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海嘯十年後:為什麼一般人對復甦無感?

2011年,那是美國房地產價格很差的一年,美國新屋銷售剩下30萬棟(景氣好的時候,年化交易80〜90萬棟不是問題),然後歐洲剛好爆發歐債危機。美國在次級房貸大蕭條以後,受到歐債危機的牽連,民間消費一度陷入負成長,就業市場只比2010年稍微好轉,從美國政府公布的經濟數據來看,景氣真的是蠻糟糕的。

當時我問過幾位美國朋友,他們都感受到了經濟不景氣,周遭許多人都失業了,沒有收入,很多購屋者因為背負貸款,貸款負債額甚至超過房子本身的剩餘價值,房貸根本繳不起,這種潛水屋(房價減去房貸價值低於零),會給屋主帶來極大的經濟壓力,有經濟壓力就會抑制消費慾望,向來習慣把儲蓄花光的美國人,那幾年的消費慾望真是好壓抑啊!

圖1:美國新屋銷售情況

圖2:1980~2013年美國房地產價值與房地產貸款

一轉眼,金融海嘯都過去10年了,連續數年我都有到美國實際居住,美國的房價一年比一年高,2018年的整體平均房價,已經創下歷史新高了,而且美國就業總人口也持續創新高,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來到1970年的最低點,象徵企業營運好壞的美股道瓊指數,從2009年的不到7000點,飆漲到2018年的超過26000點。以外國人的角度來看,每一個統計數據都在告訴你,美國景氣可以說是十年來逐年好轉,但如果你問美國人,景氣是不是越來越好了,你聽到的答案,很可能會讓你出乎意料之外。

圖3:2006年至今美國S&P CoreLogic Case-Shiller 20-City房價指數

圖4:美國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單位:千人)

我是長年的總體經濟研究者,美國更是我最了解,研究最透徹的經濟體,我自認為比美國人更了解美國的實際經濟狀況。我觀察比對和分析大量的經濟數據,客觀地認為美國的經濟經過十年改善已經好轉了:企業釋出的職缺持續上升,全職就業人口持續增加,兼職就業人口達到天花板(2700〜2800萬人),無法再明顯成長,代表美國企業如果想僱用員工,只能選擇成本較高的全職員工,對於盛行資本主義的美國企業來說,如果景氣沒有變好,企業怎麼可能願意花更多支出成本,雇用員工?我的直覺就是實體經濟好轉了,連金融海嘯時期最糟的房地產業,現在都非常熱絡,其他產業自然不會差到哪去。

圖5:美國職缺數量(單位:千人)

圖6:美國全職就業人口(單位:千人)

圖7:美國兼職就業人口(單位:千人)

金融海嘯以後,美國房地產暴跌,已經買房的屋主財力重傷,甚至停損賣出手上的房子,2011年房市落底,人們當時不知道自己身處房市最低點,市場高度恐慌不敢購屋;等到2013年,景氣逐漸好轉,房市脫離險境以後,人們期待房市再次修正,可以進場撿便宜,不過直到2018年,房價創了歷史新高,但修正卻遲遲沒有出現,這是我住在美國加州地區的朋友,告訴我的親身經歷。

美國近年來,租屋的租金每年都會上調,在洛杉磯一個小家庭,租個Single house或社區condo,月租金2000美元是很平常的情況,不過每年月租金可能都會調升50至150美元不等以反映通貨膨脹,考量房價大概50〜100萬美元,租金其實是蠻大的支出。算起來買絕對比租划算,但是買家普遍想撿便宜,期待房市修正再進場,可是遲遲等不到房市的修正,不僅失去資金的時間效益,還要承擔越來越高的租金,已經買房但揹著龐大貸款的屋主,則是得面對美元升息的壓力,貸款負擔越來越重。

相對於收入的微幅成長,加州地區近幾年的物價、保險費用、醫療費用、租金、教育費用,成長反而相對明顯,人們面臨的生活支出壓力,其實絲毫沒有減少,美國其他州的大城市,或多或許也都有類似的情況,每當我問住在美國地區的朋友們,美國景氣有沒有好轉,他們大多都感覺,收入跟不上支出成長,景氣沒有那麼糟,但也沒有明顯好轉。

圖8:2002年至今S&P500企業每股獲利盈餘

對於我這個短期到美國逗留的外國人來說,每年到美國的感受落差就很不同,最明顯的是公路越來越塞,車輛越來越多,很多熱門餐飲店的人潮絡繹不絕,雖然傳統量販店的消費人潮越來越少,但是網路購物的快遞業者,送貨可是越送越晚,人們的購物需求完全沒減少,只是傳統量販店被Amazon取代,成了展示櫃,消費者到量販店看實體商品,然後回家上網下單購物,旅館的訂房還是很踴躍,鄰近的拉斯維加斯賭城熱鬧程度也沒有減少。

在我眼裡,美國加州的景氣可是越來越好了,只是加州的大多數當地居民,很可能不那麼認同,尤其是共和黨的川普(Donald Trump)上台後,民主黨大票倉加州對美國前景感到悲觀的比例更高了,但我還是認為美國實體經濟來到近年來最好的狀態,S&P500企業每股獲利盈餘都創新高了,而且是比2008年成長非常多的狀態。股市有可能短期高估,但可不會長期高估,如果美國的整體經濟環境沒有改善,美國人的消費力無法支撐企業的營收和獲利,那麼證券市場會很快的戳破股市泡沫,不會是連漲十年的榮景。

