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外交貿易在打什麼算盤?

現今全球最大的戰爭,其實不是在軍事方面,而是經濟和貿易,美國、歐元區和中國,是全球貿易影響利最大的三大經濟體,美國頁岩油產業崛起以後,中東地區為首的OPEC傳統產油組織和俄羅斯,貿易影響力反而和前三者拉開差距,尤其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以後,他的強勢作風,正在慢慢的改變美國的貿易與外交影響力。

川普的貿易話題爭議從2016年12月3號就開始。當時他利用還不是美國公職人員的身分,打電話給台灣總統蔡英文,美國政壇認為他引起中國和美國的關係對立增溫,不過當下他只是一般美國公民,打電話給美國貿易對象,其實法度上沒有任何違法,除了美國媒體大肆炒作,美國政壇實務上也拿他無可奈何。

後來他又在中國面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時,告訴他會持續提供台灣防禦性武器,另外,他還用美國巨額的貿易逆差當武器,來跟貿易逆差國進行談判,包含匯率和關稅等項目,企圖從中獲得額外利益,或者透過對企業減稅,讓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西班牙聯合警告川普,美國減稅將違反國際貿易協議,透過改變稅基來干預商業活動。

圖1:美國貿易逆差(百萬美元)

資料來源:https://tradingeconomics.com

事實上,川普政府應該明白,以美國的產業結構,要改變長期貿易逆差,難度非常高,美國本身是服務業大國,很多進口商品在美國境內要自產自銷,商業利潤未必能產生,長期人工成本還是很難跟新興市場抗衡,只要美國景氣越好,民間消費越強,美國的貿易逆差就會越大,這幾乎沒有逆轉的可能,就算美國成為能源出口國,龐大的貿易逆差還是存在。

川普上任一年多來,其實已經蠻積極的去改善這個問題,但從結果來看,美國的貿易逆差還是增加到近年來最大,在這個前提下,川普與其要大幅縮小貿易逆差,還不如維持這個貿易逆差,因為只要貿易逆差夠大,它反而成了談判的好武器。

圖2:美國商品與服務月貿易額(十億美元)

資料來源:https://www.newyorkfed.org

利用美國貿易逆差過大這個理由,個別向貿易國要求讓利,其實是很好的策略,只要貿易國沒有聯合談判,美國採取一對一個別談判,貿易國基本上很難抗衡美國,當然川普政府也不會讓貿易政策實質上的大幅改變,他的模式是,先放話提出一個讓市場大吃一驚的要求,然後在不偏離原本路線太多的情況下,一點一點的幫美國爭取更多利益,舉例說明一下。

他在美國總統選舉之前,說明自己的立場。他認為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加上他當選後,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聯繫,市場風向被他引導成要打擊中國,在這樣的國際輿論下,當川普執政後,要和中國方面談判時,中國自然會願意讓利一些,例如願意和美國合作處理北韓問題,企圖把原本的平衡扳回來,等到川普爭取到他想要的條件,談話大逆轉:中國數個月以來沒有操縱匯率,若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會損及中國協助遏制北韓威脅的意願。

另一個例子。川普公開說,2018年3月23日起,針對鋼鐵、鋁產品分別加徵25%、10%的從價關稅,事前也提倡要貿易保護主義,國際貨幣基金(IMF)、世界貿易組織(WTO)、歐洲工商聯合會(Business Europe)、加拿大、中國、歐盟、巴西立刻提出反對聲浪,但川普提出來的法案竟然是,在某些條件下,美國的良好盟友可以豁免,像是澳洲、加拿大和墨西哥,至於誰是良好盟友,標準當然是美國來認定,實務上來說,關稅談判其實還有很大的緩衝空間,等到美國完全確認加徵關稅的條款後,那些主要和美國有鋼鐵、鋁相關貿易的盟國,很可能根本不受影響,所以從結果來看,異動可能沒有很大,但是美國在談判過程中,可以額外獲得不少好處。

大家一起坐下來談判的時候,美國的聲音就沒辦法那麼大聲了,但是個別擊破,一對一來談,誰敢對美國大聲,而且川普通常在談判的一開始,就直接提出一個驚人的要求,讓市場快速了解,美國的要求有多高,這樣做的好處是啥?

