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就是你我必須面對之事

在過去政府戒嚴時期,台灣人搞政治的代價很可能是付出鮮血,甚至是付出生命,但是有前人的付出,如今人們可以自由公開的談論政治,獲得言論自由,這樣的自由是有代價的。如果你的意志和思維是想要改善台灣,就可以自由運用這項權利,參與政治,產生變革,尤其是現在網路社群發達,任何想法能獲得廣大人群的支持,這些想法付諸實現並非不可能,談論政治是健康的公民社會現象,要讓社會變得更好,人民就要從積極參與政治做起。

近幾年來,我在許多寫作中都加入了關於台灣政治的元素,我是1980~1990這個世代出生的台灣人,進入社會以前,同儕之間甚至和父母都鮮少談及政治議題。我認為是中學教育的洗腦和社會氣氛的關係,多數的年輕族群避談政治,只要談起政治,常常會面臨被貼上標籤,然後被迫區分為非藍即綠的陣營互相對立,接著爭論和糾紛是非曲折可能出現。逐漸地越來越多人避談政治,不參與政治和社會議題,生活目標以職場和家庭為主,但這是不健康的,不參與政治,自身的權利將一點一滴流失,當社會許多團體的自由受到侵犯時,意味著環境正在惡化,唇亡齒寒,遲早會影響到每個人生存的權益。

台灣所有的問題都是政治問題

我長年研究金融投資這項領域,不管是政治、宗教、財團、軍事、教育、交通、金融,背後的運作都離不開經濟原理,研究越深入,越了解政治背後的影響力與黑暗面。如果要讓台灣許多社會制度有所改善,一定要揭露許多資訊不對等的情況,讓越多台灣人民知道,凡事要改革就要從根本改起,不管是哪個產業、社會現象、政策法律,改革追根溯源,問題的最核心一定是非常棘手的政治議題,不從核心問題改善,只修改周邊旁支末梢的問題,那問題永遠改不完,每次修改後也都會有當初始料未及的副作用產生。

圖1:1996~2041年臺灣人口結構變化預測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舉個例子,台灣的退休年金改革,最根本的問題是人口結構,因為早年的正金字塔結構,多數人扶養少數人,退休年金的金融運作是收入大於支出的,所以可以持續運作,未來則是倒金字塔結構,支出大於收入,不符合經濟原理,所以無法持續運行。要讓退休年金制度可以永久運行,勢必要增加幼兒人口,提高出生率,也就是解決少子化的問題;但是要解決少子化,恐怕得另外處理房價高漲、薪資停滯成長、托育和教育等育兒環境改善、婦女就業保障等問題,而這四個問題,基本上都是台灣長期以來棘手的社會問題,尤其是房價高漲和薪資成長停滯,處理起來的難度不下於少子化和退金年金改革。

就算這問題都暫時擱下,直接處理退休年金改革,例如透過投資讓基金有優於市場預期的績效,減緩入不敷出的問題,但是實際上卻不是如此。今年台灣股市創下2000年以來的高點,根據勞動部勞動基金運用局自行統計的資料顯示,MSCI全球、亞太、新興市場、台股加權股價指數及巴克萊全球綜合債券指數累計2017年表現截至4月底止的上漲幅度分別為8.57%、14.59%、13.94%、6.68%及2.91%,但是規模3兆3,915億元的勞動基金,收益數字只有404億元,其中新、舊制勞退基金、勞工保險基金、就保基金、職災保護專款及積欠工資墊償基金收益率分別為1.16%、1.19%、1.74%、-0.34%、0.30%及0.49%,衛生福利部委託管理的國民年金保險基金規模為2,678億元,收益數43億元,收益率為1.68%。

退休基金投資運用,為何不能自己主導?

從帳面數據就看得出來,委外代操的效果並沒有比較好,即使是以往的委外代操交易績效,表現成果也不如大盤。這也是長期以來,社會大眾詬病的問題之一,為何民眾無法像美國的「401K養老計畫」、香港強制性公積金(MPF)、新加坡公積金(CPF)那樣,開放給民眾自選投資標的,反而勞動部設計勞工退休基金自選平台的修正案,卻被行政院退回。長期以來,政府四大基金委外找投信公司代操,政府基金可以說是這些投信業者的衣食父母,連公司形象都受到影響,但是如果這些代操業者績效不好,為何政府還繼續委託他們業務,損害投保者權益?難道這中間沒有利益輸送的嫌疑?仔細思考這種代操制度的弊端,還不如開放勞工自選,這些涉及全台灣人民權益的決定,都是政治問題,如果人民不發出改革聲浪,積極監督政府,受損失的將是人民自己。

表1:舊制勞退基金經營概況

表2:新制勞退基金經營概況

政治的本質是「解決衝突」,凡事牽涉三個人以上的規模,各方人馬站在自己的立場爭取權益,大家立場一致的機率很低。人類社會相處本來就會有衝突的爭議,因有爭執才有政治,政治是解決爭執,而不是製造爭執,政治就像掃把一樣,掃地去除灰塵和垃圾,掃把本身是乾淨的,骯髒的地板才會弄髒掃把。政治是解決問題的過程,是爭取幸福和解決衝突的學問,更是分配權利和利潤的舞台,在國際上對政治越冷漠,損失的就是在全球貿易和勢力地位,大則出國旅遊和工作,就會體會到自己手上的護照和台幣價值縮水,小則連手上的麵包都比別人貴,薪水比別人少。只要你活著,就離不開政治。

人民不應該繼續逃避政治議題

我是1980~1990這個世代出生的台灣人,前文有提到,這個世代其實對政治是非常冷漠的,直到網路社群在台灣逐漸盛行發展,這個世代才逐漸覺醒。覺醒的意思不是成為哪個政黨的黨員,或是哪個組織的成員,而是本身願意無償付出時間和心力談論政治,討論政治,改變社會大眾對政治參與的想法與觀感,身為台灣人數最多的世代,成年以後卻對台灣政治的參與度極低,台灣在2000年以後,政府和民意代表對於許多社會制度、國家政策、產業轉型的改革不利於社會大眾,即使令人民不滿意,人民反映的聲浪也不夠大,政府和民意代表拿國家俸祿依舊荒廢怠慢。

隨著網路資訊流通越來越快速,社會大眾資訊不對等的情況快速消弭,我這個世代的台灣人,應該挺身而出,參與政治,改革台灣,所謂的改革不是只有經濟層面,還包含人權、宗教、制度、金融、法律、教育、產業、軍事、外交等多方面領域,當我有子女以後,這樣的意念更為強勁,因為如果我不想我的後代長大成年後,還要去承擔上個世代留下的爛攤子,那麼我這個世代應該在壯年時期,就努力去改善台灣許多方面的弊端和舊習,這樣才是負責的態度。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Editorial/IPNC_170614_1502.htm

About joe 1921 Articles
經濟、政治、歷史、科技組成的投資訊息天天都在蛻變,這裡是討論各種國際時事、國際商品投資、外幣定存、總體經濟、原物料與各種ETF投資的blog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