唯一能解釋為何統計數據,和美國大多數居民的感受落差如此大的理論,大概就剩貧富差距了,尤其是貧富差距極大的美國,景氣成長所帶來的經濟成長果實,肯定不會雨露均霑在每位美國人身上,而是集中在少數人身上。廣大的中產階級,能享受到的經濟成長已經不那麼顯著,社會底層的人們,更是無法感受到景氣成長,股市的上漲和房市的好轉,基本上與他們無關,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和美國社會底層人們財富差距最小的時候,肯定是在金融海嘯時期,隨著景氣越來越好,比爾‧蓋茲(Bill Gates)的財富成長速度,會遠超越社會底層的人們。

圖9:台灣月出口(上)和貿易順差(下)情況(單位:百萬美元)

這樣的情況不只發生在美國,台灣股市已經上漲到十多年來的最高價位,維持在萬點之上即將滿一年,但是讀者到台灣各縣市,詢問坊間人民的意見,我想大多數人會抱怨,台灣經濟不景氣,景氣遠不如以往,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成長,但事實上,台灣經濟成長最重要的是出口,出口加進口佔GDP比重超過130%,從台灣出口就能看得出來,全球景氣其實很不錯,因為全球景氣如果不好,進口消費力疲弱,台灣的出口不會好,2018年甚至單月出口逼近300億美元,這是台灣歷史最高數據,而且貿易順差跟以往相比,其實又提升一個等級了。

台灣企業的營運效益其實是成長的,而且台灣民間消費的成長也相當穩定,比人口年增率還高,這時候就可以看出來,到底經濟有沒有不景氣,當然,對於大部分的中產階級以下人民來說,經濟成長肯定是無感的,我不只在台灣和美國感受到經濟數據和人民聲音的落差,在澳洲和新加坡,我也有類似的經驗,從經濟數據和外國人的觀察,總覺得當地的經濟成長比以往來的好,但是長年在當地生活的居民,對於經濟改善大多無感,這樣的落差,大概全世界都存在。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516_1502.htm

美元升息循環,空頭壟罩下先別悲觀

2018年1月底以來,美股為首的全球股市,紛紛陷入大規模空頭修正,而且截至4月底,不管是Dow Jone、S&P500,還是NASDAQ,已經維持約3個月的弱勢,這是2016年初以來,規模最大,時間最久的空頭修正,1月的時候,證券市場不知道在樂觀什麼,4月的時候,市場快速轉變為,不知道在悲觀什麼。

市場持續瀰漫在空頭訊息之下,美國總統Trump掀起的對中國貿易戰,鋼材、鋁材、500億美元的相關貿易項目,喊話要對中國增加關稅,中國的中興通訊和華為等兩大科技公司,在2018年很可能完全被迫退出美國市場,中興通訊甚至可能無法再營運下去。

 

 

全球半導體大廠,台灣台積電第一季法說會,對於智慧型手機和虛擬貨幣市場的前景,釋出平淡的展望預期,Facebook因為涉嫌司法問題陷入低迷,Amazon被Trump喊話盯上,Apple傳出iphone手機賣得不夠好,全球科技類股在4月全面重挫,市場悲觀氣氛蔓延,加上美國十年債殖利率飆升超過3%,美股彷彿結束近年來的多頭漲勢,已經進入大修正時期?

但是在美國聯準會仍然預期,2018年美國景氣可以撐住3次升息的情況下,難道美國實體經濟有如此不堪一擊嗎?還是市場短期的過度恐慌呢?

20180426S&P500小時圖

首先,根據FactSet、Standard & Poor’s、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等機構的調查統計,美國S&P500企業在2018年的4個季節每股獲利盈餘預估,很高機率仍然可以維持4個季節正成長,這代表美國企業還是持續達到獲利的狀況,雖然2016年以來,美國股市已經出現相當強勁的漲勢,企業維持獲利,不代表股價沒有超漲或泡沫,沒錯,企業營運獲利和前景樂觀,不代表股市會繼續成長,但是穩定的民間消費成長、企業營運獲利穩定成長、聯準會對於美元升息看法明確、通貨膨脹環境沒有快速揚升和惡化,整體的總經濟發展仍然相對健全,在這樣的條件下,美國股市要快速進入大空頭修正的機率其實相當低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而且,美國在2017年12月剛通過減稅法案,美國企業其實是非常大的受惠者,尤其是跨國企業在海外的營運效率,受到稅務減免,營收成長帶來的獲利成長,在2018年,可望增加更快,加上美元匯率走弱,2018年第一季,美元匯率是兩年來最弱,海外營收佔43%的S&P500企業,在2018年上半年,極高機率會產生匯兌收益,減稅加上匯兌收益等兩大利多加持,企業營運也沒有任何惡化徵兆,這對美國股市來說,其實是非常正面的拉抬效果,在多頭末期,要能夠持續維持漲勢,需要很好的展望來帶動,而樂觀的展望,在2018年仍然存在。

美元匯率對S&P500企業的影響

2018年第一季S&P500企業銷售淨利潤預估

資料來源https://insight.factset.com

銷售凈利率是凈利潤占銷售收入的狀況,2018年第一季,S&P500企業的狀況很可能是近年來最好,而且2018年全年應該會是近年來最樂觀的情況,在這樣的展望趨勢下,股市上漲產生一些泡沫,其實是很正常的情況,在FED最後一次升息以前,股市榮景往往還能繼續維持下去,如果美國實體經濟和企業營運無法撐住FED再次升息,FOMC的利率會議,其實就會提前出現徵兆,投資人還是來得及在大空頭來臨以前反映,但截至2018年4月,這樣的訊息仍未出現。

