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31傍晚分析

國際金融商品每周局勢分析,分享一些投資心得,資料僅供參考,信者恆信

20151031道瓊指數小時圖

提醒大家,聯準會今年最後一次利率會議日期
December 15-16 (Tuesday-Wednesday)

我在MoneyDJ究極財經之眼的節目中,已經表達過我對美國經濟的看法,實體經濟成長對美股來說是利多,但升息壓力是利空,這兩股力量讓美股短期變得更難預測,波浪結構上,道瓊指數10月份的反彈已經超過先前跌勢的2/3,所以下次會議前出現藍色箭頭的創新高這可能性無法排除,這讓空頭部位暫時不適合冒險,眼下較好的策略只能等待,確定12月中美國升息後,美股回檔修正,再來積極加碼,大家在多點耐心等等吧

20151031ZAR日線圖

最近一年內持續都有人問我關於ZAR的行情,因為價格不斷探底,和過去幾年相比,這價格感覺很適合搶短線,事實上,我也認為ZAR會有短線反彈,只是這反彈行情和整個風險相比,實在不值得冒險,為了那點利潤,還不如屯美元,雖然漲得很慢,但至少賺的機率大多了

20151031JPY日線圖

日幣最近一季的震盪幅度相對較小,大多數時間都維持在綠色框框內震盪,除非短期內有較大的投資風險,才會出現紅色框框那樣的急升,或者聯準會出現正式升息政策,否則我認為日幣短期內暫時不會有太大的突破,而是以區間震盪為主

20151031EUR周線圖

歐洲央行ECB釋出12月會參考經濟數據再來決定QE政策,ECB的寬鬆貨幣引導,讓歐元出現較弱的發展,事實上,歐元今年以來的發展,價格幾乎都落在紅色框框之下,這是最近十年來,歐元全年價位最弱的時候,但這樣的貨幣環境相對有利於歐元區的經濟發展,如果這樣還無法挽救歐洲經濟,那麼歐元勢必還會再出現更低的價位,如同我幾年前提到的,EUR/USD平價時代來臨,只是比當初預估的還晚出現罷了

http://www.facebook.com/joejoeyourmoney這是Joe的粉絲團,持續有更多資源分享在粉絲團喔這是Joe的著作,讀者有興趣可以看看書的介紹,相信對於投資和總體經濟會很有幫助
這是關於外幣投資的工具書,看賺線圖輕鬆賺外匯 http://tinyurl.com/o89j2yb
這是關於外匯保證金的工具書,看賺線圖高效率賺外匯 http://tinyurl.com/o89j2yb
這是關於總體經濟的工具書,自主投資之鑰http://tinyurl.com/o76pbdk

年輕世代的「美國夢」或「奔頭」在哪?

很多人都聽過「美國夢」(American Dream)。18世紀美國獨立後,許多歐洲移民嚮往美國,當時只要肯願意努力奮鬥,任何人都相當有機會在美國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即使沒有家族父蔭、特 殊階級、貴人相助、龐大資產等外援,只要懂得利用美國這個新環境的各種資源,或者新的工業技術,甚至設計新的商業模式,輝煌騰達的人生並不是夢,它真的可 能實現。

圖1:1950~2015美國失業人口(萬人)

資料來源: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2007年,美國爆發次級房貸,全球金融海嘯,2008年美國失業人口一度飆升到1500萬人。2014年,我在美國生活一段時間,看看經歷金融海嘯後,那朦朧的美國夢是否依然存在。

