成長,當然弱勢英鎊肯定帶來了一定的影響力,大幅刺激了英國出口,進口加出口貿易佔英國GDP約58%以上,貿易熱絡對英國的就業市場能夠帶來正面的幫助。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即使英國脫歐公投通過後,帶給英國政壇非常多的爭議,但這並不影響英國最近一年來的經濟成長:英國在2017年的就業情況,比2016年更好,而且就業成長不是來自於可能是暫時性的兼職就業,而是穩定性較高的全職就業;同時,英國整體勞動參與率也有所提升。

所有的數據都顯示,英國就業市場在公投過後,並沒有出現政府原先擔心因政局不穩,引發企業投資下滑與提前撤出英國市場的負面現象。當然,這一方面也仰賴全球景氣復甦加快,包含英國和歐元區在內的資本市場,同時提振商業信心,工廠訂單更是在長達一年多的低迷氣氛下,趁著弱勢英鎊的環境,迎來近年最長的連續訂單成長,這對英國經濟絕對是正面的幫助。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最近一年多來,從民間企業、工業生產、工廠訂單、就業市場,到外國資本直接投資額,年增率數據全面成長,這帶給英國企業的營運獲利自然也是正面消息。

這是一個簡單的道理,因為英鎊短時間內貶值20%,企業出口產品或服務到外國,收回美元應收帳款,兌換成英鎊時,利潤自然會明顯成長,甚至可以略為降低出口報價,吸引更多海外訂單。而出口佔GDP比重約28%的英國,出口增加了,進口自然也會受惠成長,進出口兩端的就業都獲得的提升,然後間接提升民間消費。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netdania

所以,英國企業獲利在過去一年出現了歷史新高的數據,帶動英國股市大盤FTSE出現強勁漲勢,2016年英國公投當天的FTSE暴跌點,現在回顧起來,成了英國股市的絕佳進場點。

股市象徵整體企業營運的成績單,資本市場已經驗證,公投後的英國景氣和經濟,並沒有像英國政壇那樣負面,反而走出了正面的格局,甚至改變了英國央行主導國家貨幣政策的態度。

雖然英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MPC)在9月仍然決議維持利率不變,購買政府公債及購買公司債的量化寬鬆(QE)計劃也不變,但是英國央行已經預警,貨幣政策很可能即將改變,因為股市和房價升溫,景氣溫和成長,企業營運也沒有降溫,如果繼續維持寬鬆貨幣環境,反而會醞釀資產泡沫的風險。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而且英國的通貨膨脹從2016年初的零通貨膨脹環境,逐漸提升到逼近3%的通貨膨脹,扣除食物和能源波動的核心通貨膨脹,在2017年下半年已經上升到2.7%。通常只要通貨膨脹超過2%,就是適合啟動升息,英國央行早已適合將英鎊升息,並且縮減QE規模,提前抑制可能的資產泡沫。

這是因為英鎊貶值帶來的經濟實質成長其實沒有那麼大,但資本市場的股市卻已先行,反映弱勢貨幣帶來的經濟利多,英國實際上還沒有脫離歐盟,但證券市場卻走向歷史新高,如果沒有事先緊縮貨幣政策,控制貨幣發行成長速度,未來英國脫離歐盟實施後,英國央行能做的貨幣政策將大幅限縮。

整體評估英國在公投一年後的經濟發展,英國經濟、貿易、就業並沒有因為脫歐的風險,出現停滯不前或衰退徵兆。不過,這不代表2019年以後,當英國確認實施脫歐的相關政策,英國的樂觀現況可以維持。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723321

