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化舊經濟只能延緩死亡,變身網路強國才能救台灣

圖說明

撰文者:林之晨 發表日期:2016/01/05

網路正在徹底改寫人類經濟結構,然而台灣卻站在被顛覆的那一方。過去15年來,台灣多數政商領袖不重視網路發展,導致我們的雙足深埋在被顛覆的一方。研究機構預言:台灣將面對三年的經濟負成長。在這樣的經濟情勢下,如果我們不想陷入「日本失落20年」的窘境,那麼從今天開始,就必須痛定思痛,戮力發展「成為網路強國」,才能為台灣創造第二個經濟奇蹟,也就是「新經濟」的奇蹟。

迎向未來的這條路上,不只有網路業者關注,其他產業也一樣無法置身事外,在《數位時代》的策展邀請下,訪談了不同產業的意見領袖,包括YouTube共同創辦人陳士駿、微風集團執行常務董事廖鎮漢、富奇想商務長陳顯立等從不同的角度來談談他們對於網路產業的見解,進而擺脫數位經濟被殖民國命運。

圖說明

2015下半年中國成長減速,台灣經濟也被拉入負成長。緊接著,電子業開始裁員、放無薪假,而我們最引以為傲的半導體,竟然開始爭相求售。大家驚覺,潮水退去,沒穿泳褲的竟然是我們自己。深究原因,網路正在徹底顛覆人類經濟。

隨著智慧手機的普及,網路正在徹底改變全球人類的生活方式。尤其是2000年以後出生的人們,從小就活在「Always on」的環境裡面,無論是搜尋資料、玩遊戲、看影片、聽音樂、與朋友交流或購物,幾乎都是透過網路完成。

我自己的大兒子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是2007年跟著iPhone一起出生的,兩歲時就能使用iPhone的基本功能,而現在八歲的他,已經可以拿起iPad,打開Chrome,透過Google搜尋喜歡的日本戰隊系列影片,找到高畫質、有英文字幕的版本,連線AirPlay,透過Apple TV把影片打到電視機上觀賞。

21世紀人類未來的生活,方方面面都是網路。

網路正在徹底改變媒體生態

由於人們花越來越多時間在網路上,想要跟他們溝通、影響他們,當然也必須透過網路。所以你看到電視、報紙、雜誌、廣播等傳統媒體的影響力日漸式微,而各種網路媒體的聲量則日益擴大。

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就是最好的例子,過程中親中勢力不斷試圖用電視等傳統媒體反對學生們的訴求,卻無法抵擋年輕人透過社群媒體串連對社會輿論產生極大的影響力,最後迫使政府把服貿協議暫時擱置,就是新舊媒體勢力消長的最好寫照。

圖說明

網路媒體與實體媒體最大的不同,是通路性質的差異。傳統媒體多半擁有直達閱聽眾的固定通路,而網路媒體則主要靠社群分享擴散,換言之,只有少數人可以操弄以社群為主的網路媒體。

另一方面,當台灣最普及的社群平台是外來的Facebook與Line,這也表示,我們的社會輿論某種程度上,是控制在外國企業手上的。一旦Facebook改變演算法,台灣民眾所接收到的資訊,就會受到影響,形成的共識,就會有所改變。換言之,在網路媒體日漸成為主流媒體的21世紀,網路弱國的輿論,將難以自主。

網路正在徹底重組經濟結構

當網路社群變成主流媒體,除了會影響人們對於政治的想法,當然也會影響人們的購物決策。另一方面,隨著電子商務越來越方便,可以做到五小時、三小時,甚至是一小時到貨,又因為通路效率較好,價格往往較實體通路有競爭力,人們的消費預算也持續移至網上。台灣的電子商務從15年前占據不到1%的總體零售,年年成長至今日,已經達到近15%。

