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以來,美國官方對中國最強烈抨擊的一場演說

昨天晚上美國副總統Mike Pence發表演說,這肯定是21世紀以來,美國官方對中國最強烈的抨擊了

Pence抨擊中國試圖破壞美國的民主制度,Pence的講話涉及話題廣泛,包括美中貿易爭端、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化、對台灣的打壓,還有中共對國內民眾的監控和壓制以及在美國和海外施加影響力等等。他在講話中引用了情報評估和公開訊息,並談到了一些具體例證,Pence副總統批評前幾屆美國政府忽視了中國的行動甚至助長了中國。

美國之音根據白宮發布的Pence副總統演講稿所做的全文翻譯:

大約半個世紀以來,Hudson Institute致力於推進全球安全、繁榮與自由,儘管Hudson Institute的領導層不斷更迭,有一件事從未改變:你們不斷推進尋求真相,美國的領導力照耀著前進的道路,今天,談到領導力,請允許我帶來美國在國內外發揮強大領導力的倡導者—第45屆美國總統Donald Trump的問候。

Trump總統上任開始,就把與中國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關係列為重要議題。去年4月6日,Trump總統在海湖莊園與習主席會面。去年11月8日,Trump總統前往中國北京,中國領導人熱情接待了他,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們的總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建立了堅固的個人關係,他們合作推進共同利益,最重要的就是推進朝鮮半島的去核化。

我今天來到這裡,是因為美國人民有權利知道這一點,那就是在此刻,中國北京正在使用一種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以及宣傳,在美國推進其影響和利益,中國也比以往更活躍地使用其力量,來影響並干預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在Trump總統的領導下,美國使用我們的原則和政策,開始對於中國的行動展開決定性的回擊。

Trump總統去年12月公佈的《國家安全戰略》中,談到了大國競賽的新時代。外國開始重塑他們在區域和全球的影響力,並挑戰美國的地緣政治優勢,並試圖改變國際秩序使之適合他們的利益,在這項戰略中,Trump總統明確表示,美國已經對中國採取新的政策。我們尋求公平、對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權的關係,而且我們已經開始採取迅速有力的行動來達成這個目標。

Trump總統去年訪問中國期間表示,我們有機會加强两國的關係並改善兩國民眾的生活。我們對未來的願景建立在過去的最佳時期,那時美中兩國以公開和友善的態度互相接觸,在獨立戰爭之後,當我們年輕的國家尋求新的出口市場時,中國人對帶著滿載著人參和皮毛的美國貿易者敞開了大門,當中國經受百年恥辱之際,美國拒絕加入,並主張門戶開放政策,我們能夠與中國進行更自由的貿易,並維持他們的主權。

當美國傳教士帶著福音來到中國海岸,他們被古老而充滿活力的人民和深厚的文化所吸引。他們不僅傳播了信仰,還創立了中國一些最早和最優秀的大學。隨著二戰開始,我們做為盟國共同打擊帝國主義。在戰爭之後,美國確保中國成為聯合國的一部分,成為戰後世界的一股重要力量。但是,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掌權之後開始了威權擴張主義。很難想像五年之前我們並肩作戰,而五年之後我們在朝鮮半島的山區和峽谷中交戰。我的父親也參與了那場自由之戰。

然而,甚至殘酷的朝鮮戰爭都沒能磨滅我們恢復人民之間長期紐帶的共同願望。中國與美國的隔離在1972年結束,之後不久,我們恢復了外交關係並開始經貿往來,美國大學也開始培訓新一代的中國工程師、商業領袖、學者和官員。蘇聯垮台之後,我們認為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帶著這份樂觀,美國在21世紀前夕向中國敞開大門,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

此前的政府做出這個決定,希望中國的自由將蔓延到各個領域,不僅僅是經濟,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國尊重傳統的自由主義原則、尊重私人財產、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權。但是這個希望落空了。中國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沒有實現。中國北京仍然口頭上在說改革開放,然而鄧小平的這個著名政策已經變得空洞。

