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5UVXY weekly

ProShares倍數做多波動率指數短期期貨ETF

這檔是追蹤S&P 500 VIX Short-Term Futures Index,追求每日達到指數1.5倍的ETF

你看它的股價,長線來看,他的股價越來越低的機率非常高,不過如果投資風險驟升,VIX飆高,那麼UVXY會暴漲,不過空頭是效率市場,空方很難長時間維持下去,雖然賭UVXY何時上漲很難抓,不過賭UVXY何時下來,那就好抓了

雖然短期何時是最高點,真的抓不到,但是只要部位比重不大,撐過空頭時刻,時間拉得越長,勝算就越大,因為這檔ETF的設計,時間是站在UVXY空方這邊,只要恐慌沒有一直遞增上去,那麼VIX就會下降的非常快速,在市場高度恐慌的局勢下,做空它的效率和勝算,我認為還是可以好好把握的

201811美國零售銷售

看到這則新聞
https://m.moneydj.com/f1a.aspx?a=557c1918-f032-4ab9-ba64-5901fea0346a

受到美股暴跌拖累,零售業股價表現慘淡,SPDR S&P零售ETF(XRT),為2017年8月23日以來收盤新低,12月至今,XRT重摔16.72%,預料創2008年11月以來最大單月跌幅,不過美股暴跌似乎未衝擊美國民眾的消費力道,零售業者年終購物季的業績,可望創下多年新高,零售業營收有望達到市場預期,Mastercard SpendingPulse追蹤實體商店和網購的各種付款方式消費,發現11月1日到12月19日之間,美國零售銷售年增5.2%(不含汽車)。其中網購成長最快,和2017年同期相比,提高18.3%。此外,網購比重佔整體零售銷售的13%、創歷年新高。

Adobe Analytics數據也顯示,11月1日到12月19日之間,網路消費年增17.8%、至1,106億美元,創下空前新高,黑色星期五週末起,實體店面客流減少,但是網路消費暴增26%,帶動整體零售銷售成長,Customer Growth Partners總裁Craig Johnson表示,儘管美股下跌、美國政府部分關門,消費者未因此減少開支;近幾週來汽油價格下滑,可能也有助本週的購物力道。另外,快遞業者UPS和FedEx加快處理速度,感恩節以來,貨物準時送達的比率分別為98.3%、96.9%,也讓民眾能安心上網購物。

觀察美國零售消費的數據,可以看到,即使面對2017年11月那樣的高基期,2018年11月,零售銷售依然可以維持在4%以上的水準,而且國際油價暫時已經跌下來了,就業需求又這麼旺盛,薪資持續成長,可以預期,美國人的消費力道很難消減下來,Trump上任以來,美國零售消費年增率大多是維持近年來相對高的水平,如果真的是美國經濟要衰退了,股市領先反應空頭,我不認為零售消費的數據還能如此

 

20181130美債殖利率曲線趨向平緩

雖然美債殖利率曲線一度出現一小段利率倒掛,但那並不是整段都倒掛,目前國際油價已經降下來了,美國通貨膨脹2019年要繼續撐在2.5%以上,難度其實蠻高的,甚至可能回到2.0%,所以美國景氣要從榮景步入衰退,其實還不會那麼快,樂觀一點,搞不好還能撐到美國總統大選前,悲觀一點,較高機率還可以撐到2019年下半年,對於近期美股的大幅修正,長期多頭的投資人,仍然不用過於擔心,美國大部分的領先經濟數據,仍然還是維持很正面的狀態,總體經濟沒有走弱,暫時就不用擔心美股出現像2008那樣的巨大修正

中美貿易戰,對美國利大於弊

整體評估美國的經濟結構,美國的經濟成長最主要來自於自身的投資和消費,所以川普主攻貿易戰的同時,美國的經濟成長不會消失,在選舉方面。經濟成長通常不容易造成民意重挫選票大幅流失的情況,而打擊中國,和帶動美國經濟成長,又回頭讓共和黨與民主黨在參眾議院產生共識,繼續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

2018年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到了2018年底,中美的國際戰爭已經不只在貿易項目,外交和商業的攻防也越來越強烈,從東亞、東南亞、中南美洲、歐洲到中南海,處處可見中美互相角力的攻防,不過即使面對貿易戰,美國很高機率還是可以在2018年繳出優於市場預期的經濟成長表現。