從經濟看德國大選

德國剛經歷四年一次的聯邦議會選舉,梅克爾基民-基社聯盟(CDU-CSU)如預期的拿下最高票數。雖然相對於上屆的311席次優勢,這屆下降為246席次,但政黨領袖梅克爾仍然繼續維持這個德國第一大黨的優勢,連續四任成為德國總理。在經歷2008全球金融風暴和2011歐債危機後,德國經濟成長依然是歐洲最強,這絕對是梅克爾可以連任的重大利多之一。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以歐元區近年來最嚴重的歐債危機來說,德國過去長年的健全經濟體質,讓她可以大幅縮短經濟重建和復甦的陣痛期。與歐元區其他成員國不同的是,2011年到2013年是失業率飆升的痛苦時期,但是德國居民卻能以較短,且痛苦較低的失業數據來撐過去。

相對於義大利、法國、西班牙、東歐諸國而言,德國的就業情況可以說是遙遙領先。如果德國民眾看到周圍鄰國在經濟蕭條時的就業陰霾,把自己的就業難易度和景氣前景,投射為政府的施政有方,那麼梅克爾肯定是受惠者。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NewYorkFed
 資料來源/JP摩根
資料來源/JP摩根

不過德國的經濟成績之所以可以在歐元區這麼亮眼,其實是出口幫了很大的忙,因為歐元區整體的出口佔GDP比重不過13%,但德國的出口佔GDP比重卻高達41%。換言之,歐元貨幣的匯率越弱,對歐元區的出口幫助大,德國當然會是最大受惠國。

只要出口產業表現夠亮眼,德國極高機率就能出現傲視整個歐洲的強勁經濟成長,這也有助於梅克爾在政壇上保持屹立不搖,因為經濟政績往往是人民最有感的項目。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在梅克爾執政期間,德國出口額長年維持成長趨勢,多數勞工自然可以享受出口繁榮帶來的成長果實。梅克爾支持自由貿易,德國出口競爭力本來就很強,弱勢歐元等於如虎添翼。德國2016年貿易順差達2970億美元,超越於中國的2450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貿易順差國,這是二戰以來最高水平。

德國在汽車、機械與製藥等許多工業領域的傑出表現是全球公認,但要取得強勁出口成長,需要兩項優勢來輔助:第一項是弱勢歐元。

德國的經濟體質和通貨膨脹,其實應該採用價值較高的匯率,例如以前的德國馬克。強勢匯率相對於其他歐元區貨幣呈現升值,德國貿易順差在還在使用馬克的1990-2002年間,扣除景氣循環的因素,沒有太明顯的優勢和成長。可是2002年歐元流通以後,德國長期享用低估的貨幣匯率,於是德國出口競爭力短期內就獲得提升。2011年歐債危機以後,弱勢歐元成為長期現象,德國貿易順差又獲得提升。

然而,因為不管經濟的落差,歐元區成員國都綁在同一套貨幣系統上,對於南歐各國和經濟體質復甦中的歐元區成員國來說,弱勢歐元的匯率只是剛剛好,如同舉啞鈴的概念,瘦弱者舉10公斤或許剛好,但身強體壯者一樣舉10公斤,輕輕鬆鬆,大家規範在同一套貨幣,都只能舉10公斤。但實務上這其實並不公平,這也是為何美國總統川普指責德國,透過匯率保護獲得出口優勢。

第二項優勢是抑制勞工薪資成長速度。德國工資成長在2000-2007年沒有和勞動生產率同步成長,勞動所得佔GDP比重停滯不前,近年來則是相對保護德國境內的勞工,但是轉為對周邊國家的勞動剝削,或者透過外來移民或難民,變相給予企業有獲得相對廉價生產力的合法管道。

2017年德國政府正考慮立法,讓企業可以給予不具同等資格的難民或移民領取低於最低工資的薪資,這些措施其實有助於緩和德國生產成本。

不過面對上百萬人數的難民,德國政府必須提供他們基本生活費,這些庇護者因為生活習性和價值觀與德國傳統社會有落差,對德國社會造成相當大的社會負擔。開放難民後的首次選舉,梅克爾領導的政黨,選票優勢僅剩33%,同時,新崛起的排外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反對單一貨幣、拒絕將難民納入德國社會保障系統,這個右翼政黨首次進入德國國會。