在過去17年,中國的GDP成長9倍,變成了世界第2大經濟體。這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美國對中國的投資。中國共產黨也使用了與自由公平貿易不符的一系列政策,包括關稅、配額、貨幣操縱、強制技術轉移、知識產權盜竊以及工業補貼。這些政策建立了中國製造業的基本,而以競爭對手特別是美國的利益為代價。

中國的行為給美國帶來了巨大貿易赤字,去年這個數字是3750億,幾乎占我們全球貿易赤字的一半。就像Trump總統本周說的,我們在過去25年重建了中國。

現在,通過中國製造2025,中國共產黨試圖控制全世界90%的最先進的工業,包括機器人、生物科技和人工智能。為了贏得21世紀經濟的領導權,北京指導其工業官員和商界以任何方式獲取美國的知識產權。這是我們經濟領導力的基石。

中國北京現在要求很多想在中國做生意的美國公司交出他們的商業秘密,也要求並支持對美國公司的併購,以獲取他們的創意。最可怕的是,中國的安全機構掌握了大量竊取美國科技的能力,包括最先進的軍事技術。使用這些偷竊的技術,中共正大規模地化犁為劍。

中國的軍費是亞洲其他國家的總和,中國北京將在陸海空,乃至外太空抗衡美國軍力作為首要任務。中國希望將美國擠出西太平洋,並試圖阻止我們援助盟友。但是他們會失敗。

中國北京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廣泛地宣示其力量。中國船隻經常在由日本管理的尖閣列島附近巡邏。儘管中國領導人2015年站在白宮玫瑰園裡說他的國家無意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今天,在人工建造的島嶼上的軍事基地裡,中國北京部署了先進的反艦和防空導彈。

中國這星期展示了咄咄逼人的行為,一艘中國軍艦逼近在南中國海進行自由航行的美國USS Decatur號軍艦,兩艦相距僅有不到45碼,迫使我方軍艦迅速採取避撞動作。儘管受到這樣魯莽的騷擾,美國海軍將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在我們國家利益的要求下,繼續飛行、航行和運作。我們不會被嚇倒;我們不會退縮。

美國曾希望經濟自由化將讓中國與我們和世界建立起更好的伙伴關係。相反,中國選擇了經濟侵略,而這又壯大了中國不斷擴大的軍隊的膽量。中國北京也沒有像我們希望的那樣讓自己的人民邁向更大的自由。曾有一度,中國北京慢慢地走向更大的自由以及對人權的更大尊重。然而,近年來,中國朝著控制和壓迫本國人民的方向急轉彎。

如今,中國已經建立了無以倫比的監控國家,範圍越來越廣,越來越具侵入性,而且經常是在美國技術的幫助之下。他們所說的中國防火長城也築得越來越高,嚴重限制著中國人民的訊息自由流通。到2020年,中國的統治者試圖落實奧威爾式的體系,也就是所謂的社會信用分數,前提是幾乎控制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用這一項目藍圖的官方文字的話說,該體系讓守信者暢行天下,讓失信者寸步難行。

在宗教自由的問題上,中國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經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衝擊。上個月,中國北京關閉了中國最大的地下教會之一。在全國各地,當局拆毀十字架、焚燒聖經、監禁信徒。中國北京如今還與梵蒂岡達成協議,讓公開宣稱不信神的共產黨在任命天主教主教方面發揮直接作用。對中國的基督徒來說,這些是絕望的時刻。

中國北京也在打壓佛教。過去十年來,超過150名藏僧為了抗議中國壓制他們的信仰和文化而自焚。在新疆,共產黨在政府營地內監禁了多達一百萬維吾爾穆斯林。他們在那裡經受晝夜不停的洗腦。營地的倖存者描述他們的經歷說,這是中國北京蓄意要扼殺維吾爾文化並消滅穆斯林信仰。

