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人事困境如何解?

川普和共和黨的權力整合與妥協,尤其是內閣成員的更替,恰好反映了各方派系與意識型態的較勁,在檯面下一定是高潮迭起,可惜這樣的劇情不會曝光在世人面前。美國眾媒體們依然會繼續唱衰川普,即使川普在中美貿易戰,已經替美國打了一場漂亮好戲,但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確定:當完四年的美國總統,川普的頭髮肯定白了不少。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一年多來,替換掉20多位的政務官,他自己也說了,他需要「我想要的」執政團隊。2017年中,他說他找來了「非凡人才組成的非凡團隊」,但是截至2018年第一季,國務卿Rex Tillerson、衛生部長Tom Price、白宮幕僚長Reince Priebus、幕僚秘書Rob Porter、首席策士Stephen Bannon、白宮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首席經濟顧問Gary Cohn和白宮新聞秘書Sean Spicer、FBI局長James Comey不是自己下台就是被他解雇,美國媒體嘲諷他,把國家治理當成實境節目「誰是接班人」,不滿意的部屬就立刻離開,這樣對於外交、經濟、政壇到各項政策制定,缺乏連貫性,相當不利。

這樣的作法並不是壞事。像美國那樣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分立的國家,執政者初期是很難完全駕馭國家機器的,公務人員並不會完全對每一任的執政者忠誠效忠,對外的表現是一回事,心中的意識形態又是另一回事。這不只在台灣出現,在全球各國的公務機關都是如此,一個長期體制化的官僚系統,今天換人執政,從自己原本支持的政黨,換成自己心中否定的政黨,原本的各部會首長,絕不可能每一位都願意替你辦事,就算要做事,也會讓你綁手綁腳,效率低弱。

這也是為何政黨輪替以後,新執政團隊通常會換上新的部會主管,這樣才好驅動整個國家機器的運作。不過也不是換上新人就好辦事,假如你在A單位長期發號施令,雖然不是高階長官,但好歹也在自己的單位深耕多年,同僚都是支持自己的好同事,大家的立場都是「同仇敵愾」;今天空降了新的高階長官,雖然他的位階比自己更高,但立場不同,所以所有同事牽制杯葛他,所有他下達的命令,不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好,讓他的領導能力「跛腳」,那怕這位高階長官是該領域的首席專業人才,也難以施展抱負。這也是為何有些民間企業出身,能力和領導力極強的專業經理人,到了公務機關反而無法產生效益,因為底下的人不見得信服你,不想聽你發號施令。

如果你是國家領導人,這時候你要怎麼辦?如果讓該部門維持原狀,那等於不會有所改革,所以只好花時間,慢慢的把內部重要人員,逐一換掉,但這也不是一次就能成功,替換人馬的過程中,發現問題,只好再換掉領導幕僚,邊做邊錯邊學,慢慢調整到位。行政系統、軍隊組織、司法人員、文官管理,都會面臨意識形態的問題,這些公務人員雖然是專業人士,但不等於會真心效忠,他們是國家機器運作順利的靈魂所在,如果他們消極怠慢做事,整個國家機器就會很低效率的運作,最後背黑鍋的一定是執政者。

所以當美國媒體大肆報導,川普的領導能力可能有問題,或者幕僚頻繁離職,或者幕僚又被辭退,其實不能直接認定都是川普的問題,也不見得是找來的幕僚能力有問題。例如國務卿的職務,這等於美國的外交部長,地位甚至比其他內閣還要相對高,過去歐巴馬政府的外交立場,顯然比川普更為友好中國,長期執政下來,國務院的人馬很可能是傾中的色彩濃一些,如果你找來一位反中色彩鮮明的國務卿,就算能力極強,也未必能在國務院過上好日子,底下的職員可能因為意識形態的立場大不同,打從心裡就認為,你這位長官根本「什麼都不懂」,你給的任務高頻率出包,你要的資料總是找不齊,然後媒體再來批判,這位「高級人才」不懂得管理。

這些部屬其實也不是沒能力,純粹就是不想幫你做事,如果真的要做事有效率,大概整個部門都要大換血,當然,媒體又要說,川普意識形態作祟,逼退「前朝遺老」功臣,畢竟川普可是美國有史以來,媒體最厭惡的一位總統。

更何況川普的政治影響力其實還是相當有限,既當過共和黨員,也當作民主黨員的他,共和黨核心權力知道他不好駕馭,所以也不敢全力信任他,川普對共和黨的人馬掌握力相當有限,共和黨的政壇大老們,也未必會完全支持他的政策和領導。看看他過去一年在國會的政策推行就知道,共和黨人不完全是高比例支持他的,但是施政的過程,又不能沒有共和黨的支持,所以他要考慮的政治因素,其實相當多,不然施政一定會遭到杯葛掣肘。所以實務上,川普在用人時,把整個部門人馬一次全部換掉的風險會很大,較保險的做法還是慢慢的修正替換,一步步把自己的人馬換上去,不聽話、效率不彰的就立刻換掉,或者外放到不影響的單位,這樣施政才能逐漸上軌道。

美國歷任總統其實都有這樣的問題,有些就慢慢換,有些則是想辦法繞過去,透過簽署行政命令,強制實行。川普的人事決策作風,其實相對於一年前來說,有相對收斂了,共和黨的主導影響力反而慢慢增強。從對中國的外交關係就能看的出來,川普內部傾向溫和親中派系的人馬,已經逐漸淡出權力舞台,以他的女婿Jared Kushner為例,很巧妙地用調降安全許可權限、通俄門、非法商業貸款,一系列負面打擊讓他消失在權力圈,反中派的派系人馬逐漸接管行政。這不全然是川普原有的行政路線,更像是妥協共和黨的遊戲規則,一起合作,未來國會的法案要通過的阻礙才少一些,對川普來說未必是壞事。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403_15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