雖然市場對於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貿易戰感到憂心,因為貿易壁壘會增加企業的營運成本,不過以美國企業的競爭力來說,這樣的擔心是多慮了,因為企業是商業市場的供給端,民間消費才是市場的消費端,消費端的成長跟不上供給端的成長,供過於求,這樣才會造成證券市場的泡沫,因為實體經濟無法持續成長,泡沫就吹不下去了,但是美國民間消費還是相當穩定,象徵全球消費市場成長潛力的Visa信用卡公司,4月份揭露的財報優於市場預期,Visa甚至預估2018年公司獲利目標可以成長20%,截至4月26號為止的美股企業財報,超過80%都是優於市場預期,如同我前面所說的,減稅後的第一季,加上2017年同期的匯兌收益加持,美國企業的營運要優於市場預期,絕對不是難事,關稅壁壘頂多影響生產端,而非消費端,民間消費穩定成長,美國企業的表現就不會受到貿易戰的負面影響,中國股市的風險相對高,但美國股市則不同。

2018年3月31號,美國各年期債券殖利率

至於美國十年債殖利率上升到3%的問題,這也不會造成美國股市立刻出現崩盤,美國還在升息循環內,各年期債券殖利率往上升本來就是合理現象,長債和短債的殖利率倒掛,短期內也不會出現,甚至2018年內也不會出現,因為國際油價和原物料價格正在持續上揚,這會有效率帶動美國通貨膨脹溫和上升,通貨膨脹上升,FED繼續維持升息趨勢,那長債和短債的殖利率都會同時往上跑,這樣短債殖利率就不會在2018年內超越長債殖利率,所以2018年債券的發展要直接定論美股已經進入空頭,這樣的機率是零,連趨近於零都沒有機會。

雖然2018年上半年,美國股市很可能一半的時間都在低迷的回檔修正,但是仔細回顧美國的實體經濟和企業營運狀況,其實仍然維持相對健全的成長,Trump總統掀起的貿易戰,還有美國債券殖利率的上升,這些雜音並不會對美國企業營運和獲利造成立即性的負面干預,投資人面對空頭時期的負面訊息烏雲罩頂,其實應該視為重新檢視企業的基本面,才不會陷入市場當下過度負面的情緒中。

https://wealth.businessweekly.com.tw/GArticle.aspx?id=ARTL000112925

多頭景氣末升段?

2018年不過才過一個月,2月美國股市就陷入大幅度的修正,道瓊指數單日出現1000點以上暴跌,而且一周內出現2次千點暴跌,累積最大修正12.3%,另外兩個大盤指數,S&P500累積最大修正11.8%,Nasdaq累積最大修正10.9%,這是2016年以來的最大修正,而且德國股市、英國股市、中國股市同步出現重挫,全球投資人在一季內,對於證券市場由樂觀轉為悲觀,但是美國的總體經濟,真的有這麼差嗎?是市場短期恐慌情緒?還是實體經濟要由盛轉衰了?

美國企業新增職缺數量(千人)

image

美國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千人)

image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美國企業環境相當盛行資本主義,對於企業來說,如果營運前景沒有一定的把握,企業通常增加新職缺的意願不高,但是在2018年1月,仍然可以看見美國企業釋出的新職缺,來到歷史新高,這代表美國企業仍然願意增加雇員,而初領失業救濟金的人數,來到30年來的最低點,如果景氣不佳,領取失業救濟金怎麼會降得如此低。

美國全職就業人口(千人)

image

美國兼職就業人口(千人)

image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而且持續增加的就業人口,主要是進入全職就業職缺,在2008年景氣低迷的時候,企業對於營運前景充滿不確定性,這時候雇用的人力就會以兼職就業為主,2010年美國兼職就業人口直接衝上270〜280萬人,不過這也是美國兼職市場最飽和的狀態,隨著景氣越來越好,美國企業要雇用員工,就只能往全職市場,而且景氣也已經復甦到可以負擔全職員工的水平,所以美國全職就業人口持續上升,兼職就業人口則停滯成長,這樣的就業結構其實象徵,美國實體經濟其實是相對樂觀的,而美國的經濟成長有68.5%都是來自於民間消費,只要就業市場仍然處於榮景,那麼民間消費的成長就能在維持一段時間,直到看見就業市場衰退的徵兆出現,最快出現衰退的徵兆,理論上也要進入2018年第四季,或者更晚。

美國各種信用貸款違約情況

image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考量美國人的大量消費來自於各種信用貸款,包含商業貸款、房地產貸款、企業貸款、信用卡貸款等項目,如果債務違約率明顯攀升,那麼就要消欣美國人的財務可能已經到了難以支撐貸款償還的狀況,美國目前的各種貸款結構,擴張程度都處於健全狀況,近年來成長最快的學生貸款,未來可能會有問題,但短期內仍不至於出大問題,企業違約率還沒有進入快速上升的前期,所以金融海嘯不會在2018年前三季到來,第四季的美國經濟,必須要等第二季的數據出爐,才能進一步判斷,但至少從已發布和可以推估的經濟數據來預判,金融海嘯的時機還未到。

美國各年期國債殖利率(%)

資料來源https://fred.stlouisfed.org

而以近20年來的美國經濟循環和美國國債發展趨勢來看,景氣從最高點走弱以前,美債各年期的殖利率會先進入收斂趨勢,甚至是短期天債券殖利率高於長天期債券殖利率,呈現殖利率倒掛的現象,這是美國聯準會升息接近最頂端的強力訊號,截至2018年4月,美國長短天期債券殖利率還沒收斂到很接近的狀態,不過到了2018年年底,收斂情況會更為明顯,那時投資人就要多小心了一點了。