梅克爾政府肯定評估過,開放難民和移民的利和弊,雖然德國人民可能掀起排外的情緒,但是考量移民潮帶來的消費和生產力增加,對德國來說,未必是壞事。拉長時間來看,當外來人口逐漸融入德國社會以後,社會負面問題就可以化解,屆時經濟正面效益反而更能突顯,所以德國政府願意接納這些外來移民。

從選舉的結果來看,梅克爾也頂住了負面衝擊,加上歐洲央行強而有力的維持弱勢歐元的環境,讓德國維持經濟樂觀成長,也確保了選舉的勝利,這是一場成功的政治安排。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724010

從經濟看德國大選:一場勝利的政治安排?

德國剛經歷四年一次的聯邦議會選舉,梅克爾的基民-基社聯盟(CDU-CSU)如預期的拿下最高票數。雖然相對於上屆的311席次優勢,這屆下降為246席次,但政黨領袖梅克爾仍然繼續維持這個德國第一大黨的優勢,連續四任成為德國總理。在經歷2008全球金融風暴和2011歐債危機後,德國經濟成長依然是歐洲最強,這絕對是梅克爾可以連任的重大利多之一。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以歐元區近年來最嚴重的歐債危機來說,德國過去長年的健全經濟體質,讓她可以大幅縮短經濟重建和復甦的陣痛期。與歐元區其他成員國不同的是,2011年到2013年是失業率飆升的痛苦時期,但是德國居民卻能以較短,且痛苦較低的失業數據來撐過去。

相對於義大利、法國、西班牙、東歐諸國而言,德國的就業情況可以說是遙遙領先。如果德國民眾看到周圍鄰國在經濟蕭條時的就業陰霾,把自己的就業難易度和景氣前景,投射為政府的施政有方,那麼梅克爾肯定是受惠者。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NewYorkFed
 資料來源/JP摩根
資料來源/JP摩根

不過德國的經濟成績之所以可以在歐元區這麼亮眼,其實是出口幫了很大的忙,因為歐元區整體的出口佔GDP比重不過13%,但德國的出口佔GDP比重卻高達41%。換言之,歐元貨幣的匯率越弱,對歐元區的出口幫助大,德國當然會是最大受惠國。

只要出口產業表現夠亮眼,德國極高機率就能出現傲視整個歐洲的強勁經濟成長,這也有助於梅克爾在政壇上保持屹立不搖,因為經濟政績往往是人民最有感的項目。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在梅克爾執政期間,德國出口額長年維持成長趨勢,多數勞工自然可以享受出口繁榮帶來的成長果實。梅克爾支持自由貿易,德國出口競爭力本來就很強,弱勢歐元等於如虎添翼。德國2016年貿易順差達2970億美元,超越於中國的2450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貿易順差國,這是二戰以來最高水平。

德國在汽車、機械與製藥等許多工業領域的傑出表現是全球公認,但要取得強勁出口成長,需要兩項優勢來輔助:第一項是弱勢歐元。

德國的經濟體質和通貨膨脹,其實應該採用價值較高的匯率,例如以前的德國馬克。強勢匯率相對於其他歐元區貨幣呈現升值,德國貿易順差在還在使用馬克的1990-2002年間,扣除景氣循環的因素,沒有太明顯的優勢和成長。可是2002年歐元流通以後,德國長期享用低估的貨幣匯率,於是德國出口競爭力短期內就獲得提升。2011年歐債危機以後,弱勢歐元成為長期現象,德國貿易順差又獲得提升。

然而,因為不管經濟的落差,歐元區成員國都綁在同一套貨幣系統上,對於南歐各國和經濟體質復甦中的歐元區成員國來說,弱勢歐元的匯率只是剛剛好,如同舉啞鈴的概念,瘦弱者舉10公斤或許剛好,但身強體壯者一樣舉10公斤,輕輕鬆鬆,大家規範在同一套貨幣,都只能舉10公斤。但實務上這其實並不公平,這也是為何美國總統川普指責德國,透過匯率保護獲得出口優勢。

