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十九大:一場宣示權力的政治大秀

中國共產黨近期正在中國北京召開第十九次黨代表大會,雖然這僅僅是中國一個政黨的活動,但影響範圍可以說遍布全中國的人民,例如網路長城(Great Firewall)審查制度變得更加嚴格,全面擴大禁止網路用戶使用虛擬私人網路(VPN)應用軟體。

隨著會議時間接近,北京市禁止事項越來越多,無人機、熱氣球等航空器全面禁止,危險化學品生產企業、加油站、爆竹倉庫皆需安排專職人員24小時看守,加油站停止自助加油,禁止銷售鞭炮,禁售刀具,所有刀具被封存,長安大街沿線被禁止生火煮食,一些餐館、工廠、工地被迫停業,會議之後才能重新營業。

外縣市郵寄到北京的包裹也暫停,住宿共用平台暫停供應服務,許多地區禁止舉辦超過500人的活動,中國境內酒店禁止提供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提供住宿服務,西藏成為禁遊地區,維權黑名單的人民,被迫離開北京,進行非自願的旅行。許多社區管理為迎接十九大,創造良好的社會環境,會議期間禁止撥打110報警;如果一定要報警,請打別的電話,會議中禁止媒體帶入直播設備和自拍棒,只有中央電視台提供訊號。

中國政府唯一無法禁止的是,華北地區的霧霾出現在會議期間,官方說這一切措施是預防首都發生恐怖攻擊或政變,然而,全球關注到此會議的群眾都知道,如此大費周章的政策,背後其實有更深的意義

參加十九大黨代表大會的包含2300多位黨代表、政協委員和黨外人士,其中148人是民間企業和外資企業的負責人,很多共產黨高官身後更是海外企業的代理人和董事。就算只計算在中國境內的資產,這些黨國高層的財富也是億來億去,非同小可,雖然中國掌握實際政治權力以及經營國家經濟的是共產黨,但共產黨可不共產,北京人民大會堂裡的這些代表們,背後象徵的可是中國社會的權力和財富掌控,是中國權力金字塔最頂端的決策者。領公家薪資的國家公僕,晉身為高資產的富人階級。

不過就算是這群掌握國家機器的2000多位掌權者,在總書記習近平面前,所有黨代表也只能安靜且乖乖地坐在台下,聆聽習近平耗費3個多小時進行的演說。雖然演講內容事後在網路上也可以查詢,但是在冗長的演講過程中,台下聽眾可沒人敢離席上廁所,甚至要不時表現出翻閱資料,勤作筆記的「功夫」。整個演講過程中,只有前總書記江澤民打瞌睡、另一位前總書記胡錦濤對習近平示意手錶時間,其他出席者連扭動身軀伸懶腰和趴在桌上打瞌睡都鮮少出現,這儼然是中國古代帝王時期,君王早朝,台下兩邊文武百官晉見君上的盛況。

從會議前的社會安全整肅命令、解放軍和武警進駐北京市就可得知,整場會議極度隆重,這場分配權力的會議,完全是習近平極大「權力」的展現。歐美部分媒體甚至認為,這樣的事前準備程度,已經超過恐怖攻擊的防禦等級了,但是若從展現個人權力的角度來說,其實並不誇張。

很多人都聽過「指鹿為馬」的成語,秦朝胡亥即位為秦二世,趙高擔任丞相,擁有朝野最大權力。趙高想謀反,但怕大臣們不聽命,所以在朝殿上獻一隻鹿給秦二世,但稱鹿為馬,秦二世認為「丞相錯了,將鹿說成馬。」,問底下大臣們,大臣有的沉默不語,有的附和趙高說是馬,有的說是鹿,趙高後來暗中陷害那些陣營相左的人,從此以後,群臣都對趙高感到戒慎恐懼。

事實上,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一隻鹿,但是當朝殿上最有權力者,認為那是一隻馬時,有誰敢反對?如果我在眾人面前,顛倒是非黑白,指鹿為馬,而群眾依然異口同聲附和,這意味著掌權者的權力空前穩固,習近平將一個黨的會議,經過精心安排策畫,最高規格的維安和排場,讓其隆重性盛大空前,成為中國最重要的政治活動,黨的影響力和重要性都遠大於國家,就算會議前實施的維安政策影響數億人,還有前面一系列荒謬誇張的擾民政策,舉國中沒無任何團體敢反對;在會議中,即使長篇大論超過3小時,也無人敢反對或要求中場休息。

對統治者來說,重要的不是這件事情的對錯,而是不管這樣的做法有多荒謬,群眾都明白,統治者認為是對的,底下的滿朝文武都要依附其看法,這是中國長久以來的中央集權政策風格,不管有任何多客觀的事實,都沒有人可以質疑掌權者說的任何話,做的任何決策。

中共十九大這不僅是一場會議,還是一場Show,幫習近平加冕成為中國權力至上的一場表演。這是繼毛澤東和鄧小平以後的強人領導者,近代中國出現過「毛澤東思想」和「鄧小平理論」,十九大開幕式,習近平提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就算習近平沒這麼要求,底下的官員也會很樂意將其寫入共產黨黨章,成為「習近平思想」,十九大以後,他的權力勢必會更穩固,雖然中國已經結束了帝制時代,不過從實質的中央集權模式,還有國家機器掌控分工情況來看,習近平在中國掌控的權力,恐怕遠遠大於中國歷史上的每一任皇帝。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1101_1502.ht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