雖然4月份中國和美國出現「貿易戰」,造成市場短線大幅動盪,不過這對於美國本身的實體經濟傷害非常有限,美國總統Trump領導的戰略團隊,做好了全面的準備,例如當中國宣布會對美國航空交通工具提高關稅時,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宣布,取消原本向歐洲飛機製造商空中巴士(Airbus)採購大型客機的計畫,並改向美國波音公司訂購787型夢幻客機,定價總額高達120億美元,藉此逐步取代部分舊式的老飛機,並進一步擴張美國航空先進的客機機隊,從這些異動就可以觀察出,Trump陣營換上鷹派官員,發動貿易戰以前,已經未雨綢繆,規劃好讓美國的經濟傷害盡可能降到最低,投資人選擇美國股市來投資人,需要面對的國際政治風險通常也比較少,因為美國本身的強權優勢,讓他面對國際談判時,往往可以掌握更多的談判籌碼,替美國人和美國企業爭取更多的利益。

雖然我認為截至4月為止的美國總體經濟,仍然足以支撐美國股市維持多頭到第三季,但是接近2018年底,歐洲、澳洲、英國、日本等主要國家的央行,很可能會因為通貨膨脹的增溫,陸續出現緊縮貨幣政策的訊息,這對於全球資本投資很可能會造成流動性不足的預警,進一步造成投資人暫時撤離股市,這時的證券市場就會非常高風險,隨時會有大修正的可能,2018年很高機率是2009年大多頭以來的最後末升段,享受末升段行情的同時,投資人要戰戰兢兢,越接近年底,越有暫時撤離股市的必要。

文章來源

https://yahoo-twmoney-2018buffett.tumblr.com/post/173177214069/多頭景氣末升段2018年美股投資展望

川普的人事困境如何解?

川普和共和黨的權力整合與妥協,尤其是內閣成員的更替,恰好反映了各方派系與意識型態的較勁,在檯面下一定是高潮迭起,可惜這樣的劇情不會曝光在世人面前。美國眾媒體們依然會繼續唱衰川普,即使川普在中美貿易戰,已經替美國打了一場漂亮好戲,但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確定:當完四年的美國總統,川普的頭髮肯定白了不少。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一年多來,替換掉20多位的政務官,他自己也說了,他需要「我想要的」執政團隊。2017年中,他說他找來了「非凡人才組成的非凡團隊」,但是截至2018年第一季,國務卿Rex Tillerson、衛生部長Tom Price、白宮幕僚長Reince Priebus、幕僚秘書Rob Porter、首席策士Stephen Bannon、白宮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首席經濟顧問Gary Cohn和白宮新聞秘書Sean Spicer、FBI局長James Comey不是自己下台就是被他解雇,美國媒體嘲諷他,把國家治理當成實境節目「誰是接班人」,不滿意的部屬就立刻離開,這樣對於外交、經濟、政壇到各項政策制定,缺乏連貫性,相當不利。

這樣的作法並不是壞事。像美國那樣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分立的國家,執政者初期是很難完全駕馭國家機器的,公務人員並不會完全對每一任的執政者忠誠效忠,對外的表現是一回事,心中的意識形態又是另一回事。這不只在台灣出現,在全球各國的公務機關都是如此,一個長期體制化的官僚系統,今天換人執政,從自己原本支持的政黨,換成自己心中否定的政黨,原本的各部會首長,絕不可能每一位都願意替你辦事,就算要做事,也會讓你綁手綁腳,效率低弱。

這也是為何政黨輪替以後,新執政團隊通常會換上新的部會主管,這樣才好驅動整個國家機器的運作。不過也不是換上新人就好辦事,假如你在A單位長期發號施令,雖然不是高階長官,但好歹也在自己的單位深耕多年,同僚都是支持自己的好同事,大家的立場都是「同仇敵愾」;今天空降了新的高階長官,雖然他的位階比自己更高,但立場不同,所以所有同事牽制杯葛他,所有他下達的命令,不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好,讓他的領導能力「跛腳」,那怕這位高階長官是該領域的首席專業人才,也難以施展抱負。這也是為何有些民間企業出身,能力和領導力極強的專業經理人,到了公務機關反而無法產生效益,因為底下的人不見得信服你,不想聽你發號施令。

如果你是國家領導人,這時候你要怎麼辦?如果讓該部門維持原狀,那等於不會有所改革,所以只好花時間,慢慢的把內部重要人員,逐一換掉,但這也不是一次就能成功,替換人馬的過程中,發現問題,只好再換掉領導幕僚,邊做邊錯邊學,慢慢調整到位。行政系統、軍隊組織、司法人員、文官管理,都會面臨意識形態的問題,這些公務人員雖然是專業人士,但不等於會真心效忠,他們是國家機器運作順利的靈魂所在,如果他們消極怠慢做事,整個國家機器就會很低效率的運作,最後背黑鍋的一定是執政者。

所以當美國媒體大肆報導,川普的領導能力可能有問題,或者幕僚頻繁離職,或者幕僚又被辭退,其實不能直接認定都是川普的問題,也不見得是找來的幕僚能力有問題。例如國務卿的職務,這等於美國的外交部長,地位甚至比其他內閣還要相對高,過去歐巴馬政府的外交立場,顯然比川普更為友好中國,長期執政下來,國務院的人馬很可能是傾中的色彩濃一些,如果你找來一位反中色彩鮮明的國務卿,就算能力極強,也未必能在國務院過上好日子,底下的職員可能因為意識形態的立場大不同,打從心裡就認為,你這位長官根本「什麼都不懂」,你給的任務高頻率出包,你要的資料總是找不齊,然後媒體再來批判,這位「高級人才」不懂得管理。