你看過螞蟻工作的畫面嗎?那些工蟻的搬運路徑可能很多樣化,但不管中間過程如何,最後還是得回到巢穴。我大學畢業後思考著這個 人生議題:大多數的台灣年輕人,其實跟工蟻差不多。不管是在哪個領域或努力的程度,年輕世代普遍都面臨晉升瓶頸和薪資天花板難以突破的困境,結婚育兒和買 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地產這些目標,距離非常遙遠,經常性支出占經常性支出的比重十多年來居高不下,很多人每個月都在維持基本收支平衡,追著錢跑。結婚生子的 年輕家庭更痛苦,台灣有80%的家庭,超過80%的收入都是用來支出日常生活所需,代表大多數的家庭難以存到錢,而且相對於進入社會10年內的年輕世代來 說,國家資源和社會財富大多掌握在老年世代,那種「多努力一些,就能過更好生活」的激勵話語,聽起來格外諷刺,彷彿再努力的工蟻,依然是工蟻,實務上根本 不會有所改變。「吃苦耐勞,努力向上」是假的,「低薪過勞,奴性至上」才是真的,在台灣如果要靠努力工作改變自己,還不如去買樂透。

圖2:1985~2013台灣消費者物價指數及人民經常性支出佔收入百分比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衛福部

圖3:1976~2014平均每戶消費支出對所得比(按戶數五等分位組)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2008年以前,台灣年輕人曾興起成為科技業電子新貴的風潮,加上學歷主義盛行,大學生攻讀碩博士的風氣興盛;2008年以 後,金融海嘯讓全球貿易模式大洗牌,考公職、教師、銀行等「鐵飯碗」風氣取代電子新貴,因為與其在民營的自由市場激烈競爭,有過勞沒高薪,不如躲到「鐵飯 碗」的保護傘之下,拿個餓不死養不肥的收入,進可攻退可守。許多長輩都支持家中子女往「國家鐵飯碗」發展,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大學延後畢業,或者待在家中 忍辱負重拚公職,保守風氣逐漸成為主流;也有些年輕人則是往國外「打工度假」,或者微型創業,在微利的時代,企圖擺脫主流。其實不管是哪一種路線,都顯示 年輕人失去了可以在台灣追逐「前途或希望」的耐心。

這種「夢想」在美國稱為「美國夢」,在中國稱為「奔頭」。2008年以來,我先後到澳洲、中國、美國,至少居住一季以上的時 間,我在澳洲沒有找到「美國夢」或「奔頭」,但我體會到,澳洲為何可以成為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前三大國家──全世界最適合居住的前十大城市,澳洲竟然有四 個!關鍵在於澳洲的社會風氣,還有經常性支出相對於經常性收入的比重相對較低。

我在澳洲從事過至少5種產業的工作。在澳洲職場的規則是,不管你是前輩或後進或者所屬的職務,只要能表現得比其他同事更傑出, 加薪或晉升機會其實相對較高。那是一個力爭上游的社會氣氛,你看到同事的待遇較高,你會設法讓自己變得更具備競爭力,爭取自己得到更好的待遇,這跟我在台 灣職場的工作經驗有相當大的落差。

在台灣,你看到同事的待遇比較高,有些人會希望自己變得更強,能力超越同事,但有些人卻會忌妒這位同事為何待遇比自己好,或者 工作負擔比自己少,因為在台灣職場很講究「先來後到」的倫理,那遠比自身的能力更重要。雖然大家在公司都是平起平坐的同事,但後進不管怎麼努力,待遇和職 務上很難超越前輩,大家都難以超越「職場天花板」,與其高難度的力爭上游超越對方,不如期待同事的表現可以比自己更糟,或者想辦法讓自己獲得爽缺,自己過 得比對方爽,工作比對方少,也就是「力爭下游」,大家的競爭力向下沉淪。當然澳洲也是有惡性競爭的職場,甚至很多亞裔雇主的企業,內部也是蘊藏「向下沉 淪」的職場氣氛,但整體來說,澳洲職場上力爭上游、爭取前途的氣氛相對濃厚,對於勤奮勞動者來說,看得到「美國夢」或「奔頭」,對於自己的前途感到希望, 這點是年輕世代在台灣職場上所看不見的現象。