歷史已經證明,那些壓迫本國人民的國家很少就此住手。中國北京還試圖將其勢力擴展到全世界各地。正如Hudson Institute的白邦瑞博士所寫,中國反對美國政府的行動和目標。實際上,中國正在與美國的盟友和敵人打造自己的關係,與中國北京的任何和平或積極的意圖背道而馳。事實上,中國用所謂的債務外交擴大其影響力。今天,中國為亞洲、非洲、歐洲甚至拉丁美洲的政府提供數千億美元的基礎設施貸款。但這些貸款的條款就算往好裡說也是不透明的,而且帶來的利益壓倒性地流向中國北京。

問問斯里蘭卡吧,他們藉了巨額債務讓中國國企建造商業價值存疑的港口。兩年前斯里蘭卡無法償還貸款,於是中國北京迫使斯里蘭卡將新建的港口交到中國手裡。這個港口可能很快就要成為中國不斷擴展的藍水海軍的前沿基地了。在我們的北美洲,中國北京向委內瑞拉腐敗無能的Nicolas Maduro政權提供了一條生命線,承諾提供50億美元的、可以用石油償還的貸款。中國還是該國最大的單一債權人,讓委內瑞拉人民背上了超過500億美元的債務。中國北京還通過向承諾配合中國戰略目標的政黨和候選人提供直接支持來腐化一些國家的政治。

自去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已說服三個拉丁美洲國家與台灣斷交,轉而承認中國北京。這些行動威脅到台灣海峽的穩定—美利堅合眾國對此予以譴責。儘管我們政府將遵守三個聯合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所反映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始終相信,台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華人展示了一條更好的道路。

這只是中國試圖在世界各地推動其戰略利益的幾種方式而已。然而,前幾屆政府忽視了中國的行動。在很多情況下,他們還助長了他們。但是,這樣的日子結束了。在Trump總統的領導下,美利堅合眾國一直在以重新煥發的美國實力來捍衛我們的利益。我們正在使世界歷史上最強大的軍隊更為強大。今年早些時候,Trump總統簽署法律,讓我們的國防經費有了Ronald Wilson Reagan時代以來最大的成長,撥款7160億美元,以加強美軍在各個領域的實力。

我們正在把我們的核武庫現代化。我們正在部署和開發新的先進戰鬥機和轟炸機。我們正在建造新一代航空母艦和戰艦。我們對我們武裝部隊的投資是前所未有的。這包括啟動建立美國太空軍的進程,以確保我們在太空的主宰地位能夠持續下去。我們已經採取行動,授權加強在網路世界的能力,打造針對我們對手的威懾力量。

在Trump總統的指示下,我們還在落實針對2500億美元中國產品的關稅,最高額的關稅特別對準了中國北京試圖佔領和控制的先進產業。總統也明確表示,我們還將徵收更多的關稅,有可能大幅增加這筆數額,可能會翻一倍還多,除非達成公平與對等的協議。這些行動行使了美國的實力,造成了重大影響。中國最大的股市在今年前九個月跌落了25%,大部分原因是因為本屆行政當局對中國北京的貿易行為採取了堅定的立場。

正如Trump總統所明確表示,我們不希望中國的市場遭殃。事實上,我們希望他們的市場繁榮。但是,美國希望中國北京尋求自由、公平和對等的貿易政策。我們將繼續堅持要求他們這樣做,可悲的是,中國的統治者到目前為止拒絕走那條道路。美國人民理應知道:做為對Trump總統所採取的強硬立場的回應,中國北京正在推動一場全面而有協調的運動,以破壞總統、我們的議程和我們國家最珍貴的理想所受到的支持。