這些部屬其實也不是沒能力,純粹就是不想幫你做事,如果真的要做事有效率,大概整個部門都要大換血,當然,媒體又要說,川普意識形態作祟,逼退「前朝遺老」功臣,畢竟川普可是美國有史以來,媒體最厭惡的一位總統。

更何況川普的政治影響力其實還是相當有限,既當過共和黨員,也當作民主黨員的他,共和黨核心權力知道他不好駕馭,所以也不敢全力信任他,川普對共和黨的人馬掌握力相當有限,共和黨的政壇大老們,也未必會完全支持他的政策和領導。看看他過去一年在國會的政策推行就知道,共和黨人不完全是高比例支持他的,但是施政的過程,又不能沒有共和黨的支持,所以他要考慮的政治因素,其實相當多,不然施政一定會遭到杯葛掣肘。所以實務上,川普在用人時,把整個部門人馬一次全部換掉的風險會很大,較保險的做法還是慢慢的修正替換,一步步把自己的人馬換上去,不聽話、效率不彰的就立刻換掉,或者外放到不影響的單位,這樣施政才能逐漸上軌道。

美國歷任總統其實都有這樣的問題,有些就慢慢換,有些則是想辦法繞過去,透過簽署行政命令,強制實行。川普的人事決策作風,其實相對於一年前來說,有相對收斂了,共和黨的主導影響力反而慢慢增強。從對中國的外交關係就能看的出來,川普內部傾向溫和親中派系的人馬,已經逐漸淡出權力舞台,以他的女婿Jared Kushner為例,很巧妙地用調降安全許可權限、通俄門、非法商業貸款,一系列負面打擊讓他消失在權力圈,反中派的派系人馬逐漸接管行政。這不全然是川普原有的行政路線,更像是妥協共和黨的遊戲規則,一起合作,未來國會的法案要通過的阻礙才少一些,對川普來說未必是壞事。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403_1502.htm

相對於貿易戰,我更好奇,為何Trump這時候做這一連串動作

Joe:「檯面上貿易戰和Trump近期的內閣全面鷹化,這都是已知訊息,我就不多說了,其實更需要關注的是,為何Trump挑這時候做這些一連串的動作,全世界應該都知道,中國想併吞台灣,美國也知道,各國政要無人不知,挑動台灣主權歸屬,中國一定會跳腳,然後你又找一個強調支持提升台灣地位的鷹派當國家安全幕僚,Trump一系列的動作,我不認為都是他一廂情願,國會通過的法案,沒有共和黨大老們支持,可不會過,敵對的民主黨也沒啥吭聲,顯然這些動作,美國的民意也沒有劇烈反彈,Trump在習近平修憲以後,大膽做這些改變,其實讀者更應該去好奇,美國政府後面的經營團隊,他們的眼界看到了什麼,我說過,美國不會耗那麼大成本去和中國搞戰爭,要搞垮中國,一定是順勢靠金融海嘯出現,經濟出現問題,人民自然就會拖垮你的政權穩定性,就像對蘇聯那樣,過去的強權倒下,無一不是分身乏術,無法穩住經濟發展,靠金融海嘯當武器,那才會事半功倍,目前檯面上的資訊,長遠來看,其實都是前菜而已。」

新聞截文

美國總統Trump簽署對中國的貿易備忘錄,計劃對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加徵關稅,「貿易平衡」引發全球股市大波動。

不過對中國來說,相信這刻最上心的是,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Henry McMaster特辭職之後,接任的John Bolton會搞些什麼。Bolton是右翼鷹派,如果以去年一度呼風喚雨的Steve Bannon相比,Bolton是有其戰略論述的新保守主義領軍人物,Bannon只是一個立場右翼的選舉專家,這次換馬,Bolton名字出現之後,自由派媒體莫不驚呼,說Trump政府的強硬外交時代終於來臨。

Bolton的新保守主義色彩,在於他的一套世界觀,絕非Bannon的美國南北以堪薩斯州為界、合眾國東西以密西西比河為線的那種地方色彩,而是「美國天下第一」的單邊主義。這所以他認為聯合國大樓可以少十幾層也不礙事,對北韓則是美國不妨先發制人。

Bolton下月上台接任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坐鎮白宮西翼,而前中央情報局局長Pompeo則接國務院,Trump外交左右手同時換人,而且換上都是鷹派人馬,美國未來的外交政策趨於強硬,幾乎此刻就可以判定,對中國來說,Pompeo交手不多,況且美國國務院職業外交官眾多,不易一下子扭轉大勢,反而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直屬總統,上任又毋須參議院聽證批准,Bolton的一舉一動,尤其如何看待台灣海峽,才是中國北京的焦點。

Trump在McMaster求去之後,立刻任命Bolton為他的第三任國安顧問,Trump藉著最近的人事異動,「正在打造一支美國近代最為鷹派的國安團隊」,作為共和黨政府老臣,Bolton被認為最強硬的鷹派人物,強烈支持美國推翻伊拉克的海珊政權、主張對伊朗的核武計劃採取軍事回應、對北韓的窮兵黷武更應強硬處理。

Bolton即便卸下官職,也經常秉持新保守主義立場,投書批判Obama政府在外交事務上的軟弱,對於美國竟然跟伊朗簽署協議、恢復與古巴邦交,對中俄等國低聲下氣都非常不以為然,他2017年主張美國對付中國在東亞擴張地盤應該打出「台灣牌」(Taiwan card),提高美國在台協會(AIT)的層級、邀請台灣總統正式訪問美國、派遣華府高層官員訪問台灣,最終與台灣恢復邦交。