經常性支出相對於經常性收入的比重相對較低,是澳洲生活的另一項優勢。大多數澳洲的中產階級,收入相對豐厚,加上社會福利的挹 注,經濟和財務的壓力負擔相對較低。美國家庭擁有一棟獨立住宅、養育2或3位子女外加一隻寵物、每年擁有一個月以下的有薪假,稱得上是中產階級。澳洲中產 階級要達到這樣的生活水平,其實比美國人來得相對容易,澳洲人工作是為了簡單生活(work for live)。我居住過的國家中,最悲慘的「中產階級」當屬香港人,那是典型的「工作取代生活(work no live)」,對多數的香港年輕世代來說,每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或者是教育進修,大部分的收入,都用來繳交經常性支出,每天工作結束後剩下少許的休息時 間,隔天體力還沒恢復又得繼續工作,根本無法騰出空檔來思考人生的方向,規畫創業或轉換跑道,日復一日無窮輪迴,完全就是工蟻的生活寫照,以我的親身體會 感受來說,台灣是為了工作而生活(live for work),至於世界最長工時的國家:新加坡則是(work and work),兩國的生活品質即使比香港好,但相對於歐美來說,落差還是很大。

2011年美國新增70萬來自全球各地的移民,2012年新增76萬移民,2013年新增78萬移民,2014年更暴增110 萬移民;美國統計的移民人口加上移民家庭出身的子女,2014年人數高達5860萬,高達美國人口的六分之一,美國公民有八分之一是海外出生。美國是否還 有著「美國夢(American Dream)」,答案可能因人而異,但對於這些移民來說,起碼心裡存在美國夢,即使美國的貧富差距越來越擴大,但他們仍希望這一代可以過得比上一代更好, 而下一代可以過得比這一代更好。美國是個任何人願意努力就能達到夢想的國度,會穩定慢慢的向均富的方向發展,這種信念會維持整個社會、國家、政治的結構處 於安定的狀態,提升經濟活力。如果沒有這種信念,那麼整個國家將了無生氣,年輕世代會認為自己像無頭蒼蠅般的沒有目的地忙碌;如果這種惡夢取代美國夢,那 麼美國社會內部將會面臨極大的傷害。

圖4:1980~2014台灣家庭和個人收支變化

資料來源:行政院主計總處

工業總會曾發表「2015年工總白皮書」,內容評估台灣整體就業市場長期缺乏人才,年輕人不願屈就艱苦的工作環境或內容,也不 願意排班或加班;老一輩的資本家們多有感嘆地認為,2000年代以前,年輕人願意低起薪,慢慢熬出頭的現象,到了2015年已不復見。其實從時空背景來 看,不難體會箇中原因,2000年以前,台灣處於薪資成長爆發力最強的時代,隨著年資累積,確實可以感受到薪資的成長;但2010年以來,薪資成長幅度相 當小,就業待遇扣除通貨膨脹的實際因素影響,甚至呈現收入縮水的惡劣環境。而且越來越多資本家不願與勞工分享獲利成果,進入公司的起薪很可能就是多年後的 「頂薪」,大多數企業即使勞工長期熬下去,實質待遇也難以成長,薪資一開始就見頂了,台灣近年來充斥這類看不到「奔頭」的企業,隨著網路資訊流通快速,遞 履歷前只要上網查一查,還沒進公司就能預估進公司後的「慘況」,這樣如何吸引年輕世代願意屈就賣命給公司?年輕世代不是不願意吃苦,而是吃苦了也看不見人 生盼望或目標,如果整個社會和職場氣氛充滿這樣的氣氛,那也怪不得年輕世代對社會如此絕望。

全球許多已開發國家大多進入嬰兒潮老化退休的時代。1960年代以前出生的老年世代,他們仍然掌控大部分的國家資源、民間企 業、社會福利,對於1980年代以後出生的年輕世代來說,社會資源剝奪感隨著時間發展,感受越來越深刻。未來年輕世代和老年世代勢必會在政治上積極為自己 爭取更多福利和資源,從台灣的人口結構演變來看,世代之爭,才剛開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