德國近年來相對保護境內的勞工。 圖/路透社
德國近年來相對保護境內的勞工。 圖/路透社

第二項優勢是抑制勞工薪資成長速度。德國工資成長在2000-2007年沒有和勞動生產率同步成長,勞動所得佔GDP比重停滯不前,近年來則是相對保護德國境內的勞工,但是轉為對周邊國家的勞動剝削,或者透過外來移民或難民,變相給予企業有獲得相對廉價生產力的合法管道。

2017年德國政府正考慮立法,讓企業可以給予不具同等資格的難民或移民領取低於最低工資的薪資,這些措施其實有助於緩和德國生產成本。

不過面對上百萬人數的難民,德國政府必須提供他們基本生活費,這些庇護者因為生活習性和價值觀與德國傳統社會有落差,對德國社會造成相當大的社會負擔。開放難民後的首次選舉,梅克爾領導的政黨,選票優勢僅剩33%,同時,新崛起的排外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反對單一貨幣、拒絕將難民納入德國社會保障系統,這個右翼政黨首次進入德國國會。

梅克爾政府肯定評估過,開放難民和移民的利和弊,雖然德國人民可能掀起排外的情緒,但是考量移民潮帶來的消費和生產力增加,對德國來說,未必是壞事。拉長時間來看,當外來人口逐漸融入德國社會以後,社會負面問題就可以化解,屆時經濟正面效益反而更能突顯,所以德國政府願意接納這些外來移民。

從選舉的結果來看,梅克爾也頂住了負面衝擊,加上歐洲央行強而有力的維持弱勢歐元的環境,讓德國維持經濟樂觀成長,也確保了選舉的勝利,這是一場成功的政治安排。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preview/8663/2725138

FED確定會在2017年縮減資產負債表

Joe:「美國FED的縮減資產負債表已經確定會上路,我想美國國債市場,應該會逐漸有所反應了,不過明年的反應才會比較劇烈,因為今年美國通貨膨脹還是會相對溫和,至於美股市場呢,短線漲多回檔很正常,投資人尚不用過於擔心。」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eral Reserve,Fed)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推出3輪QE(Quantitative Easing,量化寬鬆)、大舉購債以挹注資金救市,使Fed資產負債表規模從危機前約9000億美元,暴增至約4.5兆美元(約135兆元台幣)。

FED宣布,從10月起開始按6月所規劃方式縮減資產負債表,初期每月將縮表100億美元(約3000億元台幣),縮減資產涵蓋美國公債(上限60億美元)及抵押擔保證券(上限40億美元),隨後將以每3個月提高縮表上限1次,美國公債每次減幅增加60億美元、抵押擔保證券每次減幅增加40億美元的方式,直到美國公債和抵押擔保證券每月縮減額各達300億美元及200億美元為止。

這代表Fed從下月起開始縮表100億美元,到2018年10月每月縮表規模就會達500億美元(約1.5兆元台幣),而Fed資產負債表規模可能將縮減1兆美元(約30兆元台幣)或更多。

Fed認為美國經濟強健程度,已足以承受開始回收近10年前因金融危機而祭出的大規模刺激措施,Fed主席Janet Yellen強調,資產負債表並非貨幣政策中的「主動工具」,規模將按照預先規劃的路徑來縮減,Fed未來將會透過調整聯邦資金利率(基準利率)來提高或降低對經濟的政策刺激。

雖然Fed從2014年1月逐步削減QE購債規模,並於同年11月完全停止購債,但Fed仍持續將到期證券本金再投入市場。如今Fed展開縮表,意味將開始釋出金融危機後所購進資產,象徵著QE退場最終一幕終於落下,寬鬆資金時代即將宣告終結。