Bolton還說,1972年由美國前總統Richard Nixon與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簽署的「上海公報」已經不合時宜,因為當年定義的「一個中國」原則已不符合2017年的環境。依據現行的《台灣關係法》(TRA),美國應擴大與台灣的軍事合作,甚至暗示駐日美軍移防台灣,不僅可固守美國在東亞的利益,還可一併解決日本民間反對美軍進駐,以及菲律賓與美國疏遠的問題。

不過Bolton對中美貿易戰倒是表示:「我不認為有任何人想打一場貿易戰。我們想做的是要中國遵守承諾。中國對它作出的許多國際承諾都沒有去履行。」他坦言「寫了說了這麼多年,我的立場其實不是什麼秘密」。

Trump的亞太格局到底是什麼,2017年初上任之後一直模糊不清,對北韓打抑或不打,對中國是和抑或是鬥,一時一樣,難以定奪。到了過去一個多月,至少可以看到輪廓:鷹派全面抬頭,國務院由Mike Pompeo接替,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由Bolton接掌,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Harry Harris, Jr.,四星上將,海軍世家。Harris認為中國正走向專制,威脅美國利益,這套觀點與Bolton的一套不謀而合,Harris已獲Trump任命,即將卸下軍裝換上西裝,去做美國駐澳洲大使。澳洲是美國在亞太重要盟友,如今換上Harris,肯定是美國重視澳洲以至南太平洋的明證。

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局副助卿黃之瀚訪台,提出「三個確定」,與過去美國官員公開場合對美台關係欲言又止吞吞吐吐迥然不同。Trump的亞太戰略,在官員任命、法案簽署、官式訪問一覽無遺,中美貿易戰已然開打,Trump此時卻把Bolton推上前線,美國政府的外交決策恐怕將點燃遍地烽火。

文字來源

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10992/%E5%8D%9A%E7%88%BE%E9%A0%93-%E4%B8%AD%E7%BE%8E%E9%97%9C%E4%BF%82-%E9%BB%83%E4%B9%8B%E7%80%9A-10993/%E5%8C%97%E4%BA%AC%E7%9A%84%E7%85%A9%E6%83%B1%E4%B8%8D%E6%98%AF%E8%B2%BF%E6%98%93%E6%88%B0%EF%BC%8C%E6%98%AF%E5%8D%9A%E7%88%BE%E9%A0%93
http://www.storm.mg/article/414962

川普的外交貿易在打什麼算盤?

現今全球最大的戰爭,其實不是在軍事方面,而是經濟和貿易,美國、歐元區和中國,是全球貿易影響利最大的三大經濟體,美國頁岩油產業崛起以後,中東地區為首的OPEC傳統產油組織和俄羅斯,貿易影響力反而和前三者拉開差距,尤其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以後,他的強勢作風,正在慢慢的改變美國的貿易與外交影響力。

川普的貿易話題爭議從2016年12月3號就開始。當時他利用還不是美國公職人員的身分,打電話給台灣總統蔡英文,美國政壇認為他引起中國和美國的關係對立增溫,不過當下他只是一般美國公民,打電話給美國貿易對象,其實法度上沒有任何違法,除了美國媒體大肆炒作,美國政壇實務上也拿他無可奈何。

後來他又在中國面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時,告訴他會持續提供台灣防禦性武器,另外,他還用美國巨額的貿易逆差當武器,來跟貿易逆差國進行談判,包含匯率和關稅等項目,企圖從中獲得額外利益,或者透過對企業減稅,讓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西班牙聯合警告川普,美國減稅將違反國際貿易協議,透過改變稅基來干預商業活動。

圖1:美國貿易逆差(百萬美元)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事實上,川普政府應該明白,以美國的產業結構,要改變長期貿易逆差,難度非常高,美國本身是服務業大國,很多進口商品在美國境內要自產自銷,商業利潤未必能產生,長期人工成本還是很難跟新興市場抗衡,只要美國景氣越好,民間消費越強,美國的貿易逆差就會越大,這幾乎沒有逆轉的可能,就算美國成為能源出口國,龐大的貿易逆差還是存在。

川普上任一年多來,其實已經蠻積極的去改善這個問題,但從結果來看,美國的貿易逆差還是增加到近年來最大,在這個前提下,川普與其要大幅縮小貿易逆差,還不如維持這個貿易逆差,因為只要貿易逆差夠大,它反而成了談判的好武器。

圖2:美國商品與服務月貿易額(十億美元)

資料來源:https://www.newyorkfed.org

利用美國貿易逆差過大這個理由,個別向貿易國要求讓利,其實是很好的策略,只要貿易國沒有聯合談判,美國採取一對一個別談判,貿易國基本上很難抗衡美國,當然川普政府也不會讓貿易政策實質上的大幅改變,他的模式是,先放話提出一個讓市場大吃一驚的要求,然後在不偏離原本路線太多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幫美國爭取更多利益,舉例說明一下。

他在美國總統選舉之前,說明自己的立場。他認為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加上他當選後,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聯繫,市場風向被他引導成要打擊中國,在這樣的國際輿論下,當川普執政後,要和中國方面談判時,中國自然會願意讓利一些,例如願意和美國合作處理北韓問題,企圖把原本的平衡扳回來,等到川普爭取到他想要的條件,談話大逆轉:中國數個月以來沒有操縱匯率,若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會損及中國協助遏制北韓威脅的意願。