今天我想告訴你們我們了解到的中國在美國國內所採取的行動,有些是我們從情報評估中收集的,有些是可以公開獲取的。但是一切都是事實,就像我說過的那樣,就在我們此時說話之際,中國北京正在利用全政府的方式來推進其影響力並謀取其利益。中國北京正在以更為主動和脅迫性的方式使用這種力量,干涉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今天,中國共產黨政府正在獎賞或脅迫美國的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地方、州和聯邦政府官員。

最惡劣的是,中國發起了前所未有的行動,以影響美國公眾輿論、2018年選舉和2020年總統選舉前的環境。坦率地說,Trump總統的領導正在奏效;中國希望美國有個不同的總統,毫無疑問,中國正在干涉美國的民主運作。就像Trump總統上個星期所說的那樣,我們發現中國在試圖干預我們2018年即將到來的期中選舉。

我們的情報界表示,中國正在瞄準美國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員,以利用聯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政策上的分歧。中國正在利用一些可能引起意見分裂的議題,如貿易關稅問題,以推動中國北京的政治影響力,今年6月,中國北京發出了一份名為宣傳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戰略。該通知的原話說,中國必須精準出擊,分化美國國內不同的群體。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中國北京調遣其隱秘的行動人員、幌子組織和宣傳機構來改變美國人對中國政策的看法。我們情報界一位資深職業官員最近告訴我說,跟中國正在美國各地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羅斯正在做的事情是小巫見大巫。一些中國高級官員還試圖把美國一些工商界領袖意圖維持他們在中國的公司運營的願望作為槓桿來影響他們,要他們譴責我們的貿易行動。最近的一個例子是,他們威脅美國一家大公司說,如果該公司拒絕公開發聲反對美國政府的政策,就不批准他們在中國的營業執照。

就影響期中選舉而言,諸位只需要看一看中國北京針對我們的關稅政策提出的反制關稅就可以了。中國北京特意鎖定那些可能在2018年選舉中發揮重大作用的行業和州。有一種估算是,中國選擇打擊的美國的郡有80%以上曾在2016年投票支持Trump總統;如今,中國希望把那些選民調轉過來反對我們的行政當局。

中國還直接向美國選民發出訴求。上個星期,中國政府出資在《The Des Moines Register》刊登了好幾頁的插頁廣告。那份報紙是美國駐中國大使的家鄉州愛奧華州的主要報紙,也是2018年選舉的一個具有關鍵州。那些廣告的版面設計看上去像是新聞報導,把我們的貿易政策說成是魯莽的,對愛荷華州的人是有害的。

幸運的是,美國人不吃這一套。例如,美國農場主跟總統站在一起,而且也正在看到Trump總統所採取的堅定立場有了實際的效果,其中包括本星期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USMCA),我們以實質性的方式為美國產品打開了北美的市場。USMCA對美國的農場主和製造業來說是重大勝利,然而,中國的行動並不僅僅專注於影響我們的政策和政治。中國北京還在採取步驟,利用其經濟槓桿力和巨大市場的誘惑力,對美國工商界施加影響。

中國北京如今要求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合資企業在公司內部建立他們所說的黨組織,讓共產黨在僱人和投資決策上擁有發言權甚至否決權,中國當局還對把台灣描述為獨特地理實體或者偏離中國西藏政策的美國公司發出威脅。中國北京迫使達美航空公司不在網站上把台灣稱為中國一個省而公開道歉。中國北京還迫使萬豪解雇了一名只是轉推了一條有關西藏推文的美國僱員。

中國北京經常性地要求好萊塢嚴格地正面描繪中國。那些沒有這樣做的製片廠和製片人受到懲罰。中國北京的審查人員對哪怕對中國祇有小小批評的電影都迅速加以剪輯或取締。影片《殭屍世界大戰》(World War Z)必須刪掉劇本裡提到的一種病毒,因為這種病毒源自中國。影片《赤色黎明》(Red Dawn)利用數字技術進行了修改,把反面人物變成朝鮮人,而不是中國人。