堪薩斯Fed指出,若Fed縮貶幅度在未來2年達到6750億美元,威力將相當於升息1碼,將對市場造成廣泛影響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921/1207842/

20170920聯準會貨幣政策

聯準會決議聲明:預計2017年再升息一次,預計2018年將升息三次,2019年升息兩次,2020年將升息一次。
下調長期中性利率預期至2.75%(之前預期為3.00%),今年10月起啟動漸進式被動縮表,9月份維持基準利率1%~1.25%不變。
 
聯準會的貨幣政策態度轉為相對鷹派了,2017年不只要縮減資產負債表,同時還要升息一次,跟我原先預估的,兩個緊縮貨幣政策只要做一個即可,頗為不同,看來聯準會相當看好美國經濟前景,可以撐住相對緊縮的貨幣政策。

中亞五國經濟和產業現況

隨著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的推動,位於俄羅斯南方的中亞地區成為未來經濟發展的矚目焦點,位於經濟帶上的中亞五國包括:哈薩克、烏茲別克、土庫曼、吉爾吉斯、塔吉克,但是五國長期以來都處於人均GDP較低的狀態,從經濟、內政和貿易方面來看,是否真能帶動經濟起飛仍還有待觀察。

中亞五國在2016年的GDP、人口、人均GDP數據如下:註1

  • 哈薩克:GDP 1336.6億美元,人口1792萬人,人均GDP 10570.5美元
  • 烏茲別克:GDP 672.2億美元,人口3212萬人,人均GDP 1961.5美元
  • 土庫曼:GDP 361.8億美元,人口566萬人,人均GDP 6986.9美元
  • 吉爾吉斯:GDP 65.5億美元,人口614萬人,人均GDP 1038.3美元
  • 塔吉克:GDP 69.5億美元,人口870萬人,人均GDP 968.4美元
 圖/維基共享
圖/維基共享
 資料來源:CAWATER info
資料來源:CAWATER info

哈薩克境內的荒漠和半荒漠超過一半,雖然農業和牧場的面積非常龐大,但主要產業是以冶金精煉、能源開採、化石燃料、機械等工業發展為主,因為盛產石油、天然氣和金屬礦產,光是這些商品就佔出口貿易額的60%,歐盟和美國也在這地區大量投資天然資源的開採。

哈薩克從1991年獨立至今,總統都是由哈薩克最大政黨「祖國之光」的黨主席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擔任,他經歷的五屆總統選舉,得票率平均超過90%,他喜愛新加坡用自由經濟包裝權威專制的統治模式,他長期治理下的哈薩克,不僅其家族掌控哈薩克的重要政商資源,政府貪腐、裙帶特權、和法治腐敗等情形十多年來都沒有明顯改善;雖然哈薩克是中亞地區人均GDP較高的國家,但是貧富差距仍不斷擴大。

在國際油價和原物料從2011年走下坡以後,哈薩克出口最大跌幅超過三分之二,納扎爾巴耶夫自然會想要做些改變,於是他進行土地私有化和租借土地給外國人——例如中國,但許多反對民眾認為政府過度傾向中國,可能有出賣主權的嫌疑,在為數龐大的農民反對下,納扎爾巴耶夫只好暫停土地改革,年紀已經老邁的他,可以預期接下來會逐漸將政權轉移給家族下一代,傾中的對外政策短期內也不會改變,中國則透過對哈薩克擴大貿易,來增強對哈薩克的經濟影響力。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哈薩克南方的烏茲別克是中亞地區人口較多的國家,1991年成為烏茲別克首任總統的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連當27年總統,直到2016年才病逝,烏茲別克長期對所有反對派實施黨禁,新政黨要有政府許可才能組黨,媒體也受到政府嚴格控管,在其近乎獨裁政權統治之下,政府官員貪腐也非常嚴重。