另一個例子。川普公開說,2018年3月23日起,針對鋼鐵、鋁產品分別加徵25%、10%的從價關稅,事前也提倡要貿易保護主義,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貿易組織(WTO)、歐洲工商聯合會(Business Europe)、加拿大、中國、歐盟、巴西立刻提出反對聲浪,但川普提出來的法案竟然是,在某些條件下,美國的良好盟友可以豁免,像是澳洲、加拿大和墨西哥,至於誰是良好盟友,標準當然是美國來認定,實務上來說,關稅談判其實還有很大的緩衝空間,等到美國完全確認加徵關稅的條款後,那些主要和美國有鋼鐵、鋁相關貿易的盟國,很可能根本不受影響,所以從結果來看,異動可能沒有很大,但是美國在談判過程中,可以額外獲得不少好處。

大家一起坐下來談判的時候,美國的聲音就沒辦法那麼大聲了,但是個別擊破,一對一來談,誰敢對美國大聲,而且川普通常在談判的一開始,就直接提出一個驚人的要求,讓市場快速了解,美國的要求有多高,這樣做的好處是啥?

如果美國等正式談判的時候才提出來,對方勢必會無法接受,川普的要求根本不合理,但是在談判前,川普先放風聲,市場雖然會很驚訝,但是最大的驚嚇值也就這樣,等到正式談判的時候,對方因為先知道美國想要達到怎麼的要求,反而不會那麼驚訝,讓利的成功率就相對高一些,對於小型經濟體來說,毫無招架之力,對於大型經濟體來說,談判的時候很可能就會接受美國的要求!

至於那些無法接受的貿易國,美國本來就沒有預期你會接受,你接受了,一定額外損失很多,你不接受,加稅要回來,你不想做這筆生意,我讓給其他人做,反正新興市場那些賣家願意接單的比比皆是,美國也未必吃虧。

例如南韓、日本、歐洲出口到美國的鋼鐵材料,就足以打擊到美國的鋼鐵產業,雖然他們很可能都是從中國進口鋼材,然後加工製造,再出口到美國,但美國無法阻止鋼鐵加工國向中國購買鋼材,因為這是市場機制,沒辦法打擊特定國家,所以能作的就是改變這產業的市場機制,加稅迫使南韓、日本、歐洲的鋼鐵業者,出口到美國的利潤被壓縮,讓美國境內的鋼鐵需求,轉向美國境內鋼鐵廠。

雖然中國出口到美國的鋼鐵比重相對低,但他就得和南韓、日本、歐洲競爭利潤,如果中國想要維持和中國與南韓友好的貿易關係,勢必就得讓利,壓縮自己出口鋼材的利潤,成就歐洲,彌補被美國加稅的損失。不過這未必是唯一的結果,國際貿易間的局勢變遷,牽一髮而動全身,川普對於鋼鐵、鋁產品的加稅,搞不好會意外讓鋼鐵業出現大洗牌,或者,美國額外獲得更多利益,不管結果如何,歐洲和中國肯定對美國會更加不滿。

雖然美國媒體或是外國商業組織經常性批判川普,認為他掀起貿易保護主義,但是以美國自身利益的角度來看,其實川普作出更多對美國本身有利的外交博弈。隨著中國經濟越來越強,對全球貿易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如果美國想要在國際市場削弱中國的貿易影響力,然後又不傷害自己的經濟與企業,尤其是分化歐元區和中國,未來類似關稅壁壘的貿易戰,恐怕還會越來越多。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321_1501.htm

台灣通貨膨脹今年揚升機率高

台灣突然掀起衛生紙漲價的風潮,不過台灣衛生紙紙漿幾乎全部都是進口,看看歐美的紙漿價格,就算衛生紙漲價,其實也不意外,綜觀2018年的物價波動,會漲的恐怕不只衛生紙

台灣通貨膨脹接下來會面臨較低的基期了,所以統計上的通貨膨脹,很可能會逼近2%,一來是基期下降,二來是國際油價和原物料不斷的上漲,2018年1月和2月的國際油價最低點,比2017年上半年最高點都還更高,原油期貨和現貨價格的上漲,經過時間遞延,一定會慢慢反映到實體經濟上,台灣非常多的物資都是海外進口,所以台灣2018年的通貨膨脹一定會上揚

目前台幣的基礎利率是1.375%,通貨膨脹只要揚升到1.5%,甚至是逼近2%,考量台灣股市在2018年飆上12000的可能性,房市也落底了,台灣央行升息0.25%~0.50%是很合理的

這波全球景氣循環即將進入尾聲,通貨膨脹上揚是常態,2018年是非常適合全球物價上漲的環境,就像2007年那樣

Trump首次國情咨文:正視中國威脅、投資基礎建設

2018年1月30號,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美國國會發表就任以來的首次年度國情咨文,美國兩大政黨的政治巨頭出席了不少人。演講廳的一邊是民主黨,一邊是共和黨,中間是軍人和司法官員,眾所皆知,Trump會盡可能描述自己和共和黨的豐功偉業,而民主黨準備賞給移民政策宏亮的噓聲,眾媒體們蓄勢待發,要為史上最沒有媒體緣的美國總統,尋找出醜的畫面。

在演講的過程中,軍人議題、警察議題、退休老兵、反毒議題、反恐議題等較無爭議的項目,民主黨人也主動起立鼓掌表示認同;等到移民政策議題,民主黨人摩拳擦掌要表示否定時,他一開始就直接以外來移民組織非法黑幫,然後殺害美國無辜少女當作實例,為了避免無監護人的外來移民青年再犯下類似的悲劇,美國政府應該支持移民關稅執法局(ICE)和邊境巡檢部門,修補法律結束移民法令漏洞,保護美國本土人民的安全,還讓邊境巡邏隊親自出席國情咨文演說。民主黨人在當下的氣氛,不僅不能發出噓聲,甚至還得展現宏亮的鼓掌,以表支持,然後川普才表達自己接下來要遊說的移民法案主軸,每個議題的演說順序,還有議題風向的調控,恰到好處。可以體會到,川普執政團隊的應變能力其實很不錯。

