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應該對年輕世代有更多的正向精神鼓勵和實質資源支持

19世紀的美國人,或者從全球各地移民到美國的移民,懷抱著一種American dream,人們心中有一股信念,只要我肯努力,我就能在這塊土地獲得好的生活品質,讓家人過得更好,我在我努力的領域就會獲得成功,不管你是金融、房地產、體育、藝術、時裝、學術、行銷、工程、政治哪個領域,即使你只是個年輕人,依然有機會可以成功,人們相信有「美國夢」的存在,只要你肯努力,就能預見。

許多懷抱美國夢的美國中產階級(middle class),他們希望努力能換到的生活品質,從19世紀初的房子、穀倉、一塊田或一片林、圈養一些牛養馬,然後變成:房子、車庫、一塊小一點的田,可能還有1隻寵物。如今則是:一戶家庭有1、2台車,養2或3個孩子,寵物可能不只一隻,在郊區有棟獨立房屋,全家人住起來不會太擁擠,房貸和車貸繳了至少3分之1,平常日都要工作,但周末可以有自由時間安排休閒活動,一年有3周以下的有薪假期,生活壓力和工作壓力沒那麼大。美國夢經過一百多年來的發展,貶值了。

但這樣生活模式,美國總人口大約有一半以上「符合標準」,這不包含美國政府沒有統計到的非法移民家庭和廣大的偷渡者們;而在「最幸福」的澳洲,中產家庭的比重更高,甚至許多企業提供給員工的有薪假還長達一個月,絕大多數民眾的生活品質也都維持著相對高的水準,這種水平的美國夢,很多美國人願意相信會實踐,至於像臉書創辦人祖克博(Mark Zucherberg)或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這種「輝煌騰達」的美國夢,願意相信的美國人越來越少了,「美國夢」的背後,大致反映了當代的經濟背景和貧富差距。

眾所皆知,美國主要就是共和黨(右派)和民主黨(左派)長期輪流執政,Obama執政的近幾年,左派聲浪崛起,社會期待資源再分配,仇富氣氛上升,希望改善Bush時代以前的過度傾右資本主義,但Obama八年執政下來,美國社會又顯得過度傾左,像知名脫口秀主持人約翰奧利佛(John Oliver)在《約翰奧利佛之昔日新聞報報》(Last week Tonight)的節目裡,把美國夢譬喻為樂透抽獎,中獎機率極高的樂透是給富人們玩的,窮人們玩的樂透,中獎機率極低無比,但大多數的人們,卻自以為抽中美國夢的機會,自己也有一份。這樣的仇富氣氛,在美國的媒體,出現的頻率也越來越高,以前人們相信努力就會帶來成功,還沒成功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如今對這樣的信念,感到懷疑的美國人比例越來越高。


資料來源:http://www.dadas.com.tw/tonytsou912/37543/

但這種努力向上的氣氛,其實是社會成長的重要推力。類似中國古代的科舉制度,對統治者來說,利出一孔,讓人們認為自己有機會得到這個樂透大獎,願意努力去拚,社會競爭加上少數人階級翻轉,貧富差距產生流動性,但對社會來說,卻可以維持和諧和巨大的安定性,「美國夢」則是更多元化的階級翻轉,可以讓美國社會的內部成長動力源源不絕,只是隨著人們掌握的起始資源落差越來越大,人們對於「美國夢」的實現,逐漸興起不信任感,尤其是年輕世代。

這種不信任感不只出現在美國,在許多已開發國家都看見了年輕世代對於社會不滿的比例上升,2010年代的年輕世代進入社會職場時,薪資水平、購屋價格、生活物價、工作時數等,從數據來看都遠不如1990年代以前的年輕世代,失業率也高於平均值,年輕世代變得更加憤世嫉俗,像是台灣和南韓的年輕世代,從工作賺取的收入累積速度,遠遠比不上房價漲勢,大多數人要過上美式的「中產階級生活」,難度顯然高得多,努力帶來相對應的收穫,這種老一輩的經驗,和年輕世代的價值觀念,格格不入,年輕世代更相信的是,努力加班工作,任勞任怨,迎來的是資本家更多肆無忌憚的壓榨,「吃苦耐勞,努力向上」是假的,「低薪過勞,奴性至上」才是真的。

從美國的例子,不難體會出,台灣年輕世代對於,你肯努力,就能迎來成功,這樣的正面激勵逐漸感到失望,台灣的房價比美國更高,收入比美國更低,社會對於年輕世代的資源挹注比美國更少,在美國,失業的年輕人可以領失業救濟金,台灣失業年輕人則是要繳國民年金,花了十多年努力讀書換來的文憑,很可能一文不值,高學歷不再是好工作的通行證,因為學歷貶值了,美國年輕世代對於美國夢的信念下降了,而台灣年輕世代,根本沒聽過有台灣夢,美國是個任何人願意努力就能達到夢想的國度,人們期待美國會穩定的向均富的方向發展,這種信念會維持整個社會、國家、政治的結構處於安定的狀態,提升經濟活力。

如果沒有這種信念,那麼整個國家將了無生氣,年輕世代會認為自己像無頭蒼蠅般的沒有目的地忙碌;如果這種惡夢持續下去,那麼台灣社會內部將會面臨極大的傷害。裙帶主義和財富權力世襲,在台灣相當嚴重,靠老爸的效率遠高於靠自己奮鬥,當廣大的年輕世代,失去了可以在台灣追逐「前途或希望」的耐心時,其實是台灣很大的危機,這也是台灣近年來,社會氣氛和民情士氣低落的原因之一,社會應該對年輕世代有更多的正向精神鼓勵和實質資源支持,這是改善台灣社會活力的關鍵。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0906_1503.htm

2 Comments

  1. 喵松鼠

    joe大你好
    更正確地來說,
    這是全世界都有的現象。
    但可能除了中國…..
    像2/3美國人拿不出500美元
    年輕世代與父母同住 等等….
    這很大的原因是全世界房地產都被炒高了,所以造成整體物價上漲。而中國的土地是政府的,所以問題可能較輕微。
    而這又要歸功於低利率政策。台灣年輕世代實在太慘了….不懂適可而止,就一起迎來風暴。

    • joe

      用錢賺錢的效率,本來就會遠大於用勞力賺錢,長期來看,只要通貨膨脹環境,貧富差距就會越來越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