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口結構風險,遠比貿易戰更嚴重

面對美國發起的貿易戰,其實中國沒有太多本錢可以應戰,和美國更緊密的貿易與妥協,其實對中國經濟轉型更有利,中國政府現階段應該更加關注在自身的人口結構風險,積極改善減少人口結構惡化所帶來的經濟衝擊,這絕對比抵抗美國的貿易戰更為重要。

2018年2〜7月份,全球股市經歷2016和2017年的多頭榮景以後,出現較大的修正,中美貿易戰的主角之一,中國股市更是重挫逼近25%,回到2016年初的慘況。然而,美國7月初才會正式對中國出口商品加稅,7月以前仍處於談判階段,所以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出口產生的實質負面影響,其實尚未展開。金融市場普遍擔心,中國內部另有龐大的債務和金融流動性問題,這已經先讓中國金融市場邁入空頭的擔憂。

圖1:近兩年來,中國與美國股票市場走勢

不過我觀察到的中國長遠經濟發展隱憂,仍然是人口結構,甚至龐大的債務和金融流動性問題,從某個角度來說,也是人口結構的穩定性出了問題。例如中國的退休金制度,出現了嚴重的入不敷出,中國人口老化是時間問題,中國政府未來要填補的退休金缺口會快速飆升,2016年退休金支出讓中國政府出現4291億元人民幣的缺口,如果退休金制度沒變,2018年缺口會膨脹到6000億元人民幣,2020年暴增至8900億人民幣,累積速度非常快。12年內,中國至少有25%人口是60歲以上,屆時退休金制度勢必會面臨崩盤的考驗,2018年6月,中國江蘇鎮江爆發大規模退伍老兵抗爭,這些退休老兵爭取的,就是政府落實補助金與退休金的核發。

龐大的債務和金融流動性問題,為何在近年越來越顯得嚴重?因為中國已經不是一個年輕的新興市場,而是一個高齡化的國家,面對高齡化社會,民間會對國家社保制度產生更多懷疑,已開發國家普遍遇到的退休金制度虧損嚴重問題,中國也避不掉,而退休基金往往又涉及許多重要的國家資本市場,需要透過投資來增加基金收益,金融流動性出問題和債務可能違約只要消息一傳開,將造成證券市場大震盪,這是可能性很高的推論。

圖2:1960年至今,中國人口結構變化

資料來源:https://www.macromicro.me/blog

一個國家的社會保險制度建立相當不容易,如果政府發不出退休金,又無力改變原本的制度弊端,那麼國家財政勢必陷入破產,這會連帶影響整個國家的民間消費和經濟發展,不過人口結構的惡化,恐怕不是容易解決的問題了,中國15〜64歲的勞動人口比重巔峰,實際上已經過去了,從中國政府的統計數據來看,中國的適齡勞動人口,未來只會走下坡。

圖3:2008年至今中國失業人口變化趨勢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4:2008年至今中國就業人口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圖5:2001年至今中國就業職缺數量變化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從就業人口的成長速度就可以觀察到,雖然中國失業人口不斷攀升,但扣除掉無法適當匹配市場職缺的失業人口,市場上能供給的勞工人口,其實也達到極限了。另外,隨著中國製造業擴張速度大幅減緩,GDP成長力減慢,民間投資降溫,未來中國民間企業能提供的就業職缺數量,也會逐漸下降,而且下降速度會比勞動人口減少速度還快,所以失業人口還會持續上升。

這樣的人口負債結構,對於整個社會安定性,會是非常嚴重的負面影響,例如社會輿論會逐漸對國家社保制度能否撐到自己領到退休金,產生懷疑,企業也會對中國境內的民間消費成長空間感到擔憂,造成民間企業出走中國,同時,民間企業對未來前景若轉為保守,加上GDP成長速度減弱,中國政府的稅收成長,未來肯定持續上升,惡性循環,稅收不足又限制政府填補退休金缺口的能力,於是政府只能對外發行公債吸引資金,減緩財務壓力。

相對於中美貿易戰,中國自身的人口結構,恐怕是更大的負擔。因為貿易戰的本質還是商業,是在商言商,美國希望中國更加開放市場,這對中國資本市場來說,未必是壞事,搞不好競爭之下,還有利於中國產業升級,但是人口結構問題,對中國來說,短期內恐怕是無解。經濟的本質是供需原則,人類的幼年、青年、壯年、老年,每個階段都會有商品和服務的消費與供給,例如青壯年世代可能是房地產消費,未來中國的青壯年世代人口會走下坡,意味著青壯年世代的房地產消費力會下降,如果房地產業的供給沒有減少,那麼供過於求的環境下,就會造成房地產業的蕭條,又譬如老年人口需要退休金來維持生活開銷,但是老年人口大於青壯年人口,提撥退休金不足,勢必會對銀髮族的消費能力造成負面影響,人口結構的改變,會對整個社會的許多產業造成影響。

但是中國政府意識到人口結構的危機時,實質的作為其實已經太遲了,雖然中國政府2016年廢止一胎化政策,但隨著中國養育成本大幅提高,中國社會早已進入少子化的環境,開放二胎生育政策,但2017年的新生兒人數卻只有1720萬人,還比2016年的1850萬人少,即使2017年新生兒增加,中國家庭將幼兒扶養到15歲的勞動人口,至少也要15年,面對人口結構危機,中國社會能否順利撐過2030前以前的動盪都是未知數了,更遑論要撐到2016年的新生兒長大成人。

對全球資本更加開放,其實是更適合中國經濟成長的作法。中國本身是產能供過於求的經濟體,全球只剩下美國這個供不應求的大型經濟體,可以吃下中國的產能過剩。但是,如果中國越晚處理老年人口的退休金缺口問題,未來要動手處理的成本絕對更高,如果政府無法確保人民一輩子工作所應得的退休金給付,那社會的民間反彈力量,絕對會非常「狼性」。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711_1502.ht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