但是,除了工商和娛樂領域之外,中國共產黨還在為美國境內,而且坦率地說,在全世界各地的宣傳機構花費數以十億計美元,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如今在美國30多個電台播放對中國北京友好的節目,很多電台位於美國大城市。中國國際電視台觸及到7千5百萬美國人,它直接從中國共產黨的主子那裡接受行動命令。中國最高領導人視察這家電視網路總部時說了這樣的話:黨和政府主辦的媒體是黨和政府的宣傳陣地,必須姓黨。

出於這些原因和這一現實,司法部在上個月下令該網路登記為外國代理人,共產黨還威脅和拘押那些對問題挖掘太深的美國記者的中國家人。中共還封鎖美國媒體機構的網站並增加了我們的記者獲得簽證的難度。這發生在《紐約時報》發表了有關中國一些領導人的財富的調查報告之後,但是媒體不是中共試圖營造審查文化的唯一領域。學術界也是這樣,只需看看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就夠了。這個組織在美國各地校園有150多個分支。這些群體幫助為在美國學習的43多萬中國國民中的一些人組織社會活動,當中國學生和美國學校偏離了共產黨路線時,他們還向中國使領館報告。

在馬里蘭大學,一名中國學生最近在畢業典禮上談到了她所說的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共產黨官方報紙立刻斥責了她,她成為嚴格控制下的中國社交媒體批評風暴的受害者,她的家人在國內受到騷擾。而對馬里蘭大學本身而言,它與中國的交流項目本是美國最為廣泛的,突然間從源源不絕變成了點點細流。

中國還通過其它方式施加學術壓力。中國北京慷慨地向大學、智庫和學者提供資金,彼此的理解是他們會迴避共產黨認為危險或冒犯的觀點。中國事務專家尤其知道如果他們的研究與中國北京的口徑相抵觸,他們的簽證將被延遲或拒絕,即使避免從中國拿錢的學者和組織也成為中國的打擊目標。Hudson Institute就有親身體會。在你們提出要為一位中國北京不喜歡的講話人主辦講座時,你們的網站遭到源自上海的重大網路攻擊。你們比多數人都了解,中共試圖破壞美國今天的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

這些以及其它行動加在一起,構成了不斷加劇的努力,目的是要讓美國的公眾輿論和公共政策偏離堅持美國優先的Trump總統的領導。但是我們向中國統治者發出的訊息是:本屆總統不會退縮,美國人民不會動搖。雖然我們希望改善與中國北京的關係,但我們將繼續堅定地捍衛我們的安全和我們的經濟,本屆行政當局將繼續採取果斷行動,保護美國的利益、美國的就業和美國的安全。在我們重建軍隊的同時,我們將繼續維護美國在印太地區的利益。

在我們回應中國的貿易行為時,我們將繼續要求與中國建立自由、公平和互惠的經濟關係。我們將要求中國北京打破貿易壁壘,履行義務,全面開放經濟——就像我們開放我們的經濟一樣。我們將繼續對中國北京採取行動,直到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永遠消失。我們將繼續堅定立場,直到中國政府停止強行技術轉讓的掠奪性做法。我們將保護美國企業的私有財產利益。

為了推進我們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願景,我們正在與從印度到Samoa等整個地區與我們有著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建立更牢固的新紐帶。我們的關係將源於夥伴關係的尊重,而非統治。

我們正在雙邊基礎上達成新的貿易協議,就像上週Trump總統與韓國簽署了一項改善後的貿易協議一樣。我們不久將開始與日本進行歷史性的雙邊自由貿易談判,我還高興地報告,我們正在精簡國際發展和金融項目。我們將給外國一個公正、透明的選擇,以取代中國的債務陷阱外交。事實上,本週Trump總統將把《建設法案》(Build Act)簽署成為法律。