雖然烏茲別克生產黃金、原油、銅、天然氣和棉花,但少數特權者掌握烏茲別克主要的經濟成長利潤,如果沒有好的政商關係,外國人要投資烏茲別克,難度會相對高;匯率也是由政府管制,對經濟的干預相當嚴重,種種弊病連帶影響了人口外移,向外移民到哈薩克、俄羅斯等周圍國家生活的烏茲別克人不在少數。

近年來,為了配合中國一帶一路政策,烏茲別克增加對中國的貿易,而且恢復和鄰國塔吉克的航空通行,烏茲別克的經濟,除了出口商品改變較大外,其他的幾乎沒有特別亮眼的表現。

 資料來源:Philippe Rekacewicz, UNEP/GRID-Are...
資料來源:Philippe Rekacewicz, UNEP/GRID-Arendal

吉爾吉斯和塔吉克,則是人均GDP非常低的國家,經濟以農牧業為主,長年貿易逆差,,政治方面行政缺乏效率、法令規範落後,因此難以吸引歐美外資大規模進駐投資;雖然兩國近年來積極引進外資來建設水電設施、擴張棉花產業,增加農產品加工出口,但要明顯改善經濟成長,仍有相當的難度。

境內將近80%都是沙漠、氣候非常乾燥的土庫曼,主要經濟來自於天然氣和石油工業,雖然人民大多以棉花、小麥或畜牧等第一產業為主,但經濟產值頗低,最重要的還是天然氣出口,而近年來最大的買家就是中國。

土庫曼改變了以往的外交政策,土庫曼過去是將天然氣出口到烏克蘭市場,但這輸送過程長期被俄羅斯主導,對土庫曼並不利,於是土庫曼轉為將天然氣賣給中國,並且引入中國企業進入投資能源建設。

土庫曼的GDP年度成長率一度維持在10%以上的驚人成長,不過隨著2014年下旬,國際能源價格崩跌以來,土庫曼的經濟成長開始有所減弱,原因在於過度依賴單一產業或商品所帶來的經濟成長,,一旦天然氣價格長期維持低迷,土庫曼的經濟勢必會受到嚴重打擊。

 資料來源:<a href=
資料來源:Trading Economics
長年過度依賴天然資源出口的單一產業模式,雖然可以輕鬆賺出口財,但卻也讓自己疏忽了...
長年過度依賴天然資源出口的單一產業模式,雖然可以輕鬆賺出口財,但卻也讓自己疏忽了對民生工業和輕工業的發展。 圖/路透社

中亞五國的總人口約7000多萬,合計GDP約2500億美元,大約接近南美洲智利2016年的GDP產值、台灣2016年GDP產值的一半。

蘇聯解體20年來,這五國主要是以天然資源出口和農產品加工為主要產業發展,中亞五國的製造業和輕工業仍處於初步開發階段,政府部門行政效率低,貪腐問題嚴重,商業法規和貨品通關造成的行政意外相對多,而且中亞地區氣候乾燥,沙漠面積範圍廣,工業區全都集中在大城市,居民主要也是生活在大城市中,整體人口密度偏低(平均每平方千米15.8人)。

雖然中亞地區是古代絲綢之路的一部分,但是國際海運發達以後,絲綢之路已經沒落,當地的民間消費力道非常薄弱,不適合成為商業熱區,即使是作為歐洲和中國之間的貿易路徑,中亞五國的內需消費也難以提升。

中亞五國長年過度依賴天然資源出口的單一產業模式,雖然可以輕鬆賺出口財,但卻也讓自己疏忽了對民生工業和輕工業的發展,經濟要能有明顯提升,大概只能期待原物料和能源大多頭的來臨了。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708112

美國人的財務收支處於健康狀態

全球股市在2009年出現大空頭後,多頭行情持續到2017年,道瓊從6500左右飆升到22000,那斯達克從1300不到飆升到6450,S&P500從700不到飆升到接近2500,2017年不斷持續創歷史新高,越來越多人擔心,美股大飆漲8年多了,美國實體經濟真的撐得起目前的股價嗎?究竟是景氣如此樂觀,還是美國股市出現大泡沫?

