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利率可能無法解決問題反而製造更多問題

Janet Yellen (AP Photo/Jacquelyn Martin)

解決妙方很有可能本身就是問題。

負利率政策(NIRP)目前已在許多國家實施來刺激經濟成長。根據美林策略師Michael Hartnett的統計,目前大約有4.89億人生活在負利率政策下的國家。Fed主席葉倫(Janet Yellen)上周發表的談話牽扯到了許多相關的問題。接著,上週四瑞典央行降息至 – 0.5%。

負利率政策引發了貨幣貶值,卻沒有帶來任何實質的成長。德意志銀行的策略師David Bianco與他的研究團隊上周日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

「貨幣戰爭讓各國互相殘殺,而最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便是負利率政策。央行必須停止這個政策,負利率政策帶來的效益遠不及貨幣貶值帶來的傷害。」

對負利率政策的憂慮分為兩方面。

擔憂一、

首先,負利率政策會傷害銀行本質,會使銀行無法繼續使用凈利息收益率(Net Interest Margin,貸款人償付銀行的利息收入-存款人銀行存款的利息支出)評估盈餘。

「負利率政策對銀行而言是一個危險的實驗。」摩根史丹利的分析師Huw van Steenis在週三寫道。負利率政策讓銀行規模萎縮,侵蝕各家銀行利潤,並阻止跨國貸款。根據摩根史丹利的研究,負利率政策可能侵蝕銀行的利潤5-10%。

而貸款引發的的連鎖反應對經濟環境的傷害,讓負利率政策所帶來的「刺激」效果微不足道。

法國興業銀行的經濟學家Michala Marcussen認為透過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我們可以看見引發整個系統巨變的危機、以及巨變後才引發的金融危機之間的差別。

她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指出:「我們所擔心的是商業模式在長久的低利率環境下所承受的壓力,這是央行需要慎重考慮的問題。」

擔憂二、

有些人認為負利率政策反映出來的問題是正統的央行貨幣政策已經無計可施。Marcussen認為,「然而,這表示這些人相信這個非正統的貨幣政策有用。我們一直認為,非傳統的貨幣政策伴隨著邊際效果的遞減。」

當然,Marcussen不是第一個認為非傳統的貨幣政策行不通的學者。負利率政策其實只是火上添油。任職於美國銀行的Harnett正在寫關於「量化失敗」的文章。

投資者必定已經接受到關於這個政策的警訊。

瑞士信貸的策略師Helen Haworth上周五指出,我們必須觀察市場對日本央行繼續負利率政策的反應。日元持續走強、日經指數卻下跌。這和日本央行原先的預期反應完全相反。

這反映了「市場對央行失去信心」,Haworth指出。

相對地「這對市場帶來了沉重的賣壓」,Haworth的同僚、總體交易的策略師Sean Shepley指出。投資人不再相信政策制定者的能力,開始出脫手中的部位。

改變是必須的,最好的方法是將重心轉移到財政政策、並減少對負利率政策的依賴。

延伸閱讀:‘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 are creating havoc in financial 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