下個月,我將有幸代表美國參加在新加坡舉辦的東盟峰會和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辦的亞太經合論壇。在那裡,我們將公佈新的措施和計劃,以支持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我將代表總統傳達這樣一個訊息:美國對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承諾從未如此堅定,在國內,為了保護我們的利益,我們最近加強了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權力,加強了我們對中國在美投資的審查,以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不受中國政府掠奪性行為的影響。

當涉及中國北京對美國政治和政策的惡意影響和干涉時,我們將繼續揭露它,無論中國北京採取何種形式。我們將與社會各階層領導人合作,捍衛我們的國家利益和最珍視的理想。美國人民將發揮決定性作用——事實上,他們已經在起作用了,當我們聚集在這裡的時,一種新的共識正在全美興起。越來越多的商界領袖考慮的是下個季度以後的事情,如果要交出他們的知識產權或協助中國北京的壓迫,在進入中國市場之前,他們會三思而後行。但更多企業必須效仿。例如,Google應立即終止蜻蜓應用的開發,該應用將加強共產黨的審查,並損害中國消費者的隱私。

我們也很高興看到更多的記者報導真相,不用恐懼也沒有偏袒,深入挖掘如何中國干涉我們社會以及背後原因。我們希望美國和全球新聞機構將繼續加入這一努力,越來越多的學者也在大聲疾呼,捍衛學術自由,越來越多的大學和智庫也在鼓足勇氣拒絕中國政府的容易錢,它們認識到,每一美元都有相應的要求。我們相信他們的隊伍會不斷壯大。

在全國範圍內,美國人民的警惕性越來越高,他們重新讚賞美國政府的行動,以及Trump總統重啟美中經濟和戰略關係的領導能力。美國人堅定地支持一位把美國放在第一位的總統,在Trump總統的領導下,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美國將堅持到底。中國應該知道,美國人民及其兩黨民選官員的問題已經得到解決。

正如我們的國家安全戰略所指出的那樣:我們應該記住,競爭並不總是意味著敵意,它也不必如此。Trump總統已經明確表示,我們希望與中國北京建立建設性關係,共同促進我們的繁榮與安全,而不是分離。儘管中國政府一直在進一步偏離這一願景,但中國領導人仍可以改變路線,回歸幾十年前兩國關係開始時的改革開放精神。美國人民別無所求,中國人民理應得到更多。

偉大的中國作家魯迅經常感嘆他的國家,他寫道,對於異族歷來只有兩樣稱呼,一樣是禽獸,一樣是聖上,但從沒有說,他同我們也一樣。今天,美國向中國伸出了我們的手。我們希望,中國北京很快會以行動而不是言詞作為回應,重新尊重美國。但請放心,在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建立在公平、對等和尊重我們主權的基礎上之前,我們不會讓步,中國有句古話,人看眼前,天知未來,在我們前進的道路上,讓我們以決心和信念追求和平與繁榮的未來。相信Trump總統的領導力和遠見,以及他與中國國家主席建立起的關係。相信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的持久友誼。相信上天能看到未來——在上帝的恩典下,美國和中國將共同迎接未來。

謝謝。上帝保佑你們。上帝保佑美利堅合眾國。

https://tinyurl.com/y7kaqf58
原文:
https://tinyurl.com/ychoohuv

我補充一下,軍事衝突的部分是指,美國USS Decatur號驅逐艦9月30日駛入南沙群島的南薰礁(Gaven Reef)及赤瓜礁(Johnson Reef)12浬範圍內時,遭中國一艘旅洋級驅逐艦近逼,兩艦差點發生碰撞。

《建設法案》(Build Act)是指,美國為抗衡中國五年前提出的投資亞、歐、非三洲基礎建設「一帶一路」政策,美國國會通過「2018善用投資促進發展法案」(簡稱建設法),等待Trump簽字,即可投入六百億美元正式力抗中國,遭中國相中的發展中國家將有提供較優渥方案的債權國可選,美國則可望出口、就業與國家安全三贏。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237096

2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