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減稅法案上路,海外資金將大舉回流美國再投資

川普今年初在空軍一號上自誇,美國股市這麼火熱,主要就是因為他本人施政有方,他認為自己對資本運作和就業市場非常熟悉,覺得自己做得很出色。事實上,先不管他的施政如何,綜觀全球和過去減稅的案例,通常減稅都是有利於經濟短期成長,在2017年裡,就算減稅法案還沒真的通過,但企業和資本市場預期減稅法案通過的機率很高時,就會先一步行動,搶佔先機,擴大投資、添購設備、增聘人才、提高薪資或者增加庫存。

美國進行減稅法案以後,蘋果公司(Apple)決定從海外匯回美國380億美元,並投資美國包含資訊中心在內的300億美元,這是美國Trump總統減稅以後,聲勢最浩大的美國企業回流投資案,美國推出減稅法案以後,全球部分國家也預計或已經推出新稅率改革,因為各國都想要爭取企業投資,對企業有利的稅制,可以有效吸引企業進入投資,美國出現變革,大家紛紛得有所應變。

日本提出,只要將員工平均加薪3%,公司稅從29.97%降到最低20%,中小企業加薪2.5%,最多可享25%稅務減免。菲律賓提高含糖飲料、整形手術、採礦、菸草、能源等多項稅率,但調降絕大多數勞工的所得稅,2018年稍晚預計將公司稅從30%下降到25%。法國打算將公司稅從33.3%逐年下降到25%,廢除富人稅,只保留資產超過130萬歐元家庭的0.55%至1.8%富人稅;丹麥將逐漸調降所得稅、家庭服務、退休金、汽車牌照等項目的稅率;印度則是將高度複雜的貨品與服務銷售稅(GST)統一名目,以前超過10多項的聯邦稅和省稅,簡化至一種。台灣也縮小「內資」和「外資」的所得稅差異,降低台灣本土資金外流的誘因。

資金全球流動,租稅成本就是競爭力

在現今全球化的驅動下,資本的流動是非常快速的,哪裡有利潤,租稅成本較低,資金就往哪流動。美國總統川普本身就是商人,他非常了解稅率會影響企業投資意願和資本停泊套利的習性,這不僅是影響美國本身,甚至是引起全球金融資本流動的關鍵政策,對於美國的經濟發展其實相當有利,美國稅改不只是美國的事,對外還會大幅影響外國產業與經濟政策。國際貨幣基金(IMF)在《世界經濟展望》(WEO)報告中,認為共和黨減稅法案讓美國經濟成長率可以高於原本的預期,這對美國的股市很有正面刺激作用。

而且影響不只在股市,因為美國企業長年在海外停泊的現金非常龐大,2016年度美國企業停泊在海外的未匯回獲利高達2.4兆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高盛(Goldman Sachs)估算,2017年所有美國企業海外總資產將超過3兆美元,精明的美國企業在減稅法案通過後,包含Apple、Microsoft、Johnson and Johnson、P&G、Qualcomm、Cisco、Google、Oracle等國際著名企業,在利潤的驅趕之下勢必會把長期停泊境外的資產分批匯回美國。

美國政府看準了這一點,自然不會讓自家企業面對較差的匯兌價格。舉個例子,美國企業停泊在台灣的現金,以台幣存放,2018年要開始匯回美國了,這時候台幣要換美元,美國政府是讓USD/TWD維持在33,還是讓USD/TWD維持在29?哪個換匯價格對美國企業有利,答案其實相當明顯,只要讓美元維持弱勢,企業海外現金此時將大量非美元貨幣,兌換成美元,再匯回美國,這是多大的匯兌收益啊!美國政府只需要爭取弱勢美元的時間,讓企業們締結遠期外匯合約或其他鎖住匯率的金融工具,這樣就足夠創造可觀的收益。美國財政部長Steven Mnuchin在2018年初所說的,美元轉弱對美國有利,其實意思就在這裡,等到美國企業完成匯兌避險,美元就不需要再維持弱勢了,所以他說美元短期價值並不需要擔憂。

為了促進海外的資本回流美國,美元維持一段時間的弱勢,其實對美國是很重要的。美國企業在匯兌的過程,就能額外獲得匯兌的獲利,稅率減免、匯兌優勢、長期投資、鮭魚返鄉的美名,種種誘因大到讓Apple願意乖乖的回到美國繳稅和投資,能做到這點,其實川普的策略就算成功了。

弱勢美元有助於大企業資金回流美國

或許有人會說,大企業們的海外現金雖然匯回來了,可是政府能收到的稅,因為減稅法案而減少了。其實稅有沒有少收,不能單純這樣計算:停泊在海外的現金,如果不匯回美國,根本沒有稅收可言,不管在哪個國家,最難課稅的對象就是富人和企業,很多人會期待政府從富人身上課更多的稅,縮減中產階級以下的稅賦,進一步達到縮減貧富差距擴大的目標,但這非常困難,因為富人本身對於財富的管理往往比大多數人更精明,就算多管齊下要課徵富人稅,他們也可以雇用專業的會計師和律師,只要成立本土公司或境外公司,資產透過轉移、贈與、捐贈、保險等多元化合法避稅方式,可以很有效地將稅率壓到理想範圍內,政府要強徵富人稅,富人把資產外移就好了,富人稅的實施成本其實相當高,要課徵到如預期的富人稅,幾乎不可能。

通常政府實施加稅,最慘的都是中產階級,自己不會避稅,也無法承擔雇用專業人士的成本,來幫自己避稅,加多少稅都是照單全收,勞工階層也是,基本上稅賦都閃不掉。美國政府在這次的減稅法案先有想到這點,對富人影響較大的贈與稅及遺產稅,終身免稅額都有大幅提高,一個簡單的邏輯,對富人提高稅賦,他會避稅,稅收其實往往比預期的少很多,課不到的稅,形同紙老虎。

因此,與其這樣,不如減少富人稅率,增加他投資的意願,不管投資證券、房地產、商品,還是公司,透過資本利得、所得、股息股利去課稅,這樣反而比較有效率,甚至還有機會吸引到外國的富人前來投資,因為外國富人也可能因為當地的高稅率,正愁要如何減稅,如今美國減稅了,反而增加他移動資本的誘因,從這些角度來看,美國的減稅政策,做的正是時候。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80207_1501.ht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