如果美國等正式談判的時候才提出來,對方勢必會無法接受,川普的要求根本不合理,但是在談判前,川普先放風聲,市場雖然會很驚訝,但是最大的驚嚇值也就這樣,等到正式談判的時候,對方因為先知道美國想要達到怎麼的要求,反而不會那麼驚訝,讓利的成功率就相對高一些,對於小型經濟體來說,毫無招架之力,對於大型經濟體來說,談判的時候很可能就會接受美國的要求!

至於那些無法接受的貿易國,美國本來就沒有預期你會接受,你接受了,一定額外損失很多,你不接受,加稅要回來,你不想做這筆生意,我讓給其他人做,反正新興市場那些賣家願意接單的比比皆是,美國也未必吃虧。

例如南韓、日本、歐洲出口到美國的鋼鐵材料,就足以打擊到美國的鋼鐵產業,雖然他們很可能都是從中國進口鋼材,然後加工製造,再出口到美國,但美國無法阻止鋼鐵加工國向中國購買鋼材,因為這是市場機制,沒辦法打擊特定國家,所以能作的就是改變這產業的市場機制,加稅迫使南韓、日本、歐洲的鋼鐵業者,出口到美國的利潤被壓縮,讓美國境內的鋼鐵需求,轉向美國境內鋼鐵廠。

雖然中國出口到美國的鋼鐵比重相對低,但他就得和南韓、日本、歐洲競爭利潤,如果中國想要維持和中國與南韓友好的貿易關係,勢必就得讓利,壓縮自己出口鋼材的利潤,成就歐洲,彌補被美國加稅的損失。不過這未必是唯一的結果,國際貿易間的局勢變遷,牽一髮而動全身,川普對於鋼鐵、鋁產品的加稅,搞不好會意外讓鋼鐵業出現大洗牌,或者,美國額外獲得更多利益,不管結果如何,歐洲和中國肯定對美國會更加不滿。

雖然美國媒體或是外國商業組織經常性批判川普,認為他掀起貿易保護主義,但是以美國自身利益的角度來看,其實川普作出更多對美國本身有利的外交博弈。隨著中國經濟越來越強,對全球貿易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如果美國想要在國際市場削弱中國的貿易影響力,然後又不傷害自己的經濟與企業,尤其是分化歐元區和中國,未來類似關稅壁壘的貿易戰,恐怕還會越來越多。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321_1501.htm

About joe 1921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1 Comment

  1. 好文章.
    分化敵營,各個擊破.這就是摒棄TPP的理由.
    遠交近攻,貿易條款一個個來,這就是先談NAFTA的理由.
    老川的手段高明著呢,其實不用很久,1-2年內就可以看到結果,最起碼NAFTA的結果最快.
    另外不是很同意美國貿易逆差繼續擴大,老川做了哪些鋪墊呢?
    1. 減稅和減少監管, 降低內部資金成本,同時加息\縮表,提高外部成本.
    2. 繼續推進能源大開發政策,修油管,頁岩油\頁岩氣產量繼續提高,降低能源成本.
    3. 鐵公雞,降低交通運輸成本.
    4. 禁穆令,創造安全投資環境.
    5. 弱勢美元,關稅和貿易保護,通過條款提高美國產業競爭力.
    6. 精兵簡政和減少福利. 對內不養懶人,對外不花類似巴黎氣候公約的冤枉錢.

    目前我認為如果這些政策真正有效執行一段時間內,製造業可能會有不少的洗牌機會,最起碼自動化程度越來越高的製造業,是絕對會回到美國境內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