川普提出四個移民政策的修正,要讓180萬位從小就被父母帶到美國的非法移民(DACA),成為美國合法公民,然後加強南邊的國境管理,包含建立難以越過的實體牆和雇用更多邊境管理員,第三是結束綠卡抽籤制度,因為中籤者的素質難以掌握,長遠來看未必對美國有利,最後是終止鏈式移民(chain migration),新移民的遠親未來無法靠關係成為美國公民,但是較年輕的直系血親和配偶仍然可以。

川普提出的移民政策變革,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確實可以讓美國本身的經濟拖累和社會負擔有所減少,對美國本身確實有利,川普的太太Melania本身就是從斯洛維尼亞到美國的移民,川普自己肯定比許多人更了解,要如何防範犯罪率較高的移民,不過提到終止鏈式移民時,現場還是出現了噓聲。

除了移民問題,川普提及反恐議題時,說到這段話,「Around the world, we face rogue regimes, terrorist groups and rivals like China and Russia that challenge our interests, our economy and our values.」,我們在全球面對流氓政權、恐怖組織、還有像中國與俄羅斯那樣的對手,他們挑戰我們的利益、經濟和價值觀,Trump呼籲參眾議會應該要增加政府支出擴充軍隊和強硬面對,這樣的公開描述,加上美國政府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NSS)和國防戰略報告(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NDS)明顯強調中國的影響力,不然發現,Trump政府未來會將打擊ISIS等恐怖主義的首要目標,逐漸轉為以對抗中國為首要目標,如同美國防部部長Jim Mattis所說的,美國打擊恐怖分子的行動會繼續,但美國現在的國家安全優先考慮的是大國競爭,不是恐怖主義,美國已經不能再輕視中國帶來的潛在威脅。

圖1:2000年至今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

資料來源:https://stock-ai.com

不過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貿易與企業投資非常龐大,而且彼此的民間企業投資錯綜複雜,所以美國不會像對抗ISIS那樣直接對中國施以武力,透過經濟、外交和貿易打壓,逐漸取得更多控制權,整體成本絕對遠比戰爭來小得許多。美國2017年對外商品貿易逆差高達8100億美元,而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有3752億美元,比重超過45%,川普曾說中國是操縱匯率的「總冠軍」,貿易逆差擴大更讓美國有理由對中國進行貿易反制,例如美國政府在2017年就依據《美國貿易法》第301條,嚴加調查中國侵犯美國企業知識産權和強行要求技術轉移的行為有無違法,並且調查中國鋁製品的傾銷,中止中國企業對美國企業的敏感收購,早在國情咨文演說以前,川普政府其實就已經採取行動。

國情咨文中,對美國經濟影響最大的,當屬基礎建設,曾居住過美國大城市的人絕對可以體會塞車的痛苦,美國許多城市建設已經相當老舊,隨著人口擴張,車輛和居民越來越多,早期的硬體建設早就不敷使用,應該要進行大規模的擴建和修繕。美國白宮已經向國會提交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計劃,如同國情咨文提到的,未來10年內利用2000億美元(約5.9兆台幣)聯邦資金來帶動1.3兆美元(約38.35兆元台幣)的地方政府和社會投資,改造美國年久失修的公路、鐵路、機場以及水利等基礎設施,總投資額超過1.5兆美元,並且縮減法案的聯邦審核程序,減少監管障礙。和過去採嚴格監管的歐巴馬大政府相比,川普改為減少監管的小政府。

圖2:著名的加州感恩節大塞車
https://i.ytimg.com/vi/fU5SF960M10/maxresdefault.jpg
圖片來源:https://goo.gl/E94wVg

如果這項基礎建設法案可以通過,絕對可以大幅改善美國民眾的生活品質,許多家庭的生活成本也會下降,從商業角度來看,美國企業的營運成本也能下降,間接增加美國企業的競爭力。當然,這項基礎建設法案,要獲得民主黨的支持,難度絕對相當高,因為地方政府的財政負擔勢必大幅增加,即使是共和黨,也未必會支持,因為法案一通過,美國聯邦政府財政赤字絕對進一步擴大,川普政府先通過減稅法案,但基礎建設法案卻需要更多錢,地方州政府恐怕得提高當地稅賦,徵收道路使用費用,國會議員要承擔的壓力不小。

國情咨文演說的整體表現,以社會大眾對川普預期相比,其實表現比預期的好些,噓聲只有極小段時間。他充分把2018年打算要完成的目標,一項一項的表達出來;不過演說完美結束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社會大眾可以等年底再來看看,川普有無實現自己的目標。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223_1502.htm

201801IEA全球能源供需預估

根據IEA的估算,全球原油的供給和需求仍然非常接近平衡的狀態,按照以往的經驗,在景氣循環下半場,原油出現漲勢的機率還是較高的,這也會對全球通貨膨脹拉抬較有利,這個平衡維持到2018年底的機率蠻高的

另外,觀察美國、中國、歐洲的原油消耗情況,2018年的預期仍然會是呈現樂觀擴張的趨勢,不過也要觀察國際油價上漲的進度,如果是長時間持續性拉高,抑制消費和拖累景氣成長的情況就會越來越明顯,如果有這樣的徵兆,我再來進一步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