圖1:美國GDP組成成分與家戶負債和凈資產狀況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因為美國經濟成長高達68.1%來自於民間消費,17.9%來自於民間投資,也就是光靠美國民間的投資和消費,就能推動86%的經濟成長。美國本身是入超國,進口額大於出口額,如果能減少向外國進口,改為從美國本土就地取材,對於美國本土就業市場來說,反而是好事,所以美國本身的經濟結構,其實是撐得住中美貿易攻防的消耗戰,因為美國在貿易方面受到的負面衝擊其實相對小許多,加上美國從2009年經濟谷底向上穩定成長近10年,家庭負債佔個人可支配所得的比重明顯壓低,家庭總資產不斷的創歷史新高,美國的消費經濟完全可以掩護貿易戰所帶來的負面傷害。

圖2:美國GDP成長率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2018年的第二季和第三季,美國GDP成長率甚至是近4年來最高的數據,除了2017年底的減稅法案帶來民間消費的成長挹注之外,美國本身的消費動能和企業投資非常旺盛也是主因,但是對中國來說就不同了,出口占中國GDP約19%,雖然美國出口額佔中國GDP不到4%,但是這4%如果受到關稅增加而大幅縮減,那中國受到的負面衝擊,勢必會比美國高出許多,更不用說美國掌握許多製造業和科技業的相關技術和元件,那可不是單純以金額來計算的影響力,缺少某些關鍵技術和元件,中國的製造業和科技業長遠發展很可能就會受阻礙,美國手上擁有的談判籌碼,遠比中國來的多。

圖3:全球貿易量變化與出口對各國GDP貢獻度

資料來源:https://am.jpmorgan.com

從就業市場的狀況來看,美國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就業人口持續創歷史新高,失業人口已經下降到約600萬人,而此時美國的企業職缺數量超過700萬,失業率從2010年的10%下降到3.7%,考量美國的總人口比十年前多2000萬人,這樣的經濟數據反映美國景氣其實非常理想,只要就業市場維持穩定成長,人民就業有穩定收入,消費動力就沒問題,消費動力尚在,企業的營運就能維持熱度。

圖4:2008年至今美國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5:2008年至今美國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6:2008年至今美國企業職缺數量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從美國整體零售銷售,還有企業新訂單的總額與年增率,不難發現美國企業的生意仍然相當熱絡,而且短期內還沒有衰退的徵兆,企業的產品去庫存速度相對快,各方面數據都顯示,美國民間消費的動力相當充足,這也意味著,美國企業持續擴大資本投資,徵招人才,在消費市場搶生意的力道不會減慢,民間消費可望持續帶動民間投資的成長,這是一個正向循環的成果,所以整體評估美國國內的經濟狀況,不難發現,美國面對貿易戰不會產生無法承受的負面傷害。

圖7:2008年至今美國企業新訂單總額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8:2015年美國零售銷售年增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9:2014年至今美國耐久財新訂單和未完成訂單年增率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圖10:2014年至今美國企業存貨對銷售比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

川普政府堅持對中國進行貿易戰,這是正確的對策,要讓美國的民間就業再創巔峰,較理想的做法就是,讓美國企業減少進口,改為在本土採購,但是美國是民主國家,沒有國家安全的理由,不能直接禁止企業向外國進口,透過商業的作法,那就是增加關稅,讓美國企業去衡量,在美國採購比向外國進口更便宜,那美國企業自然就會轉為在美國進口,進口商和本土製造商自然就會增加就業機會,繼續帶動美國人的收入成長,回頭挹注民間消費的熱度,這其實是美國政府和國會透過長期協商所展現的應對方式,而不是川普個人所為。

美國朝野的立場相當一致,透過貿易和商業運作,盡可能讓美國民間消費有更好的效益留在美國境內,藉此也能抑制中國勢力在全球擴張的速度,中國在全球商業和經濟的影響力越大,未來對美國的威脅也就越大,最諷刺的是,中國經濟成長的一部分養分來源,竟然還是美國所提供的。

貿易戰越強勢,美國境內能恢復的製造業就業機會有機會更多,同時可以降低中國在國際上對美國的威脅,長遠來看,貿易戰對美國來說,是利大於弊。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1128_15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