當人們的消費預算移至網路,商業模式與國際經濟局勢也會跟著徹底重組。在過去,品牌、商家要觸及消費者,會透過傳統的電視、報章等媒體,這些媒體多半是本地的。但在新的網路經濟中,強勢的數位媒體往往是國際性的,像是Google與Facebook等,換言之,網路弱國的本國經濟,將長期遭到強國的數位殖民與抽稅。

另一方面,過去一個國家經由出口貿易產生出超,貢獻GDP成長。但在網路時代,由於消費者可以輕易透過電商跨境消費,久而久之,一個「電商弱國」自然容易成為一個入超國,讓GDP難以成長。相反地,一個「電商強國自然容易成為一個出超國,讓GDP更加成長。在21世紀的新經濟中,網路弱國無論在本國經濟、出口貿易,都將受到強國的掠奪,並且將陷入難以翻轉的長期惡性循環。

數據正在成為企業與國家競爭力的來源

在20世紀,國家長期競爭力的來源是天然資源、武力與經濟力等相對「耐久」的資產。來到「快速迭代」的網路世紀,競爭優勢必須要靠「進步的速度」來維持,而要進步得比別人快,掌握數據就變成重點。

當一個國家能夠掌握越多他國民眾的數據,進步的動能自然就會優於他國。而要掌握更多數據,必須仰賴強勢網路行業。因此,網路弱國不僅媒體影響力、經濟實力將會落後,連翻身所需要的「數據」,都將無法掌握。

自動化正在徹底顛覆就業市場

隨著網路與數據普及後而來的,是自動化科技的加速發展。網路附身在行動、物聯網裝置中,海量、全面的收集數據,送回強大的雲端主機運算,產生決策後,再透過網路把指令、更新的軟體即時送到各種各樣的機器上,形成了一個能不斷進步的自動化機制。

Facebook首頁的動態訊息就是最好的例子,每個人看到的訊息都是不同的,適時、適地與適人的自動產生,並且能夠根據你的回饋,不斷在下次登入時產生更符合你需要的首頁內容,完全取代了傳統媒體總編的角色。Amazon的網路商店又是另一個例子,每個人登入時都會看到的個性化的產品推薦,比傳統的店員還要聰明百倍。

緊接著,自動化工廠、自動駕駛車、掃地、服務機器人與自動銀行等,都將越來越普及,換言之,許多人類的工作將會被網路與數據所帶來的自動化取代。在這樣的世界裡,一個國家的網路越發達,就有越多居民能夠從事自動化軟體、科技的開發工作,那麼國家的競爭力就會越強。相反的,一個國家的網路越弱,她的國民就會面對越來越多工作被自動化取代,而他們的就業選項也就會越來越受限、越來越沒有價值。

在這樣全球化與網路化的21世紀,一個國家的國民越國際化、越懂軟體,競爭力就越強。往前走,要發展台灣成為網路強國,政府首先要把網路定義為國家級戰略性行業,在資源、法規上,盡可能偏袒新經濟企業的發展。緊接著,我們必須大幅提升國民的國際化素質,以及軟體教育。

圖說明

國際化、提升軟體教育是最關鍵的

實際作為上,我建議政府,五年內,國立大學資工系學生人數提高至少三倍、效法美國,把電腦科學(Computer Science)定義為與數學、英文一樣重要的中小學核心科目積極吸收全球,尤其是東南亞的一流人才來台接受高等教育、台灣高等教育畢業的外籍人才,基本上可以留下來工作、把英文定為第二官方語言,十年內各級學校中半數以上課堂以全英文授課,把學習世界各國現代文化定義為重點課綱。

無論你願不願意,網路已經顛覆了全球的經濟結構。未來,這個顛覆只會越廣、越深。往前走,如果我們僅僅是繼續優化舊經濟,那只會延緩台灣的死亡。在這個歷史轉捩點,台灣政府、業界、國民,必須要集體下定決心,Hack Internet,跳入新經濟,以成為網路強國為目標,才能有機會真的救台灣。

攝影/郭涵羚

數位時代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出處:http://www.bnext.com.tw/article/view/id/38397