資料來源https://www.newyorkfed.org

其實可以從美國人的財務狀況一探究竟,在景氣正向循環時,民間企業和個人都會勇於擴張財務槓桿,如汽車貸款、信用卡貸款、學生貸款、房屋資產淨值信用貸款、房地產貸款等,只要景氣沒有衰退,這些貸款大多會維持穩定成長的趨勢,如2008年以前,還有2013年至今。

不過單一項目的貸款成長速度不宜過快,否則就會超越實體經濟成長和貸款者的收入水平,進一步出現信用違約情況,如果人數攀升過快,就會造成民間消費出現緊縮,一旦形成連鎖反應,那就會造成金融海嘯的風險。

目前美國境內貸款最多的是加州,紐約州其次,主要還是房地產貸款的比重相當高,畢竟紐約州和加州房價相當高,房地產貸款比重高也很正常。

美國信用卡貸款的帳戶數量,在2008年開始出現明顯下降,然後維持低檔到2013年,從這趨勢就可以觀察到,美國民間消費的主要擴張,在2013年才明顯恢復,大約同時期,汽車貸款帳戶數量也增加,這都意味著,美國民間消費已從衰退中走出來。

但房地產貸款帳戶則從2008年持續維持低檔,這意味著美國人近年來,貸款買房的意願,明顯不如2007年以前,不過局勢也沒有再惡化,美國人顯然以租代買,不像2007年以前那樣的高意願買房,以房地產淨值做抵押來申請貸款的數量,也持續下滑,這顯示2007年以前的房地產泡沫,目前在美國尚未發生。

至於債款償還違約的情況,據美國政府統計,目前不論逾期30天、60天、90天、還是120天以上未還債務比率,違約的情況都沒有明顯增加,這顯示美元基礎利率上升,還不至於帶給美國民眾龐大的債務壓力,不過嚴重債務違約的比重則略微上升,美元升息顯然再度壓垮這些原本財務狀況就很差的美國人,整體來看,美國人的貸款違約情況,還是非常健康。

如果只看逾期90天以上未還債務比率,並觀察各項目,可以看出美國貸款結構中,目前有較嚴重潛在問題的項目,就是學生貸款,美國近年來的學生貸款增加速度非常快,違約情況也明顯攀升,這項目未來很可能成為經濟問題,房地產和信用卡貸款部分,則是非常健全,因為學生貸款只佔整體貸款總額的11%,所以對美國整體實體經濟的傷害不大。

而2008年次級房貸爆發時,情況最嚴重的房地產貸款項目,到了2017年已非常健康,美國家庭背負房貸,相對於家庭收入的比重只有14.2%,這是1977年以來的相對低水平,大幅低於19.4%的平均值,債務負擔佔個人可支配所得比重只有10%,一樣是近40年來的相對低點。

美國家庭對房貸的負擔壓力,可以說是相對低,不過考量近年來美國人以租代買,房貸壓力相對低,如果美國人未來購屋需求有明顯增加,房貸償還的壓力才會明顯上升。

另外,美國人債務狀況的法拍帳戶數量和破產人數,也是重要指標,2007〜2009年間,美國消費者面臨法拍的人數持續增加,2010和2011年則進入破產高峰,後來隨著美國實體經濟好轉,房價止跌回穩,破產和被法拍的人數終於落底。

即使美國聯準會未來數季仍會持續升息,提高融資貸款成本,破產和被法拍人數勢必會再增加,但全美國要出現財務狀況嚴重惡化,甚至引起大規模景氣蕭條,至少也要2〜3年的時間。

2018年以前,人們無須過度擔心美國經濟惡化,因為民間消費占GDP約68.5%的美國,只要民間消費穩定成長,那麼經濟問題就不大,而美國民間債務仍屬健康,所以不會傷害民間消費,美國證券市場暫時沒有泡沫的風險。
http://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097509&p=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